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生化人追擊

加入書签

瘦高個和女子眼眸只同時露出得意的笑,他們等待着林晨落下。

他們這一招屢試不爽,躲得過女子的峨眉刺,也躲不過瘦高個的細網。

那網看似普通,實際上是天蠶絲構成的,非常的鋒利,落髮可斷。一旦林晨的腳落在上面,必然被切割成一條條肉片,傷損極重。

半空中林晨冷笑,真以爲這樣就能夠困住他?夏蟲不可語冰,許多他們認爲無懈可擊的東西實際上只印他們侷限於他們的思維,在其他人眼中那不過是一些魑魅魍魎罷了。

林晨抬腳在空中跨出一步,體內真元催動,頓時在半空中平行移動出一步,然後落在三人身後。

女子和瘦高個男子頓時呆住了,人怎麼可能在半空中移動?人又不能飛?就算是有內力,也無法移動啊,半空中如何借力?

林晨已經落在了地上,距離普通身形的男子並不遠,他一腳踢出。直取男子心口。

男子連忙雙手探出想要將林晨的腿抓住。

林晨這一腳只是虛踢,他身子猛然旋起,一個旋風腿踢向男子頭部。

普通男子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接下林晨的穿心腿上,對於這一記旋風腿實在無能無力,勉強將手臂豎起。

“砰。”男子直接飛了出去,林晨剛纔完全是虛招,這一招纔是實招,力道極大,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得了的。

那人倒在地上,“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另外兩人見狀,急忙衝了過來。

林晨身子再次躍起,一個掃腿向兩人踢去。

剛纔林晨還背對着兩人,突然飛起一腳,兩人有點措手不及,連忙低頭,林晨順勢一個下劈。劈向那個女子。

那女子連忙伸手阻攔。

“啪”的一聲,兩手和林晨的腳觸碰到一起,完全承受不住林澈的力道,直接跪倒在地上。

“咔咔”一聲,骨節挫裂的聲音從女子的膝蓋處響起。

女子臉上滿是痛苦之色,更有不少驚駭之色,十分詫異林晨的腳怎麼有如此強大的力道?足足有千斤之重。

瘦高個也是嚇了一跳。

人在空中出飛腿,其實並不是高手們的選擇,雖然比手臂長了不少,但腳遠遠沒有手臂靈活,更不要說飛腿,人跳在空中靈活性不足,而且基本打不出什麼後招。一旦招式打空,就是巨大的破綻。

事實上,林晨也不想這麼打,只是他一直抱着林子君,只能空出一隻手來。索性出腿,在他強大的真元催動下,渾身力道極大,有道是一力降十會,憑藉巨大的力道他完全擊破對方的巧勁。

果然,重擊之下,對方承受不住,瞬間遭遇重創。

那瘦高個有點發呆,但在林晨將女子完全壓在地上,臉頰已經貼到地面的時候他終於反應了過來,手一揚,手中的天蠶絲朝林晨射了過來。

林晨腳尖一挑,直接將已經沒有反抗之力的女子挑起朝天蠶絲劃去。

“嗤嗤!”女子眼睛猛然大睜,她的心口已經被天蠶絲刺破。

那瘦高個也是吃了一嚇。

林晨一腳踹出,踹在女子後心上。

女子頓時朝瘦高個撲了過去,兩人撞擊在了一起,摔倒在地上。

林晨依舊不及放下林子君,快速上前,一腳踏在女子身上,用力下壓。

瘦高個男子還想要將女子推開站起,但巨力壓迫下,根本站不起來一雙手更是被死死壓在女子身下。

“噗!”一口鮮血從瘦高個男子口中噴出。巨大的壓力壓迫的他胸口感覺被擠入了什麼東西,快要裂開了。

林晨力道稍稍一鬆,喝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說!”

“妄想。”瘦高個緊咬着牙喝道。

“真以爲我在意你們是什麼人嗎?”林晨冷喝一聲。腳下再度發力。

“噗!”一道血劍從男子口中噴出,同時眼睛爆凸,然後眼眸裏徹底沒了神采。

至於那個女子,早在她的胸口被瘦高個同伴的天蠶絲刺穿時候就已經斃命!

林晨放下林子君,直到此刻纔有機會將林子君放下。

林子君臉上有些羞紅,眼眸中卻又有一種難掩的失落。她好希望一直能趴在林晨的懷抱中,一直被林晨抱着,但是她知道這是一種奢望,她太髒了!

林晨感覺到林子君的失落,有心再度將林子君抱住,但他對於林子君並沒有那方面的心思,只是覺得她某些地方和付梅非常像而已。他深恐林子君誤會了他,但又擔心林子君會因爲他鬆開手臂而多想,而覺得自己看不起她。

“我去殺了那人。”林晨想了想解釋了一句。

“嗯。”林子君輕應了一聲。

來到那個普通身形的男子身前,林晨一腳踏下,直接將這個被踢暈過去的男子擊殺。

李晨回頭看來,只見剩下十一個女子,其中兩個還傷勢非常重。

林子君已經走到了傷勢最重的女子身前,撕扯下一塊布幫女子包紮。

“你學過醫術?”林晨走過來問道。

“我以前是個護士。”林子君輕聲道。她瞟了林晨一眼,低聲道:“我叫林子君。”她還是忍不住想要將她自己的名字說出來,想要告知林晨她是誰!

“林晨。”林晨道,將他的名字說了出來。

“嗯。”林子君應了一聲,剛纔她已經從保鏢的口中聽到了林晨的名字,但還是想從林晨口中聽到。

同時,其他女子也都豎耳聽着,他們也都想要知道林晨的名字,知道她們恩人的名字。

或許她們現在有點生不如死,但對於林晨的恩情她們記得清清楚楚。

“她的傷勢太重了。”林子君道。親耳從林晨口中聽到林晨的名字後,林子君也別無所求了,她專心看起女子的傷勢來。可惜,女子傷勢好重,不是她在醫院裏學到的一點點護理水平能夠幫助到的。

“我來。”林晨道。

他還懂醫術?林子君心道,但乖巧的讓出了位置。

看了這個女子的傷勢,林晨心裏湧起一股怒火。這女子的傷勢在胸脯上。

胸脯上一共捱了兩刀,但其他地方卻沒有傷口。

胸脯哪裏算的上是要害?分明是那人就是個變態,專門針對女性的隱私部位下手。

林晨伸手按在女子的肩頭,將體內真元傳輸了過去。

他有其他的辦法,可以點在乳根穴上止血,不過乳根穴就在乳下方,有侵犯女子之嫌。從肩頭將真元輸入過去,雖然會對真元進行一定的消耗,但他只能如此。

林子君睜大了眼睛看着林晨,她想要看看林晨要怎麼醫治,畢竟那個傷口太過敏感。

雖然她相信這位姐妹肯定不會介意林晨觸碰女子的那裏,但不知道林晨的心裏想的是什麼,他又會怎樣做。

卻沒想到林晨只是按在那位姐妹的肩頭,那位姐妹的傷口就停止了流血。而且傷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着。

這是什麼醫術?林子君驚異的看着林晨,林晨在她眼中本來就很神祕,此刻更顯得神祕,她心裏愈發的崇拜,但同時又愈發的自卑,他是那麼的優秀,自己怎麼可能配得上?還是不要有那種虛無縹緲的幻想了。

這個女子的傷勢很快得到治癒,林晨又走向另外一個女子。

而那個女子的傷勢同樣,傷在更加隱私的部位。大腿根處捱了一刀。

變態!林晨心裏罵道。剛纔着實有點便宜那三個傢伙了。

運用同樣的辦法,林晨快速將七個身上有傷的女子治療了。

突地,林晨感覺到一塊帶着一點點馨香的紗巾在額頭上劃過,他抬頭一看,發現林子君在給他擦汗。

林子君看到林晨看了過來,有些害怕的將手收了回去,深恐林晨覺得她多事。她沒有其他想法,只是想要力所能及的幫助林晨一些。

“謝謝。”林晨輕聲道。

“嗯。”林子君應了一聲。

“好了,大家傷勢已經不要緊了,我們準備出發。”林晨道。

“嗯。”幾女齊聲叫道。

“你們全部手拉着手,我帶着你們走。”林晨叫道,說罷,他就欲下水。

突地一股危機感傳來,他連忙摟住身旁兩個女子向遠處跳去。

“轟!”一顆火箭彈射了過來,林晨剛纔站立的地方轟然炸開,一個大坑出現。

兩個女子連慘叫都沒來得急發出就香消玉殞。

另外幾個女子距離相對較遠,只是被炸起的土塊打在了身子上,落的一身髒亂。

林晨放開林子君和另外一個女孩,伸手從地上撿起兩個小石頭,朝着火箭彈射來的方向擲去。

“嗖嗖。”石子破空之聲異常響亮。

“噹噹。”兩聲響,那兩塊石頭被鐵器砸了開去。

遠處一個身高異常高大的男子扛着一個火箭彈走了出來。

“啊!”幾個女子驚呼出聲,那人太過高大了,縱然相隔着一定的距離,但依然感覺得到那人的高大。

林晨看的更加清楚,那人肩頭的火箭彈顯的異常的短小,足見那人的高大。

那人似乎很是不滿火箭彈的威力,或者是不適應短小的火箭筒,他一把將火箭筒丟了,快速朝林晨這邊衝了過來。

“躲起來。”林晨喝了一聲,快步迎了上去。

他不敢讓那個人衝到近處,那人一旦近身,其他女子只要捱上一拳,便可能重傷,甚至直接被打死。

而當林晨不斷靠近那人時,發現那人足足有三米高,心裏更加驚駭。

常人怎麼可能長到那麼高大?

再見那人臉色鐵青,沒有半點表情,身上的肌肉根本不像是天然生長的,彷彿被催化出來的時候,他更加心驚,他意識到這人身上絕對有祕密。

那人已經衝到林晨身前五米處,他猛然躍起,像是電影裏面的綠巨人一樣四肢同時在地上一拍,然後快速跳了過來。

速度極快,彷彿一隻利箭一般。

林晨身子連忙一矮。

“通!”那人彷彿豹子一般,猛然在地上一踏,將身子止住,然後一扭身,再度撲了過來。

這一次那人貼着地面衝來,兩個手臂虛抓着,明顯暗藏後手。

林晨身子直接高高躍起,足有三米之高,在那人從他身下越過去時,用力踏下。

這一腳蘊含十成真元,力道在千斤之上。

“轟!”那人直接摔在地下。

不過那人衝擊之勢十分兇猛,並沒有被狠狠踹在正下方,而是向前衝出一些距離。

林晨落在地上,再度追了出去。

那人猛然回頭,一拳砸了過來。

拳風急快,林晨當下也是一拳轟出,想要稱稱這人的斤兩。這人到底是個什麼人?怎麼生的如此的高大,如此的靈活?

向來身材高大了,靈活度都會非常的弱。這人到底有什麼祕密?實力到底有多強?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