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不作不會死

加入書签

拳場的老闆,一張黑黑的胖臉,給林晨的感覺很不好,他甚至於覺得,這傢伙討厭的想要讓自己上去抽他兩個嘴巴。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沒那麼做。

“我不想怎麼樣,既然我敢站出來,也不怕你怎麼樣”林晨淡淡的笑着,他見旁邊裁判身上有麥克,他一步過去拿過來,“都給我安靜點。”

林晨低吼了一聲,隨即腳下稍稍一踩,“咔嚓”地一聲,擂臺的臺板,一下子就被他踩了一個大窟窿。

他說話的聲音很大,更是藉着麥克傳遞出來,更是令得所有人耳膜一陣發疼,頓時場面瞬間安靜了下來。

而且,所有人都看到了林晨的行動,這一下子更是令人心驚膽戰。

要知道的是,擂臺的臺板,並非是普通的木頭所製造的。

打擂臺賽的人,還沒聽說,誰能夠在擂臺上,把臺板給一腳踩壞過。

林晨卻是踩了一腳,看起來用的力量並不大,現在臺板竟然就被他踩出來了一個大坑。

這種功夫,怎麼能不讓在場的人震驚呢?

場面平靜下來,林晨的目光盯着拳場老闆,接着說道:“你特麼是華夏人,現在卻用外國人打自己人,掙這種要命的錢,我沒弄死你就不錯了,你還跟我叫囂。”

林晨的這番話,囂張之極,甚至於根本就沒把對方有分毫放在眼裏。

他自然是有這個資格說這話,以他現在的地位,乃至於他的功夫,其實說這話根本就不過分。

可是,對方的胖子,卻是哪裏知道,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的底蓄。

聽了林晨的話,他獰笑了起來,罵道;“草,老子特麼殺人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幹什麼呢!跟我在這裏叫囂,行,今天我就弄死你。”

他口中說着,已經擺手,讓身後大約二十多個身強力壯的打手,衝上擂臺,羣毆林晨。

這些壯漢,一個個身材魁梧,伸手矯健,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打手。

他們身手好,身形更是壯碩,一看就知道,是屬於拳手一類的。

這麼多個拳手一起羣毆林晨,頓時整個場面熱烈了起來。

林晨看着這些人衝上擂臺,臉上泛起了一絲嘲弄之色。

這些人在他的眼裏,簡直就不值一提,更何況他現在心裏早已存了要教訓這些人的想法。

眼見着兩個傢伙,已經衝了上來,並且兩個大拳頭,向着林晨這邊砸了過去。

不見林晨怎麼動作,他們兩個的拳頭,都已經落在了林晨的手掌裏面,並且稍稍的一用力,兩個人的拳頭,頓時都被林晨給扭得翻轉過去,並且下一個呼吸不到的時候,林晨雙手一翻,兩個人已經應聲翻倒了出去,摔在臺板上,發出了砰地一聲巨響。

其實不單單如此,他們兩個摔倒,緊接着,有兩個剛衝過來的人,一下子撞到了他們身上,隨即四個人滾做了一團。

這四個人滾做一團,頓時其他的人都看直了眼。

林晨的這一手,簡直是太帥了,帥到在場所有人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要知道,一個人雙手翻轉,就能將兩個壯漢摔倒,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概念。

這兩個人,一個至少都在一百八十斤以上,體格不用說,但從重量上來看,林晨至少一隻手要有超過三百斤的力量,才能將兩個這樣的人摔倒在地上。

他們驚訝,林晨卻是沒當一回事,目光在那些看向那些撲向自己的漢子們。

這些人在看到四個摔倒在地的人之後,腳步立刻就有點遲鈍了。

誰都明白,有這樣力量的人,絕非自己能夠撼動的。

他們都是拳手,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然而,老闆在看着,不上,卻又是不行。

想到這裏,這些人,一個個的都衝了上來。

眼見自己的同伴往前衝,他們自然也就有了底氣,一個個衝過來,直撲林晨。

人多力量大,這就是他們現在想到的。

林晨可以一下子扔倒兩個人,可未必能夠一下子扔倒十多個人吧?

有這種想法的人,絕對是佔了絕大多數。

只可惜,他們想的,也只是普通人而已。

而林晨又其實普通人可比。

就在衝上來的人,眼見着要將他包圍,並且伸手來抓他的時候,林晨的身子,一個閃爍,立刻在所有人的眼前消失不見。

等他在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他們的身後,並且手掌在他們的身上,拍打了幾下,頓時這些個壯漢,一個個的摔倒在地。

“麻痹的,起來,給我起來。”胖子站在主持人的旁邊,手裏拿着麥克,大聲的喊了起來。

他的叫喊聲,令得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只是,他的喊聲,卻沒有令那些躺在地上的漢子們站起來。

這些躺在地上的人,早已經被林晨的精神之力所控制,完全動轉不了了,又怎麼能爬的起來。

林晨此刻,雙手背在身後,稍稍腳步一動,旁人都沒有看清楚他是怎麼下的擂臺,他的身形已經來到了胖子跟前。

“你……”

本來還在大聲喊着,說讓自己手下起來,對付林晨的胖子,陡然見到林晨向自己走來,一下子氣結,下面的一句話硬生生的被噎在了喉嚨裏發不出任何聲響了。

要說他不怕現在的林晨,那絕對是假的。

林晨一個人打倒那麼多人,而且他所謂的王牌全拳神,也在林晨的手下成了敗將,他怎麼能不怕林晨呢?

只是,他感覺自己全身,好像是完全陷入了一種無法動轉的情況。

他是被嚇的,並不是林晨對他動了什麼手腳。

林晨走過來,腳步很輕盈,甚至走過來的時候,脣角還帶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笑容在林晨的臉上,可懼怕卻在胖子的心裏。

他在柳西衚衕,可算得上是一個人物。

別說是一個不知道來歷的小子,就算是真的是本市道兒上的一些大佬,看到他也會給他一兩分面子。

畢竟,他現在掌控的是柳西衚衕黑拳的大旗。

要說這一塊,他應該是在海雲市第一位的。

然而,現在林晨越是這樣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他越是覺得心裏沒底。

他越是沒底,腳步也就越是想要轉身就逃。

可他無論怎麼努力,卻都無法挪動分毫腳步。

越是這樣,他額頭的汗水,就越是嘩嘩的向下流淌。

林晨這個時候,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兩個人相距不過一米,幾乎是呼吸相聞了。

感受到林晨的壓迫力,胖子整個人的身子都開始了無限顫抖起來。

這還不算什麼,就連旁邊,應該跟他們無關的兩個主持人,這個時候,也是不敢說一句話,只能盯盯的看着林晨。

他們也被嚇住了,不敢有絲毫的阻攔與意見,只是看着林晨的行動。

林晨站在胖子面前,他沒有動,目光在胖子臉上掃來掃去,口中笑道:“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然後跟我說說,我現在有資格麼?”

林晨這麼問他,其實就是在責怪他剛纔,說自己沒有資格跟他說話,甚至於打敗了拳神,胖子想要報復,這些事情,其實也都是胖子覺得,自己能把林晨拿下。

只是現在的情形很清楚,林晨已經是佔據了絕對的主動權。

“我……我叫郝董,是……”他哆嗦了下,嘴脣有些發青,“你有資格,絕、絕對有。”

郝董這個時候,一臉的驚恐,瞪大了眼睛,他生怕林晨會突然對他出手。

林晨微微點頭,樣子顯得很是淡然,

“既然我有資格,那麼現在你應該怎麼辦?”

林晨問的更是有趣了,他竟然問郝董該怎麼辦了。

郝董愣了下,終於是明白,林晨現在是在故意爲難自己了。

這讓自己怎麼回答,說自己立刻讓自己的手下退下來?

手下已經不用退了,早都被林晨打趴下了。

至於拳神,那個本來就是林很手下敗將的人,根本不可能再上來跟林晨較量。

那麼,林晨的意思是什麼?

“林、林先生,我不懂,不懂你的意思。”

“有什麼不懂的,你以後這裏怎麼辦?”

林晨把臉拉了下來,頓時一股殺氣從他身上逼了出來,頓時讓郝董全身再次顫抖不已。

“不、不開了,我不敢再開了。”

“真的?”

林晨冷冷的笑了一下,隨即向着郝董邁了半步。

他這半步,也就是半米,兩個人的距離更近了,鼻子與鼻子之間,幾乎已經碰上了。

這樣的情形,令得胖胖的郝董更是心驚肉跳,簡直就要崩潰了。

他感覺自己已經沒有了任何心思與林晨爭,說話一點底氣都沒有。

“真……真的,我不會騙你的。”

郝董的樣子,極其的難看,臉色已經是變得無比蒼白。

做爲這一代的一個老大,他竟然被林晨弄成這樣,可想而知,現在他會有多麼的窩囊。

“那就好,既然這樣,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呢?”

“可以,當然……當然可以。”

聽到林晨說要走,郝董的心一下子就如同是開了兩扇門一樣。

這樣一個煞星,留在這裏,那簡直就是自己最大的一塊心病,所以必須要讓他趕緊離開自己,這纔是最重要的。

林晨笑笑,其實他明白對方的心思。

轉身,快步來到程愛玲身邊,拉了她,並且讓那個白人外國女子跟了自己兩人,向着外面走去。

他們走了,頓時郝董的心一下子就放鬆了許多。

不用說別的,現在他知道自己算是解脫了。

可是,他還是高興的太早了。

因爲就在林晨三人,走出了會場,整個的會場沒有人敢攔阻他們的時候,外面傳來了警車的聲音。

隨着警車來到,林晨已經拉着兩個女人,離開門口,並且上了自己的車子。

當警察衝入會場的時候,林晨已經發動了車子,向着自己市內的一處賓館而去。

林晨他們走了,可是郝董卻是一臉黑線的站在那裏。

他已經聽到,外面有警車的聲音,他其實不用想也知道,這一定是林晨他們搞出來的鬼。

可即便是知道,又能怎麼樣呢?

他心裏恨,知道今天自己麻煩了,那麼接下來,他一定要查出來,林晨到底是什麼人。

如果能夠報復,他一定要狠狠的給予對方報復。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