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你有做潑婦的潛質

加入書签

兩個青年完全倒在了地上,雙手捂着胯下,就好像兩隻超級大龍蝦一般。

這一刻,他們彷彿都已經聽到了蛋碎的聲音。

林晨身形站立不穩,一屁股做倒在地上,不由苦笑,心道:“靠,看來這人啊,還是不能太虛弱,想不到,老子竟然也能有這麼一天,對付幾個小混混也這麼喫力!”

“林晨,你沒事吧?”舒薇看到摔倒在地的林晨,急忙跑上來扶着他。

“呵呵,放心吧,我沒事。就幾個小雜魚而已,算不得什麼。就是身體有些虛弱!”林晨擺了擺手說道。

說話間,林晨看也不看那兩個被他踢碎的蛋蛋的綠髮青年,而是看向了那大紅雞冠青年猥瑣男,冷笑道:“吳少是吧?跪下,磕頭,道歉,然後滾……”

那大紅雞冠青年猥瑣男在這一刻,臉色都慘白了,恐懼的看着林晨。

他實在是不敢相信,一個連站都站不穩的人,竟然在動手之間就已經解決了他們三個。

“廢物,你們這兩個廢物,竟然連一個病人都打不過,老子養着你們還有什麼用?”他憤怒的看向了那趴在地上,如大龍蝦的兩個綠髮青年怒罵道。

“呵呵,這話說的,你好像不是廢物一樣?”林晨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冷冷說道。

說完,他眼睛一冷,道:“我讓你跪下道歉,你聽到了沒有?”

大紅雞冠青年的面色特別的難看,雙腿都開始打顫了,似乎害怕林晨會忽然間衝上來,再給他來兩下一樣。

“你……你……你站住……你……你知道……知道我是……是誰嗎?”大紅雞冠青年猥瑣男看着林晨,聲音結結巴巴的急忙說道。

“呵呵,你是誰管我屁事啊?我讓你跪下,你聽到了沒有?”林晨眼睛微微眯起,冷冷說道。

“你……你有種讓我打電話叫人……”大紅雞冠青年猥瑣男驚恐的看着林晨,叫道。

“哈哈哈……”林晨笑了,見過懦弱的,見過堅強的,但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堅強加懦弱的。

見過求饒的,見過硬抗的,但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不求饒,也不硬抗的。

“小子,你贏了……”林晨搖頭一笑,隨即眼睛一冷,直接就朝着這大紅雞冠青年猥瑣男走了過去。

他的腳步顯得有些虛浮,給人一種一陣風就能吹到的感覺。

然而,無論他再怎麼的虛弱,然而此時他的身影看在這大紅雞冠青年猥瑣男的眼中,卻是讓這大紅雞冠青年猥瑣男一陣心驚膽戰。

“你……你……你想幹什麼?”大紅雞冠青年猥瑣男看着林晨一步步的走了過來,身影顫抖的問道。一邊說話,他還不斷的一邊往後倒退。

“呵呵,我來給你鬆鬆骨……”

林晨冷冷一笑,走了上去,直接一拳打出。

他把所有的力量都運用在了拳頭之上,而那大紅雞冠青年猥瑣男因爲害怕,卻是連躲避都不懂了。整個直接被林晨一拳打在了鼻樑骨上。

伴隨着咔嚓一聲,鼻樑骨徹底的斷裂,一大股鼻血飆飛而出,他仰頭就倒。

“哼,老子平時最見不得的就是欺男霸女之輩。你小子倒是有種,連老子的女人都敢動,簡直是找死……”林晨揉了揉拳頭,冷冷的說道。

在後面的舒薇忽然渾身一顫,她的眼神不由的看向了林晨,一時間,小臉上一片通紅,神色卻是特別的複雜。

“他說什麼?我是他的女人?他是什麼意思?”

舒薇的心中,無數念頭立即開始閃爍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周圍的人也都已經被引了過來。那些病人,還有一些病人的家屬,全都圍攏了上來,對着這裏指指點點的。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就打人了?”

“怎麼把人都打成這樣了,難道就不怕弄出事來嗎?”

“快叫保安,快叫保安?”

那些人上來,不問青紅皁白,直接便對着林晨指指點點的。

林晨緩緩轉身,看向了這些指指點點的人。裏面有男有女,也有老有少。有病人,也有家屬。

“哼……”林晨驟然冷哼一聲,在他的身上,一股無形的氣勢立即爆發而出。

正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現在的林晨雖然落魄,卻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身上的氣勢一爆發,衆人都只覺心中一陣。彷彿他們面對的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神一般。

“一羣不知所謂的東西……”林晨冷冷說道。

他平生做事,只求問心無愧,從來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可能在有些人的眼中,他會顯得太過於囂張霸道,但是,囂張霸道又怎麼樣?難道老子做事還能輪得到你們來評論不成?

剛纔還指指點點,議論紛紛的衆人,頓時就住口了。

“怎麼回事?”而就在這個時候,四五個保安卻同時走了上來。

“呵呵,是林先生啊,這是出什麼事情了?”自從上次林晨來醫院鬧事之後,保安隊長也已經換了人。

可以說,現在的林晨在醫院,可能那些病人不認得他,醫院的那些醫生也不一定全部認得他。可是這些保安,卻沒有任何人不認識他。畢竟,那可是院長的座上賓客啊。

“這幾個傢伙,立即通知他們的家長來領人。要是想在醫院繼續治病,價格給我提升十倍。若是不願意看傷,直接給我扔出去!”看到保安隊長上來,林晨的神色緩和了一些,淡淡的說道。

“這個,林先生,可能有些不妥吧?”那保安隊長有些爲難的道:“這裏畢竟是醫院,在別的醫院可能會有些黑幕。可是咱們醫院的院長,可是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拒診或者惡意提高醫藥費用,這是院長萬萬不能允許的啊!”

“放心吧,按照我的話去做。院長那裏,我自然會給她一個滿意的交代……”林晨也知道這些保安的難處。

自從上次林晨在醫院大鬧一場之後,院長和副院長,可是在大力的整頓醫院。現在的醫院,人人自危,誰還敢弄出什麼所謂的黑幕啊!

“好,林先生,我這就去辦!”那保安應了一聲,立即開始練習醫生護士,把這幾個傢伙抬近了病房,卻是不給予理會,而是直接從他們的手機上找出他們家長的電話,發出了通知。

“你沒事吧?”見事情處理完了,林晨也鬆了一口氣。但是,這一放鬆,卻只覺渾身一陣虛弱,天旋地轉的,毫不難受。當下在舒薇的攙扶下,直接便走到了病房中。在病房裏面躺下之後,看向了舒薇問道。

舒薇的臉還有些發燙,低着頭,聞言,道:“嗯,我沒事!”

林晨微微一笑,道:“沒事就好。記住,以後遇到這種人渣,啥也別說,找到什麼東西,你就直接砸什麼東西。打死打傷,我來給你扛着……”

舒薇微微搖頭,道:“可是我不敢……”

林晨愕然,隨即呵呵一笑,道:“我倒是忘記了,你似乎還真沒那膽子。你平時啊,也就對待我的時候威風凜凜……”

舒薇臉更紅了,的確如同林晨所說的。似乎她也就只有在針對林晨的時候纔會天不怕地不怕。而對待其他人,卻就沒有了那種膽子。

當然,即便事實如此,但被當面揭醜,舒薇卻也是不幹的,頓時狠狠的瞪着林晨,怒道:“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對你威風凜凜的,不斷欺負你了?”

說話間,手指直接伸到了林晨的腰間軟肉上,毫不留情,狠狠的就掐了上去。

“嘶,哦……”林晨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得不說,這女人的九陰白骨爪,的確特別厲害。

“好好好,別掐了,痛,痛……”林晨急忙道。

舒薇微微一愣,頓時愕然,急忙放手,心道:“啊,我咋就對他動手了?”

林晨深吸了一口涼氣,道:“你平時對我不威風凜凜的,就是有點煞氣沖天。我就隨便兩句話,差點就脫皮了,哎!”

這一下,舒薇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低下頭,卻還是弱弱道:“可是誰讓你這麼說人家的,人家是一個淑女好不好?”

林晨翻了翻白眼,道:“說月月是淑女我還相信,你嘛……”

舒薇心中一緊,不知道爲什麼,林晨在她的面前,只要一提到其它的女人,尤其是拿她和其他的女人一對比,她立即就會顯得特別的緊張。即便整個女人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她依舊有些控制不住。

“我怎麼了?”舒薇不由問道。

“你嘛……”林晨微微搖頭,道:“你很有做潑婦的潛質……”

“哈哈哈哈……”說完,林晨忍不住的直接便大笑了起來。

而舒薇卻是徹底的憤怒了,臉色頓時一變,那雙大大的眼睛,更是瞬間瞪了起來,似乎有憤怒的火焰在燃燒一般。

“混蛋,你纔是潑婦,你全家都是潑婦……”舒薇是真的憤怒了。

只要是女人,就沒有誰不喜歡別人的誇讚。而潑婦兩個字,卻不是所有女人都喜歡聽到的。即便是真的潑婦都不喜歡別人說自己是潑婦,更何況是舒薇這樣的大美人?

最主要的是,這個說自己潑婦的人,竟然還是唯一一個能走進自己心底的人,這讓舒薇如何能不怒?

當下,一通粉拳,毫不客氣的就朝着林晨的身上招呼。絲毫不因爲此時林晨的虛弱而手下留情。

沒多久,林晨睡着了,沒辦法,實在太困,太虛弱了。而舒薇則是揉着一雙揍人揍得發疼的拳頭,看着那睡夢中,滿臉青紫,還在這兩個熊貓眼的林晨。

“噗呲……”忍俊不住,舒薇噗呲一聲笑了出來,心道:“你這混蛋還是睡着的時候比較可愛一點!”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