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禁忌手段

加入書签

“哼。”林晨冷哼一聲,然後道:“如果是平時,你說我是色鬼,那我真要變成一個色鬼好讓你對我的污衊變成事實,既然已經被污衊了,我就一定要佔到便宜。不過今天算你運氣。看你一臉正氣,回去好好查查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你下次還這麼冥頑不靈,爲虎作倀,我不會放過你。”

林晨說完,一把將女子丟了出去,然後上車,開車去追薛玉蝶。

顧眉怔怔的落在地上,他沒殺自己?

而且他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自己做錯了?怎麼可能,義父是不會騙子的,這些年沒有義父的照顧,自己和母親早就死了,自己更不可能在國外深造!

只是如果他真是惡人,沒道理放過自己啊?而且他說自己是污衊他?

顧眉疑惑着,但林晨的身影早已經遠去。

林晨開車急速朝薛玉蝶追去。雖然對於林中道路不熟悉,但地面有痕跡,很好追蹤。

大約五分鐘後,林晨便看到了前面正在快速行駛的皮卡車。皮卡車車速比之剛纔慢了不少,像是在特意等待林晨。

突地,皮卡車加速。車上的女子們神色也慌亂起來,幾個女子眼眸中更是流出了淚水,她們以爲林晨出事了。

林晨左右找了找,很快找到車上的大喇叭,當即對皮卡車進行喊話。

“是我林晨,那些人已經被幹掉。”林晨大聲道,同時林晨探出頭去。

車上林子君頓時歡喜的叫了起來,她們又是哭又是笑,但此時是那麼的美,笑容是那麼的甜,哭也是那麼的讓人心裏暖和。

薛玉蝶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大聲叫道:“緊跟着我。”接着依舊高速行駛。

顯然她是擔心她母親,想要快要回到家中。

林晨也不多說,開車緊隨其後。

大約二十分鐘後,車子開下山,然後進入一個別墅羣。左右饒了繞,約莫十分鐘過去,車子在一棟連續三個大型獨棟別墅連接起來的大院前停下。

“這裏就是我家,跟我來。”薛玉蝶道。

接着就見別墅大鐵門緩緩挪動開,車子開了進去,林晨緊隨其後。

進入停車場,只見停車場裏面放着十來輛豪車,大半是跑車,而且都是最頂尖的,其中還有一輛頂配的布加迪威航敞篷,光是這輛車的價格就是半個億。

林晨發現薛玉蝶將她的皮卡車停在停車場邊沿一個角落裏,和那些車子隔開很遠,與幾輛代步車停在一起。

“林醫生我們快走。”薛玉蝶對林晨招呼道。

林晨下了車,待幾個女孩子從車上下來,他走過去分別在女孩子身上拍了一下,方纔道:“好。”

皮卡車本身就沒什麼享受感,更不要說坐在車後箱中,還是行駛在山林中,還那麼快的速度。幾個女孩子身子本來就弱,這麼一番顛簸,女孩子們的身子早就喫不消了,林晨看的出她們不想給自己添麻煩,從她們下車的動作就能夠看出,她們一直在勉力支撐。

薛玉蝶看向林晨,對於林晨的舉動很是不解。佔便宜嗎?

隨即她發現女孩子們在林晨拍了肩膀一下後,剛纔那股蒼白的面色頓時紅潤起來,本來虛弱的幾乎快要站不住的身子一下子有勁起來,雖然不能說是生龍活虎,卻一下子恢復了不少,彷彿剛纔沒有半點消耗。

薛玉蝶一下子有信心了不少,她覺得林晨真的很神奇,或許媽媽真的有救了。“林醫生,我們快走。”她忍不住急聲催道,然後對其他女子道:“實在對不起,但是我媽媽她……”說着話,她聲音頓時幽咽起來。

“沒關係。”林子君道,其他女子也道,對於薛玉蝶,她們心裏還是很感激的。

“走。你們都跟上。”林晨對女孩子們道。然後快步走到薛玉蝶身旁。

一行人快速進入別墅,上了二樓,還沒走出樓梯頓時看到正對面一個房間房門打開着,幾個白大褂的人站在門口,一個男醫生手中拿着一根針,真給準備給一個閉着眼睛,但臉上滿是痛楚之色的女子打針。

“住手!”薛玉蝶急聲喝道。

“小蝶,你不是去打獵了嗎?”一個英俊的男子出聲問詢道。他臉上的線條特別的圓滑,皮膚更是白皙,看他一眼第一感覺不是帥,而是皮膚怎麼這麼好,比女人還要好啊!

“蒼哥哥,我有辦法救我媽媽,我請到了林晨林神醫。”薛玉蝶急聲道。

說着她看向身後林晨,將林晨讓出來。

喬蒼看過來,只是瞄了林晨一眼,隨即將目光注視到林晨身後急匆匆趕來的林子君等人。他眼睛微不可察的一亮,隨即一絲嘆息閃過。原本突然出現這麼多美女讓他頗爲訝異,尤其是林子君甚至是驚豔。隨即卻發現這些女子早已經破身,對此深感遺憾。且不說這些美麗女子中是否有特殊體質的,就算有,現在被破身了,也沒想頭了。

“林晨?”他疑惑道。隨即臉上露出一絲嘲諷之色:“那個人徒有虛名,而且就是一個騙子。”

看來這人聽過自己的名頭啊,或許這人就是雪姐姐告知自己的那諸多不相信自己醫術的富豪之一。

“沒事的,林醫生答應了免費看。蒼哥哥,讓林醫生嘗試一下好不好?”薛玉蝶急聲道,她雙手抱住了喬蒼,像是一個撒嬌的小女孩一樣懇求起來。

喬蒼眼簾爲垂,隨即一絲笑容浮現在臉上。他笑道:“好啊,那就讓他試試。我的岳母能夠活過來,我也很高興啊,看着阿姨離開人世,你那麼傷心,我也是很心疼的。”

“嗯,謝謝你蒼哥哥。”薛玉蝶歡喜道,然後也顧不得這裏還有其他人在,仰起頭,踮起腳在喬蒼的臉上親了一下。

喬蒼溫柔的摸了摸薛玉蝶的長髮,然後看向林晨,一臉歉疚之色:“林醫生剛纔不好意思了,我向您道歉,還請您大人大量,費心爲我未來岳母診治一番。”

林晨目光灼灼的看了喬蒼一眼,他注意到在剛纔喬蒼眼簾垂下時,有絲不屑的玩味。那不屑不像是對薛玉蝶的,更像是對他的,似乎對他醫術根本不相信,但又彷彿還有其他什麼含義。

他也沒多想,眼前這個人和他沒什麼關係,他也懶得認識。等他展示了他的醫術後,這人以後必然有求於他,屆時再重新認識就好了。

他來到薛玉蝶母親身前,薛玉蝶已經放開了喬蒼,撲在她母親面前,對她母親道:“媽媽,你要挺住啊,我請了林神醫來看,她一定能夠看好你的病的。”

林晨伸手按在薛玉蝶母親的脈搏上。一絲真元輸送了進去。

很快,真元在她體內探查了一番。

頓時,林晨眉頭皺起。

薛玉蝶一直盯着林晨,看到林晨皺起眉頭頓時心慌了,忍不住問道:“林醫生,情況怎麼樣啊?”

“小蝶,別急,別打擾林神醫的診斷。”喬蒼溫柔又不是鎮定的勸慰聲響起。

林晨不由的看了喬蒼一眼,剛纔這人可沒叫他林神醫。

他也沒分心想那些,繼續輸入一股真元。

他剛纔發現一個很詭異的現象,在薛玉蝶母親身體內找不到一絲真元。

任何人在出身的時候都是先天的體質,隨着長大,呼吸世間的濁氣,逐漸變成後天體質。雖然世間會有幾個一直保持先天體質的人,但那種人非常少。

而普通人的先天真元也不是完全就耗盡了。

林晨研究過地球上的醫術,有種說法他是很贊成的。就是人的死亡其實就是先天真氣的耗盡。

雖然有人提出異議,那麼按照這種理論,先天體質的人就能夠一直長生嗎?

地球上的普通醫生,武者給不出答案,林晨卻能給出,因爲地球上的先天體質僅僅是一種僞先天,跨不過那條線不入修真之道,就一定會死亡。

而現在,林晨發現薛玉蝶的母親體內一點先天真元就都沒有,這就代表着薛玉蝶的母親沒救了。

只是林晨發現了一點怪異的地方,那就是薛玉蝶母親體內的真元不像是消耗盡的,而是被抽取走了。而她身上的疼痛,那種即便在昏厥中依舊柑橘二十分痛苦的疼痛就是先天真元被抽走的後遺症。

人的身體時刻被先天真元滋潤着,突然的抽走身體哪裏能夠受得了?不反抗纔怪。

而這種疼法是源於身體最根本的渴望,這種疼痛堪稱世間最大的疼痛。

而抽走對方真元在林晨的前世都是一種禁忌。沒想到在地球上,這個已經遠離修者的地方會出現這種情況。

什麼人有這種手段?

林晨心裏擔心起來。

這絕對是修真的手段了,而以他現在的實力,能夠和修真者抗衡嗎?救治這個女人他能夠做到,但是必然得罪那個修者高手。

這和當初救趙月英趙伯父的情況一樣,但是趙伯父是他拼卻性命都要救下的恩人,親人。而這個女人還不值得他那麼做。

時間慢慢過去,林晨根本沒想過他這番分析消耗了長達五分鐘的時間。

薛玉蝶完全忍不住了:“林醫生,林醫生,你有辦法嗎?你說話啊,求求你救救我母親,我母親一直過得很苦,雖然嫁入薛家,但只是一個小妾,她根本沒想到什麼福分。而我又是一個女孩,她不能母憑子貴,只能母因女賤。但媽媽一直都很愛護我,一直都護着我,我曾經還因爲媽媽的地位卑弱而怨懟過她,但她什麼都不說,一直默默的承受着,默默保護着我。”

“她沒有過上一天好日子。爲了我她強行讓她自己從一株本來就需要別人呵護的小樹苗僞裝成一個參天大樹來守衛我這個更小的小樹苗。好不容易我認識了蒼哥哥,我的地位得到提升了,媽媽的日子也終於好過了,但媽媽卻突然病倒了,而且這病一來就是一年時間,一年的痛苦啊,我真的不想讓媽媽再那麼痛苦下去了,我答應了那個人接受媽媽安樂死,但是我希望媽媽能夠好起來,能夠過上一些好日子,就算我粉身碎骨我都願意。求求你,救救她,救救她!”

薛玉蝶完全崩潰了,趴在了地上像是一個孩子嚎啕大哭起來。無比的傷心,無比的自責,無比的痛苦。

林晨身子一顫,一年?這種痛苦承受了一年?一年時間裏沒有體內真元的維持,她如何能夠堅持一年?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