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賤人就是賤人

加入書签

“是不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很想學?”林晨收回了手,笑着說道。

“嗯,我想學!”方靈嫣很老實的說道。

“那你就等着吧。現在你就先別練武了,會跳舞嗎?給我跳一段!”林晨笑道。

“什麼,跳舞?”方靈嫣一愣,睜着一雙大大的眼睛說道。

“怎麼,有問題嗎?”林晨笑道。

“可是我是要學武哎!”方靈嫣急忙道。

“你要練武,首先筋骨要先鍛造得足夠了。我現在沒工具,怎麼幫你啊?所以呢,你先給我跳一段舞,興許我一高興啊,今晚上我就給你想辦法,弄一些東西過來。短時間之內,你可能就能達到我這樣的柔韌度了,不是嗎?”林晨笑道。

方靈嫣一聽,也有道理。似乎身體想要修煉到林晨這樣的地步,已經完全不能用常理來修煉了。似乎是應該需要一些東西輔助。當下她微微點頭,四處看了看,卻又疑惑道:“師傅,難道就在這裏跳舞嗎?”

林晨笑道:“怎麼,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方靈嫣搖頭,道:“沒問題,只是,師傅,這也沒有音樂啊,光跳舞,多沒意思啊!”

林晨想想也對,笑道:“不如這樣好了,學校裏面可有洞簫或者笛子,你去給我找一根來,我來給你伴奏!”

方靈嫣聞言,眼睛一亮,不可思議的看着林晨,道:“師傅,你是說,你會吹笛子和洞簫?”

林晨笑道:“怎麼,有問題嗎?”

方靈嫣急忙搖頭,道:“沒問題,笛子和洞簫,在琴房都有,我這就去給師傅你取去!”

說着,方靈嫣也不停留,轉身便急忙小跑離開。

看着她那靈巧的背影,林晨微微搖頭,輕輕一笑,又在樹下坐了下來,心道:“這丫頭的根骨倒是不錯,就是不知道體質如何,看來找機會還是必須要好好試一試她纔行啊!”

想着,拿起了那本華夏上下五千年便又繼續看了起來。

而在這個時候,女生宿舍裏面,景月和舒薇卻是一上一下,在一張雙層牀上躺着。

舒薇躺在上面,翻來覆去,卻總是感覺渾身不自在。

在下面躺着的景月也一雙大大的眼睛睜着,看着上面的牀板。心中同樣特別的不是感覺。

就在這時,房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打開,一個少女走了進來,正是楊豔。

“喲,這不是景月和舒薇嘛,今天這是怎麼了?竟然捨得回來午休了?是不是兩個人去巴結人家一個男人,卻被人家給甩了?”一走進來,看到了牀上的景月和舒薇,楊豔便冷笑着說道。

景月和舒薇,一上一下,同時看向了楊豔。

“狗嘴裏吐不出象牙,整天就知道滿嘴噴糞!”舒薇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直接就就毫不留情的反駁道。

“哼,拽什麼,真以爲你們靠上大樹了不成?那林晨在怎麼威風,也不過就是一個莽漢而已。在這個世道,這樣的人,要多少有多少。真正有用的還是錢。和嚴少相比,他還差的遠了!”楊豔冷笑着說道。

“嘖嘖,是,人家嚴少是有錢,一筆錢砸下來,你就只能跪舔,這一點,在學校裏面,誰不知道啊!”

景月沒有回話,但是,舒薇卻是半點不留情面,直接揭穿老底的說道。

在她們這羣女生的圈子裏面,沒有人不知道楊豔和嚴新的關係。可以說,楊豔就是被嚴新包養的一個賤貨。這一點,她們誰都清楚。

不過,她們更清楚,嚴新至始至終,根本就沒有把楊豔放在眼裏。楊豔,不過就是嚴新的發泄工具而已。嚴新真正一直在追求的乃是景月。只可惜,景月根本就不理會嚴新的追求。

然而,面對這一幕,楊豔卻一直都是羨慕嫉妒恨,所以,一直以來,楊豔和景月一直都不對付。

而作爲景月最好的姐妹,舒薇自然是站在景月這一邊的。

景月是出了名的乖乖女,不懂得與人爭辯,不懂得佔便宜。但舒薇可不是喫素的主,怎麼可能讓人就這樣欺負景月?

“舒薇,你說什麼?你有本事就再說一遍?”聞言,楊豔頓時就怒了,瞪着舒薇說道。

“呵呵,說什麼,某些人自己心裏明白。某些東西,不屬於自己的,就永遠都得不到。某些東西,不是追求就能得到的!”舒薇陰陽怪氣的說道。

“哼……”楊豔冷哼一聲,忽然,她眼睛微微一眯,冷笑着說道:“舒薇,我是那種人,那又怎麼樣?總不見得你就能好到哪兒去吧?至少嚴少有錢,不同於你,寂寞到連一個屌絲你都要去巴結,呵呵!”

說話間,不等舒薇反駁,楊豔又冷笑道:“不過,你再得意,那又能怎麼樣?你真以爲那林晨就真的天下無敵了不成?惹到嚴少,就憑他也能承受那股怒火?你們放心吧,最多不過幾天,所謂的林晨,在這學校,將會永無翻身之日。在學校裏面,也將沒有他的立足之處,哼!”

說完,楊豔冷笑着,直接來到了自己的牀沿上,坐了下來。

“你說什麼?”這一次,卻不是舒薇說話了,而是景月心中忽然一緊,開口問道。

“呵呵,怎麼,景月,你是緊張了嗎?”楊豔聞言,頓時就冷笑得更歡了,道:“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吧,嚴少已經聯合了學校各大社團,就在這幾天,這些社團將會聯合起來,一起挑戰林晨,甚至打壓林晨。你們覺得,那林晨有多少抵抗力?”

“哈哈哈,景月,你還真以爲你巴結到一刻大樹了不成?你放心好了,嚴少已經說過了,林晨滾出學校之時,也將是你噩夢的開始。到時候,你就等着千人奸,萬人輪吧,哈哈哈!”

說話間,楊豔絲毫不顧形象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這一次,饒是景月多好的脾氣,也忍不住了。整個人,立即從牀上翻身起來。

不過,在狠狠的瞪了楊豔一眼之後,她卻是直接轉身離開,打開門小跑了出去。

“月月……”舒舒薇急忙呼喊了一聲,也趕緊翻身下牀,穿上鞋子後,狠狠的瞪了楊豔一眼,冷聲道:“賤人就是賤人,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地方是乾淨的!”

說完,也不等楊豔說話,直接轉身就追了出去。

“月月!”在宿舍樓下,舒薇拉住了景月,輕聲道:“月月,沒事了,別多想。楊豔就是這樣的人,和她計較,不值得!”

景月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但聞言,還是微微點頭,聲音溫柔道:“沒事的,舒薇,我沒什麼事情!”

舒薇微微點頭,道:“沒事就好。其實有的時候看開一點,不管她說什麼,咱們都不要理會她就是了。對你,她純屬就是在嫉妒而已!”

景月輕輕點頭,道:“我知道,不過她說的若是真的,那現在的林晨,應該就很危險了。咱們還是先提前通知林晨一聲吧!”

舒薇聞言,也是微微點頭,但隨即,還是忍不住冷哼一聲,道:“這傢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純屬就是一個花心大蘿蔔。以前還覺得他不錯,現在真是越看越氣人!”

景月睜着一雙大眼睛,咕嚕嚕的看着舒薇,上下的打量着,忽然道:“微微,你是不是喜歡上林晨了?”

舒薇聞言,頓時一愣,隨即,俏臉立即一片紅霞飛過,看着景月,怒道:“臭丫頭,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我是在給你打抱不平,好嗎?人家……”

舒薇還想繼續說下去,但景月卻已經阻止了她,微微一笑,道:“其實你不用解釋的,我都明白。林晨究竟有多優秀,別人可能不知道,但咱們何他相處了這麼多天,難道還不清楚嗎?在這學校,根本就沒人能比得上他。而且他看上去,雖然吊兒郎當的,但其實他對人的真誠,咱們也都清楚。你對他的什麼心思,我也清楚。不僅是我,王峯他們也都看了出來,只是沒有說而已。其實你根本就不需要解釋的,大家都能理解!”

舒薇聞言,頓時就彷彿被人揭穿了心底的所有祕密一般。先是小臉一片漲紅。但沒一會兒,卻又猛然變得一片慘白。

她有些緊張了看着景月,輕聲道:“月月,你不會生我的氣吧?”

聽到舒薇這明顯已經承認的話語,景月心中忽然一陣失落。

其實,她明白舒薇的心,又何嘗不明白自己的呢?只是,畢竟是一個女孩子,比較矜持,所以不好意思表達而已。

現在看到自己最好的閨蜜,竟然成爲了自己的情敵,心中多少還是有些難以接受的。

只是,景月並沒有表達出來。而是微微點頭,輕聲道:“沒事的,舒薇。其實這些事情,咱們知道就已經好了。其實你沒有發現,林晨也是很喜歡你的!”

舒薇底下了頭,沒有再接話。這一刻,她的心裏,實際上比景月還要複雜。

任誰都能看得出來,林晨和景月的關係,早已經發展到了一種堪稱男女朋友的境地。這個時候,她卻對林晨有着非分之想。這讓她總是感覺有些對不住景月。而自己就好像搖身一變,直接變成了第三者一般。

“不行,我不能傷害月月!”舒薇的心中暗暗的想道。

“月月,你去找林晨,把剛纔楊豔說的話告訴他,讓他有個準備吧,我先上去了!”忽然,舒薇話鋒一變,說道。

“薇薇,你不去嗎?”景月一愣,急忙叫道。

“我不去了,月月,你放心吧,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擾亂你和林晨的!”舒薇於擺手說道。

說完,轉身小跑着,直接朝樓上走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