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新房子

加入書签

曾經的趙天英和林震,兩人乃是生死兄弟,生死與共。一別十幾年,再次見面,不禁唏噓這些年的坎坷。

衆人一番喫喝,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趙天英不由嘆道:“林弟啊,咱兄弟倆一別十幾年,如今再次重逢,當年的事情,也應該有個了結了,你覺得下一步,咱們應該怎麼做?”

林震微微皺眉,隨即輕輕搖頭,道:“趙大哥,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吧。暫時不急。你們就暫時先在這裏住下,事情總是有着解決的一天!”

說話間,林震不動聲色的對趙天英使了一個眼色。

兩人好歹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雖然十幾年沒有再見,但是,卻一直保持着一種心有靈犀的感覺。趙天英立即就明白了林震的意思,哈哈笑道:“哈哈,說的也對。不過啊,有件事情我是真的不得不說一些。這些年不見,想不到,小晨兒竟然已經這麼有本事了。這次若不是他,我這條命,可能就真的要歸西了!”

林震也笑道:“呵呵,這件事情到不能這麼說。這一切都是晨兒應該做的。作爲我的兒子,我也不期望他有多大的本事。但要是連該做的事情都不做的話,那就真的沒資格做我的兒子了!”

說話間,兩人把話題岔開,扯到了另外一旁。

只是,兩人把林晨當做孩子看待,卻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林晨全部觀察在眼裏。

林晨很清楚,這兩個老傢伙是不想讓自己這一輩的人插手他們的事情。因此,談論當年的話題,也不當着自己的面。

雖然林晨很想詢問一下,當年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母親會無辜始終,似乎還有一個姐姐,也已經無辜始終。而自己七歲之前的記憶,爲何顯示一片空白。還有,自己父子二人,爲什麼會被家族趕出來。林震的腿爲什麼會傷的這麼重,以及趙天英這些年的遭遇,和當年的自己家有着什麼關係。

不過林晨不是笨蛋,他看得出來,兩人都在避諱着他。現在就算問出來也沒用。

當下林晨舉杯,笑道:“達哥,咱們兄弟兩個今天也能在這裏見面,也算是續了咱們兩家的緣分,來,這杯我敬你!”

趙月達呵呵一笑,道:“晨弟,這杯應該是我敬你纔對。這次若不是你,我父親可能就真的要出事了。來,我敬你!”

林晨呵呵一笑,沒有再說什麼。

兩人相互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而對於兩人的表現,趙天英和林震也非常的滿意。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衆人一起離開。

在林震開車帶領之下,衆人來到了一棟大廈,乘坐着電梯來到了十三樓,站在一間門牌號爲1386的房門前。林震拿出一把鎖匙,打開了房門之後,帶着林晨等人走了進去。

這是一套房子,裏面很寬敞,有着兩廳六室兩衛,顯得很大。裏面的東西一應俱全,既不顯得奢華,卻也不值得十分的溫暖,是一套很不錯的房子。

“這是我把我原來那套房子賣了,在加上這些年的積蓄買的一套房子,以後咱們大家就住在這裏吧。在這裏,我有着十年的契約合同,十年之內,咱們就一起住在這裏。這裏足夠寬敞,剛好足夠……”

林晨倒是沒有想到,因爲趙天英的到來,林震竟然把住了十幾年的小平房也賣了,再加上這些年的繼續買了這樣一套房子。

當人,林晨也不是笨蛋。他可不相信,這些年來,林震就真的安安心心的甘心做一個出租車司機。更加不會相信,身懷一身絕學的他,這些年來,就賺這麼一點錢。

只是,心裏雖然明白,但這個時候卻完全沒有必要吐露出來。

“呵呵,晨弟,大手筆啊。都好多年沒住過這樣的大房子了,呵呵!”趙天英四處的打量了一番之後,笑着說道。

林震笑道:“沒辦法,原來是房子太小了,這不,大家以後住在一起,要是不換一套大一點的房子,怎麼也說不過去吧!”

說話間,在林震的帶領之下,衆人開始在房子裏面四處遊走了起來。

在這裏且不說林晨,林震等人。就說遠在數百里之外,一個小縣城中的一座醫院裏面。

一輛出租車在這裏停了下來,緊隨其後,在車上走下了一個女孩。

女孩身着一身清麗的衣裳。上升的一件體恤,而下身這是一條牛仔褲。

少女把車前付了之後,直接來到了醫院的大門前。

“薇薇,你怎麼來了!”在大門前,一個少女迎了上來,說道。

“小月……”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薇薇。而在醫院門口等待的這是景月。

兩人在學校裏面是無話不談的閨蜜,關係極好。

之前舒薇因爲要照顧林晨,所以無暇分身它顧。但是,現在的林晨已經沒有什麼大礙,因此,在一放學之後,她就趁着下午的機會,直接坐車來到了這座小縣城,景月母親住院的這裏。

若不是因爲有着林晨的牽絆,舒薇早就來了。從這裏就能看得出兩女的感情有多好了。

“呵呵,我就是來看看你媽媽的。怎麼樣,你媽媽現在沒事了吧?”舒薇微微一笑,說道。

“嗯,沒事了。來,咱們邊走邊說。其實有一件事情,我也很奇怪。有很多疑問,剛好不知道怎麼解開呢!”景月說道。

“哦……是嗎?”見景月一臉的疑惑,舒薇說道。

說話間,令人直接朝着醫院裏面走了進去。

路上,景月變走邊說道:“薇薇,我媽媽生病的事情,林晨知不知道啊?”舒薇說道。

舒薇微微一愣,隨即站住腳步,看向景月,道:“小月,有件事情我想和你說一下,希望你不會怪我!”

景月微微一愣,有點不明白舒薇這是什麼意思,爲什麼會忽然變得這麼怪怪的。

“什麼?”景月疑惑的問道。

“小月,其實這幾天,我一直都和林晨在一起……”舒薇看着景月說道。

景月面色微微一變,這短短的一句話,立即就讓她似乎聯想到了什麼。

她很清楚,一直以來,舒薇的心中都是有着林晨的。雖然最後舒薇選擇了退出,而是鞏固了自己和林晨的關係。但是,他一直都知道,林晨在舒薇的心中,是無法磨滅的。至少,舒薇是真心喜歡林晨的。

而這短短的一句話,代表了什麼信號,她幾乎瞬間便已經明白了。

“呵呵,沒事,沒事……我還以爲是什麼呢……”景月的面色有些蒼白,但還是勉強自己的笑道。

一看到景月的臉色,還有聽到她的語氣,舒薇立即就知道她想多了,急忙道:“小月,請你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

“其實當初你打電話找林晨的時候,我們得到消息,就立即開始去聯繫林晨。最後,在醫院找到了他。但是,他因爲救一個親人,他父親的世交兄弟。所以消耗得太過。差點油盡燈枯。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治病的,差點弄得自己都死了。所以當初你要找他,我才撒謊說他離開了,忘記帶手機。我只是害怕你會擔心他而已!”

舒薇急忙解釋道:“當時,你母親已經危及。你已經夠擔心的了。要是再得知林晨也出事,我怕你會接受不了,所以一直瞞着你!”

聞言,景月的面色立即就好看了很多。雖然她也知道,其實舒薇並不用讓着自己。但是,一想到剛纔的誤會,她就心中沒來由的難受。雖然不怪舒薇,但她還是難受。

此時得到的舒薇的解釋,她立即就名字,自己是誤會了。

但隨後,她便又擔心了起來,急忙問道:“你說林晨差點把自己弄死了,是怎麼會說是?他現在怎麼樣了?還好嗎?”

一連問出了三個問題,可想而知。此時的景月是多麼的焦急。

“放心吧,小月,林晨已經沒事了。只是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你怎麼了,爲什麼還不去上學呢。他也問過我們,但我們不知道怎麼回答,所以就已在都沒說。對了,要不,待會兒你給他打個電話吧!”見誤會解開,舒薇心中也鬆了一口氣,說道。

“嗯,我知道了。走,咱們先去看看我媽媽吧!”聽說林晨已經沒事了,景月心中也鬆了一口氣。

隨後,兩人邊走,景月又道:“對了,這件事情林晨還不知道,那麼幫助我的人就不可能是他。那回事誰呢?”

看到景月那疑惑的神色,舒薇一愣,道:“什麼意思,什麼幫助你的人啊!”

景月蹙眉,道:“薇薇,你不知道。其實那天回來之後,把我媽送到了醫院,一檢查,這才發現,他已經是胃癌晚期了。基本上是沒救的。當時我本來想要求救林晨,但卻聯繫不到。而家花費了所有的繼續,也只夠他做幾次化療的。最重要的是,在這縣城的醫院裏面,醫療器具不夠先進,也沒有什麼厲害的醫生,想要救我媽,根本就不可能!”

說道這裏,景月神色顯得有些暗淡,隨後又道:“但是,眼看我媽的化療機會就要過了。因爲沒錢交醫療費,醫院不肯繼續爲我媽治療。但是這個時候,不知道從哪兒來了一個神祕人,竟然直接把我媽的醫療費全部交清楚。這些醫療費,足夠我媽在醫院裏面住三個月,並且連續做三個月的化療!”

“而且聽說,醫院還聯繫了M國的致癌權威專家,不日就將會趕來這裏給我媽動手術。我一開始還以爲是林晨幫我。但林晨既然不知道這件事情,那你說,這件事情,有是怎麼回事呢?”

景月把心中的疑問全部說了出來,並且說出了這段很是怪異的事情。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都市言情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重生之出人頭地
  • [都市言情]我的傾城女總裁
  • [偵探推理]我的搜查一課
  • [玄幻魔法]星空主宰
  • [武俠修真]長生從金剛寺開始
  • [其他类型]滿級小祖宗下凡後被大佬們寵野了
  • [其他类型]神祕讓我強大
  • [玄幻魔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 [穿越小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 [玄幻魔法]戰神狂飆
  • [都市言情]代號修羅
  • [都市言情]我的冰山美女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