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效果

加入書签

熬製藥材,這可是一門技術活。一般人可根本就做不了。其中不僅要掌控藥與水的融合,更需要掌控火候。

有的時候,水放多了一絲,可能就會導致藥效有變。火候稍微大一點,或者小一點,藥效也有可能發生變化。甚至,有時候連燒火需要什麼材料,都要經過篩選。有些藥,需要這種材料點燃的火,才能把藥效發揮到極限。從這裏就可以看得出來,熬藥是多麼難的一件事情。

當然,對於大部分人來說,熬藥,也就那麼一點事情。不需要這麼認真。只要可以喫,能治病就好。這也是爲何做任何事情都要分專業與不專業的原因了。專業的人,要的是完美。不專業的人,要的是能應付過去就好。

藥材,昨晚上林晨給岳飛雪打電話後,岳飛雪立即連夜包裝,然後派人送了過來。不過一個多小時就已經到了。但爲了不驚擾到景月睡覺,林晨卻並沒有立即出來熬製。而是一直等待着景月醒來,這纔開始熬製。

“來,藥來了!”病房門前,林晨端着一碗藥,笑着走了進來。

舒薇已經去休息了,畢竟她也已經照顧了馮琦一夜。現在的馮琦,基本上已經沒事了。而且又景月照顧着,她也應該去休息了。

“來了!”景月坐在牀沿上,看着昏睡中的母親。聽到林晨的聲音,急忙站起身來問道。

此時的馮琦,恢復的特別的好。之前因爲癌症的原因,頭髮都幾乎掉光了,整個人完全人不人鬼不鬼的。

但伴隨着體內的癌細胞完全消失不見,整個人卻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雖然依舊骨瘦如柴,雖然面色依舊慘白。但那都是虛弱所導致的。只需要補充一下元氣,基本上就沒事了。這讓景月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中不禁對林晨感激了起來。

“來,快給你媽媽喂藥吧。這藥現在也不燙,但也不能讓它冷了,否則藥效就發揮不出來了!”林晨把藥遞給了景月,說道。

“嗯,謝謝你!”景月接過要,看向林晨感激的說道。

“傻丫頭,說什麼鬼話呢!”林晨伸出手,在景月的小鼻樑上輕輕一刮,笑着說道。

景月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端着藥,開始給馮琦餵食了起來。

在喂完藥之後,林晨又給馮琦紮了一陣,導致她的穴位通暢,能完美的吸收藥力。

在他的引導之下,這股藥效開始了快速的發揮,然後被虛弱的身體所吸收。

做完了這一切,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

“林晨,這次可真是要感謝你了。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這些年,媽媽一直都是最疼我的,要是她真的離開了,我不知道我會怎麼樣!”看着取下金針的林晨,景月真誠的說道。

“傻丫頭,都說了,咱們之間不用說感謝的。別忘記了,未來幾可是要做我媳婦,給我生娃的呢!”林晨呵呵一笑,說道。

景月大囧,俏臉一紅,白了林晨一眼,道:“誰說要給你生娃了?不要臉!”

林晨呵呵一笑,道:“哦,你不想啊,沒事,大不了我找別人去!”

景月一瞪眼,道:“你敢,你敢找別人,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說着,景月還揮起了小拳頭,做出一副威脅的樣子。

從小就比較溫柔,而且清新的景月做出這種威脅的姿態。不禁震懾不了別人,反而還給人一種滑稽的感覺。

林晨忍不住一笑。但是,說真的。前世幾百年,卻沒有任何一個子嗣,這一直都是林晨耿耿於懷的事情。

並不是說他不能擁有子嗣,而是他害怕自己面對不了那個女人。雖然那個女人嘴上說着不在乎,而且還一個勁的給他找女人,讓他想盡齊人之福。但是,那女人爲他付出的一切,他即便踏上了天地巔峯,卻依舊無法回報。要是在這種情況下,他還和其他的女人有了孩子,他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與那個女人交代。

上一世已經過去,雖然依舊忘記不了那個女人。但是,一世的死亡,林晨寧願相信,這是一次解脫。所以,他想要用新的生活來麻痹自己。他註定是不平凡的。因爲他不可能平凡。但是,他卻想要一個不平凡中的不平凡生活。所以,結婚生子,這是他最渴望的。

“太好了,太神奇了,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就在這時,門口忽然傳來了一道驚歎的聲音,不斷的說道。

說話間,威廉的手中拿着一份檢驗報告走了進來。看到林晨,眼睛頓時一亮,急忙圍攏了上來,道:“哦,天吶,親愛的林先生,你在這裏啊。你看看,這是今天得到的檢驗報告。我簡直是太不敢相信了。馮女士體內的癌細胞,竟然完全消失不見了。這簡直就是奇蹟啊,不對,就是神蹟啊!”

林晨微微一笑,轉過頭來,笑道:“親愛的威廉先生,其實還是一樣的道理。這就好像是一動房子一樣。人之所以建房,那是爲了住的。可是,一棟房子要是長時間沒忍住,裏面就會爬滿了老鼠和蜘蛛。而且還會有很多的蛛網。咱們就把這癌細胞比作這些東西。人的身體中之所以會生出癌細胞,那就是因爲人體內少了一些什麼東西。這些東西都隱藏了起來。”

“咱們再把這些東西比作人,而這個時候,人要是回到自己的家,自然而然,那些老鼠,蜘蛛等等,自然就會被趕出去。也就是說,咱們只要找到人體內需要的某種能量,就能輕鬆的除去了這些癌細胞。因爲這種癌細胞,完全就是鳩佔鵲巢,這樣說,你明白嗎?”

威廉思考了一下,隨即點頭,道:“明白了,明白了。這是一個比喻嘛,我明白了。不過說真的,這種方法真的是太神奇了。親愛的林先生,不知道你可否傳授一些關於這方面的經驗,我是真心想要請教的!”

林晨微微點頭,笑道:“這自然沒有問題,只要威廉先生想要聽,隨時都可以。畢竟威廉先生是一個爲人正直的醫者。我相信,這些東西到了威廉先生的手裏,必然能發揮巨大的作用!”

“是的,是的,我一定會讓他發揮最大的作用,造福全世界的!”外國人就是外國人,不像華夏人那般鬼心思多多。說話不能聽,只能猜。外國人的心思,大部分都比較耿直。他們是怎麼想的,就會怎麼說。

“這可是能治療癌症晚期的神奇醫術啊,我已經馮女士的治療經過轉發到我的朋友圈。下面好多人都在質疑,也有好多人都在驚歎呢!林先生,要是等他們證實了這件事情的準確性,那你可就真成爲醫學界的傳奇了啊!”威廉說道。

“呵呵,這些都不打緊!”對於威廉未經允許就透露自己的消息,林晨也不介意。爲了修煉,他已經有了一個計劃。而這計劃,最主要的就是大力推廣自己。所以,對於威廉的做法,林晨只會高興,而不會責怪。

“什麼,能治療癌症晚期?”就在這時,一道焦急的聲音忽然傳來。

在門口處,一箇中年人,正是景峯,急忙走了進來,看向威廉問道:“威廉先生,威廉先生,您說什麼?能治療癌症晚期,誰能治療癌症晚期?”

景峯之前因爲急火攻心,昏死過去,足足一夜過去,這才漸漸的甦醒了過來。

剛醒轉過來,他就來到了馮琦的病房。而在病房外面,恰巧就聽到了威廉的話,頓時就控制不住了。

“爸……”景月急忙迎了上來,叫道。

“小月,他們說什麼?我沒聽錯吧,有人能治療癌症晚期?誰能?快說,是誰,咱們去求他,無論如何,咱們都要求他給你媽媽治病,快說啊!”景峯焦急的看向了景月說道。

“爸,是真的。而且媽媽也沒事了!”看着父親那激動的神色。景月先是有些慌張,但隨後,臉上就露出了笑容,說道。

“什麼,尼瑪沒事了?”景峯一愣,急忙問道。

“嗯,你看!”景月點頭,隨即讓開一條道,說道。

景峯順着景月讓開的地方看了過去,頓時就見病牀上的馮琦已經不戴氧氣罩了。而且輸液的藥水,也找已經不見了。

最主要的是,雖然才一夜的時間,但馮琦的變化卻是很大,大到了翻天覆地的地步。

景峯急忙小跑了上去,站在了窗前,看着牀上的妻子。滿臉的不可置信。

“好了,好了,真的好了!”看着病牀上的妻子,景峯滿臉不可置信的說道。

他在那裏愣愣的發呆,十多分鐘後,這才反應了過來。

他急忙轉過身來,抓住景月的肩膀,叫道:“小月,快說,是誰,是哪位神醫救了你媽媽?咱們一定要答謝他。無論如何,咱們都要報答他。他要什麼,只要咱們能給的,咱們都要給他。就算是一輩子當牛做馬,我也願意!”

景峯是一個真性情的人。別人做出這麼多許諾,一般都是有求於人的時候。按照道理,妻子的病已經好了。別人既然沒說要什麼報答,他也應該沉默而已。這樣主動提出要報答的,而且還是當牛做馬報答的。想來現在整個華夏,應該也沒有多少人了吧。

“呵呵,景叔叔好。當牛做馬就不必了。我有一個很好的提議,你看小月這麼漂亮,咱們要不把景月許配給那個神醫,讓小月給他生娃,結婚可好?這可是一個傳宗接代,很好的報答啊!”林晨呵呵一笑,走了上來說道。

在一旁的景月大囧,一番白眼,狠狠的瞪了林晨一眼。嘴角卻帶起了幸福的笑容。

“啊,這不行。這可不行!”景峯雖然是一個真性情的人,但他可不會那景月的幸福去做交換。

在他的印象中,真正的神醫都應該是那種白鬍子,白頭髮的老頭。沒看到人家威廉嗎?都是五十多歲差不多快六十歲了,纔有這樣的能力。而且還不能治好這個病呢?現在,能治好這個病的神醫,至少也應該七八十歲了吧?反正無論怎麼說,年紀應該比威廉要大才成。他怎麼可能讓自己豆蔻年華的女兒嫁給這樣的老頭子呢?

以後一個年紀幾乎是自己兩倍大的老頭子,一口一句叫他岳父,或者泰山大人,又或者爸,他還要不要活了?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