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收服楊波

加入書签

第一次親吻的那男女在接觸的時候尚且有一種心靈的悸動,而靈魂的碰撞更是將這種觸動感提升了幾萬倍之多,饒是林晨已經和幾個女子親過,不算是初哥了,此刻依然感覺一種來自心靈的顫動,讓他忘記了一切,現在只想沉迷在這種感覺中,不斷的沉淪下去。

另一邊楊波同樣,她是鬼身,相比於林晨的元神,她自身的剋制能力更差,對於這種感覺接觸更是毫無抵抗力,她此刻完全忘記了防禦,甚至忘記了她自己的身份,她的一雙手臂不以自主的摟在了林晨的脖子上,身子完全嬌軟在了林晨的懷中。

但在外面的許念情,血痕卻是着急了,她們足足在外面等待了十分鐘。

林晨和楊波的這種觸動感足足讓他們失神了十分鐘之久。

“他們怎麼樣了?”許念情神色焦急的問道。雖然之前對林晨的態度很不爽,但卡此刻她對林澈卻極爲的擔心。

血痕終究受過更多的訓練,她拉住許念情的手臂,大聲喝道:“冷靜。”

“我們現在必須冷靜。這裏的一切都超出我們的注意,不是我們能夠輕易應付的,我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保持鎮定,等待林晨出來。如果我們盲目的做一些事情只會讓事情變的糟糕。”血痕喝道。

“好,好吧。”許念情有點頹然。她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怎麼就突然對林晨特別擔心起來。這個傢伙不應該是讓她惱恨的嘛,爲什麼現在會關心他呢?

在林晨體內,林晨終於從那種感覺裏恢復了過來,他輕輕拍了拍楊波的肩膀。

楊波也恢復了過來,她看到她現在趴在林晨的懷裏,頓時羞澀極了,連忙推開林晨。

林晨卻是順勢一攬,重新將楊波抱入了懷中。

這種經歷他雖然沒經歷過,但在前世是知道這種事情的,這種靈魂的碰撞是那些雙修道侶們提及過的,只是他沒想到這種靈魂的碰撞如此的強烈,一瞬間,便彷彿知道彼此心意一般。

前世,他沒和人雙修過,雖然有過幾個女人,但只是簡單的發泄,根本沒有涉及到雙修的層次。

“你,你放開我。”楊波有點生氣,又有點柔弱的叫道。

此刻她心裏知道i狼女陳所想,同時她也知道林晨知道她心裏想什麼,在林晨面前,她的強硬裝根本不下去。

“你心裏已經選擇了遵循你先祖的意念,而且現在你都已經敗了,何必在強裝下去?”林晨笑道,用力將楊波的鬼身一拉,對準她的紅紅脣便吻了下去。

“嗚嗚。”楊波想要方看,但下一刻,就被林晨吻住,頓時又沉迷在那種特殊的感覺中。同時她的心底浮現出曾經年少年少單純時候的憧憬,求學,然後找一個心愛的男人,去康橋,享受徐志摩筆下的康橋愛情,去埃菲爾鐵塔,品嚐法國的浪漫愛情。

“現在一切都不晚。”林晨知道楊波心裏想什麼,當即低聲道。

楊波卻是從年少時候的單純中恢復過來,猛然想到她的身子早就被人污了,她是個不潔的人。她沒有資格再結婚,她對不起她未來的丈夫。

“我給你說一個我曾經的故事。你應該知道我和你先祖一樣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只不過我比你的先祖來到地球上晚了太多,我曾經有一個愛人,她叫付梅,我很喜歡她,但那時候的我不成熟,根本不懂愛……”

林晨緩緩將他和付梅的事情說了,就像是勸阻林子君等女子時候說的言語。對於那種東西他根本不放在心上。愛一個人,就不會計較她的過去。

“愛一個人就不會計較她的過去?”楊波嘴裏喃喃自語道。然後慢慢抬起了頭,癡癡的看向林晨。

這句話她聽過,在影視裏,小說中,甚至現實中很多人都聽說過,但真正能夠做到的有幾人?

只是此刻,和林晨相擁着,兩人心意相通。她知道林晨是真的不介意那些。

“這麼漂亮的小妞我怎麼可能放棄?”林晨笑道。

“而且這世界上有不少再婚的女人,那些再婚的女人自然都失去了第一次,難道她們就必須自卑着?一直覺得對不起他們的第二任丈夫?”林晨又道。

“我,可是……”楊波還是很遲疑。

“嗚嗚。”楊波的嘴巴頓時被堵住,她什麼都說不出來了。林晨用嘴脣堵住了她的嘴。

一陣親吻後,林晨道:“這是對你說這種話的懲罰手段。”

楊波瞬間羞澀下來,趴在林晨的懷裏不說話了。

“好了,我們出去吧。”林晨說道。

“嗯。聽你的。”楊波很乖巧的說道。

外面血痕和許念情還擔心的看着林晨,突地她們感覺身子一愣,然後發現林晨動了。

“林晨,你活過來了?”許念情有些激動的叫道。

活過來了?這詞用的。林晨忍不住白了許念情一眼。

“好了,我們現在離開這裏。”林晨道。

“離開這裏,你將楊波搞定了?”許念情問道。血痕也看了過來,眼神裏滿是期望。

“當然。”林晨笑道。現在楊波就在他體內。

“你怎麼做到的?和我們說說啊。”許念情連忙問道。之前楊波有多兇,她親眼見識了,想要滅掉楊波她心裏有一個預期,那一定需要經過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場大戰才能夠將楊波收服。但現在似乎很平靜的就解決了楊波。

“沒什麼可說的,我們快點出去,你妹妹在外面擔心的很了。”林晨道。說完,他當先朝前面行去。

許念情嘴巴嘟了起來,無趣,太無趣了。

血痕心裏雖然也很好奇,但林晨不說,她也不好繼續詢問。

很快,林晨帶着兩人走了出來。

守在井口外的人看到林晨三人走了出來,連忙撲了過來,臉上滿是驚喜的神色。

林晨他們在井下待的時間太久了,這井口外面的衆人擔心極了。生恐出什麼意外。

許念心將她姐姐緊緊抱住,歡喜的大叫,血三,血二看到血痕走了出來,也是激動將血痕摟住。

岳飛雪幾女同樣,將林晨的身子抱住,用力的抱住,一點都不想鬆開,只想要林晨之後一直守護在她們身旁,再也不去做那些危險的事情。

特別行動處的陳老看到林晨安全的出來了,眉頭一皺。林晨不死,對於他得到林晨的幾個女人壓力大增。但下一刻他臉上就鋪滿了笑容,隨着馮老一起對林晨表示着感謝。

隨後趕到的方正宏連忙邀請馮老等人去賓館休息。

林晨本打算帶着他的女人離開,但馮老卻邀請林晨一敘,岳飛雪低聲告知林晨馮老等人的身份,示意林晨接受馮老的邀請。

岳飛雪之前不知道馮老等人的身份,她給她堂兄,父親打電話,打聽到了馮老的身份。

瞭解到馮老雖然已經從一線上退了下來,但他在華夏國一言一行仍舊有着舉重輕重過的作用,林晨和馮老交好,對林晨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當下林晨一行人隨着馮老等人住進海雲市國賓酒店。

去往酒店的路上,馮老等人已經忍不住向林晨打聽在古墓下面發生了什麼,爲什麼救他們出來幾乎沒浪什麼時間,爲何救兩個女孩子時用了那麼長的時間。

林晨還沒想好怎麼說,許念情已經先一步將古墓下面的情況說了。

她雖然人有點傲嬌,但口才卻是相當不錯,按照時間順序,將林晨他們離開後發生的事情一一說了,其中驚險的地方在她的描述下更加驚險,林晨帶她們離開通道那一段更是說的讓人感覺親眼看到了一般,親身體會到了其中的驚險。

她說完後,大家對於林晨如何收服楊波一事更加好奇了。

林晨在許念情敘述的時候就在心裏編故事,待許念情說完後他也將故事編完了。他告知衆人楊波被他在他的體內消滅了。他在他身體內設伏,用身子做陣法將楊波困住,然後將楊波的魂魄吞噬。

衆人倒是知道之前林晨曾元神出竅的事情,對於林晨的說法倒是相信了。

紛紛嘖嘖稱奇。馮老笑着詢問林晨有沒有興趣進入國家龍組,爲國家效力。

馮老看的很清楚,林晨這個人和其他的高手不同,他更自由,而且更自信。

在鍾老,吳老等人眼中,林晨是個很自負的人,但馮老覺得那只是一種自信,林晨給他一種超脫了普通人範疇的強大感。他也不敢強迫林晨做什麼,一切都只是邀請。

林晨歉意的笑了笑道:“馮老,實在不好意思,我還是個學生。還要參加高考呢。”

這話明顯是託詞了,這裏衆人幾乎都調查過林晨的情況,雖然林晨還是一個學生,確實報名了參加高考,但林晨已經很久沒去學校了,現在在學校只是掛了一個名而已。

不過林晨居然拒絕了,馮老也不好多說,知道林晨這種人是勉強不來的。

不過一旁陳老卻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他說道:“林晨,你是我們特別行動處的我外事人員,龍組是比我們行動處高處一個級別的存在,那是真正爲國家安全付出巨大貢獻的組織,每一個華夏人都應該爲能夠加入龍組而自豪……”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