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我不信邪

加入書签

“我是猜的,因爲白家沒有其他的地方,我覺得應該是在那裏。”

林晨點點頭,隨即他詳細問了位置,並且告訴沈愛婷,今天晚上,她不要回去了,就跟方靈嫣在一個房間睡。

本來沈愛婷是不想留在這裏的,可是在林晨的勸說下,她還是留了下來,跟方靈嫣住在了一起。

兩個女孩子去休息了,林晨卻是獨自一個人走出了賓館。

他知道事情緊急,明天就是沈愛婷去跟對方交換沈老爺子的時候,所以今天如果不把事情弄明白,那麼沈愛婷明天可就真危險了。

他出來的事情,並沒有告訴沈愛婷與方靈嫣。

他只是跟二女說,不要擔心,明天就有解決方法了。

雖然沈愛婷不太信,但是方靈嫣卻是深信不疑。

她是絕對相信林晨的,即便是盲從,她也是一樣信心他的。

這個時候林晨獨自一個人出來,然後打了車,直奔沈愛婷告訴他,白公館的方向而去。

白公館,之所以會叫白公館,原因是白公館在戰亂年代,曾經真的就是白公館。

而且,白家的人,在戰亂年代,也的確是有錢有地位的。

經歷了戰亂之後,白家現在依舊是有錢人,雖然沒有從前那樣輝煌,不過老宅還是保留了下來。

而白家有這麼個地方,尋常人家是不知道的。

若非是沈家與白家有很深的淵源,沈愛婷也不可能知道的。

現在,林晨已經下車,就站在白公館的前面。

白公館很大,屬於別墅模式。

雖然是老宅,不過被返修過一次,現在看起來很現代化。

林晨站在這裏,抬頭看了看裏面,見屋子裏面有燈光透了出來。

“看來,果然有人,我倒是要看看,這幫傢伙是不是真的把沈老爺子弄來這裏了。”

林晨心裏想着,腳下稍稍移動了下,人就已經近了別墅的院子,並且很快來到二樓的窗臺附近。

燈光就是從二樓的窗子裏面投射出來的。

林晨蹲在二樓的陽臺上,隱藏在黑暗處,並且目光投向了屋子裏面。

屋子裏面這時候的確有人,並且還有三四個人。

林晨看過去的時候,見是三個年輕人,一個老年人。

其中兩個年輕人站着,另外一個年輕人坐在椅子上,手裏拿着紅酒。

而那個老年人,雙手被綁在身後,樣子看起來有些痛苦。

“草,老傢伙,我跟你說,明天你女兒就是我的,你還敢罵我。”

手裏拿着紅酒的年輕人,這時候對着老人連連冷笑,一副喫定了他的樣子。

老人雙手被反綁着,他的頭卻揚起,怒道:“少廢話,我女兒絕對不會嫁給你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他說的斬釘截鐵,而且樣子雖然痛苦,眼神卻是堅定異常。

林晨聽到老人這麼說,立刻就能肯定,眼前的老人,一定就是沈老爺子了。

“麻痹的,我跟你說,我們白家跟你們沈家,這場婚姻一定要成,而且你們沈家所有的家產,一定也都是我們白家的。”

年輕人用腳踹着地面,身子在椅子上晃來晃去,一副悠閒自得的樣子。

林晨看着他那副樣子,簡直想要過去揍他一頓。

“少做夢,我、我女兒不會的。”

老人聲音有些嘶啞,依舊還是剛纔的話。

年輕人喝了一口紅酒,然後擺擺手,意思是讓那兩個手下,對老人動手。

老人年紀很大了,不用仔細探查,林晨也知道,老人身體不好,如果多折磨一下,恐怕就要有生命危險。

只是,這個時候他還不想就這麼進去救了老人走。

既然要玩,那就玩的這傢伙服服帖帖的。

打他一頓不是目的,讓他以後再也不敢動沈家,這纔是最終目的。

想了一想之後,林晨立刻閃身,下了樓去。

而屋子裏面,老人開始被兩個小子開始折磨。

他們用紙捂住老人的鼻子與嘴,讓他喘不了氣,這樣一來弄的老人難受之極。

好在這個時候的林晨,已經下了樓,並且很快找到了電門的所在,而且很快將電閘給拉了下來,

電閘一被拉下來,立刻整個的別墅裏面就漆黑一片了。

“怎麼回事,特麼的,停電了?”

“去看看電閘,麻痹的,怎麼會這樣。”

二樓上三個年輕人亂做一團,隨即兩個打手下樓去查看電閘的情況。

而林晨也就是趁着這個時候,上了二樓,並且把白冰直接打暈了。

白冰被打暈了之後,林晨將沈老爺子給放了開來。

“你是……”

沈老爺子在黑暗中,詢問起了林晨。

“別多說,我是你女兒的朋友,現在我帶你走,不過……暫時你不能跟你女兒在一起,免得讓白家的人再抓了你。”

他一邊說,一邊背起了沈老爺子,然後就從屋子裏面出來,迅速離開了白家老宅。

出了白家老宅,林晨打了車,然後去了距離他們住的賓館不遠處的一家賓館。

安排好了老爺子,林晨就直接回去了賓館休息。

第二天早上一起來,林晨立刻去找了沈愛婷。

沈愛婷還不知道自己父親被林晨救了,她還以爲,父親還在白冰手裏。

見到沈愛婷之後,林晨沒有說沈老爺子的事情,只是告訴她,今天晚上之前,一定能擺平這件事。

沈愛婷自然是別無選擇,只能按照林晨的說法去做了。

首先,林晨讓沈愛婷給白冰打了電話,問他什麼時候見面。

白冰昨天晚上被林晨打暈,醒過來的時候,不見了沈老爺子,他第一個想法就是,一定是沈家的人來了,把沈老爺子給帶走了。

可是現在沈愛婷給他打過來電話之後,白冰卻是愣住了。

他腦筋反應的倒是很快,雖然說沈老爺子被救走了,可這麼看來未必是沈家人做的。

如果是沈家人做的,那麼沈老爺子一定會回家的。

那麼,沈愛婷自然也就不用給自己打電話了。

既然沈老爺子被救的事情,沈愛婷不知道,那麼自己還是有機會得到她的。

想到了這裏,白冰立刻約見沈愛婷在他的老宅見面,還說要她千萬不能報警,一旦要是報警的話,他就會殺死沈老爺子。

沈愛婷立刻就驚了,立刻滿口答應。

這種驚慌失措,的確不是裝出來的,白冰能夠感受到的。

掛斷電話之後,沈愛婷立刻問林晨該這麼辦。

林晨淡淡的笑道:“這件事很簡單,你就正常的去,至於你父親的安穩放心好了,我已經在想辦法了。”

“好,只是……我去了之後……”

“這方面你不用怕,我會一直保護你,你絕對不會出事。”

林晨笑着搖搖頭,表示讓沈愛婷不要怕。

沈愛婷雖然不知道林晨的身手,可是視頻裏面看到的那一瞬,她卻是的確看到過。

這時候他說保護自己,她還是相信了幾分。

沈愛婷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然後就出門了。

沈愛婷是自己開車去的,而林晨與方靈嫣,爲了不被人看出來破綻,因此乾脆打車過去。

兩臺車一前一後的去了白家老宅,而且在沈愛婷進入白家老宅之後,林晨與方靈嫣很快從白家老宅的後面摸了進去。

“我之前跟你說,讓你打的那個電話,你打了沒有?”

進入白家老宅之後,林晨對旁邊的方靈嫣問。

方靈嫣用手掐了一把林晨的胳膊,嬉笑道:“打過了,你知不知道,打這種電話,我都感覺很髒。”

“嘿嘿,髒什麼髒,你不是很喜歡惡搞麼?”

林晨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方靈嫣,令得方靈嫣小臉紅了起來。

方靈嫣嘆了口氣,說道:“算了吧!這種惡搞,我真是覺得……”

說到了這裏,方靈嫣的臉更紅了。

林晨呵呵一笑,然後拉着林晨,直奔老宅的二樓方向摸了過去。

白冰今天一早上,立刻將別墅裏面的那些小弟都打發了出去,整個別墅,只留下他一人。

之所以這麼做,就是他怕被下面的人看到,因爲他覺得,做這樣的事情,還是自己一個人的好。

沈愛婷敲響屋門之後,白冰走了出來,將她讓了進去。

沈愛婷進入屋子,見到屋子裏面已經準備好了飯菜。

“怎麼樣,愛婷,我想現在你應該明白我對你的心思了吧?”

“我明白,我爸呢?”

沈愛婷沒看到自己父親立刻詢問。

聽沈愛婷這麼問,白冰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沈老爺子一定是沒回家,否則到了現在,沈愛婷一定會露出不同神色。

“我一定會幫你把你爸好好照顧的,你只要什麼都聽我的,我絕對不會讓你爸有事。”

白冰說完這話之後,立刻舉起了桌子上放的酒杯,對沈愛婷晃了晃,意思很明顯,是讓她跟自己乾杯。

聽了白冰的話,沈愛婷想要不喝,但是想到自己父親,她卻又不得不拿起酒杯來。

見到沈愛婷拿起酒杯,白冰笑得愈發燦爛起來。

“乖,來,乾杯。”白冰湊了過來,跟沈愛婷碰了下酒杯,“這樣才乖嘛。”

白冰拿着酒杯,跟沈愛婷碰完,一口喝乾了。

至於沈愛婷,沒辦法之下,她也只得是將酒一口喝乾。

沈愛婷的酒量不算淺,可是白冰酒量要比她好了不少。

他爲了讓沈愛婷沒有反抗能力,這時候一杯杯的灌她酒喝。

林晨跟方靈嫣在外面,看了個仔細,見到白冰這個樣子,方靈嫣用手直掐林晨的胳膊。

“幹嘛掐我?”林晨輕聲問,眉頭皺了起來。

“你看看,你把人家送去了色鬼手裏,要是她真有事了,你怎麼交代?”

方靈嫣對林晨的做法有些惱怒,不但掐了一下,而且連續掐下去,弄的林晨一陣陣的皺眉。

“行了,我不會讓她有事,而且我保證,他以後還不敢繼續找沈家的麻煩的。”

林晨一邊說,一邊用手推開方靈嫣的小手。

方靈嫣哼了一聲,其實她還是真的有點不明白,林晨到底有什麼辦法。

“咦?來電話了,那個女人要過來。”

方靈嫣拿出了手機,在被放成震動的手機上看了看。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