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陳楓

加入書签

書畫協會,會長劉幣,副會長,祝遠方。兩人一畫工,一書法。在學校裏面,無人能及,是真正的巔峯人物。

劉幣正是那個矮胖少年。而那高壽少年這是祝遠方。

在林晨的點指之下,兩人腳下一動,竟然不由自主的走了出來。

“林晨!”然而就在這時,嚴新也終於反應了過來,一步跨出,道:“音律還沒有比試完呢,你就想要開始書畫比試,你這是在開什麼玩笑?”

“呵呵,你確定還沒有比試完?”林晨就好像看傻逼一樣的看着嚴新,冷笑道:“你覺得這傢伙,現在還能繼續比試嗎?”

說話間,林晨伸手一指,立即指向了趴在地上,渾身如同一灘爛泥,大小便失禁,口吐白沫,奄奄一息的杜凡,冷笑道:“連我一曲十面埋伏都承受不住,這樣的人,也有資格與我挑戰音律?”

衆人之前都沉寂在林晨的樂曲之中,絲毫沒有發現這裏的異樣。此時,經林晨以指,所有人的目光,立即看向了那沒有半點形象的杜凡。

“譁……”頓時,整個廣場,一片譁然。在所有主播的直播室裏面,因爲主播的手機都對準了這裏。那些看直播的人們也立即再次開始了瘋狂的刷屏。

那些拍攝現場場景的記者們,也急忙開始了拍攝特寫。

“哼,自音律誕生之初,凡是對音律有過研究的人,都應該知道。音律乃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裏面蘊含一種很奇特的力量。這種力量能清晰的發揮出一個人的心境力量。因此,音律一直以來,在琴棋書畫中,一直都排列第一。音樂可以治病,同樣可以殺人。唯有心境達到統一境界的人,音律纔有可能會在同一個層次上。很顯然,他的心境,根本就不成熟。連一曲十面埋伏都承受不了,還來與我比!”

在所有人的喧譁中,林晨冷笑,聲音通過廣場的擴音器,遠遠的傳入了每一個觀衆的耳中,道:“我說嚴新,你是真的不懂音律,還是說,你傻得可以啊?”

隨着林晨的聲音落下,現場再次一片譁然。

其實,只要是懂得一些音律的人,都有聽過很多類似的傳說。也因此,甚至很多電視劇裏面,尤其是那些武俠,仙俠玄幻的電視劇裏面,都直接把音律列爲殺人必備的利器。同樣也是救人必備的利器。

但是,這在民衆看來,其實就是一個笑話,一個傳說。世界上哪裏真的會有能殺人的音律,或者能救人的音律?若真有的話,那還需要醫生做什麼?還需要殺手做什麼?直接音樂家就兼職殺手,還有醫生了。

但是,林晨今天卻是當面給所有人上了一課。沒看到,一曲十面埋伏之後,所有人都心驚膽戰。而作爲當事人的杜凡,更是被嚇得幾乎沒了半條命嗎?

也有人可能會說,有些人唱歌要錢,有些人唱歌要命。那那些要命的是不是就能和林晨相提並論了?

當然,這只是一個笑話。那些唱歌要命的,通常都是要了自己的命。人家聽不下去,難道人家還要往死裏聽啊?人家肯定是把唱歌的人往死裏揍了。

當然,這些都只是一個笑話,當不得真。

現場,隨着林晨的話,再次進入了一個高峯期。

嚴新的臉色特別的難看,氣喘吁吁的,但卻說不出話來。

“好……說得好……”就在這時,忽然,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來。隨後,又是一道鼓掌聲,不斷的響起。

聲音是從評委臺上傳來的。在南藝中學是很歡迎學生們的爭鬥的。當然,這裏所謂的爭鬥,並不是指所謂的打架鬥毆,而是在學業上的切磋。所以,學校裏面纔會有那麼多的協會。而這些評委臺,就是給老師們準備的。

一般,凡是學生們將會驚醒什麼文藝爭鬥,一般都會去請老師來作爲評判。今天這場盛會,所有老師都不請自來,自然而然的就全部都坐到了評委臺上。

說話的是一個老頭,正是陳楓陳老。

隨着陳老的聲音傳來,所有學生都忘了過去,隨後,又是一陣譁然。

“是陳老師,是陳老師說話了!”

陳老在學校裏面還是很受尊敬的,他爲人和藹,就好像他的音樂一樣,給人一種家的溫馨感覺。在做老師之前,他更是一個音樂家,音樂造詣,在華夏樂壇上都是一流的。所以,他的人氣也一直都不錯。

此時,他站起來,這些比較尊敬他的學生,立即就譁然了起來。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看出來,陳老這是打算力挺林晨啊。

同時,那些記者們也開始打探陳老的來歷,然後記錄下來。

主播們更是立即把程老的來歷告訴了直播間的網友們,那些網友一查,立即就是一片譁然,所有人都期待着。期待這個曾經來詞語樂壇的大師,今天究竟會給出一個什麼評價。

畢竟在音樂造詣方面,在場最有資格評價的,也就只有陳楓了。

陳楓從位置上站了起來,他呵呵一笑,伸手壓了壓,現場立即平靜了下來。

他笑道:“呵呵,說真的,在之前,聽到一曲林晨同學的笛音,夢裏水鄉之後,我就感覺特別的不可思議。我看得出來,林晨同學是一個很好的學生。至少,他若是走音樂這條道路,未來的成就,必然不是我們這些老傢伙可以相提並論的。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想要收下這個弟子!”

說道這裏,陳老微微搖頭,道:“很可惜啊,我還是太高看自己了。林晨同學不是未來可能會超越我們這些老傢伙,而是他早就已經超越了我們。所以,今天我只能打消這個念頭!”

話音落下,現場再次爆發一陣熱潮。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這個曾經響應樂壇的大師,如今竟然說出了自愧不如的話。而且還是對一個少年說的。

“呵呵,陳老說笑了。我記得在華夏信仰中的道教裏面曾經有過一句話描述個人的心靈境界,叫做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表達的意思爲一個人的一聲。初出茅廬之時,赤子之心,看任何東西,都是任何東西應有的形態。這個時候,乃是人最爲純潔的時候。而經過磨練,則是會感覺看到的一切都很不真實,顯得特別的虛幻。這是一個人的心靈在成長。當一個人打磨到一定境地的時候,就會返璞歸真!”

“學生不過是初出茅廬,看似境界很高,實際上,不過出身爲真,卻還達不到返璞歸真的境地。所以,學生這也不過就是佔去了年輕的優勢!”

陳老哈哈一笑,道:“哈哈,你說錯了。有的時候,一個人年輕,不代表他看不清楚一個世界的本質。不達到一定的境界,說不出這番話。的確如你所說。音樂可以救人,同樣也可以害人。雖然這一切聽起來都很玄幻,至少老頭子我是辦不到的。但是,我相信,你可能應該已經達到這個境界了吧?”

林晨微笑不語,但卻已經變相的承認了這個事實。

陳老道:“所以,今天的這場音律大比,你贏得問心無愧!”

說完,陳老再次鼓掌。而現場,卻頓時再次譁然了起來。

無數掌聲,排山倒海一般的用來。那些主播的直播間,各種禮物,也立即開始了瘋狂的刷屏。

在熱鬧的現場中,臉色最爲難看的就是宋華,嚴新等人。

現在,就連受人尊敬的陳楓都判了林晨勝利,他還能有什麼可說的?

“哼,接下來,比試書畫!”嚴新冷哼一聲,說道。

“哈哈,我有些想笑。難道你不知道,自古以來,琴棋書畫不分家嗎?”林晨聞言,笑道:“你們連音律請來的強勢外援都沒資格和我比,你們覺得,你們還有機會嗎?”

說着,林晨伸手一抖,立即從桌上拿下那張畫卷,猛然打開,道:“你們若是覺得,你們能畫出這種水平,你們的書法能達到我的這個水平,那就來吧!”

聲音落下,現場再次平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幾乎的同一時間,全部看向了林晨拿出的那張畫卷上。

那些主播,記者們更是急忙靠的更緊一些,來了好些特寫。把整幅畫都拍攝了下來。

林晨拿着畫卷,四處的掃視了一圈。但奈何,人數太多,相隔太遠,很多人根本就看不見畫卷上的內容。

最後,林晨把畫卷呈現在嚴新等人的面前。而參與這場比試的劉幣,祝遠方兩人,卻是同時面色大變。

這一刻,那些主播直播間的網友們通過網絡看到這幅畫,都呈現了驚駭,然後不可思議的狀態。更不要說他們還是當面看着的。一時間,全都感受到了一股無盡的意境撲面而來。

一個人的心境,可不禁是體現在音律之上。在任何情況下,舉手投足之前,都會給人帶來一種奇特的意境。而林晨的一幅畫,就把這種現象表現得淋漓盡致。

別人還不敢說什麼,但是,在跟前的嚴新等人,看着畫上那副高山,不禁栩栩如生,彷彿現實一般。

他們從巨峯的腳下開始一路網上看,眼睛每移動一寸,都會感覺無比艱辛。

當他們的眼睛移動到巔峯的時候,那種艱辛的感覺,立即消散。緊隨而來的,便是一股無盡的成就感,立即油然而生。彷彿無盡風光,立即湧來。大有一種先苦後甜的感覺。一時間,在他們的感覺中,彷彿那幅畫上的人,就是他們一樣。

尤其是那天道酬勤四個大字,筆走龍蛇,龍飛鳳舞,簡直宛如天雷炸起,電蛇亂舞一般,震人心魄。

看到這幅畫的一瞬間,不用比,劉幣已經知道自己必輸無疑。自己根本就沒資格和林晨相提並論。甚至連提鞋都不配。同樣,看到那四個大字的一瞬間,祝遠方也有了這種感覺。一時間,兩人驚人都低下頭,不發一言一語了。

“下面,請咱們的美術老師與各位老師品評一番此畫如何!”隨後,林晨收回了話,遞給了身後的王峯,汪峯立即捧着畫,送到了評委臺上。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