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我不敢了

加入書签

這一驚非同小可,他都不知道警棍是怎麼沒的,登時就張大了嘴巴看着林晨。

林晨將警棍在自己的左手上拍打了兩下,笑眯眯的說道;“其實,按照我的性格,我真想一棍子把你揍趴下,不過你怎麼說也是愛婷公司的員工,我真要是打了你,有點對不起他,所以……”

林晨說到了這裏,警棍忽然向前一戳,剎那點在了保安隊長的身上。

初時,保安隊長還沒覺得怎樣,他還想問對方,憑什麼要戳自己。

可下一刻,他忽然覺得,身上好像有無數個小螞蟻奔跑過去,麻癢難當,隨即有一種被無數個小蟲子嗜咬的感覺。

“啊……”他低呼了一聲,隨即全身顫抖,很快就摔倒在地上,滿地打滾,口耳眼鼻,都擠在了一起,完全不像個人形了。

這種樣子看在圍觀者的眼裏,都大喫一驚,紛紛看向林晨,震驚之色更甚。

林晨笑眯眯的看着他,淡淡的繼續說道;“這不過是小懲大誡,下次你要是再敢胡來,不把大門看好,比這個難受無數倍的感覺還有。”

“不、不敢了……”

保安隊長說話都帶了顫音,聽的在場的員工們,後背都泛起了一絲涼意。

這時候,沈愛婷已經打完了電話,扭過了身子來,看到這邊的情形,不禁也嚇了一跳。

因爲剛纔的事情比較棘手,她處理的時候,一隻手打電話,另外的一隻手捂着耳朵,所以剛纔發生的事情,她也不過是隱隱約約聽到了點,並沒有知道全部。

這時候見到保安滿地翻滾,她趕緊過來,詢問事情的經過。

旁邊的方靈嫣簡單的說了經過,沈愛婷登時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

“老張,給我站起來,不準在這裏打滾撒潑。”

她並不知道,剛纔林晨在這個老張的身上動了手腳,施放了暗勁兒。

老張滿地翻滾,這時候突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難受中掃了沈愛婷一眼,見是董事長,不禁腦袋一暈,知道事情好像有點複雜了。

可是難受的感覺在全身蔓延,他絲毫沒有站起來的力氣。

“他爬不起來是正常的,不過等下就好了。”

林晨說着,走過去,踢了老張一腳,頓時他身上的難受感覺剎那消失不見。

他爬起來,趕緊來到沈愛婷面前,一臉的通紅與驚恐。

“你知道他是誰麼?”沈愛婷用手一指林晨。

保安隊隊長老張,扭頭看了一眼林晨,隨即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清楚。

“他是我們公司的合作伙伴,也是我們公司現在立捧的主播,你對他下手,是不是覺得自己的工作太安逸了?”

聽了沈愛婷的話,老張的額頭汗水涔涔而下,他知道自己闖禍了,而且看樣子沈愛婷跟林晨的關係應該非比尋常。

“我、我錯了,下次不敢了。”

老張小聲的說着,眼光在林晨的身上掃了掃,暗中想着:怪不得他這麼囂張,原來跟董事長的關係這麼好,哼!就算關係再好,得罪了大興集團的太子爺,也有你受的。

他心裏這麼想,可嘴裏卻不敢說出來。

看着老張眼珠子嘰裏咕嚕的轉,沈愛婷何許人也,雖然說她沒有林晨那麼機敏多智,可她在公司管理上千人,對於下屬的樣子,以及豐富的經驗下,她怎麼會不知道,老張口中雖然認錯,那是因爲自己是他老闆,這老小子對林晨還是有不甘心的地方。

公司留這麼一個人,簡直就是禍害,想到了這裏,沈愛婷淡淡的說道:“行了,既然工作這麼安逸,那你就應該找一份不那麼安逸的工作去了。”

她說這些話的時候,還是和顏悅色,可是接下來說的話,卻是冰冷之極了。

“滾,馬上給我消失,限你兩小時之內,給我滾出公司,如果兩小時之後,再讓我看到你,我立刻讓保安把你扔出去。”

老張嚇了一跳,他沒料到,沈愛婷竟然會直接把他給開了。

一愣之後,他冷笑了一聲,用手指了下林晨,又指了指沈愛婷,口中說道:“行,行,你們給我等着,破工作不幹就不幹,爺還不伺候了。”

他說完這話,轉身要走,可是走了幾步,卻又轉了回來,衝着沈愛婷伸出手去,說道:“工資,我這個月的工資得給我。”

看着老張伸出的手,沈愛婷冷笑一聲,說道:“工資我會跟苦會計說一聲,立刻給你結算,不會超過二十分鐘。”

她的聲音冰冷至極,聽的在場圍觀的員工都冷汗倒流。

女老闆平時算得上是和顏悅色,可是如果到了她極度嚴肅的時候,那也的確是雷霆手段。

有不少員工此前沒見過沈愛婷發火,這個時候見到了,也不由倒吸口涼氣。

老張狠狠一咬牙,隨即轉身,走到了大興集團太子爺的身邊,將他扶起來,問道:“大少爺,您沒事吧?”

“草你麼,用你管。”

大興集團的這位二世祖劉天榮,他被林晨踹了一腳,這個時候剛剛緩過來一些,他被老張扶起來之後,不但沒說感激他的話,反而一甩胳膊,手掌猛地一轉,“啪”地一聲,抽在了老張的臉上,

老張被打的一個趔趄,喫驚不已的看着對方,他不知道爲什麼對方會打自己。

劉天榮之所以打老張,其實並非是因爲他得罪了自己,而是他覺得,在眼前的場合下,自己被林晨給打了,太過丟人,正沒有出氣的地方,正好老張過來扶她,因此乾脆就抽了他一個嘴巴。

老張被打愣了,看着劉天榮,有苦說不出來。

劉天榮這個時候走向了林晨他們,用手指着林晨,惡狠狠的說道:“行,小子,你特麼敢打我,你給我記住,今天之內,我要是不讓你橫屍街頭,我特麼跟你姓。”

他的樣子極度兇惡,並且一邊說,一邊向後退,絲毫不敢接近林晨。

他可是知道,自己一定不是林晨的對手,所以說這些話的時候,見林晨眯縫起了眼睛盯着他看,他只能腳步向後退卻。

“很好,我等着你,如果你不讓我橫屍街頭,你就跟我姓,我得了個便宜兒子。”

林晨見對方怕了自己,連連後退,口中淡淡的笑着說道。

他林晨會怕對方的威脅,那真是開玩笑了。

聽林晨這麼說,劉天榮冷哼一聲,目光在沈愛婷的身上掃來掃去,最後咬咬牙,乾脆一句話也不說了,扭頭大踏步向着公司外面走去。

旁邊的老張見了這種情形,知道自己也不能繼續在這裏呆下去了,趕緊緊隨着劉天榮的腳步向着公司外跑去。

見到他們走了,公司員工們都覺得沒了戲看,覺得有些乏味了。

沈愛婷這時候站在原地沒動,他看着那些議論紛紛的員工,大聲的說道:“事情已經結束,我知道你們喜歡看熱鬧,但是這裏是職場,不是菜市場,所以希望你們各司本分,把工作都做好了。”

她這是警告員工們,不要沒事傳話,也不要有事沒事的就八卦。

這些員工們紛紛答應,趕緊都去上班了。

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情,時間已經是上午十點了,沈愛婷很不好意思的跟林晨兩人說了抱歉,然後搭乘電梯,直接去了財務部。

一樓大廳發生的事情,其實就算沈愛婷再怎麼讓公司員工不要談論,可是那又怎麼可能攔得住人們的好奇心與八卦心思呢?

其實就在剛纔,林晨打劉天榮與老張的時候,已經有員工,用微信的小視頻,或者是直播的方式傳播去了公司其他沒有圍觀到的同事手裏。

因此,這個時候公司裏面,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知道了剛纔的事情。

現在的財務部,其實也是一樣的,在林晨他們來到的前幾秒鐘,還在議論紛紛。

這個時候見董事長他們來到,立刻就停止了議論。

“胡璇在沒在辦公室?”

來到財務部大廳裏,沈愛婷問旁邊的一個文員。

那個文員見沈愛婷的臉色不善,不敢多說,點點頭,說道:“在的,胡總在綜合這個季度的賬目。”

沈愛婷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帶着林晨他們直接就去了胡璇所在的辦公室。

這兩天的胡璇,一直都在心神不寧。

尤其是昨天,林晨他們來查賬,他覺得事情應該有些不妙。

雖然這麼想過,可是再仔細想想,自己的賬目做的很仔細,而且每筆賬都做的很仔細,且沈愛婷雖然精明,可是賬本的總概她沒看到,自己又做的隱祕,應該是找不出來毛病的。

就算是真的被懷疑,他們也找不到那些假賬,那麼事情也就容易推卸了。

既然有了這種想法,胡璇本來懸着的心,也就安穩了不少。

今天早上來到公司之後,知道了樓下的事情,他也只是一笑,沒有多想。

在他看來,小年輕打打鬧鬧,也不算什麼,自己只要繼續做好賬目,那纔是真的。

現在他正趴伏在桌子上,給假賬本做賬,心裏暗暗想着,再過幾年,只要是不出問題,自己就可以拿到一筆很是客觀的錢,立刻移民走,不在國內待著了。

有了這個動力,他工作起來自然是更加賣力。

也就是這個時候,林晨三人來到了胡璇的辦公室門口。

沈愛婷推開了辦公室的門,三個人站在辦公室的門口。

胡璇抬起了頭,見是沈愛婷與昨天那兩個人,他有些喫驚,心裏“咯噔”了一聲,隨即臉上帶出了笑容來。

“董事長,有事找我?”

他放下了手裏的筆,趕緊站了起來。

沈愛婷盯着胡璇,足足看了他有一分鐘,看的對方都有些發毛了,她才緩緩說道:“當然有事,而且還是大事。”

她說完,與林晨兩人一起走進了辦公室,並且關閉上了房門。

關上房門之後,林晨淡淡的笑了下,站在門口沒動,而方靈嫣卻是坐到了沙發上。

沈愛婷卻是坐在了胡璇對面的椅子上,她依舊盯着胡璇,問道;“胡經理,說說看,你的假賬本是怎麼做出來的,我也想學學。”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