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生門變死門

加入書签

這一次,衆人選擇了生門。

依舊是林晨率先走入其中,然後衆人慢慢跟上。

劉輝知道上面的意思,他進入這裏後開始進行解說。

林晨皺了皺眉頭,但也沒說什麼,知道劉輝這麼做應該是上面的安排,上面的人不僅僅要看到衆人看到的畫面,還需要實時的知道衆人的感受,在這種環境下的感知。

“這裏和剛纔那個間門一樣,進入後有一層薄膜樣的東西將我們的身子包裹住了,這層薄膜不會影響到我們行走,但如果我們劇烈運動,就會破裂,在剛纔的間門裏面,林晨說薄膜一旦破裂,就會有飄蕩在空氣中的真空蠱毒侵入體內,然後變成和那三具屍體一般的存在。至於這個生門裏面是不是有那種蠱毒,我們暫時還不確定。”劉輝說道,爲外面的人做着直播。

“這裏似乎和剛纔的間門不一樣,剛纔那裏更像是一個山洞,但這裏更彷彿一條通道。這裏的裝飾遠遠不及剛纔的間門,那裏有夜明珠很美,這裏卻頗爲黑暗,其中也有一些可以發光的東西,但只是一些磷石,光亮很暗,而且給人有種幽冷的感覺,對了,我還有一種感覺,我們順着這裏一直往下走卻走不到邊的感覺,很奇怪。”劉輝又道。

“你說什麼?”林晨走在前面猛然回頭喝道。

劉輝嚇了一跳:“我說什麼了?”他有點懵了。

看着視頻的衆人都是一怔,林晨似乎發現了什麼!

“你說你有一種一直往下走卻走不到邊的感覺。”林晨喝道。

“是,確實有。”劉輝道。

“你們呢?”林晨喝問道。

“我也有。”

“我也有。”

“老公,我還有點冷。”

另外兩個大兵也點點頭,其中一個嘴巴動了動,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沒有說出來。

“你發現了什麼,說,不管多麼離奇都要說出來。”林晨看到了那個大兵的動作,連忙喝道。

“哦,好。剛纔我看到那磷火的時候,我還以爲我見到鬼了,我在磷火中看到了我死去的一個戰友,他在叫我走。”那個士兵道。

這話一出,頓時衆人心裏一緊。看到死人雖然有點可怖,但真正讓人心驚的卻是死去的人對自己提醒,這往往代表着這裏有危險!

“你們全部到我身邊來,快!”林晨大聲喝道。

衆女哪裏敢不聽,連忙站到林晨身旁。

“抱住我。至少也要和我身體接觸到。”林晨又道,說完他雙臂張開。

衆人疑惑,但很聽話的抱住了林晨。景月撲入到林晨懷中,龍曉嬌也撲入到林晨的懷中,姚雨師本來還有點不好意思,抓住了林晨的胳膊。劉輝直接喝道:“你抱住他的背部啊,總不能讓我們三個大男人和他那麼親密接觸吧!”

劉輝雖然已經感覺到兩個屬下心思更多的朝着林晨,而不再是六處,不過對這兩個屬下他終究是疼愛的,遵守上層命令的同時,也會適當的幫助兩個屬下一些。

“你還磨蹭什麼啊,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龍曉嬌喝了一聲,手臂伸出頓時隔着林晨將姚雨師抓住,頓時讓姚雨師身子緊緊貼在了林晨的背上。

劉輝三人則抓住了林晨伸出來的手臂。

觀看視頻的人都疑惑的瞧着,瞪大了眼睛瞧着,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但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小事。

在六人抓住林晨的瞬間,一股黃色光芒從林晨的身體裏散發出來,頓時將七個人完全包裹住,然後漫過七人的身軀朝着外面射去。

頓時四周的景色變幻了,原本幽暗的環境開始變的亮堂。

不過這種亮堂不是普通的明亮,而是一蓬蓬的鬼火燃燒出來的光亮。只見這裏有數不盡的白骨,而鬼火正是從這些人的骨頭裏面冒出來的。

看視頻的衆人全都驚駭的叫了一聲,那是怎麼回事?幻境嗎?

同時,那些高層對於林晨身上散發出來的黃光更加感興趣了,那光澤可以破去幻境,很不簡單啊!

還有一些技術人員進行着分析,林晨爲什麼要讓衆人緊緊貼住他?難不成在破去幻境的時候其他人如果不緊貼着他會依舊留存在幻境中?

古墓中,衆人驚駭的看着眼前這白骨皚皚的世界都倒吸一口冷氣,這裏死了多少人啊!

而這又是怎麼回事呢?林晨發現了什麼。

劉輝當即詢問了出來,他謹記着他還有一個給領導們直播的任務。

“這裏的古墓歷史有多久根本不是你們可以想象的,之前郝猛說這裏有十萬年的歷史,實際上,遠遠不止,一千萬,甚至一億年都有可能。而在這漫長的時間裏,不斷有盜墓者進入這裏,他們有不少人闖入了這裏,或者說他們認識這些文字,他們進入了生門。”

“畢竟誰看到生門和死門,誰都會選擇進入生門。”

衆人點頭,如果他們認識三岔口上的字的話,他們甚至不會選擇進入間門,而是直接進入生門。

“太漫長的時間了,這麼多人進入生門,生息早已經被耗光,加上這麼多人的白骨,這裏已經從生門變成了死門。”林晨道。

“你是說因爲時間的變遷,環境其實已經改變了,就彷彿一個墓穴,在曾經是一個極品好穴,但過了一段時間後,經歷天地變化,好穴反而成了死穴?”龍曉嬌問道。

“不錯,是這個道理。而這裏,經歷了太久,太久。你們看這裏的鬼火,沒發現和普通的鬼火不同嗎?更冷嗎?”林晨又道。

當下,大家仔細看了過去,頓時發現這裏的鬼火彷彿是真的鬼火。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所謂的鬼火是磷火,只是因爲磷的燃燒點低,而且起火,加上燃燒時被風一吹,就容易飄在空中。但說一千道一萬,鬼火是某些東西在燃燒形成的,是有真切的東西在燃燒,而且有一定的溫度。

但現在大家感覺不到一點溫度,而且火焰的產生很詭異,完全那是憑空產生。同時大家感覺的很清楚,這裏雖然冷,但沒有風,但是那些鬼火卻在漂浮,彷彿在被吹動。

與此同時,一些領導正看着視頻,而在他們旁邊有不少技術人員。此刻幾個技術人員驚呼起來:“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發現了什麼?”一人喝道。

“首長,那些火焰的圖像質感不足,攝像機捕捉到的焦點不足,也就是說他們拍攝的鬼火和拍攝到真實事物成像時候產生的像素不同。簡單來說,就是那些東西是不完全存在的。”

不完全存在?

一衆首長頓時明白了什麼意思。在以往拍攝到的許多靈異照片中,這種事情是經常存在的。

“繼續監測。”首長喝道。

而在古墓中,衆人心裏不由的發毛起來,林晨的意思就是說這裏的火是真的鬼弄出來的火焰了?那怎麼辦?

“你叫什麼名字?”林晨問道,問向剛纔那個說看到死去的戰友告知他趕快逃走的那個士兵。

“李剛。”

“好李剛,你將你剛纔看到的場景完完整整的告訴我。”林晨喝道。

此刻誰都沒在意現在探討的東西很靈異了,都目光灼灼的看着那個李剛。

李剛道:“剛纔我看到一塊石頭髮光,我有點好奇,但首長您吩咐我們不要亂動,我就沒動,這時候那塊發光的石頭上就出現了我的戰友,他讓我趕緊跑。”

“說詳細點。那人的神態。”林晨喝道。

“他,他好像很恐懼。”李剛斟酌道。“看的不是很清楚,只是當時很冷,眼前有點恍惚,我都以爲是錯覺。”

“有多恐懼?”林晨再次問道。

“嗯,就和剛纔郝猛一樣。”李剛叫道。

大家聽了這話身子又是一顫,想到之前郝猛的死狀心裏都是毛毛的。剛纔郝猛死的好慘,毫不懷疑,被那火焰燒死的疼痛根本不是人類可以忍受的,在死前,郝猛必然經歷了根本無法想象的痛苦。

林晨想了想,然後道:“你們依舊貼住我的身子,我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要驚訝,不要動。看到任何東西都不要鬆開我的身子。”

衆人有些疑惑,但紛紛點頭答應,這裏的詭異已經讓他們有點失去分寸了,至於自救更是想都不敢想,這裏一切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接受範圍,這裏對他們來說是完全的未知,現在可能做什麼都是錯的,可能做任何事情都會導致一些變化出現,而那些變化往往會導致一些不好的結果,甚至是一些他們根本不敢想象的危機。

林晨安頓好衆人後,當即元神出竅。用元神來看四周。

霎時間,他看到了四周的場景,他們居然在一處斷崖前,再往前走一點點,他們就要掉入懸崖下面。

而懸崖下面是更多的白骨。甚至於下面的白骨可以看成是一條白骨河流,白骨太多了。更加詭異的是,雖然都已經成了骨頭,但卻保持着掙扎,恐懼的神色,那一個個空洞洞望向上面的眼眶,彷彿裏面還有神采流動,在呼救,在絕望,在猙獰……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