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請客譽滿樓

加入書签

“林晨,既然沒事了,那咱們是不是應該離開這裏了?”景月看向了林晨,再次問道。

“不急,咱們就去下面等待一下。等尹月老師和呂卿老師出來了,我請客,大家聚一聚。畢竟兩位老師今天來,可也是爲了我啊。這份人情,可不能就這樣放着不管!”林晨笑着說道。

“也對……”衆人同時點頭,的確就如同林晨所說的那樣。似乎今天尹月和呂卿都沒有前來的義務。但兩人卻來了,這完全是爲了林晨的事情。因此,今天的這份感謝,無論如何也是推脫不掉的。

當下,林晨,景月,舒薇,方靈嫣,王峯,石思威等人也不多說廢話,直接便走到了住院部下面的公園,坐着等待了起來。

隨着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沒多久,尹月,舒薇兩人也從住院部裏面走了出來。

畢竟今天這裏根本就沒有她們什麼事情,她們之所以前來,也就是爲了對自己的學生負責而已。然而現在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一步,她們繼續留下來,也沒有什麼用了。因此,提早的也就離開了。

至於天依中學的校長,教導主任等人,卻是還有事情需要留下來處理。畢竟那手上的學生們,可全都是死天依中學的學生啊。

“兩位老師好!”林晨等人湧了上去,同時躬身叫道。

尹月,呂卿同時頓住腳步,都不由用一種複雜的目光看向了林晨。

她們今天前來,本來是想要爲林晨主持公道的。但很可惜,她們還什麼都沒有做呢,事情卻基本上已經被林晨解決完了。她們前來,根本就是擺設。

尤其是這件事情的結果,更是讓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

本來對於林晨來說,這應該是一場官司大劫纔對。可是發展到最後,林晨不僅沒有喫上官司,反而還很有可能直接間接的大賺一筆。

那可是六十多個學生啊,一個兩百萬的診金。仔細的算一下,那可就是真正的一億以上診金。那筆錢,在很多人的眼裏,可是一筆天文數字,然而到了林晨的這裏,卻就如此簡單。而且天依中學方面還不好說什麼。

畢竟,是他們的學生出事了,他們學校也有着責任,這筆錢是必須要賠的。

而那些學生的家長呢?怎麼可能會看着自己的孩子就這樣終身做殘疾人?這一百萬,對於很多家庭來說,可能想要籌備出來,也是難如登天的。但爲了後輩的身體着想,卻是必須要籌齊的。無論是貸款也好,借錢也罷,砸鍋賣鐵也行,都必須籌齊。所以,基本上林晨的這筆錢是可以肯定能拿得到的。

而面對如此結果,尹月和呂卿即便心性再強,也不禁駭然了,看向林晨的眼神,也變得有些乖乖的。

“林晨,咱們可以聊聊嗎?”尹月看向了林晨,開口問道。

“哦,可以啊!”林晨呵呵一笑,道:“剛好,我們幾個正打算去喫飯呢,現在就剩下老師你們兩人了。不如這樣吧,咱們邊走邊聊,好不好?”

“好,走吧!”尹月也沒有多想,對林晨說道。

“咱們走後面,我這就給雪姐姐打一個電話,讓他安排人在後面等我們。畢竟現在前門可都是記者呢!”林晨笑道。

說完,拿出電話便給岳飛雪打了過去。

不一會兒,在醫院的後門,岳飛雪就已經安排了三輛車在哪兒等待着。

林晨,景月,舒薇,王峯,尹月,呂卿等人,一起從後門走了出去,直接上車,立即離去。

林晨和尹月,呂卿兩人同坐在一輛車裏面,至於其他人,則是全都被趕到了其他的車上。

“林晨……你真的有把握就只那些人?聽說他們很多人受到的傷勢都很重。即便是這海雲市第一醫院都無法救治,你怎麼就有那麼大的把握?”車上安靜了下來,尹月立即問道。

“呵呵,這還不簡單嗎?”林晨呵呵一笑,說道。

“正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他們是我打的,別人救不了,可不代表我就救不了!”

尹月不由皺眉,道:“那件事情真是你做的?”

之前她們都認爲林晨的冤枉的,雖然外界一直都傳聞那件事情就是林晨做的,但她們根本就不相信。此時聽林晨真正的當面承認,兩人都有些不知如何作想的感覺。

“呵呵,這件事情的確是我做的。正所謂既然敢做,也就沒有什麼不敢承認的。我能打他們,也就不怕承認。畢竟,誰都知道,那是他們自己往槍口上撞。槍打出頭鳥,想來找麻煩,就應該有這種覺悟!”

林晨笑着說道:“呂卿老師我就不說了,想來,呂卿老師從小到大,接受的也應該一直都是這方面的教育吧!而尹月老師,您是一個很成功的老師,也應該是一個很懂理的人。這件事情我有沒有做錯,您應該很清楚!”

尹月不由苦笑搖頭,道:“你這句話說得倒是中聽,我還真找不出任何毛病,畢竟的確是別人先對你動手的。不過你不覺得你把他們傷的這麼重,再如此的獅子大張口,顯得有些不仁了嗎?”

呂卿同樣大喫一驚,不可思議的看向了林晨,道:“你怎麼知道我從小接受的就是這種教育?”

林晨再次一笑,道:“首先,我林晨也不算是什麼有大見識的人,但是,倒還遇到過幾個如同呂卿老師這樣的人的。所以,我能感覺得到呂卿老師的與衆不同。而且從呂卿老師的身上,我感覺到另外一種氣質。顯然,呂卿老師並不是從底層爬上來的。相反,呂卿老師應該是某家的千金吧?如同你們這樣的家庭,要是從小不灌輸這種理論,那纔是真正的怪事!”

說着,林晨又看向了尹月,道:“至於尹月老師的問題嘛,呵呵,我只想說,我那並不算什麼獅子大開口。遲早一天,若有病人想要見我一面,見面禮,必須就是一個億的打底。我有這個自信,所以,這次只收他們每人兩百萬,已經算是格外開恩了。我知道,尹老師可能會說,他們很多人的家庭都很貧困。可那關我什麼事情?況且,我今天這麼做了,往後他們甚至還要感謝我!”

尹月驚訝了一下,看向林晨,道:“你什麼意思?見面禮就是一個億?”

林晨呵呵一笑,道:“尹月老師,您也不必太過於驚訝。我這話現在說出來,可能會顯得有些狂妄自大,但以後,您會看到的。尹月老師是我在學校裏面最尊敬的老師,遲早一天,我也會讓您看看我這個學生是如何成爲您的得意門生的!”

尹月深吸一口氣,道:“你從哪兒來的這種自信?”

林晨笑道:“就憑我的醫術,我就可以有這種自信!”

尹月看着林晨的眼神,不知道爲什麼。按照道理,林晨的這番話說出來,簡直就是荒謬至極。然而,看着林晨的眼神,她卻不知道爲何,竟然就相信了。

“可是你說什麼人家以後還要感謝你,此話又怎麼說?”尹月再次問道。

“呵呵,你們看着吧。正所謂有些人,不吸取了教訓,是不會成才的。這些學生,該教訓的也教訓了,再讓他們嘗一次苦果,才能讓他們增長記憶。也唯有如此,才能激勵一個人。若是能成功的度過這一劫,我相信,這羣學生,未來每個人,至少都是身家上億的成功人士。你們信不信?”

林晨笑着解釋道。

尹月和呂卿再次大喫一驚,但是,當她們再次看着林晨那雙璀璨明亮,帶着笑意的眼神時,卻頓時就明白了林晨的意思。

原來,這就是林晨所說的浪子回頭金不換。

其實要說道理,沒有誰比他們這些做導師的更爲明白了。尤其是尹月,作爲一個成功的導師,她更是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在這世上,沒有任何人是比別人富有的,也沒有任何人是比被人貧窮的。最主要的就是看努不努力。其實只要努力了,每個人得到的都會不同,但是,結果卻都是一樣的。不見得誰就比誰強。

而如今,林晨如此的教訓了這羣人,讓他們嚐到了哭過,經過這次的事件之後,他們必然痛改前非,加倍努力。到時候,真正的激發潛力,身家上億,根本就不是吹噓的。

當下,兩人相互對視一眼,眼中都不由的閃過了驚異之色。兩人實在是沒有想到,林晨小小年紀,竟然就已經有了這樣的覺悟。他想到的,甚至比很多大人想到的都還要多得多。

這一次,林晨照樣把聚餐地點舉辦在了譽滿樓。

開了一個巨大的包廂後,一行人,直接便進入了進去。

林晨,尹月,呂卿,景月,舒薇,方靈嫣,王峯,石思威,谷陽,吳濤,劉振,成真,傅尤。足足十三人,全部圍攏了桌子坐了下來。

“呵呵,今天心情好,大家想喫什麼,隨便點,不要客氣!”待得服務員把菜單發給了每個人之後,林晨不由的便笑着說道。

說話間,林晨直接打開了自己的那份菜單,看到上面還有藥膳,不由點頭笑道:“呵呵,你們的這些藥膳,也全都給我上一份。”

那些服務員頓時就是一愣,全都看向了林晨。

要知道,在那菜單上,單單藥膳就足足有着二十多種。這裏也才十多個人。其他的人都還沒點菜呢,林晨直接就點了所有的藥膳,那就算他們想喫也喫不完啊。這還如何讓其他人點菜?

“別管他們,這藥膳是我要的。他們繼續點他們的。要是桌子放不下,你們可以陸續的上菜,沒關係!”看着服務員們把眼神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怪異至極,林晨頓時就明白了他們的意思,笑着說道。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