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傻逼

加入書签

“杜醫生,這是我男朋友,林晨。是我讓他來給我媽媽治病的!”景月此時心中焦急,根本就不想和杜浪天多說什麼。

然而,聽到他的介紹,杜浪天的臉,那可就變得更加的難看了。

看着眼前兩女那對林晨依偎的樣子,杜浪天的眼中就不由燃燒一陣嫉妒的火焰。

“你好,杜醫生是吧?”林晨是和等人,一眼就看出了杜浪天的臉色不對,當下心中就已經明白了所以然。但是他還是不動聲色的伸出手,要和杜浪天握手。

只是,杜浪天看向他的眼神卻是非常的不善。絲毫沒有要給他面子,從而和他握手的樣子。而是上下的打量了他一番,冷哼一聲,就要說什麼。

但就在這時,景月卻急忙拉着林晨的胳膊,道:“快先來給我媽媽看看吧!”

說話間,不等杜浪天說話,林晨已經被拉倒了牀前。

林晨搖頭苦笑,回頭深深的看了杜浪天一眼,也不廢話,直接就伸手搭上了景月母親,馮琦的脈搏。

感受着馮琦脈搏的跳動,一股浩瀚的精神力,更是瞬間就狂湧了進去。

瞬間,馮琦體內的狀況,立即就呈現在了林晨的眼前。

“你要做什麼?”就在這時,一旁的杜浪天忽然走了上來,叫道。

但是,此時的林晨卻是在安心的觀察馮琦體內的情況,絲毫沒有時間理會他。

“你是什麼人,來這裏想要做什麼?這是我的病人,我命令你立刻放下我的病人!”杜浪天指着林晨,叫道。

說話間,他就要走上來。

“杜醫生,這是我男朋友,他醫術很高的。我就是想讓他給我母親看看,沒事的!”景月急忙上前男主了杜浪天,道。

“小月,你太單純了。現在這個時代,騙子太多。隨便站出來一個人都敢說自己是醫生。實際上,卻連那些赤腳醫生都不如。你就甘心這樣讓他騙嗎?”杜浪天說道。

“我們是正規的醫院,而且經過威廉先生的檢查都沒有辦法,他一個騙子,又能有什麼辦法?小月,你可千萬不要上了他的當啊!”杜浪天一口一個騙子,似乎林晨真的就是十惡不赦的騙子一樣。

“杜醫生,你說夠了沒有。難道誰是騙子,誰不是騙子,還要你來教我們不成?當我們的眼睛都是瞎的嗎?”在一旁的舒薇忽然走了上來,鳳目含煞的說道。

其實在剛來到這裏,見到杜浪天的時候,舒薇就已經知道了杜浪天對景月打的什麼鬼心思。景月同樣不是笨蛋,但這個時候的她太脆弱了,所以這纔沒發覺。

可是舒薇發覺了,她不禁發覺了杜浪天對景月打鬼主意,對自己也是三番四次的騷擾。這樣的男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品行。

要不是因爲他是馮琦的主治醫生的話,舒薇早就已經和他翻臉了。

但是,現在這傢伙卻指着自己喜歡的男人,一口一個騙子,這讓她如何能受得了?

“薇薇,小月,你們這是被鬼迷心竅了。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騙子。你們看看,現在這個時代,誰檢查病情還用把脈的?難道他是中醫不成?就算是中醫,他也不過十七八歲,能有什麼經驗?而且就連那些老中醫都用醫療器具了,他卻只用把脈,在那裏裝腔作勢,你們怎麼還相信他?他根本就是一個騙子而已!”見兩個女人都來反駁自己,杜浪天更加不爽了。

眼前的這兩個女人,在第一次見到的時候,他就發誓一定要弄到牀上。恰好現在馮琦就在他的病房中待著,他有着大好的機會。卻沒有想到,景月忽然冒出一個男朋友。而且舒薇對這個男人似乎還有很不錯的好感,這讓他頓時就不爽了。

在他杜浪天的心目中,景月一家就是窮光蛋,還有舒薇一家,竟然能和景月走在一起,那必然也是一個圈子裏面的人。因此,連帶着林晨,他也直接擋住了一個窮屌絲,窮學生。因此,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

“廢話說夠了沒有?”就在這時,正在把脈的林晨忽然鬆開了馮琦的手,站起身來,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之前一見到這傢伙的臉色,林晨就知道這傢伙在打什麼主意。

他心中冷哼一聲:“尼瑪的,想動老子的女人,老子不給你計較就算了。現在還來對老子人身攻擊,真以爲老子是善良人啊?”

“你說什麼?一個騙子,竟然敢說我是廢話,你有本事再說一遍試試?”杜浪天聞言,那可就真的怒了,他指着林晨,大罵道。

“沒事的話,滾出去,我現在要給病人治療,沒時間在這裏陪你廢話!”林晨冷冷的看着杜浪天,不屑的說道。

說實在的,對於這種人渣,林晨早就已經有了免疫力。前世,在追求巔峯的路上,這種人渣他見得多了。但大多數都是見一次,踩一次。

“林晨,我媽媽怎麼樣了?還有辦法嗎?”景月見林晨診斷完了,急忙問道。

“呵呵,放心吧,小月。我說過,只要是病,我就能治。你放心,最多三天的時間,我保證嬸嬸就能出院,而且還能像年輕人一樣,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絕對不會受到絲毫限制的!”林晨看着景月,信心滿滿的說道。

不過說實在的,這對於世界來說,都是難以攻克的癌症。但在林晨看來,卻根本就算不上是。

前世,他乃十大煉丹高手之一,更是天下第一高手兼職天下第一醫道老祖。在他的手下,這種小小的癌症,真的算不了什麼。至少,這種不必那種重傷。只要他還有幾天的性命,林晨輕鬆的就能滅掉她體內的癌細胞,並且把她的身體調理過來你。

“哼,放屁。這句話簡直是我這輩子聽到的最大的笑話。連威廉先生都沒有辦法的病,你一個小小騙子,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慚,真是不知好歹。”一旁,杜浪天不懈的聲音傳來,冷笑着看向了林晨。

“小子,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滾出醫院。若是你想來醫院搗亂的話,別怪我不客氣!”隨後,杜浪天指着門外對林晨說道。

“刮噪!”林晨眉頭一皺,冷哼一聲,隨即冷笑道:“若是我不滾呢?”

杜浪天冷笑,道:“那你就別怪我了!”

說着,他拿出了電話,立即一個電話就撥打了出去。隨便說了幾句之後,冷笑一聲,就這樣看着林晨,道:“今天我就送你到警局去待著吧。來醫院搗亂,看我如何揭穿你的真面目!”

看他的樣子,似乎林晨真的就是一個騙子。而他就是即將打破騙子陰謀的英雄,解救兩個密室在魔鬼控制下大美人的白馬王子一樣。

不一會兒,十多個保鏢衝了進來。爲首的一個叫道:“怎麼回事?是誰來醫院搗亂?”

杜浪天一指林晨,道:“就是他,這傢伙來咱們醫院搗亂,還給病人整治,揚言還要治療病人。把他給我趕出去!”

“你好,這位兄弟。你若是一個騙子,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但你要真實一個醫生,我也希望你能懂點規矩。你不是本院的醫生,卻來插手本院病人的事情,請給我一個交代,然後走出去,否則,別怪我送你去派出所!”這保安倒不是一個苛刻的人。他上來先和林晨講理,完全是先禮後兵的架勢。

不過他說的也對,無論林晨是騙子也好,還是醫術高人也罷,他今天還真的都不能在這裏治療病人。

首先,既然是騙子,那就是該死。而不是騙子的話,那他就算是其他醫院的人。在這裏救了病人,那就只能說他們醫院沒本事。那對他們醫院來說,可不是什麼好兆頭。而林晨若是治療失敗了,病人提前在醫院死了。那醫院可是要揹負責任的。在這種情況下,的確作爲一個醫院,是不能允許別人到自己的醫院亂來的。

“呵呵,不好意思,記住,躺在牀上這位是我的未來丈母孃。我對她的身體,比你們這些所謂的醫生都要着急。所以,我可以保證,若是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所有責任我來承擔。這病房裏也有監控器可以作證。而若是治療好了,事後的所有好處都是你們的。這樣你們總不會妨礙我留下來治病了吧?”林晨說道。

“哼,說的好聽。別聽他廢話,趕出去!”杜浪天冷哼一聲,直接說道。

聽到林晨的話,保安也猶豫了一下。旦隨後,聽到杜浪天的話,他便微微搖頭,道:“不好意思,先生,還是請您出去吧。

很顯然,今天無論如何,林晨是別想留在這裏治病的。

“哦,你們是怕我在你們的醫院裏面弄出什麼事情來?”林晨也怒了,眉頭一皺,冷冷問道。

“是的,我想醫院的規則,你應該懂!現在這個時代,醫鬧這種事情可是長有發生的!”那保安看着林晨,毫不猶豫的說道。

很顯然,他是把林晨當做了前來準備醫鬧的人了。

“那行,我要求立刻給病人辦理出院手續。我帶着她上外面治療去!”見保安半步不讓,林晨也不想過多廢話,直接冷哼一聲,說道。

“小月,快去辦理出院手續,咱們這就離開這裏!”隨後,林晨看向一旁的景月說道。

“好的!”得到了林晨的肯定,景月的心總算是穩了下來。當下轉身就要去做事。

“慢着,病人在外面這裏辦理的住院手續是三個月的。三個月內,無論如何,病人都是我們醫院的。我們醫院不允許她出院,她就必須要留着!”眼看大事要遭,杜浪天被嚇了一條,急忙說道。

笑話,這可是一個神祕人交的醫療住院費,而且還交代了要好好照顧這個病人。要是現在這個病人離開了,那豈不就是等於公司的搖錢樹也離開了?

最主要的是,看到林晨和景月,舒薇走的這麼近,杜浪天更是忍無可忍,竟然直接站出來堵住景月離去的步伐。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