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別打擾你晨弟談情說愛

加入書签

這一晚,舒薇還是沒有撐過多久,因爲一直在沉思林晨所說的那個順口溜,所以沒多久,腦力耗盡,便感覺到了睏意。眼看林晨沒事,他便離開前去了休息間休息。而趙月達也不用一直守在了林晨和趙天英的身邊。

趙天英所喝下去的藥,在他以自身功法催動的情況下,只用了一天,本來需要三天才可能消化的藥力,也完全的被他消化殆盡。

最終,他也放鬆了身體,開始了休息。

至於林晨,則是一直再想那所謂陰間,輪迴之類的事情。

這些東西,在別人看來可能只是神話傳說,或者就是別人編撰的故事,並不可信。但是,在他看來卻一定是真實存在的。

雖然他沒有見過什麼輪迴,什麼陰間。但他前世經歷過的事情多了去了,說他是一個神都不爲過。可是,即便如此,前世他也沒有聽過什麼陰間,沒有見過什麼輪迴。人體內有魂魄他知道,但是,這人一死,魂魄也無法在天地間存在。這乃是天地至理,無人能打破。除非永生不死,否則,遲早一天都是魂飛魄散。這是千古不變的。

然而,現在他卻聽到什麼所謂的輪迴,什麼所謂的陰間鬼界,這讓他立即就迷惑了起來。

“看來這個世界和我所在的那個世界也有所不同啊。以後我應該多尋找一些這方面的資料看看纔對!”想來想去,想不通,林晨也只能放下,決定以後再慢慢的弄清楚。

一夜無話,次日一早,林晨大早的就已經醒來。

經過了這幾天的休息,精神力總算是恢復了不少。雖然身體依舊虛弱欠佳,但林晨也能勉強的下牀行走了。

趙天英的情況要比林晨好一點,所以雖然也有一把年紀了,卻也同樣已經可以下牀行走了。

林晨在景月的攙扶下,而趙天英則是在趙月達的攙扶下,一起下了牀,洗漱一番之後,來到住院部樓下的公園中,呼吸新鮮空氣。

其實所謂的新鮮空氣,這也只是相對於室內和室外而言。這個時代,在城市裏面,基本上都算不上什麼新鮮空氣。

四人並排而走着,林晨看向舒薇,道:“對了,薇薇,有件事情我倒是想要問問你。我都這樣兩三天了。你也來了,爲何就是沒有景月的消息啊?這不應該啊,按照道理,她應該是第一個聯繫我的纔對。只是爲何現在還沒有消息?”

舒薇一愣,眼中不由閃過一絲慌張,隨即瞪着林晨道:“怎麼,難道還只有景月陪你纔可以,我還沒資格陪你嗎?”

林晨愕然,她感覺到舒薇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中帶着濃濃的幽怨。

“小晨兒,那景月應該是個美女吧?不是伯父說你啊,同樣都是美女,爲何要厚此薄彼呢?難道就因爲那是你女朋友?你應該也要多關心關心薇薇,人家對你多好啊。大不了,全部收了,不就好了?”在一旁的趙天英呵呵一笑,厚顏無恥的說道。

林晨愕然,舒薇也是小臉一黑,同時看向了趙天英。

唯一不同的是,林晨的眼神充滿了愕然,顯然沒有想到,這句話竟然是從趙天英的口中說出來的。實在沒辦法,這話說的,實在有點爲老不尊了。不過,他喜歡。

至於舒薇,這是小臉一片通紅,道:“你說什麼呢,誰要做他女朋友了?”

趙天英哈哈一笑,道:“得,當我老人家沒說。你們小兩口慢慢商量。”

說完,趙天英看向趙月達,道:“月達啊,走,咱父子倆去那邊聊聊,別打擾你晨弟談情說愛……”

趙月達憨厚的撓了撓腦袋,呵呵一笑,道:“好的,爸……”

說着,趙月達攙扶着趙天英,直接離開。

“哎,我倒是沒有想到,這老頭子竟然還有這等開玩笑的心思。不過說實在的,他倒是說到我的心坎上去了。我不能厚此薄彼啊,你說呢?”待得趙月達和趙天英離開之後,林晨這才轉頭看向舒薇笑呵呵的說道。

“你走開,難怪你們兩家的關係這麼好,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都不是東西。誰說過要做你女朋友了?”舒薇聞言,小臉更紅了。

也不知道爲什麼,雖然很是不願,但是,當她聽到林晨這句話,不能厚此薄彼的時候,心中卻盡是一片羞澀。

說完,她直接轉身,小跑着離開。

“喂,你幹嘛去?”被她放開,渾身虛弱的林晨差點站不穩,身體晃了晃,差點倒地,只能急忙來到一旁的公園長椅上坐下,叫道。

“你管我,不理你了……”舒薇難得的表現出了小女兒狀,氣哼哼的說道。

說完,轉過一個拐角,直接走到了一座公共廁所之中。

林晨搖頭一笑,喃喃自語道:“年輕無極限啊。呵呵……”

這個時候,在公園裏面,人來人往,可謂熱鬧至極。

很多病人的家屬都來到了醫院,陪同着病人在這裏呼吸早晨難得的新鮮空氣。

在醫院,那可不止是病人,還有一些到這裏來養老預防的人。這些大多都是一些有錢人,一大早的就起來打太極,活動筋骨,報以養生。

林晨有趣的看着這些人,抱着一種看遍世間百態的眼神,看着那些焦急求醫的人,又或者是看着那些關愛病人的親人,又或者是看那些打太極,鍛鍊身體跑步的老人,又或者去看那些孤苦伶仃,沒人陪同的病人。

這些人裏面,有值得可憐的,有值得羨慕的,也有值得吐槽的。可謂是世間百態,盡在前言啊。

偶爾幾個穿着素色護士服的美女路過,露出那大長腿,白花花的,一晃一晃的,同樣也是一件值得讓人賞心悅目的事情。

“晨哥,好看不?”正在林晨看着一個護士小姐大白腿一晃一晃的時候,忽然,一道有些猥瑣的聲音在一旁響起說道。

林晨微微一愣,轉頭看來,只見王峯,石思威,谷陽,吳濤,劉振,成真,傅尤幾人,不知何時,竟然已經來到了他的後面。

林晨愕然,隨即笑道:“靠,原來是你們幾個臭小子啊,鬼鬼祟祟的,就不能光明正大一點?”

谷陽笑道:“嘿嘿,晨哥,其實我們是光明正大的。只是你盯着人家護士的大白腿在看,沒有注意到咱們的到來而已……”

林晨愕然,搖頭笑罵道:“臭小子,胡說八道什麼呢?”

說着,林晨打量了一下幾人,笑道:“不錯嘛,恢復得挺快的,臉上的淤青都已經不見了。怎麼,看你們這姿態,應該是打算去上學了吧?”

王峯笑道:“這也是沾了晨哥的光啊,要不是看在晨哥的面子上,那岳飛雪怎麼可能把最好的藥都給我們用呢?這用了最好的藥,自然就好得快了,嘿嘿……”

林晨搖頭笑道:“別這麼說,不是因爲我,你們也不會弄成這樣……”

王峯沒有多扯,道:“好了,晨哥,不多說了,咱們還要去上學呢。這樣吧,等放學了之後,我們再來看你……”

林晨微微點頭,笑道:“沒事,都去吧……”

幾人笑着和林晨打了一聲招呼,然後一起離開了醫院,直接轉身離去。

林晨繼續坐在這裏休息,卻是開始了爲以後的事情發愁。雖然他已經漸漸的預料到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而自己也需要強大的勢力作爲後盾。但是,想要發展處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卻又談何容易?一時間,他不由的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正在他沉思的時候,不知道多長時間過去,忽然,一道憤怒的聲音傳來:“我叫你讓開,你聽到了沒有?”

林晨被這憤怒的聲音驚醒,不由轉頭看去,就見不遠處,舒薇正被三個年輕人攔在公共廁所前面。

那三個年輕人,帶頭的一個,頭髮就好像公雞的大紅冠子一樣,豎立在中間。而邊上的兩個人,頭髮則是如同兩頂帽子,而且還是綠色的。

看到這一幕,林晨不由一愣,就有些想笑。現在這個時代的年輕人,當真是太能搞了。不過看到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他卻有些笑不出來了。

“呵呵,我說美女,別這樣嘛,哥哥可是好人……”那大紅冠子的男子把舒薇逼到了牆角,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說道。

他就好像是一個幾輩子沒見過女人的色狼一樣,眼睛看的發直,就差嘴裏面流出口水了。

“混蛋……連老子的女人也敢動?”林晨一見到這一幕,頓時就窩火了。

他強忍着身上的酥軟,虛弱,站起身來,顫顫巍巍的便走了過去。

其實這個時候,擼管擼多了的人,都有着林晨此時的那種感覺。例如一個人一天要擼管二三十發,就算再牛掰,也會如同此時的林晨一般虛弱。畢竟體內是真的沒有什麼力量了,整個人虛弱到了幾點。走路的時候,腳下都是打顫的,彷彿隨時都會摔倒一樣。

“你給我滾開,你信不信我叫人了?”在另一邊,舒薇憤怒的看着眼前這個流氓。

雖然因爲長得漂亮,平時身邊也不缺少打着壞心思的人。但舒薇還從來沒有見過如同眼前這年輕人一般無恥的人,簡直是無恥到了噁心的地步。

“你倒是叫啊,叫得越大聲越好。哈哈哈……”那大紅雞冠青年猥瑣的大笑道。

“你,你混蛋,你給我滾開……”舒薇憤怒道。

“我說美女,你可不能這樣,你撞到了我,陪我一下,難道也不行嗎?這可不是一個淑女應該做的哦?”大紅雞冠青年繼續無恥的發出不猥瑣笑意。

“你……”舒薇憤怒至極,分明是這傢伙故意撞上來的,現在卻硬要說是她自己撞上去的。此時的舒薇,當真有着一巴掌抽死這丫的衝動。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