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鬧事

加入書签

看着林晨皺起的眉頭,方靈嫣與沈愛婷,兩個人都有些奇怪。

“怎麼回事,你發現了什麼?”方靈嫣問林晨,並且拿起了賬本去看。

沈愛婷此刻也已經知道,林晨與尋常的人不同,所以目光也投射在他的身上,希望他能說點什麼。

林晨此刻緩緩抬起頭來,看向兩個女孩,臉上露出了促狹,且有些狡黠的笑容來,說道:“這些賬本,還是放回去的好,今天我們拿走,那就不好玩了。”

“你是打算,明天直接過來把賬本都搜出來?”

方靈嫣這時候來了精神,直接把林晨想要做的事情說了出來。

其實道理很簡單,如果是現在把賬本拿走,那麼放賬本的人,未必會承認這是他們做的。

所謂抓賊要拿髒,如果不抓一個現行,那自然是不成的。

林晨的想法很簡單,自然方靈嫣能夠一下子就猜到。

沈愛婷當然不笨,只不過她現在想的與他們兩個不同。

她想的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在公司這麼大動手腳。

雖然是想不通,不過她至少知道,財務部部長鬍璇,這傢伙一定是有問題的。

“我聽你們的,不過……”沈愛婷有些猶疑不定,“如果明天我們翻出來了這些賬簿,那麼幕後的人還能不能抓到?”

她問的的確是個很尖銳的問題,因爲一旦這些賬簿曝光,那麼幕後的人是不是肯繼續有動作。

“我們不立刻抓人。”林晨想了下,隨即將眼前的賬簿全都放入了黑洞當中,“想要釣大魚,那就得有耐性。”

“不直接抓人?”方靈嫣有些奇怪的看着林晨。

剛纔他還說,明天要把這些賬簿翻出來,現在怎麼又變卦了。

林晨點點頭,然後又將眼前的保險櫃放回原處,說道:“賬簿可以正常的翻出來,不過先不報警,但是一定要錄像作爲證據。”

林晨一邊說,一邊笑,顯得很是有點陰險的樣子。

這一次連方靈嫣也不知道林晨要做什麼了,他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只能看向了沈愛婷。

沈愛婷雖說精明的很,可是遇到了這樣棘手的事情,他還是沒辦法想出來要怎麼做。

既然決定暫時不把賬本拿走,三個人也就沒必要繼續在這裏呆下去了。

林晨帶着二女離開了財務部,並且把門都鎖好,返回沈愛婷的辦公室,拿了隨身的東西,然後上車,去了沈愛婷的家。

來到沈愛婷家裏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三個人吃了一口夜宵,然後就都去睡了。

一天的折騰,兩個女孩也都累了,林晨雖說身體素質不錯,可總也是需要休息的。

這一夜睡下來,三個人的精神都恢復的很好。

第二天早上起來,沈愛婷作爲主人,做了可口的早餐給大家喫。

沈德山聽說了三個人查到的事情,雖說很是着惱,卻也沒有辦法,只能將事情交給年輕人去處理。

林晨三人商量了一下,決定今天直接去找胡璇。

三人驅車來到公司的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

來到公司大廳,三人本來打算直接去財務部的。

站在電梯口等電梯的時候,眼見着電梯門打開,不等他們三個上去,後面一個風風火火的傢伙衝了過來。

他一邊跑,一邊大聲喊;“愛婷,愛婷,別走。”

這人的喊叫聲很大,立刻引來了大廳裏很多人的側目。

林晨他們三人也立刻轉頭看過去,見是一個年紀在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跑了過來。

看他的穿着打扮,絕對是個屬於富二代的樣子。

他一身休閒裝,都是國際大品牌。

至於長相,雖然算不得是英俊,卻也算得上是形象不壞。

這時候他衝過來,一把就拉住了沈愛婷的胳膊。

沈愛婷看到他之後,臉色就變得不好看起來。

這時候被他抓住了胳膊,更是有些驚慌起來。

“不……不要,你不要碰我。”

沈愛婷奮力的想要把對方推開,可是她力氣自然沒有對方大,因此連續推了兩三下,卻是沒推開男人。

林晨這個時候看不慣了,因爲那個男人的手抓住了沈愛婷之後,不但拉住她不讓她走,而且還用力的想要將她拽入自己的懷裏。

本來沈愛婷私人感情的事情,林晨是不想管的。

自己不是沈愛婷什麼人,如果管人傢俬人感情的問題,有點不太對。

可是這個時候,那個男人就是不放手,任憑沈愛婷無論如何的拒絕,卻都不行。

這些看在林晨的眼裏就有些不爽了,不管怎麼說,沈愛婷都算是自己的合作伙伴與朋友。

這個時候她既然這麼掙扎,自然是不想讓那個男人糾纏他。

“放開她。”就在沈愛婷要挺不住,眼見着被對方拉入懷中的一剎那,林晨終於出手了。

那人被林晨一把握住手腕,疼的齜牙咧嘴,滿腦袋都是冷汗。

他扭頭看向林晨,惱怒地低吼起來:“麻痹的,你誰啊你?多管閒事,滾開。”

看着他滿臉冷汗,林晨的手已經沒鬆開,反而用力拉扯了下,頓時對方的身子就向後倒退了開去,拉扯住沈愛婷的手也隨之鬆開了。

他一鬆開手,沈愛婷立刻也向後退去,躲在了林晨的背後。

被林晨拉住手腕,疼的死去活來,那傢伙彎下腰去,整個人跟一個蝦米一樣,感覺自己要廢掉了。

“放手,快放開我。”他用力的向後拉扯手臂,可依舊是無法將手臂在林晨如鐵箍一般的手掌中掙脫開來。

林晨盯着他的臉,一字一頓的說道:“有話好好說,動手動腳做什麼,你沒聽到他說不要碰她麼?”

“聽到、聽到了……”男人已經忍受不了,都要流出淚水來了。

林晨的力量之大,別說是他,恐怕是即便是身上有功夫的人,也是無法比擬的。

林晨緩緩鬆開手掌,放了他的手掌脫離開自己的掌控。

男人收回手臂,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發覺上面已經青紫一片。

這一下他可又不幹了,他覺得林晨可能就是力量大點,他在上大學的時候,那可是柔道部的精英,怎麼能被人家弄的差不點哭出來。

而且,看到沈愛婷躲在林晨的身後,眼神裏對林晨滿滿地都是信任,他頓時妒火中燒,更是對林晨惱怒起來。

“草你麼的,你特麼算什麼東西,我弄死你。”

他衝了過來,一拳打向林晨的鼻子。

他覺得自己出手很快,一拳之下,絕對能打中對手。

作爲富二代的他,平時練拳的時候,家裏找的那些人,幾乎都讓着他,給他造成一種錯覺,自己的功夫很了不起。

只可惜,他現在遇到的是林晨。

一拳打過去,林晨的腦袋只是稍稍偏轉了一點,他一拳也就打空了。

隨着他一拳落在空處,林晨的腿就抬起來了,一腳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林晨的這一腳力量極大,雖說未必將他一腳踹死,卻也讓他疼的死去活來。

他的身子飛出去,在空中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旋轉,然後“砰”地一聲摔在地上,好半天沒爬起來。

這個時候,公司樓下許多的員工都跑了過來看熱鬧,見到這種場景,紛紛指指點點,議論了開來。

有不少人是認識被打的這個男人,因此見到林晨打了他,不禁爲林晨捏了一把汗。

更有人見到沈愛婷躲在林晨背後,他們對於林晨的身份有了不一樣的猜測。

就在圍觀的員工們紛紛議論的時候,公司的保安跑了過來,推開人羣,走進來,看到眼前的情況,不禁都愣住了。

“怎麼回事,爲什麼打架?”

帶頭的保安年紀在四十多歲,一臉的油光,看起來就是個老油條。

只是他進來的時候,沒看到沈愛婷,因爲此刻的她,正轉身面對電梯門打電話,處理公司的一個緊急業務。

因爲沒看到沈愛婷的正臉,所以他進來之後,直接衝林晨喊了起來。

地上趴着的人,他可是認識的,知道是本市大興集團的太子爺。

這還在其次,這位太子爺的親叔叔,更是本市政法委的書記。

可以說,他們家不但是富二代,更是帶有官場色彩的。

這樣一個人物,在他們公司被打,他覺得很沒面子,一旦對方找上門來,他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聽了他的問話,林晨的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去,盯着保安問道:“你是公司的保安?”

“廢話,我不是保安穿這套衣服?”保安對林晨的問話嗤之以鼻。

“既然你是保安,怎麼能放一條瘋狗進來亂咬人,而且還對你們公司的員工動手動腳?”

他這麼一問,立刻有不少員工也紛紛贊同他的說法。

這個保安隊長,平日裏很是跋扈,很是勢利眼。

這時候被林晨給說了,自然是有人覺得大快人心。

保安沒料到林晨會這麼說,愣了一下,隨即冷笑道:“麻痹的,你是哪來的?你也不是公司員工,少特麼給我廢話。”

他一邊說,一邊拿着警棍走過來,心裏想着,如果林晨敢再說一句,自己就對他不客氣,打完了之後,就說他來公司鬧事。

如果真打了林晨,那麼被林晨打的魏東魏大少,說不定還會給自己賞呢。

因爲有了這種想法,他自然是越想越對。

他湊近了林晨,手裏的警棍已經準備好要打林晨了。

林晨盯着保安隊長的行動,脣角微微上揚,淡淡的說道:“你這樣的素質,還能當隊長,簡直就是公司的一大錯誤,而且……”林晨戲謔的看着他,“就你這熊樣,還能動手打人?”

林晨這是在蔑視他,保安隊長受不了了,直接衝了上來,一警棍,向着林晨的腦袋就砸了過來。

爲了給魏東解氣,也爲了讓魏東能感激他,所以他這一下打的很重,位置也很正。

棍子落下去的時候,他幾乎已經能想象到,林晨抱着腦袋,躺在地上哀嚎的樣子。

他脣角泛起微笑,覺得這一次自己算是做的很好了。

只是,下一秒的時候,他手裏的警棍忽然沒了,目光一掃,卻發現警棍跑到了林晨的手裏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