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古武殺手

加入書签

“哼,我不僅要喫,還要砸!”大漢喝了一聲,猛然一腳朝地板踹去。

頓時地面一陣龜裂。地板已然被這大漢給給踏碎了。

林晨頓時怒了,一開始還以爲這人就是一個饕餮之徒,特別喜歡喫,那麼有一些怪癖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現在,很顯然,這人就是來找碴的。

林晨不再留手,手掌驟然發力。

猛然間林晨感覺到大漢拳頭上發出一股強勁的力道,想要將他的手掌掙脫開。當下他再度發力。

那大漢更是心驚,剛纔踏地是他功法中的一種借力方式,他本身力道就相當強大,沒想到在借力之後眼前那年輕人還能夠抗衡,這人的實力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對方是個古武者,他在發現林晨的內力時就斷定了,只是沒想到對方年紀輕輕,卻有可以抗衡他的資本。

他再度踏地借力。

林晨卻不給他那個機會了,再讓對方那麼踏下去,這地板就得全部重鋪了。

他手一抖,一股大力發出,直接將大漢的身子給挑了起來,像是挑動一根鞭子一般。

大漢面色大變,他那一門講究的是立地生根,從大地借力,但現在身子都離開地面了哪裏還有力道可以借?而他幾十年來也從未見識過這種可以輕易將他從地面扯起來的人,驚駭下忍不住叫了一聲。

雖然馬上閉上了嘴巴,但已然露怯了。

林晨冷笑一聲,直接一腳踢出。

“砰!”還在半空中的大漢直接被踹的高高飛起。高度足足有四米多。

倒不是林晨無法將大漢踹的更高,而是飯店第一層只有五米八高,踢的太高了,大漢觸碰到天花板就有了可以借力的地方。

大漢落下,林晨又是一腳踹了上來。

“哦!”大漢慘叫了一聲。

緊接着,林晨連續幾腳,每一次他都控制好力道,讓那大漢上天無路,落地更是無門。

一開始董曉麗,還有店裏的服務生門都害怕不已,那大漢給他們巨大的氣勢壓迫,但現在看到兇猛的大漢被自家老闆像是顛球一般玩弄,頓時沒了畏懼之心,都是好笑的看了起來。一些人還數起數來。

“8,9,10……”

那大漢聽到這數數,羞愧的一張臉頰漲的通紅,他想要伸手在林晨出腳的瞬間抓住林晨的腳,但林晨哪裏會給他機會,變換着角度出腳,讓大漢無可奈何。

“咦,師父,這是?嘻嘻,好玩。”一個聲音響起,赫然是方靈嫣,她幫那些農民工兄弟兌換好了支票後返回來了。

“來徒弟,你試試。”林晨道。

大漢頓時感覺到機會來了,方靈嫣卻也是躍躍欲試。

“你就當是舞劍,手足四肢都可以作爲劍,出招要快,要準,收招更要快。”林晨喝道。“接着,踢他胸口膻中大穴!”林晨說玩,將大漢踢了過去。

方靈嫣身子下意識的退後一步,然後一記朝天腳點出。

這一腳像是仙雲出岫,以腳做劍刺了出去,直指天際。

大漢下意識的伸手去抓,卻發現肩膀突地一麻,頓時手伸不出去了。頓時胸口被踢中,然後身子又飛了起來。

“時機不對,再來。”林晨喝道。

方靈嫣也知道剛纔若不是師父出手了,她必然會被大漢將腳抓住。

這一次待大漢落下,她身子一轉,避開大漢的正面,然後快速出腳,足尖在踢中大漢背心時,用力一翹。

這一翹頗有學問,大漢向後抓出的手頓時被凝滯住,背部的疼痛讓他整個身子都是一僵。

有了這次經驗,方靈嫣下一次出腳時輕鬆了許多。

連續三腳後,她已經完全掌控了時機,出招力度。

“徒弟,你繼續,說吧,你是什麼人,誰派你來的?”林晨喝道。

大漢硬氣的不說話,一雙手,一雙腳時刻準備出招,想要將方靈嫣抓住。

大漢清晰的感覺到,林晨出腳時,每一招都會令他身子一震,他想要出招反擊根本沒機會,但這女子的力道柔弱,完全是佔據了時機,對於他自身卻沒多大傷害,只要讓他抓住一個機會,他必然能夠將方靈嫣擒拿住。

等他重新站在了地面上,他自信就算林晨也未必是他的對手。至於剛纔被林晨一招抖到半空中,他認爲是他大意了,失誤了,之後只要小心那一點,就不會再處於被動,以大地爲根基,他步步爲營,擊敗林晨並不是沒有希望。

林晨自然看出了大漢的心思,不過這是提升方靈嫣實力的最好方法。實力的提升就是要在危急不斷中熬煉,繼而化險爲夷,輕鬆踏過這個實力層次。

又是三腳踢出,林晨感覺到方靈嫣雖然愈發興致勃勃,但其實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倒不是她自己力道變弱,而是大漢有針對性的作出一些調整,雖然在空中他的調整很小,但大漢實力不凡,比之方靈嫣高出了太多。給大漢一點點機會,大漢就可能翻盤。

再一次,方靈嫣一腳踢出,大漢在硬生生承受了一記後,手臂突然後撩。

之前他也撩過,但幅度都不是很大,因爲一旦抓不住,就會讓他身軀徹底失去平衡,完全處於被動局面。這一次,他蓄謀已久。

林晨手中一根金針射出。頓時大漢撩出去的手停滯住了。

而方靈嫣吃了一嚇,這一下角度不正,大漢沒有被踢起,而是朝牆壁摔過去。

大漢原本驚怒無比,但看到他朝牆壁摔去後,心裏大喜。他沒有中招的手臂在牆壁上一拍,然後身子貼在牆壁上滾落下來。落地瞬間,連忙向後退了幾步,讓身子貼牆,防止腹背受敵,接着伸手將身上中的銀針拔出。

方靈嫣有點沮喪。

“徒弟,別灰心,這人實力很強,起碼比你多修煉了二十年,不過用不了半年時間,你就能夠打過他。”林晨笑道。

“嗯!”方靈嫣又歡喜起來。

大漢徹底憤怒了,一個黃毛丫頭剛纔那般欺辱他,現在還一點都不將自己放在眼中,妄想半年時間的修煉就超過自己,太狂妄了!

“便是你師父,我也不放在眼中。”大漢大吼一聲,大腳在地面重重一踏,然後踏起連環小步伐,朝着林晨衝了過去。

這次他沒有大步衝來,而是踏着小步,完全緊貼着地面。

林晨嘴角含笑,喫塹長智了嗎?

眼看大漢就要衝到林晨面前,大漢腳尖突然在地上一點,身子倒退而回,朝着方靈嫣衝了過去。

“找死!”林晨怒喝一聲,一腳踹在之前護着董曉麗的桌子上,頓時桌子朝大漢急速撞過去,彷彿一列告訴奔馳的火車。

大漢一隻手已經抓到方靈嫣的臂膀,實在不甘心就此放開,他當即一挺背部,強行運氣,當算強行接下林晨這一招。

事實上他不是沒想過將方靈嫣拉過來當墊背,但那桌子來的太快了,他根本來不及做其他動作。放開方靈嫣然後借力退開倒是可以做到,但那樣的話,再想抓到方靈嫣就難了。

剛纔能夠抓到方靈嫣也完全那是出其不意。

“砰!”桌子瞬間炸開。彷彿一顆手雷一般。

大漢慘叫了一聲,身子軟軟倒下。嘴裏發出一些“嗬嗬”的聲音,痛苦極了。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林晨冷哼一聲。

方靈嫣猛然撲入到林晨的懷抱中,將林晨的脖子抱的緊緊的。

剛纔她真的是嚇到了,大漢的手臂力道太強了,她的手臂都彷彿要斷了,她身上一點力道都發不出來。她有種自己是小雞,而對方是老鷹的感覺,下一刻就要葬身鷹腹。

“沒事了,沒事了。”林晨摸着方靈嫣的頭髮道。他有點無語,怎麼女孩撲入自己懷抱裏都喜歡將自己脖子抱住呢,不知道這樣的話她們的胸脯都頂在自己胸膛上嗎?很誘惑的好嘛?而且氣息就噴在自己臉上,很癢癢的,可不止是臉癢癢啊!

“原來你沒用全力!”大漢奮力抬頭看着林晨,嘴裏緩緩吐出這幾個字,然後暈厥了過去。

只見他的背部上幾根目刺紮了進去,一些鮮血流了出來。

“他死了?”董曉麗驚呼道。一些服務生也呆呆的看着這裏。

“死不了。”林晨道,拍拍方靈嫣的身子示意方靈嫣起來。

林晨蹲下身子在大漢背心處點了幾下,頓時大漢背心的血液止住。

在剛纔林晨一腳踹向桌子上,發出的力道極大,桌子上蘊含了極強的力道,一旦撞擊到東西,必然爆炸開。

他算準了大漢的出手速度,大漢若是躲開就罷了,誰也傷不到,但大漢若是貪心,那必然中招!

林晨又是一腳踢在大漢身上,大漢頓時醒了過來。

“說吧,你是誰?你應該知道你承受不住我的審訊。”林晨喝道。說着他將一直託在手中的藥膳罐子放在另一張桌子上。

大漢注意到這點,纔想起之前林晨一直都託着這個罐子,愈發覺得林晨的實力恐怖。

他臉上露出一些喪氣之色,他緩緩道:“我是一個殺手,我收了五百萬來要你的命。宿主是黃龍。”

大漢沒半點遲疑,將他知道的都說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大漢說完,閉上了眼睛,一副引頸就戮的模樣。

林晨心裏冷笑,如果這傢伙真不怕死的話就不會將宿主是誰說出來了,分明是想讓自己繞他一命。

“行了你走吧,不過我要你幫我帶一句話回去,對面那塊地不錯,建個花園挺賞心悅目的。”林晨道。

大漢心裏一喜,叫道:“我會將你的話帶到的。”快速爬了起來,強忍着疼痛跑了出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