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混亂中的人

加入書签

“別慌。”林晨喝了一聲。

然後站到那些人身前,手中帶着火焰分別朝那些人灼燒過去。火焰快速在他們體表燒了一圈,瞬間他們身上的衣衫被燒出一個洞,但同時一些血色的東西也從他們的體表飛出,燒成白色的粉末。

那些士兵一個個痛叫着醒了過來。

林晨快速將火焰一收。

這一次他沒有消耗太多真元,他發現之前的法子對真元的消耗太大了,如果都用來救治這些軍人,學校裏那些學生就沒機會救治了,只能讓這些人稍稍受些被火烤的疼痛。

不過這種疼痛只是瞬間,對人體基本沒有什麼傷害。

“好了,他們沒事了。”林晨道。然後盤腿坐下,快速恢復他的真元。

其他士兵們都看呆了,然後連忙跑到他們的兄弟面前詢問起來。

“沒事,沒事了。”那些第二批次被治癒的士兵們驚喜的叫了起來。

“疼嗎?”

“不疼,就是一下子而已。”

……

岳飛雪等人連忙來到林晨身旁,他們擔心林晨消耗太大,剛纔一下子可是治癒了近五十人。他們還記得之前救治他們的時候,林晨着實花費了不少功夫。

林晨調息了幾秒,將真元在體內運轉了一個周天便站了起來,對幾人道:“我沒事,走,現在馬上進學校。”

嶽鴻也站了起來,喝道:“都有,列隊,保護林醫生進入學校。你們已經被治癒,不會被再次感染,進入學校後,全部聽從林醫生的指揮。”

“是!”一衆士兵大聲喝道,看向林晨的眼神滿是恭敬,還有一點點崇拜。

軍人們很少有崇拜什麼,但對於林晨他們是真的有點崇拜了。

“你們戴好裝備,隨我進去。”林晨也不扭捏,簡單發號了施令,然後和嶽鴻一隊人王學校裏面行去。岳飛雪想要陪着進去,林晨阻止了她,又吩咐道:“一會兒我徒弟來了之後,讓她進入學校,不過進入學校的時候用火焰護身。”

說完,林晨進入學校。

進入學校,頓時看到不少人趴在校門口,他們都是一些想要逃出學校的人,曾想過和軍隊的人抗爭,其中不少人捱過打。

還有一些人則直接昏厥了過去,就趴在校門口。

林晨此刻也顧不得真元的耗費了,大量真元溢散出去,進入到那些人的體內,頓時一團團的血色氣團從他們的身體裏湧了出來。

林晨手中發出一團火焰,將那些血色氣團燃燒起來。

大量的白色粉末在空氣中盪漾。那些學生頓時清醒了過來,一個個趴在地上嘔吐起來。

爲了救治更多的人,林晨不得不節約真元。

他現在動用的真元已經比之前救治那些軍人時候使用的真元更多,但這些學生的體質和軍人們沒法比,雖然消除了他們體內的蠱毒,但他們依舊會有身體不適的情況,會發生嘔吐。

“將他們帶走,他們已經沒事了。不用送醫院,讓他們在帳篷裏休息一會兒,喝點水就好。”林晨對嶽鴻道。

嶽鴻當即安排人將這些人帶出去。

林晨快速突進,大量的學生被救治送走。

好在現在已經臨近年關,除了高三年級的學生還在補課,高一高二的學生基本都放假了,學校裏一共只有不到一千餘人。否則三個年級加起來,三千來人,林晨就是將真元,將是壽命透支也救不過來。

很快,救治了三四百人,相對而言這些學生都是比較聽話的,不願意鬧事的,他們都衝出了教學樓,朝校門口移動,渴望被救治。

進入教學樓,頓時林晨等人看到相當悲慘的一幕。

幾個女生死在樓梯口,她們身上沒有半片衣衫。下身狼藉,明細那是被凌辱而死。

不遠處還趴着幾個男生,身上依舊沒穿衣衫,已經昏迷了過去。

林晨將真元打出,將這幾個男生身上的蠱毒消除,然後對嶽鴻道:“嶽少校,你覺得這些人該怎麼處理?”

嶽鴻看到這一幕也是怒火中燒,此刻聽到林晨聲音生冷,不再叫他月團長,而是叫他嶽少校,知道林晨也是極度憤怒,當即道:“老子是軍人,怕他個球!”然後回頭對幾個士兵道:“你們幾個,將這幾個強姦犯打出去,不允許他們穿衣服,只要不打死,隨便你們處置。”

“是,團長!”那幾個士兵大聲喝道,他們也是看不下去了。這死去的女孩子才十七八歲,一個個還處於花季雨季的年齡,正是人生最麼好的時候,卻這樣死了,不是天災,而是人禍,犯下這種罪行的這些人着實該死!

或許在別人眼中,這些少男們還是未成年人,有法律保護着,但在他們眼中,這些人不論年齡大小就是一羣混球。

幾個士兵當即下了狠手,完全是對付才狼虎豹的態度,足以打斷磚石的拳頭重重砸在這些男子身上。頓時一陣哭天喊地的慘嚎。

但林晨,嶽鴻,還有士兵們根本不在意,完全當沒聽見,繼續朝裏走。

教室裏面的情況更糟糕,死去的女人更多,裏面還有幾位女老師。

這一次,不用林澈說話,嶽鴻直接下令:“對那些穿着衣服的男生送出去,不穿衣服的打出去,往死裏打!”

他還對林晨道:“乾脆那些不穿衣服的男生別救了!”

林晨對嶽鴻很對脾氣,這絕對是一個性情中人。他笑道:“救還是要救的,不救醒了,他們根本感覺不到疼痛。而且我可不是那種只要是病人就要救治的愚蠢醫生。”說着,林晨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笑。

嶽鴻一怔,隨即哈哈大笑起來:“林醫生,你太對我脾氣了,你當我妹夫,我舉雙手贊成。”

林晨卻是一愣,嶽鴻依舊大笑道:“我妹妹向來眼高於頂,她對男人的態度我看的很清楚,但對你的時候那一抹柔情,嘖嘖,我這個當哥哥的,甚至於我那個小叔都只怕羨慕的緊。”

“咳咳,救人要緊。”林晨連忙道。他算是發現了,這個嶽鴻很對脾氣,是個熱血男兒,但同時也有那麼一絲八卦,還是那種掩藏在大老粗麪孔下的精明八卦心思。

又走了一條走廊,林晨臉色突然一變。

就在這時,窗外一個人飛了下去,身子重重的砸在地上,頓時摔成一灘肉泥。

林晨,嶽鴻停止了說話,連忙透過窗戶朝下面看去,那是一個女生,一個衣衫破碎的女生。

林晨抬頭看去,頓時瞧見一張熟悉的臉頰,宋華,在他旁邊站着杜滕,吳龍二人。

學校裏這些惡行都是他們做的?

林晨憤怒無比,身子直接從窗戶裏竄出然後躍了上去。

一旁嶽鴻看的驚駭無比,輕功還是飛啊?他發現林晨直接竄上了高過現在兩個樓層的樓層上。他連忙帶着士兵們衝了上去。

其他士兵們眼神裏崇拜之色更濃,看待林晨彷彿看待天人一般。之前林晨手中發出火焰已經讓他們覺得林晨是個高人了,現在愈發覺得林晨深不可測。

來到樓上,嶽鴻發現這間教室裏有至少五六十人,其中男生只有十來個,其他全部是女生。

所幸的是,女孩們一個個衣衫還都在身上,雖然已經神色狼狽,但還沒有受辱。

想來剛纔那個被扔下樓的女生是這些男生對這些女生做的一個威脅,想要威脅這些女生乖乖就範。

“帶這些女孩子出去。”林晨對嶽鴻和一衆士兵道。

這些女生看到i狼女陳沖上來的時候都是驚呼了一聲,覺得得到幫助了,雖然近幾個月來林晨基本上不在學校裏,但是學校裏始終流傳着他的傳說,而且他專門針對惡少,是他們這些窮學生的保護神。

雖然這裏有十來個男生,但憑藉林晨的實力,她們相信林晨一定能夠救下她們。

此刻再看到不少軍人衝上來,更是歡喜無限。

聽林晨命令那些軍人,而且軍人們都聽從他的吩咐,對林晨的感激更甚。

一個個嘴裏紛紛說着謝謝,然後仇恨的看了宋華等人,快步走了出去。她們心裏還是害怕不已。

“這些人似乎沒有中毒,不過正好,免得我還需要出手救治,讓他們感覺到疼痛的滋味。”林晨道,說完直接走了出去。

“打!”嶽鴻直接叫了一聲,然後也走了出去。

很快,這間教室裏傳來悲慘之極的嚎叫聲,還有骨裂聲,求饒聲……

林晨來到安頓女孩們的教室裏,女學生們看到他當即衝了上來,將他圍住。

“大家不要單膝,現在沒事了。學校裏出現了一種蠱毒,但是我可以給大家醫治,很簡單,很快大家就沒事了。”林晨安撫道。然後手中真元催動。

很快,將這些女同學身體裏的毒素拔除。

女同學們明顯感覺到她們身上更有勁了,都是歡喜的叫了起來,之前真的感覺她們自己快要死了,而且心神都快要崩潰了,都有一種從了宋華等人的心思。有些人甚至想着,死的時候還是一個處子,還沒享受過愛愛很虧。但現在萬分慶幸她們之前沒有放棄她們自己。

與此同時,對林晨的感激也到了一個極致,不少女生心裏身子產生以身相許的念頭。

林晨確定這些女孩子沒事後,和嶽鴻說了一聲,然後開始在學校裏大範圍的搜索起來。他擔心學校裏某些偏僻的地方會一些女生逃入其中,如果不去尋找,病發的他們根本撐不了多少時間。

至於宋華等人,林晨懶得理會,如果那些人死了,他心神也不會有半點波動。

人終究要爲自己的行爲負責,人可以犯一些小錯誤,但某些錯不能犯!

五分鐘過去,林晨果然在學校偏僻處搜尋出三個女孩,兩個男孩。同時他發現了蠱毒的根源所在!

這時手機聲響起:“林晨,我到了,我爸爸也到了,這麼重要的事情你居然不通知我,哼。”

赫然是方靈嫣的聲音。

林晨頓時有點無語,你來做什麼,又幫不上忙?我想要要的是我的小徒弟秦嬌兒。

“大師姐,快給我電話。”一個嬌嫩的聲音傳來,是親嬌兒的。

“師父,師父,我來了。”秦嬌兒叫道。然後又道:“師父,外面有不少人被送了過來,你快出來啊!”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