第601章 戒指前輩的後人

加入書签

衆女等了三天時間,也處理了不少事情。其中不少人尋上門來,有求醫的,現在林晨的醫術之名已經完全打了出去,還有學校的領導,想要確定林晨等人是否會參加高考,畢竟林晨還有景月,舒微幾女的成績非常好,能夠幫他們學校考出好幾個高分,對於學校之後的重建有極大幫助。

還有一些人還留在屋裏,說是找林晨有事兒,大家不好驅趕,其中一人還讓衆女有點挪揄。

來的是嶽曉珊還有東方美母女。

嶽曉珊的身份讓大家很是好奇,嶽曉珊和岳飛雪要怎麼相處呢?老公會怎麼對待嶽曉珊呢?

至於東方美母女,大家一開始還以爲是東方家的人來尋麻煩。

全段時間,楊波還未醒來時的昏迷時間裏,岳飛雪開始針對對林晨一手託四家的那個公司進行了一些動作,這事兒程愛玲也同意了。

算算時間,現在那些動作有效果了,那家公司現在被排斥的厲害。

東方家族是其中一家,一衆女孩子想過她們會來報復,只是沒想到來的是東方美。

畢竟之前在楊波先祖的古墓中,林晨救過她們母女,就算氣憤林晨對他們公司做出的報復,那也是其他及家人來啊,東方家的人來實在過分,太不知感恩了。

結果,東方美母女根本不是爲公司的事情來的,純粹是感謝。

不過衆女看出她們目的不純,如果只是感謝,哪裏有一直在這裏等着的做派?還非要等到林晨醒來後親自道謝?明顯有其他目的!

對於嶽曉珊林晨好處理,衆女將這三天發生的事情告知他後,他便看向岳飛雪,岳飛雪嗔了林晨一眼,道:“反正我好曉珊沒有血緣關係。”

衆女紛紛暗笑,這明顯就是同意了。

搞定了嶽曉珊的問題,林晨在書房裏見了東方美母女。

“林先生,很冒昧的來打擾你,只是我們家現在遇到了一些危機,非你不能相助!”東方美的母親在看到東方美將房門關好後馬上道。

“發生了什麼事兒?”林晨問道。

“其實我們家族的人有一種遺傳病,或許那不能算是病,算是一種很古怪的現象。”東方美的母親張智慧道。

“願聞其詳。”林晨道,然後示意兩人坐下,他給母女兩分別泡了一杯茶。

“事情是這樣的,其實我。”張智慧看了林晨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隨即咬了咬牙道。“其實魅兒不是我親生的孩子,但她又是我的女兒。”張智慧說的有點拗口,看樣子她也在組織語言。

“您意思是東方美的父親還有其他女人?”林晨道。

“不,他父親其實是個閹人。”張智慧叫道。

林晨頓時瞪大了眼睛。他不由的看向東方美,他可是見過東方美的父親的,他可一點都沒看出東方老爺子是個閹人,而且東方美可不止一個兄弟姐妹。

“那些孩子其實都是撿來的。”張智慧又道。

林晨也不說話了,任由張智慧說着。

“這事情說來話長了,但我想還是得從頭說起,否則說不明白。”張智慧道,說完她有點歉意的看着林晨,畢竟是請林晨幫忙,是在麻煩人家,尤其還做過對人家不利的事情。

林晨倒沒有不耐煩的心思,畢竟戒指前輩拖託自己照顧東方美,自己現在做的算是回饋戒指前輩。林晨不由的轉了轉他手上的戒指。

“在很久以前,也忘記了是什麼時候了,或許比現在的時間紀元還要長。”張智慧道,然後不好意思的看了林晨一眼,接着道:“其實那些東西我都不是很相信,但家裏的古書上是那麼記載的。”

“您請繼續。”林晨道。別人不信,他是相信的。

“好,那我繼續說了。”張智慧心裏稍安。

“那時候我們家祖上出了一位高人,甚至可以說是神仙一般的存在吧,他有着特殊的能力,當時那個世界還有着許多強大的人,他們彼此有志同道合的,也有仇視的,時常展開廝殺……”

張智慧慢慢說了下去,林晨用心聽着,其中不少東西都沒太大用途,總結下來就是他們東方家自從那位高人之後就受到了詛咒。他們家族的人無法生出男孩,絕後之症。

而那位前輩想出了一個法子,利用一種祕法讓女人像是母親一樣,不需要男人就能夠產下後代。不過產下的後代都是女子。

女兒國嗎?林晨想到。

“我們這些女子也曾想過和男子相愛,有些先輩也這麼做了,但在愛愛過後,男子就會死亡,而我們自身會非常的痛苦,那是一種讓人想去死的痛苦。一些前輩曾想過自殺,但自殺百年後,我們就會醒來,復活。”張智慧道,說到這裏時,目光灼灼的盯着林晨,深恐林晨不信。

“你繼續說。”林晨眼睛睜大了一些,這確實有些驚駭,不過想到那位戒指前輩的能力,他相信那位前輩能夠做到這一點,當然能做到是能做到,現在張智慧說的是否是真的,還待定。

“我母親一直生活在山裏,當時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也在山裏生活着,根本不懂什麼情愛,甚至都沒見過幾個男人。直到十八歲的時候,我見到了一個來山裏逃生的年輕人,那是一個書生,或者說是隱士。他三十多歲了,雖然狼狽,卻非常儒雅。我喜歡上了他。”張智慧道,說到這裏,她搖了搖頭。

“母親看出了我的想法,將我們家族的過往告訴了我。我不信,覺得母親在說故事。然後母親告訴了我了幾百年前的事兒,但是我當時就是一個山裏的姑娘,男人都沒見過幾個,怎麼會相信那些事情?我表面上裝作知道了,但卻悄悄的和那個男人幽會。”

“我想我母親是知道的,但是她沒有阻攔我,或許她早就知道,這種事情不親自經歷一下是根本不會相信的。最終我將我自己給了那個男人。”說到這裏時,之前頗有幾分頹然神色的她突地惶恐起來,似乎當年的景象還歷歷在目,還讓她感覺到驚恐。

“然後那我男人死了,死的很慘,七竅流血都不足以形容他的恐怖。我逃回了家裏,告訴了母親,母親重新將故事告知了我一遍,然後對我說我還有七天的壽元,百年或我會復活。”

“之後七天時間裏,我一直懵懵懂懂的,對於媽媽說的話根本沒聽進心裏去。唯獨其中一句話記住了,我母親告訴我,想死,就先活過三十歲,然後誕下一個孩子。”

“之後我死去了,沒有知覺,直到四十年前,我醒了過來,當時母親已經離開了,她給我留下了一封信,將祖上的事情都記在了書信上,然後讓我將書信燒燬。我看到了整個世界都變了,雖然當時一直生活在山裏,但是知道當時是什麼年代,看到人們的衣着,言語都變了,我知道我真的在一百年後復活了。”

說到這裏,張智慧搖着頭嘆息起來。

“我又活了幾年,生下了魅兒,沒有和任何男人發生關係,到了三十歲的時候,自然而然就生了。我對生命早沒了興趣,我想死,但女兒還小,她還要生存,我想到了母親,恐怕母親當時也是那麼想的,等我長大了後再去死。只是因爲對我的擔心,一直陪我到長大。魅兒也是一樣,我放不下他。加上我遇到了一個算命高人,那人喜歡上了我,但是卻不敢娶我,他算出我不是一個一般的女人,說只願意默默付出,爲他前半生泄露了太多天機而贖罪。”

“林先生。”說到這裏,張智慧叫了林晨一聲,然後一掌按在桌子上,頓時“啪”的一聲響,一塊手掌形狀的木頭掉落了下去。

那完全是被張智慧的手掌給按下去的。

林晨頓時睜大了眼睛,驚駭的看着張智慧。張智慧實力這麼強嗎?

這效果他也能夠做出來,但是靠的是真元。憑藉真元,他能夠瞬間將整個桌子肢解。但如果是內功的話,難度太大。可以將讓手掌從木頭中間掉落下去,但絕對會對木塊造成近乎毀滅心的打擊。但看地上那塊木頭,四周光滑齊整,就彷彿是被一個手形的道具給切割下去的,沒傷到半點,這太難了。

“你之前在古墓裏是要自殺!”林晨道。

“是,古墓嘛,裏面總有一些很特殊的東西,死在裏面完全說的過去。”東方美道。

“媽!”東方美擔心的叫了一聲,緊緊的將張智慧的手抓住。

“沒事,媽媽現在已經不想死了,媽媽和你都有救了!”張智慧道。

林晨沒說話卻是知道那個男人就是自己。只是自己要怎麼做?戒指前輩讓自己救他的後人,但是具體該怎麼做?

“林先生,就在三天前,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人他自稱是我的老祖,他告訴我讓我來找你,說你你能救我們母女。當時我以爲只是一個夢,但夢中一樣東西卻真實的出現在了我的手中。”說完,張智慧取下一直帶着的手套,露出白皙的手掌。而在她的中指上帶着一個戒指,一個和林晨得到的一模一樣的戒指。

“在看到您剛纔轉動手裏戒指的時候,我就發現這兩個戒指一模一樣了。我也愈發相信那個夢的真實。”張智慧又道。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