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談判

加入書签

慘叫聲太過淒厲,林晨覺得事情有些不對,趕緊走了過去。

這一過去,林晨當時沒被氣死。

因爲他看到,一個男人,正拽着一個女人的頭髮,一隻腳不斷的踢那個女人的肚子。

女人大腹便便,顯然是身懷有孕。

女人被男人這麼踹,他絲毫也沒有還手之力。

屋子裏面的大夫是女人,站在那裏除了着急,絲毫也幫不上忙。

林晨只看了一眼,登時就怒了。

他腳下一動,已經衝了過去,一句話都沒說,一拳就打了過去。

林晨的拳頭,那可不是一般人的拳頭。

別說是尋常人,就連此前襲擊他與方靈嫣的鐵頭人的拳頭,都被他一拳給打得凹陷了進去。

這時候他一怒之間出手,雖然拳頭上的力量不算很重,不至於收買了人命,可至少是一拳打過去,正中那個男人的胸口,登時也把男人打的身子直接飛了出去。

這男人至少也有二百來斤,這個時候被林晨一拳打中胸口,他頓時倒飛出去有十多米遠,一下子撞在了牆壁上,眼睛冒金星,嘴一張吐出一口鮮血,眼見着是受了內傷。

“草擬嗎的,孕婦你也打,找死。”林晨口中罵了一句,隨即扭頭看向旁邊的女人,“他是你什麼人,爲什麼要打你?”

女人抬起了頭,她現在頭髮散亂,臉色蒼白如紙。

“他、他是我丈夫。”女人上氣不接下氣,喘息不已,“我的肚子好疼。”

她一邊說,一邊捂着肚子,眉頭深鎖,顯然她剛纔被男人打的夠慘的。

林晨皺了下眉頭,他知道現在不是問太多的時候,趕緊走過去,俯下身子,仔細給女人檢查身體狀況。

女人此刻半躺半臥在地上,她臉上痛苦至極,用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嘴裏不斷呻吟。

林晨用手指放在女人的額頭上,精神之力很快注入女人身體當中。

精神之力融入其身體之後,林晨立刻感受到,女人的身體裏面有一股勃勃生機在蠢蠢欲動。

這種感覺很強烈,林晨立刻就感覺了出來,這是胎兒在母體當中的生機。

林晨自認自己不是好人,可他對於生命,卻一直都是尊重的。

在他的人生觀當中,小孩子永遠都是無罪的。

即便父母有再大的罪惡,但是孩子永遠都是善良,不應該受到傷害的。

這個時候,他感覺到孩子的生機,精神之力很快將孩子包裹住,一點點的滋養他。

胎兒在母體當中受到了男人的打擊,雖然說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但也令他動了胎氣,導致女人現在肚子疼,而且有流產的跡象。

林晨此刻以精神之力融入,立刻令得女人的身體裏面充斥滿了精神之力,並且一點點的改造女人的身體環境。

而胎兒在這種改變之後,也被滋養的漸漸恢復了原來的平靜,並且沒有了任何傷害。

三分鐘之後,林晨終於緩緩吐出一口長氣,然後拿開了手指,並且緩慢站起了身子來。

女人肚子已經不疼了,她身子微微挪動下,然後在林晨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而被林晨打出去的男人,這時候也已經爬了起來。

只是他剛纔被林晨打的太慘,疼痛難當,這時候雖然爬了起來,可依舊是上氣不接下氣,齜牙咧嘴的站在那裏。

看到男人的樣子,林晨不禁心裏火起,對他大吼道:“滾過來。”

男人嚇了一跳,渾身一個哆嗦,顫顫巍巍的向前湊了過來。

他被林晨剛纔一拳就已經打怕了,所以這個時候走過來都是戰戰兢兢的。

“麻痹的,你特麼下次如果再敢打你老婆,想要把孩子打掉,我弄死你。”

林晨揮舞了下手臂,眸子中放射出了寒芒。

男人顫抖了下,全身好昂都陷入到了冰窟裏。

他是真的怕了林晨,剛纔那一下,已經把他的膽子打破了。

當然,他心裏還有另外的一個想法:老子回去繼續打她,你能拿我怎麼樣。

然而他的這種想法,很快就破滅了。

因爲林晨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他摸出手機,問了女人的手機號碼,然後撥打了過去。

“你要是再敢動你老婆一根手指頭,她如果告訴我,你給我小心了。”

林晨的話說的很冷,直接冷到了男人的骨子裏面去。

男人自然看到了林晨要了女人的手機號,他最後的一點希望都破滅了,立刻心底就絕望了。

這個男人,很是好賭,他不想讓老婆把孩子生下來,原因是他不想養孩子。

在他認爲,養孩子用錢太多,還不如把錢給他去賭博。

林晨解決了男人的事情,過去跟剛纔的那個女大夫說了下,讓她給女人再做一次檢查,他這才轉身上樓去找岳飛雪。

岳飛雪這兩天可是累的了不得,醫院被燒了,她不但要弄重建,而且還得忙活着處理患者的事情。

這個時候她正在辦公室裏,看着手裏的一隊材料發呆。

“雪姐姐……”

林晨進門的時候,岳飛雪絲毫沒有留意到,這個時候他突然來了這麼一嗓子,並且人就在岳飛雪面前,登時就嚇了她一大跳。

“要死啦!”岳飛雪抬起頭,見是林晨,登時瞪起了眼睛,“喊什麼喊,想要嚇死人麼?”

她一邊說,一邊用手捂住高聳的地方,一臉的佯怒之色。

林晨嘻嘻一笑,隨即嘆口氣,坐在了椅子上。

“雪姐姐,可是辛苦你了。”

“有什麼辦法,都是一羣指望不上的傢伙。”

岳飛雪說到這裏,目光盯着林晨看,臉上寫滿了指望不上的就是林晨。

林晨一陣無語,他覺得自己還真是無辜的很。

他在醫院,只是負責治病,現在醫院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還真不知道應該做點什麼。

不過好在岳飛雪,也只是那麼說說而已。

在說完了氣話之後,頹然坐在了椅子上,用手摸着自己的額頭,說道:“我說林晨,現在醫院被弄成這樣,能不能找到原因?”

其實,現在岳飛雪最關注的,其實還是醫院出事的真正原因。

“我還在查,不過還沒有眉目。”林晨嘆口氣,不過很快就恢復了神態,“不過你放心,這次的事情沒把我們怎麼樣,他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我們給他來個以靜制動,看看後面誰找我們麻煩,那就一定能拽住狐狸尾巴的。”

岳飛雪無力的點點頭,現在也只能這樣。

下手的人沒留下任何蛛絲馬跡,既然林晨都沒辦法,她就更沒有對策了。

林晨來找岳飛雪,自然也是有他的目的的。

他告訴岳飛雪,很快警方就會介入保護醫院,並且告訴岳飛雪,最近時接待患者一定要小心。

兩個人在辦公室裏面談了良久,一直過了一個多小時,纔算是把後面善後的事情談的差不多了。

醫院重建是一個事情,患者安置又是另外的一件事。

而對於現在醫院新來的患者,林晨提出了幾個意見,岳飛雪也都採納了。

事情既然已經談完,林晨自然需要回家了。

下午他還有一個會議需要開,所以岳飛雪也沒有多留他。

林晨出了醫院,直奔家裏趕去。

大約下午一點左右,林晨回到了家。

喫過了午飯,已經是下午兩點多。

休息了不到半個小時,他就打開了電話,並且很快登陸了直播平臺。

來到直播平臺之後,他發現自己的賬號裏有一條私信。

打開之後,發現是上午給自己打電話的奧凡集團的董事長。

信息提示,對方加林晨爲好友。

林晨點擊接受,而後兩個人就成了好友。

成爲好友之後,林晨發現對方立刻給自己發來了一個微笑的表情。

林晨在聊天窗口寫道:“你好。”

對方回了句:“你好。”

隨即林晨就問對方,要怎麼視頻聊天。

對方回答,就用直播平臺的好友聊天窗口進行視頻。

隨即兩個人打開了視頻聊天,然後很快,林晨就在電腦屏幕上看到了一個靚麗的女孩子。

對方年紀不大,也就是在二十出頭。

只是看她沉着的樣子,以及清冷的臉龐,林晨能猜測到,她並不是一個苟於言笑的人。

“很高興認識你。”對方女孩開口了,這個聲音正是在電話裏面聽到的那個女聲。

林晨點頭,表達了自己的問候,然後說道:“董事長,你好,我還沒有請教,美女,您的姓名叫什麼。”

對方女孩看了看林晨,脣角微微上揚了下,隨即說道:“我叫沈愛婷,奧凡集團的董事長。”

“沈小姐。”林晨點點頭,表示了自己的敬意。

“林先生,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談一下,具體的合作事宜呢?”

“當然可以。”林晨望着顯示器裏面的畫面,看着這個美麗絕倫的女孩子,心裏想的卻是:如果她直播,一定會迷死不知道多少人。

他心裏這麼想,目光卻依舊很平淡。

得到了林晨的同意,沈婷婷這時候開口了。

“林先生,我們奧凡集團出現了財政週轉不靈的情況,導致我們有些入不敷出,所以……”

說到這裏,他的語速變得很慢,而且眼神中,出現了猶豫之色。

聽沈愛婷這麼說,林晨腦袋一轉,已經是明白了大概。

“這麼說,沈小姐找我的目的,應該是想跟我借錢週轉,或者說是暫時不給我們結算,利用這筆錢先把漏洞補貼上,是吧?”

林晨說的很直白,令沈愛婷有些尷尬。

不過,他還是點點頭,表示林晨說的沒錯。

林晨笑了下,點點頭,說道:“我可以答應你的提議,不過……我又能得到什麼呢?”

既然是談合作,那麼合作雙方就應該各取所需纔是。

既然是合作,那麼必須要雙方都要有所利益。

因此林晨這個時候問這種話,並不是什麼不合時宜。

聽林晨這麼一問,沈愛婷沉吟了下,隨即說道:“我想,您在我們的平臺上以後直播,我們可以給你最好的推薦,而且……你們如果想要成立公會,這筆啓動資金,我們平臺給你們全額免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