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無巧不成書

加入書签

“蠱,什麼蠱?這是什麼東西?”這三十來歲的男子完全不理解什麼東西叫做蠱。

“你不知道?”林晨眉頭一皺,這男子的話,立即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按照道理,這牀上的人,必然是有過一個生死大敵。而這大敵還應該是一個高手,不禁是一個高手,更是一個養蠱大師纔對。能得罪這種高手的人,必然不是一般人。而既然他不是一般人,他的後代子孫,又怎麼可能會是一般人?按照道理,這叫趙月達的應該知道纔對。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什麼蠱,快救救我爸啊!”趙月達看向林晨,完全不明白林晨是什麼意思。但是,這一刻他也沒時間慢慢的去理會林晨的意思,而是焦急的叫道。

看到趙月達的表情,林晨不由皺眉,眼中露出了複雜的神色。

“林晨,你不是說還有的救嗎?有什麼辦法,你先說說看?”岳飛雪看向林晨說道。

“雪姐姐,此人來歷,你清楚嗎?他的身份背景,你知道多少?”林晨並沒有說救人的事情,而是反問道。

“怎麼了?”岳飛雪也皺起眉頭,問道。

“能招惹這種養蠱大師暗算中蠱的人,怎麼可能是一個尋常人?而且這是那養蠱大師種下的蠱,一般這種東西,可不是隨便就可以解的!”林晨說道。

“什麼意思?”見林晨說的這麼鄭重,嶽曉珊也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說道。

“一般這種高人做事,那可都是很不可理喻的。他既然種下了蠱,那誰要是敢解,那就會造成,救一人,惹一人的後果。到時候,人的救下了,但卻也會憑空多出一個大敵啊!”林晨說道。

岳飛雪面色微微一變,果然如同她所猜測的那般,林晨擔心的就是這個局面。

其實,岳飛雪本就不是一個普通人。她對於武林中的事情,也多少都知道一些。某些高手尋仇,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都不得插手,只能直到一方死了纔可以。在這種時候,若是有醫者等等敢來插手治療其中一方,必然就會得罪另外一方。

畢竟,這種生死決鬥,那可是很有可能因爲醫者的插手,就會徹底改變戰局的。最終,那可是生死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醫者插手,那必然就會引來無窮無盡的報復,無窮無盡的打擊啊。

“你們都在說一些什麼?快救救我爸啊,我爸快不行了!”那中年人並聽不懂林晨和岳飛雪都在說什麼,只能焦急的叫道。

“那你打算怎麼辦?”岳飛雪看向林晨,說道。

林晨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岳飛雪,微微搖頭,道:“我現在還沒有自保的能力。至少,在這養蠱高手的手下,我絕對無力還手!”

林晨並沒有明說,但是,他的意思,卻已經完全的表達了出來。

那意思很明顯,我現在還沒有自保的能力,若是真的救下了這個人,卻惹上了那養蠱高手的話,我有死無生,所以,這個人,我不會救。

說完,林晨嘆息一聲,轉身便要走出去。

“對不起,你爸的蠱我們沒有辦法解,你還是爲你父親準備後事吧!”對於這所謂的蠱,岳飛雪都不瞭解,更加不要說解了。

暫且先不說那可能會碰到的危險,在那等危險下她根本就不會幫忙。就算她不怕危險,但她也幫不上忙啊?

而且林晨雖然有辦法,但這個時候,這件事情的做與否,那可是關乎到林晨的生命,她自然也不好勉強。當下她也只能無奈的對趙月達下達了最後的通牒。

“什麼?”趙月達聞言,渾身頓時一顫,整個人都呆愣住了。

他驟然轉頭,看向了岳飛雪和林晨,道:“不會的,不會的。剛纔我還聽到你們說有辦法。怎現在這個時候就會沒辦法了?你們騙我,你們騙我!”

說着,趙月達急忙站起身來,堵在了門前,叫道:“不行,求求你們,一定要救救我爸,求求你們了!”

林晨剛要走出去,驟然被攔住,不由眉頭微微一皺,看向了趙月達,道:“對不起,請你讓開,對於你父親的情況,我也沒有辦法!”

趙月達看着林晨,聞言,卻是不肯讓開,而是衝了上來,一把抓住了林晨的肩膀,叫道:“不會的,你有辦法,你一定有辦法的。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救我爸。就算是做牛做馬,我都可以報答你的,求求你!”

說話間,趙月達的面色通紅,眼眶也一陣的紅腫。

看到趙月達這真情流露的樣子,說實在的,林晨心中也有些難受。但是,這救與不救,卻事關他的生命。他不會爲了救人,就豁出自己的命去。至少,他現在還沒有那麼寬闊的心胸。

“哎!”林晨微微嘆息一聲,隨即驟然睜開眼睛,看着趙月達,道:“走開,我對你父親的病,沒有辦法!”

林晨的聲音冰冷,顯然是下了死決定了。就算趙月達再如何的阻攔,他也不會救人的。

“不,不要。大夫,求求你,我就我爸這麼一個親人了,求求你,不要放棄治療,我求求你了!”但是,趙月達卻是異常的堅定,眼看林晨不救,卻是死也不讓。

“走開……”林晨低喝道。

“不要……”趙月達死死的攔在門前,做出一副打死也不讓開的舉動。

在林晨的身後,岳飛雪不由的搖了搖頭,嘆息一聲,顯得有些無奈,卻也有些沒有辦法。想說什麼,最終還是壓制了下去。

“滾……”林晨驟然爆喝了一聲,猛然出手,直接扣在了趙月達的脖子上,一拋,直接就把他仍在了一旁。

這趙月達不過就是一個普通人,看上去身體有些魁梧,卻顯得有些呆愣。除了有些執着之外,完全是屬於那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物。絲毫不懂得以勢壓人。否則的話,憑藉他那身板,一般人還真不敢靠近他。

只是,他身板再魁梧,在林晨的手下,卻也是毫無反抗之力的,直接就被摔得七葷八素。

不過也不得不說,趙月達的確夠堅定,即便眼冒金星,卻還是急忙撲上來,一把抱住了林晨的腿,叫道:“不要,求求你,大夫,不要離開。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爸!”

說着,雙手抱着林晨的腿,腦袋不斷的往地上磕着。

林晨想要用力掙脫,卻是不由感覺眼眶有些溼潤。

不得不說,趙月達的感情太過於真摯,別人林晨不知道,但他的確是被感動了。

可是,這被感動了是一回事,救人與不救人,卻又是另外一回事。畢竟,現在,要是救了人,他可能就要死啊。

一時間,林晨只能無奈搖頭,再次嘆息一聲,就要用力掙脫趙月達。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中氣十足,卻顯得有些焦急的聲音傳來。

“老趙,老趙……”

聲音響起,不一會兒,在病房外面,走廊盡頭,一箇中年漢子,腿腳顯得有些不麻利,有點漂浮,卻還是急忙的跑了過來。

驟然間,這中年漢子停在了病房門前,一雙虎目,驟然間便看向了林晨。

同時,看到這中年漢子,林晨也是一愣,隨即不禁一呆。

“老爸……”

“晨兒……”

林晨和這中年漢子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同時叫道。

這中年漢子不是別人,真是林晨的老爸,林震。

“晨兒,你怎麼會在這兒?”

“老爸,你怎麼會來這兒?”

隨後,兩人再次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你先回答!”林震看着林晨說道。

“額,呵呵,那個,老爸,我就是來逛逛!”林晨愕然,隨即說道。

“放屁,有來醫院瞎逛的嗎?”林震可不是好糊弄的,頓時就怒了,叫道。

“老爸,那你又來幹什麼?”林晨又看向了林震問道。

林震愕然,隨即也道:“老子也是來醫院逛逛的,不行嗎?難道這醫院就只許你這做兒子的來,老子就不能來了?”

林晨愕然,在林晨身後的岳飛雪也有些無語。

“林叔叔,是你嗎?林叔叔?”然而就在這時,那抱着林晨一條腿的趙月達卻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叫道。

“你是月達!”而直到這個時候,林震這才發現,在林晨的腳下還有一個男子。

“林叔叔,是我,是我啊林叔叔!”趙月達看到了林晨,頓時就哭了,叫道:“林叔叔,我爸快不行了,求求你,快想想辦法救救我爸吧,林叔叔!”

林震聞言,面色頓時就變了,急忙伸手,一把推開林晨,罵道:“滾開!”

隨後,他急忙衝了進去,扶起了趙月達,道:“月達,沒事的,快給我說說,你爸怎麼了?”

趙月達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伸手一指牀上,道:“林叔叔,您快看看!”

林震聞言,順着他的手指看去。看到牀上之人,面色頓時大變。

“老趙……”林震頓時就驚呼了起來,急忙撲了過去,叫道:“老趙,老趙……你這是怎麼了,老趙!”

在後面,林晨都看的有些愕然了,心道:“靠,沒這麼巧吧?他們兩個難道認識?”

一旁的岳飛雪也似乎看出了一些什麼,不由眼神複雜的看了看林晨,道:“林晨,看來此人和你爸關係不淺啊!”

林晨聞言,不禁愕然,隨即心道:“今天不會真給我弄出什麼事情吧?”

“老趙,你這是怎麼了?別嚇唬我啊,老趙!”而在病牀前,林震卻是不斷的推搡着病牀上的血人,不斷的叫道。

可惜,無論他怎麼叫喚,卻也是沒有絲毫的作用。

正所謂久病成良醫,這些年來,林震雙腿不便利,再加上林晨身中隱毒。爲了自己的腿,也爲了林晨,他可沒少研究醫術。雖然不能說是精通,但也大致懂一點。當下,他立即開始去試探趙天英的脈搏。

可是試探了半響,卻是查不出任何的病症,只覺得這脈搏就好像擂鼓一樣,特別的激烈。凡是一個有醫學常識的人都能感覺不對勁。可是問題出在哪兒,卻是探查不出來。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