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我不會放過你

加入書签

現在衝上來的人,有三十來個,手中都有武器。

這些人都是關三少的鐵桿手下,這次來,本來以爲可以很輕鬆,沒料到,現在就趴下了那麼多人起不來。

這個時候他們衝上來,手裏的武器紛紛向着林晨招呼了過來。

只是,在他們手中武器揮舞的同時,林晨的身影再一次消失不見。

這些人都吃了一驚,想要回頭的時候,已經有十多個人再次摔倒,並且林晨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

這樣的情況,令得剩下的二十來人,頓時有些懵逼了。

“怎麼回事,他會隱身法?”

“不可能,他應該是人,不是鬼,你看他有影子。”

“不是吧?是速度快,還是什麼。”

這些人一個個的看着林晨,好像是覺得,林晨這個時候,好像是個妖怪一般。

關三少見了,腦筋都跳了起來,他可是沒料到,眼前的這個男人,身手竟然這麼好。

只是,他想了一想之後,忽然直接轉身,去了自己車子旁邊,打開了門,鑽了進去,似乎跟什麼人說了幾句話,而後他就又鑽了出來。

等他出來的時候,臉上卻是有了喜色,隨即他衝了回來,繼續讓手下衝上去跟林晨動手。

這些人的身手怎麼能是林晨的對手,只是兩個照面,已經是基本上都被林晨放倒,就算是剩下一兩個,這個時候,也早已嚇的遠遠的躲開。

至於還剩下的三個退伍兵,這個時候,也都是臉色有些難看。

他們這時候一步步逼近過來,目光陰沉,隨即同時動手。

可是他們雖然是退伍兵,學過一些格鬥技能,只可惜與林晨相比,卻還是無法相提並論。

僅僅是一個照面,四個人同時被放倒。

這時候,關三少身邊,只剩下了三個剛纔多遠的打手,四個人的臉色都有點難看。

而也便是與此同時,車子裏面,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小友,身手不錯,只可惜你有些欺人太施恩。”

隨着話語,一個鶴髮童顏的老頭子,從車子裏面走了下來。

他的樣子看起來有點蒼老,可是林晨卻是能從他的行動中看出來,他應該是身上有不弱的功夫。

竟然在這裏遇到了個高手,林晨的鬥志一下子被點燃了。

“是我欺人太甚,還是你們欺人太甚,這麼多人打我一個,好不要臉。”

林晨笑眯眯的說着,雙手背在身後,一副不以爲然的樣子。

當然,他卻是沒有低估對手的意思,因爲他的精神之力。早已擴散開去,在老人身上進行了一翻探查。

對方的內力,絕對不弱,而且林晨清楚,對方的手掌上,似乎有陰寒一類的毒素,如果施放出來,威力絕對不會小。

這樣的人,林晨自然是不會輕敵。

如果放在前生,這樣一個人,他一根手指頭都不用動,就能斬殺,可是現在,他必須謹慎對待。

老人見林晨對自己絲毫沒有畏懼之心,不由得心底有氣,向前走了兩步,冷聲說道:“小子,你身手這麼好,卻對這些沒什麼功夫的人下手,是不是欺人太甚。”

“是麼?”林晨依舊在笑,“那他們打我,難道我就得任由他們打了?”

林晨的話咄咄逼人,而且說的也是相當有道理。

他這麼一說,立刻對方的老人臉色一變,隨即冷笑道:“你身身法這麼快,其實可以躲開他們,不用對他們下手的。”

“你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疼的節奏,老傢伙,我跟你說,少耍嘴皮子,要打就打,囉嗦個什麼?”

林晨這話是故意氣老人的,果不其然,他的話一說完,老人的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去,並且身子猛地向前一衝,雙拳破空而來,直奔林晨的身上砸了過來。

他出手快極,關三少他們自然也是沒看清楚。

可是對於林晨來說,老人的出手,雖然快,卻也沒有特別的快,因此他身子向着旁邊一閃,讓了開去,並且一腳踹出去,直奔老人的肚子。

老人身形一閃,勉強讓開,頓時額頭上也泛起了冷汗。

他原來覺得,林晨的速度,也不過是一般般,這個時候動手他才知道,林晨竟然速度快到了這種地步,就連自己稍有不慎也會被打到。

兩個人各自心裏都向着,要儘快解決對手,因此手下自然是快如閃電,頓時互相拆解了二十多招。

這兩個人以快打快,其他人看的幾乎有些懵逼了。

因爲,這兩個人幾乎沒有了影子,雖然有的時候,兩人會突然推開,並且各自停頓,並且慢慢再靠近,再打,可是這樣的情況畢竟是少的。

兩個人身影忽然閃爍出現,忽然又消失,給人感覺,就好像是兩個鬼媚一般。

堪堪打了三分鐘,林晨忽然身子一閃,已經是來到了老人身後,並且一拳打出去。

老人身子向着旁邊一閃,想要躲開,只可惜這個時候,林晨的腿卻是踹了出去,一腳踹在老人的屁股上,隨即老人一下子就摔了出去。

老人身上的內力很是渾厚,若非如此,這一下子肯定要踹壞的。

然而,這個時候的林晨,身子向前一衝,一拳打向老人的肩頭。

他是要趁着老人的摔倒,想要給他來一下重的。

老人被林晨踹了,心中驚懼,眼見摔倒,猛地一提起,一拳與林晨的拳頭捧在了一起。

一腳是受了,拳頭上的力量他卻是不弱。

“砰”地一聲,頓時林晨身子猛地後退開去,臉色變得有些潮紅起來。

他向後倒退出去,目光卻是看向老人。

老人這個時候,向前衝出去幾十步,手臂一下子就垂了下去,並且口中一下子噴出了鮮血,樣子看起來一下子蒼老了十多歲的樣子。

林晨看到這樣,深吸口氣,稍稍挺直了身子,向着老人邁步走過去。

“怎麼樣,還要不要繼續下去了?”

老人咳嗽了一聲,猛地轉過了身子來,面對林晨,眸子中閃過驚異不可思議的神色。

好半晌,他才緩緩的搖搖頭,說道:“不用了,我輸了。”

他說完,直接走向了車子,並且連旁邊的關三少都不管了,直接上車去了。

關三少的臉色也變得異常難看,他知道,今天算是徹底的輸給了林晨。

要知道,剛纔的那個老人,可是他們關家的一個身手相當好的人物。

按照他家族的慣例,如他這樣出來行走的人,屬於嫡系的家族子弟,身邊一定會有一個老人陪伴。

關三少自己的功夫其實不算弱,可是要跟林晨一比,可是弱了太多。所以他乾脆找來了自己家的長輩。

但是,讓他沒料到的是,自己家的長輩,竟然也輸給了林晨,這是他無法接受的一個事實。

他盯着林晨看了好一陣子,心裏卻是有了一種猜測。

眼前的這個人,是不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弟,如果不是,爲什麼身手這麼好。

如果他真是某個大家族的人,那麼自己招惹了,是不是也有一些麻煩。

想到這裏,他的心有些發虛了。

不過,下一刻他卻又有了不同的想法。

因爲,如果林晨真的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弟,他又何必不說。

可是現在自己打他不過,只能暫時忍了。

“草,你特麼的,你給我記住,我還會找你的,你敢動我的女人,我……”

他的話剛說到這裏,林晨的人卻忽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他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心驚膽戰,眼神中露出了驚慌之色。

“滾蛋,再不滾,我讓你連滾都滾不了。”

林晨的聲音冰冷了起來,並且眸子中已是放出了森寒的精芒。

這樣的情形,令得關三少整個人都好像陷入到了冰窟當中。

他連連後退,然後一轉身,直接進入了車子裏面,連地上那些人他都不要了,直接讓司機開車。

也幸虧那個老者,他開口讓關三少找車子,把那些人帶回去,纔算是把這裏的人都弄乾淨了,

他們走了,林晨轉身,直接回到了車子上,只是他的臉色,在這個時候,會一下子變得也蒼白了其來,嘴角抽搐了下一口鮮血湧上來,卻是被他強行壓制了下去。

他其實也是受了內傷的,只是他現在並沒有讓任何人知道。

之所以這樣,他是怕石家兄弟會對自己不利,至於不跟程愛玲說,其實也是考慮到,這丫頭一定會大驚小怪的。

他上了車,然後發動車子,一溜煙先將石家兄弟送回到了公司,然後纔跟他們告辭,說是去送程愛玲回家。

等石家兄弟下車,然後林晨發動車子,直奔一處比較近的賓館之後,林晨立刻下車,拉了程愛玲出來,並且直接去開了一個房間。

程愛玲不知道爲什麼,可是沒敢問。

等進入了房間,林晨一下子就坐在了牀上,胸口起伏不定。

這是他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受了內傷。

當然,林晨知道,這點內傷不算什麼,可是他必須要儘快恢復。

他讓程愛玲給自己把風,自己則是盤膝做好,利用自己的精神之力,開始在神身體當中開始進行不斷的迴旋,將傷勢儘快恢復。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