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生意

加入書签

“那你告訴我,那天晚上,你都做了一些什麼?”嶽曉珊看着林晨的眼睛,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不得不說,林晨撒謊的技術,絕對是頂尖的。在他的謊言之下,永遠都感受不到驚慌或者閃躲。此刻,林晨和嶽曉珊的眼神對視,就是這樣的情況。

“好,我告訴你,行了吧?”林晨微微搖頭,好像很無語的樣子。

他放開了嶽曉珊的手,離開了嶽曉珊的身體,慢慢的走到了一邊,無奈道:“其實我要是說,發生那件事情的那晚上,我一直都在圖書館看書,你相信嗎?”

嶽曉珊皺眉,道:“這個不成立,你那晚上在事發現場出現過的事情,就連媒體都報道了,你怎麼就能說你一直在圖書館沒有出來過?”

林晨聳了聳肩,道:“你看,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你還是懷疑我,你不相信我的人品,你還不相信我的人格。在學校裏面,誰不知道,我林晨可是從來都不撒謊的!”

看着林晨那彷彿很委屈的樣子,嶽曉珊翻了翻白眼,道:“夠了,別給我說這些有的沒的,我要的是證詞!”

林晨撇了撇嘴,道:“好吧,那晚上我的確在事發現場出現過。但是,當時在場的人,卻全都可以作證,我當時揹着一個肯德基外賣包。咱們就這樣說吧,我想問你,若是那件事情是我做的,我當時爲何還要去那裏?最重要的是,當時我是揹着肯德基外賣包回來的。誰都知道,距離學校最近的肯德基,用走路的話,一個來回至少要一個多小時。而當時事發不過十分鐘,我就來到了那裏。難道你覺得我有可能打了人,再去買肯德基嗎?”

林晨沒有半點心虛,說的好像他堂堂正正一般,繼續道:“我當晚不過就是看書看得有點過時了,我這幾位朋友,當時也在。本來是約定好要一起出去喫飯的。但最後還是我攀牆出去買肯德基,而他們繼續回去看書。我出去的時候,外面分明沒有事情,直到我回來的時候,那裏纔出事的,這一點,我想咱們都是不可否認的吧?”

聽到林晨的話,嶽曉珊仔細想想,似乎說的還真句句在理,一時間,還真感覺似乎自己是找錯人了。

“那你告訴我,他們分明是來找你的,爲何會在半夜時候就受傷了?”嶽曉珊再次問道。

“我哪兒知道?誰知道他們是怎麼惹上別人的?這樣一羣小子,不好好讀書,整天亂混,惹到惹不起的人,被暴打一頓也正常。就是沒打死有一些可以。你說,一羣讀書人,你這樣混,那不是找死嗎?還弄得跟二百五一樣,整天拽上天似的,這要是我兒子,我都不要別人動手自己就先廢掉他們了!”林晨無語的說道。

嶽曉珊聞言,不由一翻白眼。不得不說,這傢伙當真是無恥的有點過度了。

看着嶽曉珊,林晨繼續說道:“最主要的是,你說,我要是打了人,我還要留在現場,你以爲我是蠢呢,還是傻呢?”

嶽曉珊聞言,不由再次點頭。的確也還是這個道理。在這世上,還真沒有人會傻到自己惹禍了,還要再回去,讓人家抓住把柄,這簡直是愚不可及啊。

最後,林晨又道:“好了,我就說這些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去調查監控!”

說到這裏,林晨又似乎想到了什麼東西一樣,道:“對了,那裏應該有監控啊,調查一下監控看看,應該就知道誰是兇手了啊。我說你這女人也真是胸大無腦,竟然連這點事情都想不到,我真是服了你了!”

“你給我閉嘴!”林晨此話一出,又差點激起了嶽曉珊的怒火。

“你以爲我不想查啊,你們這些混蛋,一個好好的監控,都被你們給搞壞了,你現在讓我去查監控,你讓我上哪兒查去?”嶽曉珊沒好氣的道。

其實林晨的這話說的也搞笑,他其實早就知道,那裏的監控,基本上是安裝一個壞一個。沒辦法,學生晚上都要從那裏過路啊。爲了不給學校留把柄,自然要把監控廢掉了。

於是,從以前開始,那裏幾乎是安裝一個監控,學生們就砸一個。一來二去的,學校也無奈,最終也懶得再管了。所以,那晚上打架的監控,根本就沒有。

林晨也是知道這點,這才用這個來刺激嶽曉珊。

此時聽到嶽曉珊的話,他立即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看來這次的兇手還真是難得查到了。不過我也沒辦法,這件事情的確跟我沒關係!”

嶽曉珊死死的看着他,忽然道:“你剛纔說的話,如何證明事實?”

林晨想了想,道:“我剛纔說了啊,你大可以去調查監控啊。”

嶽曉珊輕蹙峨眉,低聲道:“調查監控?”

林晨笑道:“對啊,正所謂我行的正,做的端,我就不怕查。你大可以去調查那晚上的圖書館監控,就可以證明我有沒有說謊了。也可以證明,我是不是一直都在圖書館度過的!”

嶽曉珊聞言,立即明白了林晨的意思。當下微微點頭,警惕的看着林晨,道:“好,今天我放過你一次,但你等着,這件事情我會繼續查下去。若是讓查到和你有關係,那你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你也別想逃,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我希望你明白這個道理!”

林晨聳聳肩,笑道:“去吧,隨便你查,反正我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隨便好了!”

說話間,林晨還做出一副光明正大的樣子。

“哼……”嶽曉珊冷哼一聲,終於不再說話。

然而就在這時,忽然,一輛車在學校外面停了下來,是一輛法拉利跑車。

畢竟是豪車,一出現,頓時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法拉利中坐着的是一個女人,一個皮膚白皙,秀髮飄飄,帶着一副墨鏡的漂亮女人。

她穿着高貴,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給人一種成熟嫵媚的感覺,簡直堪稱男人殺手。

這女人摘下墨鏡,看到了學校門口的警察,還有那被包圍在中間的林晨和嶽曉珊,不由微微一笑,輕輕搖頭,心道:“這臭小子,不會又惹事了吧?怎麼曉珊這孩子在就是抓着他不放呢?”

想着,微微搖頭,她直接就下了車。

這女人穿着一身合體的連衣緊身裙,把她的身材勾勒得淋漓盡致,簡直美不勝收。

那一雙美腿,纖細修長,雪白如玉,看一眼便讓人不由想入非非。

她走了上來,排開衆人,包括警察,然後笑道:“曉珊,你們這又怎麼了?”

說着,她又看向了林晨,笑道:“小傢伙,你不會是又惹事,還來欺負我家姍姍吧?”

林晨和嶽曉珊同時轉頭看向此人,一時間還真有些認不出來。

良久之後,嶽曉珊這才叫道:“小姑,您怎麼來了?”說着,嶽曉珊急忙就走到了這美女身邊。

林晨也頓時就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上下打量着,道:“哦,原來是美人姐姐啊,今天雪姐姐你的出場,簡直太驚豔了,我都差點沒認出來,呵呵!”

說着,林晨也走了上去,笑道:“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就是你家姍姍啊,整天陰魂不散,疑神疑鬼的。怎麼都覺得我不是好人,所以一整天纏着我,要帶我回去。我這也是無奈啊!”

那美女笑着看向嶽曉珊,笑道:“是嗎?姍姍,你這麼做可就有些過分了啊。你不去做正事,整天纏着人家幹什麼?不會是看上人家了吧?”

嶽曉珊小臉一紅,萃道:“小姑,您說什麼呢。這混蛋傢伙,每次出事的地方,總是有他的出現,您說,他像是老實人嗎?我不懷疑他,我懷疑誰啊?”

林晨翻了翻白眼,道:“我還懷疑是你自己惹事,然後栽贓陷害給我呢!”

“你……”嶽曉珊指着林晨,就要繼續開炮。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前世是冤家啊,怎麼整天就吵個沒完沒了的?”那美女急忙阻止了兩人,無奈說道。

這美女不是別人,正是上次和林晨有約定的岳飛雪,嶽曉珊的小姑。

她無奈的看着兩人,道:“好了,我先說好了啊,我不管你們兩個誰有沒有嫌疑,今天啊,抓人的事情就別想了。你,林晨,跟我去看一個人,有生意來了!”

看到岳飛雪的一瞬間,林晨幾乎就已經完全猜到了,當下,呵呵一笑,道:“是嗎?那太好了,總算是可以賺錢了!哦,對了,我這裏還有點事情,你先等等啊!”

說着,林晨離開了月飛雪,來到了景月,舒薇,王峯等人的身前,笑道:“不好意思,我要去見一個人,今晚上你們先去喫飯吧,不用等我了,明天再一起喫!”

說着,林晨看向了王峯,笑道:“王峯,你帶他們去,有什麼好喫的喫什麼,有什麼好玩的就玩什麼,明白嗎?”

嶽曉珊看到了岳飛雪,似乎也明白了什麼,當下微微點頭,笑道:“放心去吧,晨哥,你是去賺錢,記住了,賺到錢,明天請客哦!”

林晨哈哈大笑,道:“放心好了!”

最後,林晨看向景月和舒薇,卻發現兩女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好看,看他的眼神也有些不善,不由就微微一愣,但還是笑道:“薇薇……”

“別叫我……”林晨剛叫舒薇的名字,舒薇便冷聲道。

林晨微微一愣,感覺自己似乎有些熱臉去貼冷屁股了,當下無奈搖頭,笑着看向景月,笑道:“月月……”

景月倒是沒有像舒薇那樣,雖然沒有應,但卻也沒有說話。

林晨笑道:“今晚上不好意思啊,你們先去喫飯,明晚上,我再請你們。好了,我這裏還有事,就不陪你們了!”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