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元神探路

加入書签

林晨朝其他方向看去,發現其他地方垂下了不少的鐵鏈,鐵鏈上掛着許多屍身,最詭異的是他們的屍身上還有血肉,雖然已經是人幹一般的存在,但是他們的皮肉還存在着,而他們臉上的神色就更傳神了,不過他們臉上就一種神色,就是你們也要一起死的嘲諷。

林晨朝着遠處飛去他要尋找這裏的出口,最不濟也要從這裏退出去。

朝着原路飛去,很快,林晨發現原來的生路是一條血路。

地面上有不少的血色腳印,零零亂亂,有七八個,赫然是林晨他們幾人的腳印。其中一些腳印頗爲連貫,一些則斷裂開了。

林晨看到其中不少地方已經消失了,似乎某些之前存在的路塌陷了,現在這裏成了一條條佈滿陷阱的路,一旦採空就會掉入其中。

林晨元神靠近了些,霎時間,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要將林晨的元神吸入到地縫中。

“心神不動明王訣!”林晨大喝一聲,然後真元爆發出來。

頓時他身上金光大盛,身子頓時定在了半空中。

但也僅僅是定在了半空中,他想要逃離那股吸力卻做不到。

接着只聽“卡擦”一聲響,一處剛纔還能夠踩踏的地面塌陷了下去,頓時裂縫增大了一分,來自地縫的吸力也增大了一分。林晨的元神開始不受控制的慢慢朝下面墜去。

不好,如果任由形勢發展下去,自己的元神定然會被吸入到地底下。

“開!”林晨暴吼一聲,真元全力爆發出來,頓時他的元神像是火箭昇天一般直接竄了出去。

“啵!”一聲輕響,在竄裏地裂縫隙大約三米後,林晨感覺穿越了一層結界。頓時那吸力完全消散,似乎沒有半點吸力從裂縫中傳出。

這是怎麼回事?林晨漂浮在空中考慮着。他看向下方,裂縫也不再增大,整個地貌似乎固定了下來。

能夠從這裏走出去嗎?林晨降落下來,開始踏着地面行走。

很穩,那位於地裂中間的石塊依舊十分堅實,踩上去非常的堅硬。他不斷邁步向前,走了約莫二十米左右,林晨看到了之前進入這裏的入口。

林晨當即身子加速,一絲真元運轉出來,想要快速從這裏穿梭出去。

猛然間,一股吸力從地面的裂縫處傳來,林晨的元神再次被定住。

怎麼回事,那吸力怎麼再次出現了?林晨運轉着心神不動明王訣,同時快速思索着。

難道是真元的緣故?不能使用真元,一旦使用真元地縫就會出現吸力?

再次掙脫吸力後,林晨重新在地面走動起來,連續走了兩次,他徹底確信了,在這裏不能使用真元。

確切說是自身不能爆發出太快的速度,否則大地的裂縫處就會產生吸力。

連續兩次掙脫來自地下的吸力,林晨有股想要進入地下去查看一番的心思,不過現在爲了景月幾人的安危,林晨快速返回原地。

而在原地等待林晨的衆人卻是惶恐極了。

一開始林晨只是保持不動,有一股熱量從林晨的身上散發出來,照射的他們身子暖暖的,很舒服,但沒過多久,林晨身子突地一顫,一口鮮血從林晨口中溢散出來,接着林晨身上的熱量消失了,林晨的身子也開始冰冷起來,然後開始僵硬,就彷彿一具屍體。

緊貼着林澈身子的衆人頓時感覺冷極了,好像還有一股吸力從林晨身上傳來,將他們身上的熱量吸走。

“林晨這是怎麼了?”劉輝忍不住問道。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然後劉輝繼續做起了解說:“現在林晨的身子非常冷,感覺像是一具屍體。”

劉輝在他自己看來他的解說很客觀,這就是他自己的感覺。但這話卻惹怒了景月。

“我老公纔沒死呢,一具屍體會這麼冷嗎?你見過剛死的人屍體一下子這麼冷的嗎?”景月怒嘯道。她緊緊貼着林晨的心口,用她自己的溫度溫暖着林晨。

在千里外的岳飛雪別墅中,衆女也是怒瞪着劉輝,若不是間隔太遠,她們都要殺過去,狠狠教訓教訓說她們老公死去的劉輝了。

龍曉嬌,姚雨師也感覺和不舒服。但劉輝終究是他們的上司,她們也沒說什麼,默默的用自己的身體溫暖着林晨的身子。

又是幾分鐘過去,林晨身子再次一顫,直接將衆人甩飛了出去,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噴出的量比剛纔多多了。

景月面色大變,顧不得摔在地上的疼痛,連忙衝了回去,重新將林晨的身子抱住。

“快,快抱住我老公。”景月連忙叫道,現在林晨身子那麼冷,她好擔心,雖然之前經歷過數次這種情況了,但是她還是擔心。

衆人卻猶豫起來,現在林晨身子好冷,冷的像是一個冰塊,也因此,剛纔大家纔沒將林晨抱的那麼緊,這也是被林晨的一掙之力給輕鬆甩出去的緣由之一。

景月自責極了,這一次她將林晨的身子抱的緊緊的,用自己的身體溫度去溫暖林晨,若不是這裏有很多人在,她都要脫下衣衫,直接用肉體的溫度去溫暖林晨。

“快,抱住林晨。”龍曉嬌跟着叫道,然後她衝了上去。在抱住林晨的瞬間,她身子就是一個顫慄,林晨比剛纔更冷了。但她依舊咬着牙叫道:“剛纔林晨說了,不論發生什麼情況都讓我們抱緊他的身子,這種情況應該是林晨之前考慮到的情況之一。”

她牙齒打着顫,話說的斷斷續續的,但意思清晰的表達了出來。

姚雨師連忙衝了上來將林晨抱住。

那兩個士兵不由的看向劉輝。

“相信林晨。”劉輝喝道。然後重新將林晨的手臂抱住。那兩個士兵也衝了上來,將林晨手臂摟住。

頓時三人不由自主的哼了一聲,那是冷的。

不過隨即,他們便發現了異常,他們的身子雖然很冷,開始有冰霜在他們臉上凝結,呼出去的氣都變成了白氣。但林晨的身上並沒有結冰霜的現象,一副袖子依舊非常的柔軟,林晨的身子也非常的柔軟,在適應了那種冰冷後,自己身體裏某個地方竄起了一股熱氣。

“林晨的身子非常冷,但冷的異常,現在我感覺我的身體裏竄出一股熱氣,現在的情形有點像是小說中,人躺在寒玉牀上,當適應了那股寒氣後,自身便會產生熱量。”劉輝再次說了起來,靠着那股熱量,他說話不再結巴了,雖然說話時依舊有白氣呼出。

“我也有那種感覺。”一個士兵叫道。

“我的硬氣功好像突破了!”那叫李剛的士兵叫道。

景月,姚雨師,龍曉嬌沒有說話,她們和林晨的身體接觸面積最大,承受到的冷意最多,此刻從她們身體裏產生的熱量也最多,龍曉嬌和姚雨師清晰的感覺到她們的身子暖洋洋的,以前修煉的功法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姚雨師的功法頗爲特殊,她更專心於心理學的研究,而且論出身她只是古武家族的外圍弟子。功法並不高明,境界也很淺,但此刻卻感覺她真實感應到了那些內門弟子說的內力,而且論量的多寡,她感覺已經遠遠超出那些人的說法了。

龍曉嬌同樣出身古武世家,不過卻是內門弟子。她所學駁雜,各個方面都有所涉獵,而且人聰明,許多東西都博而不精。她的內力修爲在內門弟子中完全就是墊底一般的存在。

但此刻,她感覺到她的內力修爲突破了一個大境界,不說三花聚頂,五氣朝元,但已經達到了隨心而動的境界,而這種境界是她父親在前不久才達到的,而她父親是門內出名的修煉天才,天資縱橫,極有可能是下一任家族族長。

至於景月收穫就更大了,她感覺身子幾乎要飛起來了。她感覺她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功夫高手,便是三米多高的牆壁也能夠輕鬆越過去了,幾百斤的東西也能夠輕易舉起來了。

“好了,你們快放開大哥的身子。”一個聲音突地響起。

大家一怔,這聲音很陌生。不過景月卻有些熟悉,那是參兒的聲音,接着衆人都發現了林晨睜開了眼睛。

“月兒姐姐,你快讓大家放開大哥的身體,否則大哥的真元就要被你們吸乾了!”參兒叫道。

在剛纔,參兒同樣得到了極大的好處,甚至於好處遠遠超出衆人,因爲她一直在林晨的身體內。她得到林晨身體的滋補恢復後,便感覺到那些能量固然有一部分是這個空間的能量,但其中不少部分來自於林晨的身軀,再這麼散發出去,只怕真元就要散盡了。

雖然不明白林晨體內的真元爲何會不斷的散發出去,但現在這一幕太像是身死前的散功了,她擔心極了。所以臨時佔據了林晨的身軀,發號了施令。而且擔心其他人不聽,說的嚴重了不少。

景月一聽這話頓時懵了,自己老公會被吸乾?她連忙鬆開了林晨的身子,然後讓其他人都鬆開。

龍曉嬌,姚雨師連忙鬆開,她們雖然感覺到繼續貼着林晨的身子能夠得到更多的好處,但在她們心裏林晨的安危明顯更加重要。

劉輝幾人有點不捨,但在三女的怒瞪下,只得將手臂鬆開。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都市言情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重生之出人頭地
  • []報告南少,夫人又在虐渣啦
  • [都市言情]我的傾城女總裁
  • [偵探推理]我的搜查一課
  • [玄幻魔法]星空主宰
  • [玄幻魔法]劍來
  • [都市言情]龍神戰婿
  • [武俠修真]長生從金剛寺開始
  • [其他类型]滿級小祖宗下凡後被大佬們寵野了
  • [其他类型]神祕讓我強大
  • [玄幻魔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 [穿越小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