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震懾

加入書签

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目光中,景月也緊張了起來,伸手拉着林晨的衣袖,道:“林晨……”

“放心吧……”林晨伸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一笑,說道。

也不知道是怎麼的,本來心中緊張的景月,在看到林晨的笑容之後,竟然不自覺的就鎮定了下來。

“彭雲是吧?你覺得你現在有幾成把握在我的手裏走過十招?”隨即,林晨不屑的看向了那衝上來的黑衣人。

彭雲長相併不魁梧,也很普通。身着一套西裝,但是,那不魁梧的身體中,卻蘊含着驚人的力量。但此時,面對林晨,他的眼中卻只有深深的無力。

可是即便如此,在聽到林晨這句話的時候,他還是眼瞳驟然一縮,散發出了冰冷的寒光。

“呵呵,林晨是吧?想不到短短的幾天時間,你竟然就已經變得如此厲害了。不過我現在的確不是你的對手,可你以十招爲限,未免也太囂張過頭了吧?你應該知道,作爲一個保鏢,我現在應該做的是什麼!”彭雲能清楚的感受到此時林晨的強大,但還是冷聲說道。

“呵呵,知道,作爲一條狗,現在主人被打了,你自然是需要吠兩聲的。但甭說十招,你若是能在我的手上走過三招,我就服你了!”林晨卻是絲毫不在意,冷笑着說道。

“你……”彭雲的眼中,頓時殺機閃爍。

雖然他承認自己現在不是林晨的對手,但是,也不是那種可以任由林晨侮辱的人。聽到林晨的話,他頓時就怒了。身形一動,立即就朝着林晨衝了上去。

人的個頭雖然不大,但那拳頭卻着實不小,如沙包一般,一拳轟出,竟然連空氣的氣流都被帶動了起來,發出陣陣風聲。

“呵呵……”林晨不屑的冷哼一聲。

這一刻,在其他的人眼中,都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彭雲的拳頭,就彷彿天外流星一般,快,快到極致,彷彿連肉眼都不可完全看清楚他的拳頭速度。

很多人都相信,要是換做自己站在此時彭雲的前面,面對這樣一拳,絕對是避無可避,躲無可躲的。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滿臉緊張的時候。

卻在這時,忽然,一隻手卻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彭雲的拳頭前面。

在所有人那不可思議的目光注視下,舊件這之手驟然形成掌,隨後形成抓,一把便扣住了彭雲的拳頭。

“怎麼可能?”彭雲此時同樣大喫一驚,對於自己的速度,他是很清楚的。但卻沒有想到,竟然如此輕而易舉的就被眼前這個少年拿下了。

此時,林晨就站在彭雲的面前,臉上帶着似笑非笑的神色,不屑的看着他。而林晨的手,卻是不知何時,已經完全的扣在了他的拳頭之上。

林晨的手上下一抖,頓時,彭雲手臂上所發出的衝擊力,頓時就此消散。

彭雲面色驚駭莫名,拳頭被林晨抓住,這讓他有着一種被鉗子死死扣住的感覺,整條手臂甚至連動彈一下都難。

“你就這點本事嗎?看來我還是高估你了,你在我的手中,連一招也走不過啊!”林晨不屑的冷笑聲忽然傳來。

聲音落下,林晨的手臂上驟然用力。

“咔嚓!”

彭雲的腕骨上,頓時就傳來的骨頭斷裂的聲音。腕骨,整個就被林晨擰碎。

“砰……”而後,就見林晨驟然提起腳,直接一腳便揣在了彭雲的小腹上。

“嗯……”

“噗……”

彭雲渾身一震,整個人立即倒飛了出去,悶哼一聲後,一口鮮血忍不住的就噴吐了出來。

林晨拍了拍手,再次站在了原地。

這一切說來話長,實際上不過電光火石之間便已經過去。

直到這一刻,在衆人看來,都應該是林晨被彭雲完虐纔對。但是,結果卻是彭雲連林晨的一招都沒有接住。

嚴新甚至是在瘋狂的冷笑,他感覺,今天只要林晨廢了,自己就能好過了。不管他是死是廢,只要他不好過,自己就會好過。基本上他就沒有想過,彭雲究竟是不是林晨的對手。

然而,當這一幕展現出來的時候,他卻驚駭了。

他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僵硬了上來。

“呵呵,我說嚴新,現在你還有人嗎?有的話都叫出來吧?這彭雲,還不放在我的眼裏!”而就在這時,林晨的聲音卻又再次傳來。

“嘶……”

無論是教室外面,又或者是教室裏面,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反應了過來。而反應過來後,他們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先倒吸了一口涼氣,看向林晨的眼睛,充滿了驚駭,不可思議。

“靠,這是在拍武俠劇嗎?竟然都打得吐血了?”

“這林晨好厲害。你們聽說了嗎,曾經那嚴新遭受到黑幫人的威脅,這彭雲作爲他的護身保鏢,可是單憑一己之力,直接擺平了三十多個人而毫髮未傷啊。想不到這林晨今天竟然只是一出手就把彭雲廢掉了,他究竟有多強的力量啊?”

一時間,周圍的學生在此喧譁了起來,都開始唸叨了起來。

“好厲害的身手!”而此時,那站在人羣中看熱鬧的其餘四少,卻也同時在心中暗暗想道。

在這一刻,林晨就彷彿搖身一變,變成了神靈一般,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面對他,所有人都露出了驚駭的神色。

王峯也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林晨。雖然之前就知道林晨厲害,但卻萬萬沒有想到,林晨竟然已經強悍到這等地步。

在學校裏面,所有人都不敢招惹嚴新的原因,不禁是因爲他家裏有錢,也不禁是因爲他乃五大少之一。甚至可以說,就連他這五大少之一都不是來自於他本身實力的,而是來自一個神祕的保鏢,那便是彭雲。

但是,如今,這彭雲竟然在林晨一出手的情況下,直接就落敗了。這代表着什麼,王峯很清楚。

“晨哥,你厲害!”愣愣的注視了林晨良久之後,王峯這才由衷的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林晨微微一笑,只見此時,劉振,谷陽,傅尤,吳濤,成真幾人找已經把那所謂的數學天才打得不成人形,想來沒有一兩天,休想下牀了。

“小意思,什麼所謂的校園五大少,原來也不過如此嘛!”林晨呵呵一笑,卻是不屑的看了看嚴新。

“林晨……”在一旁,一直拉着林晨另外一直手臂的景月,此時也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剛纔,她可是一直都在拉着林晨左臂的。卻沒有想到,林晨竟然都不抽出來,直接一隻手便去對敵了。這要多兇悍?景月根本就不敢想象。

不過,此時反應過來,她第一件事情就是開始擔憂。

畢竟嚴新可是五大少之一,家境更是強得離譜。如今,林晨竟然如此對待嚴新,如何能不讓她擔心。

“放心,沒事的!”雖然景月還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出來,但林晨卻已經從她的眼神中看得一清二楚。微微點頭,伸手拍了拍她的小手,安慰道。

景月的眼神立即就和林晨對視在了一起,看着林晨眼中那鎮定的神色,不知如何,心中的擔憂,立即就煙消雲散,變得鎮定了起來。

“嚴新,別用你那仇恨的目光看着我。仇恨是懦弱者我無能。強者一般都是沒有仇恨的,只會給予別人仇恨。如同你這般的弱者,也沒有資格仇恨我,明白嗎?”林晨轉頭看向了一旁,那摔倒在地上,正用一雙眼睛瞪着他的嚴新,冷笑道。

“林晨,你最好現在就殺了我,否則,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嚴新卻是依舊死死的盯着林晨,冷聲道。

“呵呵……”林晨笑了,看白癡一樣的看着嚴新,道:“究竟是你白癡呢,還是你把我當白癡了?我知道一般在這個時候都應該放下狠話,但你這話的技巧也太強了吧?你分明知道我現在不能殺你,還說的如此有腔調,你這逼裝的好啊,簡直就是傻逼中的極品!”

“哈哈哈……”說完,林晨一陣大笑。忽然拉着景月的小手,道:“好了,沒事了,咱們走!”

說話間,直接就帶着景月朝着外面走去。

“林晨……”嚴新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

只是,林晨已經離去,卻是連轉頭看他一眼的興趣都沒有。這反而更是一種無聲的羞辱,把他羞辱到了徹底。

所有人都看出了林晨的不屑,那是一種上位者面對下位者的不屑。不屑到甚至連說一句話都不願意。

王峯幾人也深深的看了嚴新一眼,萬萬沒有想到,以前那高高在上的五大少之一,如今竟然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微微搖頭,王峯什麼話也沒說,帶着劉振,谷陽,傅尤,吳濤,成真四人直接轉身便離開了這裏。

“等等我!”閨蜜都走了,舒微留在這裏也感覺挺怪異的。當下急忙叫了一聲,也趕緊追了上去。

在林晨的牽扯之下,景月和林晨一起離開了教室。

在外面雖然堵得人山人海的,所有人都在看好戲。但這一刻,面對林晨,卻是沒有人敢阻攔,所有學生都自動的讓開了一條道路。

他們都很清楚,經歷了今天的事情之後,學校五大少,可能就要從新洗牌了。至於嚴新和林晨,誰能成爲那五大少之一,這就不是現在一句話兩句所能說得清楚的了。

但無論如何,所有人都清楚,這林晨不管是否能成爲五大少之一,但至少今後,在學校裏,他絕對是可以橫着走的。無人敢再動他。甚至就連其餘四少想要動他,首先都要掂量掂量。

在所有學生敬畏的目光中,在嚴新仇視的注視下,在其餘四少凝重對待的眼神下,林晨牽着景月,帶着王峯等人,不疾不徐,緩緩的走出了教室,穿過了人羣,遠遠的離開。

背影是如此的瀟灑,身形是如此的強勢,宛如那巍峨的高山,讓人只能仰望。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