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做錯事的代價

加入書签

的確如同林晨所說的一般,只要他願意。這些人倘若和他對峙,誰都不敢說出當晚的真實情況。

雖然這個病房裏面不止黃凱一個傷員。雖然黃凱反口了。但卻還有另外兩個人可以指證他。

可是林晨既然能讓黃凱反口,讓另外兩人反口,卻也不是什麼難事。因此,對於這件事情,他絲毫不在意。

嶽曉珊也不是笨蛋,這一點,她同樣也已經想到。然而,她氣憤,卻就氣憤在這裏。

她感覺自己被林晨給侮辱了。這傢伙,分明的得了便宜還賣乖。自己已經贏了,卻還要裝作輸了的架勢,這讓她好強的心性頓時就更加的不爽了。

至於周青,聽聞林晨的話,卻不由皺眉,看向了林晨,眼神顯得有些冰冷了起來。

雖然他對林晨並不反感,但是,林晨當着他的面說這句話,卻也同樣有一種侮辱他的感覺。

看到他的眼神,林晨搖頭一笑,道:“好吧,就當我沒說,不過呢,回頭我介意你還是找嶽隊拿一下我的號碼,這幾天,若是遇到什麼事情,可以隨時找我。只要來得及,我會盡量幫助你的!”

“謝謝你的好意,我不需要!”周青皺着眉頭,說道。

“隨便你……”林晨聳了聳肩,也不多說什麼,而是再次轉頭看向了嶽曉珊,道:“哦,對了,嶽隊,另外,我要給你說一件事情。他們的傷勢也不是不能治好。至少在我的手中易如反掌,在我看來,也就是輕傷而已。所以呢,憑藉這樣的傷勢,想要判我坐牢七天,也似乎有些勉強了。這樣吧,我開出一個條件,你看看怎麼樣?”

嶽曉珊瞪大了眼睛,看着林晨,咬牙切齒,道:“林晨,都這樣了,你還想玩什麼花樣?難道你還打算就這樣離開不成?”

林晨聳了聳肩,笑道:“還真別說,我還真就是這個打算!”

說完,林晨仰頭不由的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嶽曉珊卻是顯得更加的氣急了,剛想說什麼,卻就在這時,岳飛雪的聲音忽然傳來,說道:“好了,曉珊!”

嶽曉珊一愣,看向岳飛雪,道:“姑姑……”

岳飛雪微微搖頭,輕輕一笑,低聲道:“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這裏吧。現在就算繼續追究,也沒什麼大收穫了。你不就是想要贏他嗎?放心,以後有的是機會,我保證,下次,你一定能輕鬆的拿下他,這樣總行了吧?”

嶽曉珊微微一愣,倒是沒有想到,這句話竟然是從岳飛雪的口中出來的。

之前她多次想要對付林晨,岳飛雪一直都是抱着阻止反對的態度。然而這次,她卻竟然支持自己,這是嶽曉珊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

“姑姑……”不由的,嶽曉珊開口叫道。

“好了,這件事情就讓我來處理,給你們弄一個公道吧!”岳飛雪看着自己這莽撞的侄女,不由搖頭苦笑,說道。

“好了,林晨,你也別在這裏得到便宜還賣乖的。有什麼話,你就說吧。這場鬧劇也該結束了。你剛纔話中的意思,是不是說,你願意出手給這些學生救治啊?”隨後,岳飛雪看向了林晨,苦笑問道。

“呵呵,本來吧,我還真沒這麼想過。不過呢,今天看了看,這羣傢伙也真是挺可憐的。有句話說得好嘛,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今日,我就大發慈悲,給他們一個康復的機會,也是給他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但還有句話說的更好,這世上,沒有不需要付出代價就能做錯的事情!”林晨呵呵笑着說道。

說到這裏,他驟然看向了天依中學的校長和教導主任,笑道:“兩位相比就是天依中學的校長和教導主任吧?”

校長和教導主任同時皺眉,看向了林晨,似乎有些不明白他怎麼會找上自己。

“怎麼了?”天依中學的校長皺眉問道。

“呵呵,也沒什麼,就是想要給你們說幾句話而已!”林晨輕輕一笑,說道:“這我記得還有一句話啊,說的也不錯,叫什麼去了?對,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這幾個傢伙,有如今的下場,其實他們固然可恨,但最終的罪過,卻也就只能落在你們這些做導師的,還有做父母之人的身上。”

說着,林晨的嘴角微微上翹,帶起了一絲邪魅的笑容,道:“我現在給了他們一次重來的機會,但卻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你們天依中學的這些老師,我感覺是白當了。現在受傷的是你們的學生,要是想要他們好過,你們也必須付出代價。這樣吧,你們學校現在共有六十多個學生手上。我也不要多,你們校方,若是想要我給他們六十多人救治,那就必須每人支付一百萬,記住,是一百萬!”

校長聞言,面色頓時就是一變,道:“你說什麼?”

同時,教導主任的眼睛也不由瞪得大了起來,看向林晨,驚道:“你要這麼多錢?”

“哈哈哈……”林晨哈哈一笑,道:“別這麼驚訝。有句話說的好,浪子回頭金不換。我這是在給他們回頭的機會,你們覺得這一百萬很貴嗎?”

微微搖頭,林晨的臉上帶着鄙視的神色,道:“你們可能不知道吧。我平時救人,不需要錢。但是,當我的醫術運用到交易上的時候,我的病人,重到重傷垂死,輕到風寒感冒,不管是怎麼樣的,價格都是一千萬以上。你們也別覺得我在坑你們。這一點,你們可以問問嶽院長,嶽院長最爲慶祝。我在前幾天纔看了一個病人,診金也不多,九千多萬而已!”

此言一出,現場頓時一片譁然,盡皆驚愕。

天依中學的校長,教導主任,還有那中年女人,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林晨。

從林晨說話時的神態來看,顯然,他並沒有說謊,因爲他的神色太過於篤定了。

然而,一個人的診金就是九千萬,這卻是讓人不敢想象的。

不能說這診金是史無前例的。但是,能拿到如此診金的,那醫術,又需要達到何等的境地呢?

這一刻,甚至就連尹月,呂卿也都喫驚了,不可思議的看着林晨。

她們也同樣沒有想到,林晨竟然有着如此本事,更加沒有想到,林晨竟然身懷如此一筆鉅款。

“好了,我也不多說,這些學生不管家庭窮也好,富也好。每家每戶,也都必須給我拿出一百萬來。也就是說,救治他們,每個人我都至少要兩百萬以上的診金。學校一百萬,他們各自的家庭出一百萬。正所謂做錯了事情,就必須付出代價,而這就是我給你們的代價。別說我不仁,我林晨就是這種性格!”

在衆人驚駭的目光中,林晨再次的說道。

說完,他看向了嶽曉珊,道:“我說岳隊,事情我就陪你處理到這裏了。現在,我也應該走了。至於要不要扣押我,你自己慢慢想清楚。今天你要是扣押了我,就算給我兩千萬,我也絕對不會救治任何人。我回去等你的消息,你要是打算讓這羣人一輩子躺在牀上做廢物的話,歡迎你隨時來抓我!”

說完,林晨哈哈一笑,轉身打開病房的門,直接便走了出去。

“你……”嶽曉珊氣急,想說什麼,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無話可說。

這其實也就是做一個警察的悲哀。不管是好警察也好,壞警察也好。總不能光明正大的拿羣衆性命終身開玩笑。壞警察至少還能來陰的。可作爲一個正義的警察,他們卻是不敢施展任何的手段。

當下,看着林晨大搖大擺的走出病房,她卻是根本就沒有半點辦法。

可以說,在警察的面前,能如此囂張的,林晨必然是第一個。畢竟警察這東西,看起來職務不是很高,但特權卻是極大。有的時候,甚至就算是那些大官,也都必須退讓三分。畢竟,他們是政權執行者的代表啊。

在所有人注視的目光中,林晨走出了病房。剛來到外面,景月,蘇薇,方靈嫣,王峯,石思威等人便急忙圍攏了上來。

“林晨,你沒事吧?”景月、蘇薇急忙圍攏上來,叫道。

“師傅,他們有沒有欺負你?”方靈嫣也急忙圍攏上來,上下的檢查着林晨的身體,問道。

“晨哥,事情怎麼樣了?”王峯幾人也急忙叫道。

“呵呵,放心吧,都沒事了。難道你們還不相信我?現在啊,咱們就準備準備,出去好好慶祝一番就好了。今天的這件事情啊,就算是徹底有了一個了結了!”面對衆人的關心,林晨只覺心中一陣溫暖劃過,笑着說道。

“什麼,就這樣解決了?晨哥,真這麼簡單啊?”然而轉變太大,衆人卻是有些接受不了,當下,一個個的都目瞪口呆。顯然有些搞不懂,爲何會這樣輕鬆。

“怎麼,難道你們還覺得我應該被抓取牢獄幾年,這才正常啊?”面對衆人的表情,林晨一陣無語,搖頭說道。

“嘿嘿,這自然不是,晨哥沒事了,我們自然是應該高興的!”王峯既然反應過來,立即打起了哈哈。

“林晨,真的沒事了嗎?那也就是說,以後這些警察都不會來找你麻煩了?”景月走了上來,看向林晨問道。

“那是當然,我都親自出馬了,你覺得還有我擺不平的事情嗎?”林晨伸出手來,樓主景月那嬌小的身子,哈哈笑道。

景月有些不自在,不由掙扎了一下,但卻並沒有太過。

畢竟她現在和林晨,已經是名副其實的男女朋友關係。這樓樓,似乎也不算什麼。

然而這一幕落在舒薇的眼中,卻是是的舒薇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黯然,忍不住的就轉頭看向了一邊,神色稍微了有了一些不對勁。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