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凌秋雁的仇視

加入書签

“啊。”林子君臉頰頓時羞了起來。

“好了,老公給你們說點事情,想不想要和子君一樣近乎完美的肌膚?”林晨道。

“想。”衆女連忙說道。

“子君體質特殊,是一種藥體,會不斷的修復自身,所以她的肌膚時刻都會保持在最佳狀態,而你們之中還有一個體質一樣很特殊,不輸於子君的藥體。”林晨道。

“哦?”大家都激動起來,互相看了一眼後紛紛朝林晨看來,希望那個不同於常人體質的人是她們自己。

林晨走到舒微身前,將舒微的手拉了出來,對衆女道:“你們有沒有感覺舒微很香?”

“嗯,我知道,平時小薇身上就有一股特別的香氣。我都不知道小薇用的什麼香水,而小薇說她根本不用香水。”景月叫道。

“沒錯,小薇用不着香水,小薇的體質叫百花聖體。堪比一百種花朵的馨香融合在一起的香氣。”林晨道。

舒微微微羞澀,但還是問道:“可是我的皮膚不如子君妹妹啊?”

林子君眼眸中頓時流露出一絲悲慼,她想到了那些事情,據說做那種事情會讓女人皮膚變好。

林晨快速道:“因爲老公激發了子君的體質,所以子君現在的肌膚非常好,等老公將你的體質激發活,你的肌膚就和子君一樣了。”

大家睜大了眼睛,怎麼激發?

林子君也是丟開了心裏的自卑,疑惑的朝林晨看來,她和林晨沒發生過什麼啊!

“還記得老公當時讓你抱住被楊波上身的嬌兒嗎?當時嬌兒和雪兒利用特殊功法困住楊波的魂魄,然後你抱住了她們。你可知道當時嬌兒她們身上的溫度有多高?”林晨問道。

大家完全被林晨吸引了,睜大了眼睛看過來。

“五百多度。”林晨道。

“天啊,那麼高?可是嬌兒她們身上的衣服似乎……”景月疑惑道。

“那是因爲功法的特殊性。甚至於她們身旁的人都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只是感覺有點熱。只有將嬌兒抱住的人才會體會到那股高溫。子君你是藥體,可以化身爲藥鼎,再高的溫度你都能夠承受住。這也是老公當時特意讓柔兒去叫你來學校的原因。老公當時就是需要你來禁錮住楊波的魂魄。當時你可是幫了老公的大忙哦!”林晨道。

他特意將林子君的功績說出來,讓玻璃心的林子君感覺到開心,充實。他知道,現在林子君活着,而且看似活的很開心,其實很大程度都是因爲他自己,對林子君多些表揚,會讓她更加自信。

果然,林子君臉上露出了笑容,她很開心,比林晨叫她老婆的時候還要開心。

“你以前可經受不住幾百度的高溫吧?老公就是那時候幫你激活了你的藥體之軀。現在你的身軀完全重建,而新生嬰兒一般,全身無暇如玉,比處子還要完美。所以你的肌膚會比她們好很多。”林晨道。

最後幾句話說的比較快,悄悄將無暇處子夾在了其中。他知道林子君最大的自卑就是曾經的經歷,林晨不知道告知林子君她身軀重塑,成了一個處子是否會對林子君有所幫助,只能快速提上一句,讓林子君知道這點,又不會引起她的傷心往事。

“老公,那我們可不可以像子君和小薇妹妹一樣啊?”岳飛雪連忙問道。

她經驗豐富,聽林晨語速便知道林晨的心思,她當即接過話題去,不讓林子君多想,免得引起林子君的傷心事兒。

“當然可以啊,老公以後會教你們功法,保證你們的肌膚以後和子君,小薇的一樣。”林晨笑道。

“太好了,否則以後都不敢和子君妹妹一起出門了呢!”方靈嫣叫道。

“哪兒有!”林子君連忙叫了一聲,臉頰紅紅的,又是開心,又是羞澀。

她心裏還有一個聲音響着:“我現在武俠如玉了嗎?我是處子了嗎?”這讓她又喜又悲,一時間也不知道是個怎樣的滋味。

“好了,之後老公會教你們現在咱們全家出動,昔日韋爵爺攜大牀鬧市中游,今日林爵爺攜八美購房,羨煞旁人!”林晨長聲道。

幾女都是臉一紅,白了林晨一眼,又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一,二,三,四……”秦嬌兒感覺不對,數起數來。

聽着她稚嫩的聲音,幾女頓時大笑了起來。

十人剛好坐兩輛車,幸好岳飛雪這裏有兩輛車,雖然一輛車檔次差了一點,當也勉強將十人都坐了進去。

大家又有了一個議題,買車。

林晨大手一揮道:“每人一輛車。”

景月,舒微,林子君,周小男都是激動不已,她們年紀還小,根本沒想過現在就擁有一輛車,不過對車卻也是很期望的。

“可是我們沒有駕照,不會開啊!”景月道。

“沒事,我會,我教你們。”方靈嫣大包大攬道。

“老師教你們。”呂卿也叫道。

她雖然有駕照,卻沒有屬於她自己的車,能夠擁有一輛屬於自己的車,她心裏也是歡喜不已。

一路上兩輛車通過對講機不斷聊着,很快來到一個售樓處。

林晨等人看的是現房,而且是獨棟別墅,都是很高檔的樓盤。岳飛雪聯繫了她一個朋友,那朋友是樓盤的開發商。

半個小時後,林晨等人抵達售樓處的時候,岳飛雪那位朋友已經在門口等待了。

那人旁邊還有一人,赫然是一位美女,而且還是熟人。

方靈嫣看到那女子,頓時哼了一聲。

林晨回頭看了方靈嫣一眼,想起方靈嫣可是看那個女子很不順眼。

岳飛雪也看了過來,然後無奈一笑。

“雪姐姐,我剛好和吳老闆在談生意,聽到你的聲音就冒昧的過來了。”凌秋雁笑道。那女子赫然是學校四大校花中的一位,凌秋雁。家裏精英着商場生意,會所生意。在林晨之前是南藝中學名氣最大的人,比景月,方靈嫣等女名聲還要響亮。

一位從高中時代就開始做生意的女強人。

至於方靈嫣,刻意掩藏了父親是市委書記的信息,學校裏衆人只是知道方靈嫣來歷不凡,但具體怎麼不凡都不清楚,加上她有點武癡,太個性的同時略顯親民,名氣便遠遠不如幾乎很少來學校,十分高冷的凌秋雁。

至於景月,雖然美色足以和凌秋雁相提並論,但論知名度就差遠了。

“既然知道是冒昧,那還來做什麼?”方靈嫣哼道。

凌秋雁也不生氣,看到方靈嫣和林晨站的很近,已然超過了親密距離,當即笑道:“沒辦法,聽說有一位大帥哥要來,我發花癡,只能厚着臉皮來看看,也顧不得什麼冒昧不冒昧了。”

“不要臉。”方靈嫣罵道。然後將林晨的胳膊緊緊拉住,一副宣示主權的模樣。

凌秋雁笑笑,不再和方靈嫣說話,她走到岳飛雪身旁,拉着岳飛雪的手,笑道:“雪姐姐,幾天沒見你了,你變漂亮了好多呢!”

“裝嫩!”方靈嫣哼了一聲。她也明白剛纔被凌秋雁給戲弄了。

林晨忍不住笑出聲來,方靈嫣說凌秋雁其他什麼的林晨都感覺是方靈嫣小孩子鬥氣,亂給人編排罪名,但這“裝嫩”二字還真挺貼切的。

林晨知道凌秋雁不大,和景月,舒微同年都只有十八歲,但她的裝扮還有氣質,說是一個二十三四的女子沒人會懷疑。甚至給人一種凌秋雁本身就是二十三四歲人的感覺。

而剛纔和岳飛雪說話時候,凌秋雁和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看到親暱的長輩時一樣。

雖然這纔是她的本性,但因爲之前那女強人的模樣太深入人心了,此刻這本來模樣反倒真像是裝嫩了。

“林先生你也覺得很好笑嗎?”凌秋雁猛然看了過來,眼神冷冷的,就彷彿看待她做錯了事情的下屬一般。

“嗯,嫣兒說的話確實挺好笑的。”林晨笑道。

本來林晨是有點歉疚的,不過凌秋雁的眼神讓他有些不舒服。他感覺到一種敵視。讓他詫異的是剛纔下車時候,凌秋雁看到他還笑了笑,但就這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裏,變對他變的仇視起來,而且彷彿有很深的仇恨。

林晨索性用一種模棱兩可的答案回覆。既可以說方靈嫣說話很好笑,也可以表示認可方靈嫣的話。

“林先生還真是大度呢!”凌秋雁笑道,然後轉身對岳飛雪道:“雪姐姐,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啊!”

“好,再忙也別把自己累着了。”岳飛雪道。

“嗯,我會的。”凌秋雁笑道,餘光瞟了林晨一眼,然後大步離開了。便是和隨她一同來的吳先生都沒打招呼,腳步頗爲衝忙。

那女人心裏有事兒!林晨判斷道。

岳飛雪走了過來,低聲道:“你別怪秋雁,秋雁有個哥哥,她一直希望我做她的嫂子。”

“厲害啊,居然看出你不是完璧了?”林晨笑道。

岳飛雪忍不住伸手在林晨腰間掐了一下。以前怎麼沒看出林晨這麼壞呢?

凌秋雁仇視林晨自然是看出了自己和林晨親密的關係,林晨完全可以說凌秋雁看出了自己和他的關係,卻偏偏用方面的事兒來表述,壞蛋,小壞蛋!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