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大罵主任

加入書签

林晨揹着一個外賣包,聞言,立即就看向了教導主任。

作爲教導主任,不一定要認識每一個學生。而作爲學生,讀書三年,要是連教導主任是誰都不認識的話,那也就是白混了。

雖然現在的林晨沒見過教導主任,但是他的前身見過啊!一抬頭,看着這中年矮胖之人,林晨立即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呵呵,主任,您叫我啊!”林晨笑呵呵的走了上去。

“都這麼晚了,不休息,你出來做什麼?你是住外面的還是住校的?”教導主任一看到林晨,立即就說道。

其實對於林晨,教導主任卻也是挺熟悉的。因爲某些人的關係,他也不得不暗中觀察林晨。這觀察都有好幾天了。所以,對於林晨的很多事情他都很清楚。但他眼珠一轉,狡猾之色盡顯眼底,卻是並沒有表露出來。

“呵呵,那個主任,不好意思,我是住學校的!”林晨倒是絲毫不含糊,直接就實話實說。

本來一般情況下,學校九點鐘就該關門了。八點半下課,一般要回家的學生,都是半個小時之內離開。而現在已經是十點過,差不多都十一點了,住校的學生應該是出不來的纔對。所以,林晨這麼說,純屬是自找不痛快。

這教導主任聞言,眼睛立即就是微微一眯,斥道:“住校生,你大半夜的不休息,跑出來幹什麼?你是從哪兒出來的?”

林晨卻是很清楚這傢伙和嚴新的關係,因爲曾經景月等人就對他提過。這個時候,他倒是絲毫不把這傢伙放在眼裏面。

反正嚴新都已經得罪了,這傢伙找到了機會,肯定是會找麻煩了。那林晨也就不怕了。既然把你當做敵人對待,何嘗還要對你客氣?

“呵呵,主任啊,沒辦法,這肚子有些餓了,而食堂恰好又關門了,所以我就出來琢磨着弄一些喫的。至於是從哪兒出來的嘛?呵呵,主任啊,大家都是明白人。你看看這面圍牆,光滑無比,很顯然大半夜翻牆的學生也不少了。既然如此,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何必這麼大驚小怪呢?”當下,林晨呵呵笑道。

“大膽……”教導主任顯然是沒有想到林晨膽子竟然這麼大,連這樣的話也敢當着他說。當下立即就怒了,同時,在加上某些事情,立即就開始對林晨發難了起來:“你是怎麼對師長說話的?大半夜的翻牆而出,你是什麼企圖?如此學生,簡直氣死我了。你回去準備準備,明天就不用來上課了!”

說着,教導主任忽然間似乎想到了什麼,道:“你說你是翻牆出來的,那這裏又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說話間,他直接伸手就指向了地上那橫七豎八的一羣人。

林晨下手何其重,他自己很清楚的。這羣傢伙,沒個兩三天,想要醒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林晨,曾經一代絕世強者,縱橫天下,無敵於世。在戰鬥中,力量的拿捏,簡直就是常人所無法想象的。他下手打的這批人,沒有人會死,甚至不治療,都死不了,但卻會痛不欲生一輩子。即便是治療了,要是手段不過關,也是一輩子的廢人。至於想要他們醒來,除非神醫,否則至少都需要三天以上的時間纔可以。

因此,林晨絲毫不怕這些傢伙忽然站起來。

當下,聽到教導主任的話,林晨的臉上立即就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吆喝,教導主任,您老人家好大的威風啊?您說讓我不要來上課,我就不來上課了不成?這個學校可不是免費的,我可是交了學費的,憑什麼因爲你一句話我就不能來上課了啊?再說了,這裏死人了,關我屁事啊。我說你這老傢伙,別給臉你不要臉啊。看我是一個窮學生好欺負是不是?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的那點道道,早就看你不爽了,要不是因爲你是教導主任,我還鳥都不鳥你!”

當下,林晨立即猶如潑婦罵街一般的就大聲的嚷嚷了起來。

在周圍觀看着的衆人,一大羣,全都被林晨的聲音吸引了過來。

看到一個學生再對着一個矮小中年人大罵,聽口氣,那中年人似乎還是一個教導主任,一時間,這些人也都愕然,奇怪了。

“咦,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個學生竟然敢如此大罵學校教導主任啊?”

“呵呵,有趣了,看來這南藝中學是要出名啊?大半夜的學校後面躺着這麼多重傷的人,學生又如此囂張,牛掰了啊!”

“看,記者來了。這次的南藝中學要飛了。教導主任當街被學生罵,學校外面出現了這麼多人被打傷,生死不知,要出大事的節奏啊!”

“你聽,警笛聲,是警察來了!”

一時間,一道道議論紛紛的聲音傳來。

同時,在不知何處,警笛聲也遠遠的傳了過來。

“你叫什麼名字?竟然敢對我這麼說話!”教導主任指着林晨,簡直被氣得火冒三丈。

“關你屁事,我幹嘛要告訴你啊?堂堂一個教導主任,你壞學生壓不住,你來壓我一個窮學生。你不關心學生也就罷了,連學生的名字資料你都不看一下。真不知道你這教導主任是怎麼做的。算了,我懶得鳥你,我先走了!”林晨聞言,卻是不屑的哼哼了兩聲,轉身就走。

來到圍牆之下,毫無顧忌的,立即踩着圍牆下很多學生爲了方便爬牆,從而擺下的石頭,身形矯捷的就攀爬了上去。

他倒是沒有一躍而上,如此一來,倒是顯得特別普通,就和很多學生翻牆差不多。

“林晨,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師長這麼說話?”那教導主任簡直肺都快氣爆了。本想抓住這個機會,對付一下這個被人下了令,要自己想辦法對付的學生。卻沒有想到,自己還沒對付他,卻被他弄得這麼狼狽。

林晨在圍牆上站了起來,回頭呵呵一笑,道:“我說主任,你看,你這不是知道我的名字嗎?你還不承認你是存心對付我?你分明暗中調查了我很久,就是想要找機會對付我。現在你竟然還假裝不認識我,我真是佩服你了。你這對付人的伎倆也太差了吧?最主要的是你一個大人,堂堂教導主任,竟然如此對付一個窮學生,我說你那心眼還能再小一點嗎?”

這時,那些被通報的記者也趕了過來,立即就把林晨的這句話給聽在了耳朵裏面。

當下,有記者立即就對着林晨和教導主任拍照。

林晨不等教導主任說話,也不給那些記者照相的機會,直接笑道:“呵呵,主任,要欺負窮學生可不能這樣。我先走了啊,你好好反思反思,你錯了沒有,哈哈哈!”

說完,林晨扒着一旁的一根樹幹,直接就下了圍牆,進入了學校。

剛下地,也不管外面,林晨直接轉身就朝着圖書館跑去。

而此時,在外面,面對一大堆記者拍照的教導主任,卻是氣得臉都紅了。

在人羣中,一個身材精瘦的壯年男子,身着背心,見勢,搖頭一笑,卻是轉頭對着林晨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低聲說道:“有趣,真是有趣了。這麼多年,我竟然一點都沒發現!”

說着,他轉身,直接就離開了人羣。

很快,警察來到,救護車來到,立即就把這裏包圍了起來。

不知道應該說是緣分好呢,還是應該說什麼纔好。

這次接這個案子的,還是嶽曉珊。

嶽曉珊帶着一衆警察剛來到,立即就看到了這些人所擺成的姿勢。

“死”

一個偌大的字眼,由五十三個人擺佈而成。

五十三個人,無一例外,全部昏迷不醒,生死不知,沒有一個能動的。

“嘶……”

看到這一幕,饒是作爲警察,見過不少場面,也一個個的都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待得反應了過來,嶽曉珊立即道:“封鎖現場,快!”

緊隨其後,又是一衆醫護人員下來,立即開始檢查。

檢查了一遍後,立即得出結論,都沒有事。

“怎麼樣,還有救吧?”嶽曉珊看向其中一個主治醫生問道。

“受傷很重,但沒生命危險。不過根據剛纔的粗淺觀察,這些人均是骨頭粉碎性傷害。下手之人也不知道是真的有本事呢,還是運氣不錯。這些人雖然受傷嚴重,但是,卻一個個的都沒有生命危險。不過骨頭粉碎性的傷害卻註定,很有可能,這一生中,這些人都廢掉了!”那醫生聞言,沒有絲毫猶豫的說道。

“嘶……”嶽曉珊不由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涼氣,掃視了一下這五十三號人,心中暗道:“好厲害的手段,這是同一個人下手的嗎?”

想着,她微微搖頭,心道:“不可能,這世上,誰能有這樣的本事?”

“可是這難道是一羣人下手的?”

又搖了搖頭,嶽曉珊心道:“更不可能了,一羣人下手,怎麼會都如此有分寸。很顯然,這是不想殺人的舉動,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只是這樣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甚至連生命危險都沒有!”

“可是,能做到這點的,這天下真的有這樣的人嗎?”

嶽曉珊越想,秀眉皺的越緊。

忽然,他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人,心道:“難道是他?”

在她的記憶中,有一個人可能做得到。但是,現在想想,卻又有些不敢確定。

“算了,還是先多調查一下,找出線索再說吧!”

在沉思了一番之後,嶽曉珊心中暗暗想道。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