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神祕好心人

加入書签

“哦,你的意思是說,有人匿名給你媽媽交了醫療費,並且還給你媽媽請了這方面的權威專家?”

舒薇也感覺到了不對勁,不由開口問道。

“是啊!”景月也很是疑惑,點頭道。

“你們確定這個人你一點也不認識?”舒薇再次問道。

“連見都沒見着,怎麼知道認識不認識啊。要是認識的話,我就不問你了!”景月攤了攤手,滿是無奈的說道。

“那就奇怪了,難道這個時代,好人這麼多?”舒薇有些摸不着頭腦的說道。

“呵呵,會不會是哪個一直在追求你的富二代見到這個機會,主動對你獻殷勤呢?可能是想做個匿名英雄,博取你的好感也說不準哦!”舒薇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麼來,不由笑道。

“額,胡說什麼呢!”景月一愣,但隨即想想,似乎還真是有這個可能。

這兩年,追求她的人多不勝數。其中也不缺乏一些富二代。若是按照舒薇的想法來推測,還真不是沒有可能。

只是,這些醫療費用,請專家的費用,那可是足足幾百萬,甚至上千萬。景月實在想不出來,究竟是哪個富二代,竟然這麼大方。

“嘿嘿,看來林晨這次又要有情敵了!”舒薇露出一絲壞笑,說道。

說話間,兩人來到了一間病房中。

在病房中,只見一張病牀上,一個婦人就這樣靜靜的躺在上面。

她的頭髮,幾乎都已經掉光了,整個人也被病魔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因爲景月在市裏面讀書,景月的父親則是在市裏面做一些小生意。因此,一直都沒有注意景月母親的身體。知道病變,再發現,卻已經晚了。

按照眼前的情況來看,即便是那位致癌專家到來,景月的母親也已經日子不多了。畢竟在這世上,並不是什麼東西都可以用錢買來的。比如一個人的健康。此時的景月一家,就面臨着這樣的情況。

站在牀邊,看到母親的樣子,景月的眼眶不由的就紅了,淚水忍不住的就在眼眶中打轉了起來。

舒薇在一旁看着,也不知道應該說一些什麼。

此時病牀上的人,帶着氧氣,整個人陷入沉睡中,完全沒有發現走進來的兩人。

“小月,沒事了,不用擔心,不是有一個權威專家馬上就要來了嗎?想開一點,相信這位權威專家一定有辦法治療你母親的!”舒薇看着眼眶紅紅的景月,不由出聲安慰道。

雖然是在安慰,但是這話,就連舒薇自己都不相信。

多少年了,癌症一直都是世界攻克不下的難題。前期的時候還有機會。到了中期,基本上已經判了死刑。而到了後期,根本就是沒救的。

別說只是一個專家,即便是全世界的專家都來了,想來也沒什麼辦法。

“可是……”景月的淚水,不由的就滾落了下來,道:“可是,薇薇,這是癌症晚期啊!”

說着,景月忍不住就哭泣了起來。

舒薇心裏面也是一陣難受,她伸手攬着景月,讓景月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哭泣着。

“小月,不要這樣。就算是專家沒辦法,還有林晨呢。林晨可是出場費就九千萬的大神醫。而且他還是你男朋友,難道你對他還沒信心嗎?”舒薇安慰着,眼淚也不由的掉落了下來。

兩人是最好的閨蜜,親如姐妹。此時看到景月如此的傷心,舒薇心中也很難受。

“可是,這是癌症啊。多少年來,有多少人死於癌症。怎麼可能說治好就治好呢!”景月哽咽着,多天一來,強忍着的淚水,在閨蜜的肩膀上,徹底的發泄了起來。

門口,一個穿着白大褂的一聲走了進來,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很年輕。他帶着一副金絲邊眼鏡,顯得很紳士。

來到了病房,看到了病房中相互依偎在一起留來的景月和舒薇,不由微微一愣,隨即走了上來,輕聲道:“小月,你們怎麼了?”

景月和舒薇兩人因爲心中的難受,絲毫沒有發現有人進來。

聽到聲音,兩人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擦乾淚水。

景月抬頭,看向了這穿着白大褂的一聲,輕聲道:“杜醫生,不好意思……”

說話間,景月還顯得有些哽咽。

“沒事的,你的心情我瞭解。任誰的家裏出現了這種情況,都會難受的。若是我的母親,我也會忍不住哭的。沒關係!”這醫生微微點頭,說道。

說話間,他忽然走了上去,伸出兩隻手,搭在景月的肩膀上,道:“不過你要記住,無論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只要不到絕境,就不要輕易的放棄。你母親的情況雖然嚴重,但你也要相信奇蹟,明白嗎?”

若是換做平時,景月根本就不會容忍一個男人把手放在她的身上。但她畢竟只是一個女孩子。她的心也很脆弱。在這種玩去絕境的情況下,有人說出這樣的一番話,還伸出一雙溫暖的大手,想來只要是女孩子都拒絕不了。

一時間,她的淚水滾落得更歡快了。

“放心吧,沒事的,一切都有我呢!”杜醫生的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神色,伸手緩緩的把景月摟在了懷裏,安慰道。

在一旁的舒薇眉頭微微一皺,景月同樣也是嬌軀一顫,隨即,她推開了杜醫生,道:“謝謝你,杜醫生,我沒事了!”

杜醫生也是眉頭微微一皺,隨即神色恢復正常,道:“沒事的,好了,你母親的事情就交給我吧。我一定會盡力挽救你母親的。你都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吧,你看看你,都憔悴成這個樣子了,好好休息吧!”

杜醫生的聲音很溫暖,簡直就是一個暖男。在他的語言攻勢之下,想來,只要是一個女孩子都會忍不住的投懷送抱,犯花癡。

“我沒事的,謝謝你!”景月自然不是一般女孩所能相提並論的。她微微搖頭,說道。

此時,她的神色真的很憔悴。才短短的幾天不見,整個人都已經瘦了一大圈。

原本身材就無比苗條,顯瘦的她,現在看上去,當真給人一種皮包骨頭的感覺,讓人看着,就不免心疼。

這樣一個美麗,清純的姑娘,如今卻是如此的憔悴,想來只要是一個人都會忍受不了對其關心。

“是啊,小月,你看看你,才幾天不見,都已經這麼憔悴,瘦了這麼多。這幾天,你應該都沒有好好的休息吧。這樣,你去休息,我給你照顧你媽媽,好嗎?”在一旁的舒薇也開口說道。

杜醫生抬頭看向了舒薇,不得不說,舒薇也是決定的美女。尤其是她的身材,不同於景月。景月纖細,如柳葉,柔軟而纖細。而她這是較爲豐滿一些。堪稱是該肥的地方肥,該瘦的地方瘦。該長肉的地方,一點不含糊。而不該長肉的地方,這是絕對不會多張半點贅肉。

尤其是那美麗的臉蛋,更是多少世間男子夢寐以求。她與景月,堪稱各有千秋,各善其場。這一刻,杜醫生都不由看的呆了。

“沒事的,薇薇,我一點也不累。我只想看着媽媽,只有看着媽媽,我才能安心!”景月很固執的搖頭,說道。

她是一個很孝順的女孩子,母親都幾乎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她又怎麼還有心情睡覺呢?就算再累,她也要在母親的身邊守護者。

“可是……”舒薇想要說什麼。

“沒事的,薇薇,你陪我聊聊就好了!”但是,不等舒薇說下去,景月已經打斷了她,說道。

舒薇無奈,她也知道景月性子執拗,既然她認定了,那就絕對拉不回來。

“小月,我覺得你這位朋友說得對,你真的應該休息了!”在一旁的杜醫生總算是反應了過來,臉上再次帶着那擔心的神色,說道。

“謝謝你,杜醫生,我沒事的!”景月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杜醫生的關心,說道。

“哎……”杜醫生嘆息一聲,也不好再說什麼。而是看向了舒薇,問道:“這位小姐,你好,我是這醫院的內科主治一聲,我叫杜浪天,請問您是!”

舒薇看了看杜醫生,從剛纔杜浪天動不動就伸手去樓景月這裏,這讓舒薇對她沒有什麼好印象。

但是,別人客氣的對待,舒薇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微微點頭,道:“你好,我叫舒薇,是小月的朋友。謝謝你這段時間替我照顧景月!”

杜浪天露出一個自以爲是很優雅的笑容,道:“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我。”

就在這時,門外又走進來了一個人,他的手裏面提着一些飯盒,走進來看到衆人,道:“小月,杜醫生,你們都在啊!”

這時一箇中年人,同樣顯得憔悴。看他那紅紅的眼睛,顯然也好幾天沒睡好了,整個人都顯得特別的疲憊。

“哦,薇薇也來了啊!”這中年人不是別人,真是景月的父親,景峯。

景月和舒薇是好友,兩人經常互相串門,所以,他也認得舒薇。

“景叔叔……”舒薇看向了中年人,叫了一聲道。

“呵呵,薇薇啊,既然來了,那就一起喫飯吧。你看,這是我剛纔出去買的飯菜!”景峯看到舒薇,露出了真誠的笑容。只是,現在的情況下,即便在真誠的笑容,也展現不出笑容該有的溫暖。

因爲他神色的憔悴,還有帶着悲傷的神態,是的他的笑容顯得有些怪異。

“好的,景叔叔……”舒薇點頭,說道。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