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排出毒素

加入書签

正在林晨陷入思考之時,忽然,一道聲音傳來,道:“水好了,接下來怎麼辦!”

林晨抬頭看去,就見程飛站在站在了廚房門前,正在朝着自己看來。

“弄好了,那你弄到盆裏面端過來吧,用來洗腳的。

程飛聞言,應了一聲,轉頭立即開始繼續忙活。

很快,一盆有些發燙的水端了過來,放在了程天的面前。

“你先給他把腳洗了。記住,要仔細一點,膝蓋以下,都要不斷的按揉,用水多洗幾遍!”林晨看着那盆水,站起身來說道。

程飛聞言,微微一愣,隨即點頭,道:“知道了!”

說着,他立即開始了繼續忙活。

先是把程天的鞋子脫了下來,然後放到了水裏面,輕輕的給程天洗起了腳。

其實這也不算是洗腳,這一盆的鹽水,裏面鹽分很重。而鹽裏面,有蘊含着一種奇妙元素,恰好就是療傷之前,很多人都必用的。林晨之所以讓他多洗幾遍,就是想要這雙乾枯的腳,能多得到一些鹽的養分而已。

大概二十分鐘後,水都涼快了,而程天的腳也已經洗的差不多。林晨又道:“好了,給他擦乾吧!”

程飛點頭,立即就把父親的腳擦乾淨。

“現在剩下的就交給我了。你繼續再去燒一盆水,這一次還是三包鹽!”林晨又道。

很顯然,在家裏也沒有鹽了。聞言,程飛點頭,起身立即就開始出去買鹽,而林晨則是繼續來到了程天的面前蹲了下來。

“林晨,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在一旁,岳飛雪好奇的問道。

他之所以請林晨來,也只是抱着試一試的打算,可真沒想到林晨就能把這病治好。但看現在的樣子,顯然林晨很有把握。一時間,她的心中也在爲程天感到高興。

“接下來自然是逼毒了!”林晨應了一聲,隨即伸手去敲打了一下程天的雙腳,道:“沒有知覺了吧?”

程天點頭,道:“早在三年前就已經完全沒有知覺了。”

林晨點頭,道:“嗯,知道了!”

說着,林晨攤開了針囊,從針囊裏面拿出了一根細小的銀針,然後抬起了程飛的腳。

雖然程天的腿現在基本上已經憋下去了,想要找到穴位,對於常人來說很難。但對於林晨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他的第一針,首先就對着湧泉穴的地方紮了下去,隨後有快速的拿起了八根銀針,對着程天的其餘八個腳底穴位紮了下去。

隨後,林晨又拿起了程天的右腳,還是先扎湧泉穴,然後又扎其餘的八個穴道。

“這樣你也能看得見穴道?”岳飛雪不可思議的看着林晨說道。

“你們是用肉眼看的,自然看不到。算了,你也別問我,我給你解釋你也聽不懂。最主要這是我的獨家祕製,不可外傳,嘿嘿!”林晨嘿嘿一笑,翻了翻白眼說道。

岳飛雪無語,不再說話,而是繼續看林晨會怎麼做。

然而,林晨在紮下這些銀針之後,卻是沒有絲毫猶豫,立即就開始在程天的雙腿之上按摩了起來。

林晨的雙手,不斷的在程天的腿上刮動。

一開始,程天和岳飛雪都還弄不清楚他是想要幹嘛。但緊隨其後,他們就漸漸的發現了,在程天的腳板之處,竟然漸漸的開始鼓了起來。就好像一個鱉掉的氣球,忽然被人充氣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看到這一幕,岳飛雪不由再次詢問道。

“他的腳並沒有完全的壞死,裏面的血肉,雖然基本上都壞死了。但某些神經,還有一些經絡,也都還是可以用的。尤其是穴位,其實都只是被萎毒堵塞了而已。只要按摩一下,把這些萎毒以按摩的手法逼出來,也就可以了!”林晨解答道。

聞言,岳飛雪立即看向了林晨的手。頓時就發現,原來林晨的手看上去似乎是在亂按。但實際上,卻是一直都在遵循着一套規矩。

大概二十分鐘後,程飛回來了,帶着隨身攜帶的一大袋子鹽,直接就衝到了廚房,開始了燒水。

又過了半個小時,水已經完全燒好,而在這邊,程天的腳板,卻已經完全的鼓漲了起來,彷彿裏面被充氣了一樣。

然而,那九根銀針,卻已經完全變成了漆黑色。

“我勸你們都捂住嘴,不要呼吸!”林晨對衆人提醒了一聲。隨即,自己就先屏住了呼吸。

剛屏住呼吸,沒有絲毫猶豫的,林晨立即就拔掉那九根銀針。

頓時,一股股漆黑色的液體,頓時就從那九個針眼之中噴灑了出來。

這液體,就猶如墨水一樣,卻帶着一股強烈的惡臭。在這惡臭之下,彷彿聞一口就能讓人承受不住昏死過去一樣。

岳飛雪和程飛還有程天三人屏住呼吸慢了一拍,頓時聞到這股味道,差點就被臭死。當下,一個個的都急忙皺着眉頭,屏住呼吸。

林晨站起身來,急忙走到一旁窗戶前,打開窗戶,深吸一口氣,然後對後面的程飛等人吩咐道:“那東西就是萎毒,一直以來都隱藏在他的身體中。現在我已經用按摩手法全部逼到了腳底板下。待會兒,等流淌的差不多了,你們就給他用力擠出來。最後,你們再把他的腳放在水盆裏清洗,一邊洗,一邊再繼續擠毒,想辦法把裏面的毒素全部擠出來。”

說着,林晨又道:“另外,這鹽水是好東西,若是你們覺得沒什麼的話,可以多在他的腳上多扎幾個孔,多弄一點鹽水上去,給他吸收一下。

“好的,林大夫!”看到那些毒水,程飛對林晨信心更足了。隨便應了一聲,便開始繼續關注父親的雙腿。

時間再一次流逝,大概十分鐘後,程天的腳底板再次鱉了下去,而裏面的毒液,也幾乎都流乾淨了。

恰好這時,門鈴聲傳來。

嶽曉珊打開門,卻原來是送藥的。

她把人招呼了進來,畢竟都是醫院的,拿她的錢,辦她的事情。自然,現在他要幫忙,對方也不能說不幫,於是就留了下來。

“林晨,藥來了,接下來呢?”岳飛雪看向了林晨問道。

“拿去分別用兩個藥罐,煎熬起來!”林晨回答道。

因爲這是兩幅藥的原因,帶藥的醫生也配了兩個藥罐,當下,也不用爲藥罐的事情發愁了。

岳飛雪親自去煎藥,而打掃房間那毒素的事情,則是交給了那送藥的醫生。

這醫生是一箇中年醫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倒黴,竟然碰上了這樣的事情。當下也只能屏住呼吸,用拖把來把那些毒液全部清理完畢。

待得毒液清理完畢,大廳之中依舊瀰漫着一股臭氣。

林晨把所有的窗戶,包括門戶,全部打開,空氣這才漸漸的好了起來。

當他再次來到程天身前的時候,程飛已經給程天把腳再次洗了一遍。而腳掌中的毒素則是已經完全被清除乾淨。

“嗯,不錯!差不多了!”林晨看着程天的腿已經從黑不溜揪,直接變成了蠟黃色,上面還有密密麻麻的一堆針孔,顯然正在吸收着鹽水裏面的鹽分,很滿意的微微點頭。

“水拿出去倒了吧,沒事了!”林晨再次對程飛吩咐道。

“你這麼悠閒自在的醫生,我還真是第一次見了!”看到自己腳上的顏色完全變了,程天彷彿抓到了那唯一的希望,心情也大好了起來,看向林晨笑道。

“我只答應給你治病,又沒說我要服侍你。這些你兒子能做的,我幹嘛還要做啊!”林晨撇了撇嘴說道。

“呵呵,你這樣動動嘴皮子,偶爾動動手,那可就是九千萬啊。我說你這錢也太好賺了吧!”程天無語道。

“臺上三分鐘,臺下十年功。你看着我用的時候,輕而易舉。但你又怎麼知道,我練的時候,承受了什麼樣的苦?”林晨撇嘴道。

“哈哈哈,也對,也對。臺上的三分鐘不值錢,但臺下的十年功,的確很值錢!”聞言,程天頓時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對了,這腳看上去,裏面的毒素應該是完全被清除了吧?怎麼還是沒有半點感覺呢?”說話間,程天話鋒一轉,說道。

“現在不過就是在幫你驅毒而已,又不是給你治腳。你這雙腿都爛成這樣了,你還想要有知覺啊,而且還這麼快,你簡直太異想天開了。你等着吧!”林晨看了看程天,說道。

說話間,林晨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就這樣靜靜的靠着沙發,也不說話。

而在輪椅上的程天則是也不說話,而是仔細的看着自己的這雙腿。

隨着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差不多一個小時候,在大火的熬煉之下,藥終於煎好。

“接下來怎麼辦?”岳飛雪把兩個藥罐子都一起般了出來,問道。

林晨又看向了程飛,就好像使喚奴才一樣,道:“你去找一個桶過來!”

程飛微微一愣,還是沒有拒絕,點頭應了一聲,立即開始去找。

剛找到桶,林晨又道:“接大半桶水過來!”

那邊的程飛又應了一聲,很快就提着大半桶水走了過來。

他把水放在了林晨的身前,林晨則是轉頭去看了看兩個藥罐子。

打開其中一個藥罐子聞了一下,然後蓋上,又打開另外一個聞了一下。味道對了,他端起來,直接就倒進了那水桶裏面。把裏面的藥水,還有藥渣,全都倒了進去。

林晨伸手在水裏攪和了一番,然後提到了程天的面前,道:“現在就麻煩你泡一下了!”

說着,不等程天說話,直接就把程天的腳泡進了水桶裏面。

而後,林晨又拿起了兩根銀針,對着程天的腰間兩處穴位,立即就左右各一邊,直接紮了下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