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威脅恐嚇

加入書签

離開了會所,林晨也不管接下來裏面會發生什麼。更加懶得管會宣佈什麼大消息。反正這些事情都跟他沒關係。即便和商業有牽扯,那不是還有周浩然和江柔兒的嗎?

“哈哈哈,晨小子,記住啊,你可還欠着老頭子我三條命呢!”來到了老爺子的住處,老爺子顯得精神抖擻,笑着說道。

“呵呵,老爺子,看來你今晚上是不打算休息了啊。這樣一尊大神,還計較這麼多,我也算是服您了!”林晨有些無語的看着老爺子,苦笑道。

難道自己看起來就那麼不靠譜嗎?一件事情還需要翻來覆去的提醒?麻煩,自己是很講信用的好不好?

“是啊,睡不着啊。怎麼樣,要不晨小子你留下來陪陪老頭子?”老爺子看着林晨笑道。

“算了,老爺子啊。你這還有一個親孫子照顧您呢。我要是繼續留下來啊,您這親孫子可能就要着急了。”林晨擺了擺手,笑道。

笑話,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剛得到寶物,不去弄出來,那怎麼行?誰還有心思時間在這裏陪伴一個糟老頭子啊。

在一旁的陳巖嘿嘿一笑,道:“爺爺啊,你就別爲難這傢伙了。這剛得到寶貝呢,說不定是想要去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了!”

老爺子聞言,哈哈大笑,也不問林晨關於那捲軸裏面的東西,揮了揮手,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走吧!老頭子我啊,再看一下書,累了就會自己休息的!”

離開了老爺子的居所後,林晨並沒有立即回去看,而是在龍門會所周圍徘徊了起來。

時間一點點過去,大概十多分鐘後,龍門會所裏面的人終於解散。

人羣蜂擁而出,有些人甚至還在交談。有些人則是各自散開,各走各的。

權大龍的心情特別的不好,很是鬱悶,甚至可以說優點惱怒。今天發生的事情,太過於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沒有想到,林晨竟然知道那個老道士的存在。

這都還不算什麼,他背叛過周浩然,本來周浩然已經被打得無法翻身,他也沒有什麼好懼怕的了。可是按照今天的情況看來,周浩然的翻身之日,似乎就在眼前。這讓他感覺到了恐懼。

他很清楚周浩然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本事有多麼強大。這樣的人,若是沒有翻身的機會也就罷了。只要一有機會,絕對可以一飛沖天,一發不可收拾。到時候,也就是他的厄運來臨之時了。

現在他只有一個想法,不惜一切代價,把尚未完全重生的周浩然扼殺在搖籃中。

權大龍的車是一輛加長版林肯,並不算昂貴,至少,對於他的身份來說,這樣的車,算不得太過於昂貴,甚至於那點錢,他根本就沒放在眼裏。但有句話說得好,有錢的人,從來都不會顯擺自己的錢。別人都知道他有錢,這已經足夠了。

當然,車子並不算什麼大牌,但裏面設備齊全,就好像一個小房間一樣。冰箱,空調,各種設施的都有。簡直就好像特殊佈置的一個房間一般。

上了車,他從冰箱裏面拿出一瓶紅酒,打開後,自顧自的倒上,輕輕的泯了一口,然後道:“走吧,回去!”

司機就坐在駕駛座上,但很可惜,他的聲音落下,司機卻並沒有聽話的立即開車離去。

等待了半響,車子依舊沒有半點動靜,權大龍不由皺眉,道:“回去,沒聽到嗎?”

他的聲音中隱隱間有些怒氣,但同時,一股不詳的感覺湧來,卻也讓他感覺到了不妙。

“好了,別叫了,他聽不見的。至少暫時是聽不見的!”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卻忽然間從外面傳來。

隨後,車門無聲無息的被人從外面打開,一個身着休閒裝的少年,從外面走了進來。

“你,林晨,你什麼意思?”看到來人,權大龍吃了一驚,但隨即便鎮定了下來。

“呵呵,不錯嘛,權總倒是懂得享受的嘛!”林晨走上了車,隨手關上車門,然後來到了權大龍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拿起了一個高腳杯,也自顧自的倒了一杯紅酒,然後一飲而盡,十足的牛嚼牡丹,不懂享受。

“哎,我不太喜歡這紅酒的味道,太酸澀了。還是烈酒好啊,喝下去,有一種豪情在胸的感覺,顯得坦坦蕩蕩!”林晨微微搖頭,笑了笑,把高腳杯放在了櫃子上。

隨後,他又從櫃子上拿下來了一個小首飾盒。

在裏面,裝的不是別的東西,正是那串天使之光。

“呵呵,我說權總啊,這可是花費了四個億纔買來的寶貝,你就這樣隨意亂扔,是不是顯得有些太任性了一點啊?”打開盒子,林晨從裏面拿出了那串項鍊,天使之光,笑着說道。

“林晨,我不想和你多說什麼,放下東西,滾出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權大龍是誰?豈是誰都可以在他的面前胡來的?當下,一股屬於上位者的威嚴,立即散發了出來。

“呵呵,我說權總啊,少給我說這樣的話信不信?我能把那老道士打得現在都下不了牀,你覺得,我要是想滅你,有人能阻止嗎?你又覺得,我滅了你,有人能對我怎麼樣嗎?”林晨淡淡一些,不屑的說道。

“你……你什麼意思?”一聽到林晨再次提起那個道士,權大龍面色立即再次一變,心都不由的慌亂了起來。但他心境不錯,很快便又強行的隱藏起了心中的驚慌。

“大家都是明白人,不要揣着明白裝糊塗,行嗎?權總?”林晨淡淡一笑,說道。

說話間,他舉起了手中的那串天使之光,還真不辜負這個名字,項鍊中心的那一小塊玉石上面,散發着淡淡的光芒,顯得有些朦朦朧朧,模模糊糊,竟然給人一種天堂仙境的感覺。

林晨仔細的打量着天使之光,道:“你知道嗎?權總,說實在的,你並不是第一個敢和我搶東西的人。也不是第一個從我手裏面搶過東西的人。但你知道嗎?在我的手下,凡是敢從我手裏面奪去的東西,我都會讓對方得不償失,毫無代價的歸還回來!”

說着,林晨把項鍊放回了盒子裏面,然後揣入了自己的口袋,笑道:“就好像這樣。在這個食物鏈的世界,強者爲尊,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你有錢,的確很不錯。但是,你沒有對付我的實力,你的錢,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想什麼時候拿回來,就什麼時候拿回來,這個道理,你應該明白吧?”

權大龍就這樣看着林晨在那裏喋喋不休,完全弄不明白林晨究竟想要幹嘛。

按照道理,林晨來這裏,頂多也就只有兩個可能。一,報仇。畢竟林晨知道那道士和他是一夥了,而林晨也和那個道士結仇了。他和那個倒是又狼狽爲奸,林晨找他進行報復很正常。

還有一個可能便是,林晨想要來恐嚇威脅,威逼利誘,然後拉攏他。

當然,這兩種可能,第二種的幾率太小了。可他就是弄不明白,林晨半響不入正題,這是什麼意思。

“有什麼話你就說吧,你說得對,大家都是明白人,不要揣着明白裝糊塗,直接一點,開門見山吧!”權大龍皺眉的看着林晨,說道。

似乎對於林晨把他花費了四個億纔買到的項鍊收起來,他一點也不介意一樣。

“放心,權大龍,我不是來找你報仇的。因爲你還沒有那個資格,我來找你,也就想要你幫我帶個話,告訴那牛鼻子,我和他的樑子,算是接下了,若是能快點恢復的話,希望他早點來找我。另外便是取回我屬於我的東西,呵呵,這你也看到了!”

林晨說着,還伸手拍了拍口袋。

“至於對付你嘛,以後只會有周叔親自來報仇。我在這裏也想警告你一聲。你和周叔的競爭,只能是在商業上的正常競爭。若是敢動用任何的黑手段,呵呵,我可以保證,在這天下,論黑手段,我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只要你敢動歪腦筋,我可以保證,明天,你一家老小,所有人的人頭都會擺在你的面前,而你,一定會更慘!”

林晨說完,哈哈一笑,忽然抓起了桌上的酒杯,直接扔出去,砸在了車子上面的監控攝像頭上。

林晨站起身來,笑道:“好了,該說的我也已經說了,我就先走了,不送!”

“那你慢走!”權大龍說話的機會一直都很少,幾乎就是林晨一個人在那裏喋喋不休。

並不是他不想說話,而是不知道爲什麼,他雖然能強制鎮定心神。但在林晨不想讓他說話的時候,一股無形的氣場卻籠罩了上來,讓他竟然有一種無法開口,不敢開口的感覺。

這讓它癟得臉都綠了,他終於知道,原來,這傢伙,竟然這麼的神祕,難惹。這讓他又一種無形的恐懼感。

林晨離開了,車門也關上了,權大龍卻感覺心中一股憋屈,恐懼,越來越甚。

“啊……”權大龍低聲的咆哮了一聲,忽然一圈揮出,直接砸在了一旁的櫃子上。

伴隨着砰的一聲,櫃子直接被砸得凹陷了下去,而他的手上,也是鮮血直流。

想想,被人擺了一道又一道,四個億的東西,說被搶了就被搶了,連屁都不敢放一個,而且還被人威脅得臉動彈一下都不能。這等憋屈,誰能忍受得住?

權大龍一屁股坐在了車坂上,他忽然有些後悔了。可惜,這世上不可能有後悔藥賣。

當然,對於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林晨也是絲毫不在意的。

今夜,方靈嫣被方正宏逮到,自然必須要揪回去。所以來時坐的是方靈嫣的跑車,回去的時候,林晨卻也只能打的了。

“柔兒!”在路邊,剛攔下一輛的士的江柔兒和周浩然剛打算上車,林晨的聲音卻忽然傳來,叫道。

江柔兒聞言,不由轉頭看去,臉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迎了上去道:“晨!”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都市言情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重生之出人頭地
  • [都市言情]我的傾城女總裁
  • [偵探推理]我的搜查一課
  • [玄幻魔法]星空主宰
  • [武俠修真]長生從金剛寺開始
  • [其他类型]滿級小祖宗下凡後被大佬們寵野了
  • [其他类型]神祕讓我強大
  • [玄幻魔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 [穿越小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 [玄幻魔法]戰神狂飆
  • [都市言情]代號修羅
  • [都市言情]我的冰山美女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