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飯店開張

加入書签

林晨的話,讓方靈嫣有些猶豫,不過想想,雖然不想回去,在這裏很逍遙,可還是得回去的。

一來她是放不開林晨,另外一點,林晨說了,她回去是幫忙管理公司的。所以她必須要回去。

所以,他只能答應。

林晨這一次,算得上是來去匆匆,他在跟沈愛玲聊聊之後,幾個人出去吃了一頓飯,喝了一個爽快之後,第二天早上起來,林晨便帶着兩個女孩子,返回去了海雲市。

當然,其實沈愛婷是不希望他們走的,只是沒有辦法,現在的情況是不能不走。

雖然林晨走了,不過臨走之前,林晨倒是給了沈愛婷一個驚喜。

林晨將一套心法傳授給了她,讓他按照修煉,並且告訴他,最近讓他找一些保鏢,因爲最近說不定會有事情發生。

沈愛婷是個非常聰明的女孩子,她立刻就明白了林晨的意思。

林晨帶着兩個女孩子,大約在四五個小時之後,便回到了海雲市。

回到家裏,林晨讓方靈嫣暫時主住在自己家,而程愛玲在則是回去自己家。

回來的第一天也就這麼過去了,第二天的時候,程愛玲便找了來,說他找人買的店鋪已經搞定,並且已經開始裝修,大約在明後天就能裝修好,估計三天後可以開張。

林晨哪裏料到,程愛玲竟然是行動這麼神速,而且效率之高,讓他咋舌。

其實這些活,應該是大半個月,或者是一個月才能做完的。

沒料到,他竟然是在一個多星期之後,就搞定了。

林晨自然是非常高興,並且跟她商量了下開張的事情。

這件事情他交給了程愛玲去做,隨即他又帶着方靈嫣,去見了四個家族的人。

第一個見的自然是石家的兩兄弟,然後是程家,再然後是東方家,最後見的纔是關家的人。

這些人見過之後,他將自己的權利,交給了方靈嫣來執行。

這樣一來,方靈嫣嫣然就成了四個家族成立公司的一把手。

當然,方靈嫣這個丫頭,她其實是很有魄力的。

可能是因爲自己的父親,本身就是官場中的一把手,她見多了,自然而然,身上那種上位者的氣質也是蠻大的。

她不鬧騰的時候,簡直就是個冰山美人。

可是隻要是一見到林晨,她就變了一個人。

對於林晨來說,他現在要做的,其實就是把飯店的事情做好。

飯店的事情,的確是程愛玲一手弄的,不過他必須要弄一些藥膳一類的東西,

在經過了兩天的準備,林晨的藥膳也弄的差不多了,所以在弄完這一切之後,林晨完全放鬆下來了。

第二天便是開業的日子,林晨晚上正在準備的時候,手機卻是響了起來。

摸過手機,看了一眼,卻是程愛玲;。

“大小姐,又有什麼要囑咐的?”

今天衡愛玲給林晨打了好多個電話,一直在囑咐他這個,又囑咐他那個,生怕他明天沒準備好,畢竟他纔是真正的老闆。

“沒有了,我只是提醒你,一定要準時到達現場。”

“是,領導大人,我一定謹遵吩咐,不敢又絲毫的懈怠。”

林晨的話,讓聽到那個人,心裏一陣的甜甜的感覺。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隨即掛斷。

放下電話,林晨繼續整理東西,可就在這個時候,電話卻是又、響了起來。

林晨以爲還是程愛玲,抓過來,對着話筒說道;“又打來了,幹啥大小姐?”

“林先生,是……是我。”

電話那裏面,傳來了一個嘶啞的聲音,聽的林晨一怔。

“你是……”林晨有些奇怪,對方是誰了。

“我是老楊,就是高速公路上的那個老楊。”

“哦、是你啊!”林晨這才聽出來,不過眉頭皺了下,這個老楊的聲音雖然不好聽,可是爲射什麼現在這麼嘶啞,“你怎麼了,這麼晚給我打電話。”

“林先生,我們被人威脅,我看,我不能給孩子,以及我弟弟一家人報仇了。”

“什麼?”林晨聽到這裏,一陣的惱火,“是誰威脅你們,告訴我。”

“是,是紅英集團,他們很霸道,而且還很,還很狠,我們,我們全家現在都被打了,他們說了,如果繼續鬧騰,繼續要求賠償什麼的,他們會燒死我們的”

“我曹,這幫混蛋,人渣,”

林晨罵了一句,隨即想到,對方剛纔說出了威脅他們的人,那麼肇事司機,就一定是這個公司的人了。

想到這裏,林晨陰測測的一笑,問道;“他們這個公司,是哪個市的?”

“是,海雲市的,聽說老闆還是個國家委員一類的高官,我們惹不起。”

“草,惹不起?”;林晨冷笑了一聲,“行了,老楊,你跟你的家人,現在什麼也不用做,就是等着我的消息,記住,什麼都不要做,而且,如果有親戚,別人找不到的地方,你們先去躲躲。”

“啊?躲躲?”

“是,聽我的,只要是他們找不到你們的地方就可以。”

“林先生,你……你要做什麼?”

“我要做什麼,怎麼做,都不關你的事情,你現在只要按照我的話去做就行。”

“是,是的,我聽你的。”

兩個人又說了兩句,這才掛斷電話。

放下電話,林晨的心裏一陣的惱火,不過他很快平伏了下來,隨即開始整理東西。

整理好了東西,他躺在皇上,不久就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九點多,他已經是來到了自己新開張的飯店門口。

來到飯店門口的時候,他就見到了許多的花籃,看起來非常的好看。

因爲開這個飯店的人是程愛玲,更因爲林晨現在有一定的名氣,所以送來禮物的人不少。

飯店很大,足足有五層高,顯得很是氣派。

而且,今天來的賓客非常多,程愛玲在門口迎接的都已經是有半個多小時了。

“來了,趕緊,我們準備剪綵了。”

見到林晨來了之後,程愛玲趕緊拉住他,並且開始準備剪綵。

剪綵過程非常順利,林晨也、很快就適應了這個場面。

而後,就是聽大家喫喫喝喝。

其實這個過程,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來的都是自己的朋友,所以喫喝之間應該是也很融洽。

林晨與程愛玲,找了個比較重要的人開始敬酒,然後兩個人這才閒下來。

不過,那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了。

喫飯的人漸漸有點少了,不過還是至少有幾十桌之多。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服務員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

“老闆,不好了,出事了。”

“出事了?”了林晨一愣,“出了什麼事情?”

“包廂,有、有個人,他說飯菜不好喫,已經更換了三四次了,他還是說不行,而且開始打人,現在竟然開始砸東西了。”

“我曹,這是誰,竟然今天來砸場子。”

了林晨聽到這裏,眉頭皺了起來。

“走,我們去看看,”程愛玲也覺得不爽了,“對了,林晨,你等下不要太狠了。”

“我知道,你當我是什麼人。”

林晨一陣的無語,程愛玲這是把自己當成什麼了,還這麼囑咐自己。

不過倒也罷了,現在的自己,的確是容易發火。

兩個人讓服務員,帶着來到了二樓的208房間,只見一個人,正在砸東西,屋子裏面的牆壁,已經砸的很是難看起來,而且這個時候,他手裏拿着椅子,正準備衝出來,繼續砸別的地方。

見到他這個樣子,旁邊的服務員誰也不敢動他。

眼見着他衝出來,要去另外一個包廂鬧事,而那個包廂裏面,這個時候是有客人的。

眼見他就要衝過去了,林晨眉頭一皺,身子迅速一閃,一緊拉在了他的面前。

“這位先生,請您放下椅子,我們有話好好說。”

那個人看了林晨一眼,不禁冷笑一聲,說道:“你是什麼人,用你管,草,破特麼的飯店,有什麼不能砸的。”

他口中說着,手裏的椅子,竟然是向着林晨的腦袋砸了過來了。

他本來以爲,這一下子肯定能把林晨砸一個筋斗的,可是他這麼一砸,竟然是沒砸到林晨,不但如此,而且椅子還竟然落在了林晨的手裏。

“跟你說了不要砸,其實你什麼都砸不壞了。”

林晨說着,手掌之上的椅子已經放在了地面上。

他將椅子放好,並且自己還坐了下來。

“你是黃天集團飯店的少爺?”

這個時候,程愛玲看向了那個男人,樣子顯得有些驚異無比。

“草,你怎麼認識我,你誰啊你?”

他顯然是不認識程愛玲,並且一張嘴,就有種很衝的感覺。

不過,他說完之後,才轉過頭去,去看程愛玲,這麼一看,他頓時就傻眼了。

因爲程愛玲的確是長相相當的好看,這麼一看,他頓時就被迷住了。

“看什麼看,你不認識我,還看。”程愛玲大聲的時候了一句,“說,你爲什麼要來搗亂?”

“我沒搗亂,我就是覺得飯店的東西不好喫,所以我要砸,難道不行麼?”

“當然不行,我們應該是沒請你來,所以如果你繼續這樣,我們有權報警。”

“報警,草,你們算什麼東西,報警給我看看。”

他一邊說,一邊還想要找東西砸飯店。

只是這個時候,程愛玲卻是橫着身子攔住了他。

“我知道,你一定是覺得,我們飯店開在你們飯店的斜對面,所以想要拆我們的招牌,是吧?”

這個時候的程愛玲,想到了對方的來意。

此前,她倒是忘記了,自己選擇的這個地方,旁邊就是黃天飲食集團的飯店。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