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老爸下藥?

加入書签

林晨回到了車上,坐了下來。而林震則是早就已經坐在了車上。

看到他回來,林震微微一笑,道:“你什麼時候學的武功?”

林晨微微一愣,看着林震的樣子,似乎對於自己會武功,一點也不驚訝。

翻找了一番記憶後,卻發現在記憶中,林震不止一次兩次的想要引導自己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修煉。但很可惜,這具身體的原主任卻是不知道在害怕什麼,竟然特別的恐懼修煉,因此,一直都沒有修煉過。

對此,林震似乎也是很困惑。最終只能丟下一本武學祕籍,剩下的就不再逼迫原來的那個林晨。只是想讓原來的那個林晨想要修煉的時候就修煉一下。

想到這些,林晨不由微微點頭,心道:“原來還有這樣的歷史啊,難怪他對於我的身手,一點都不懷疑!”

想着,林晨微微一笑,聳了聳肩,笑道:“我只是不想習武而已,但這並不代表我就不想自保。在這個世界,想要活下去,就要擁有絕對的實力。沒有實力的人,就沒有資格存活。所以即便我再不喜歡修煉,卻也只能修煉下去!”

林震顯然沒有想到林晨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一時間,看向林晨的眼神都有些變了,變得有些不可思議。

隨即,他不由的就笑出聲來:“哈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原來這些年來都是我瞎操心了。你這臭小子,我還以爲你一輩子也領悟不到這一點呢。想不到如今,你竟然對這一切看的如此透徹啊!”

說着,林震深深的嘆息了一聲,伸手拍了拍林震的肩膀,笑道:“好,好啊!”

見林震對自己竟然沒有半點起疑,林晨心中也鬆了一口氣,臉上也帶起了隨意的笑容,道:“別以爲你這些年來一直是什麼心思,我會看不懂。作爲你的兒子,不想說話歸不想說話。但某些事情,卻不代表不想說話就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做了!”

林震鄭重點頭,對於林晨的話,他感到很欣慰,道:“好,好啊,這纔是我的好兒子!”

正在兩人說話間,一道俏麗的身影從車旁跑過,在車前的馬路上停了下來。正是穿着一身警服的嶽曉珊。

她看着沒有林晨半點身影的馬路上,顯然更加的惱怒了,跺一跺腳,忽然對着天空發出一聲青嘯,大叫道:“林晨,你給我等着,我一輩子也不會放過你的。這一輩子,你也別想擺脫我!”

林晨坐在車子裏面,清楚的聽到她的咆哮,臉色不由一黑,隨即忍不住的就笑了出來,微微搖頭,心道:“這話聽起來怎麼感覺這麼不對勁呢!”

而此時,在一旁的林震也有些驚愕,卻是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林晨。

嶽曉珊在咆哮了過後,終於不再停留,哼哼的咬牙,輕聲低估道:“林晨,下次,下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雖然她低估的聲音很小,但卻是經過了車旁,被林晨聽得一清二楚,更是讓林晨無語。

因爲車窗關上的原因,饒是嶽曉珊從一旁經過,竟然也沒有發現車子裏面有人。更加沒有發現,車子裏面的人赫然便是她追蹤出來的林晨。

待得嶽曉珊離去之後,林震終於再次說話了,卻是不由笑了起來,道:“呵呵,看來你最近桃花挺旺盛的啊!?”

聽到林震的打趣,林晨愕然,隨即笑道:“我的桃花何止旺盛,只要我願意,即便形成一片桃花海都不是問題!”

很少見到林晨這麼笑的林震聞言,心中不禁一陣欣慰。微微搖頭,笑罵道:“臭小子,你這口才見長啊!”

說完,不帶絲毫猶豫的,直接啓動了車子,踩動油門離去。

不大的一座小平房,也就只有兩三間臥房,一個客廳和一個廚房,外帶一個衛生間,這就是林晨的家。

父子二人同時走了進來。

林晨把書包送回了自己的臥室,然後去衝了一個澡。出來的時候,卻只見林震坐在客廳椅子上,身前的桌上還放着一杯水,又好像是茶。

林晨剛要回到自己的房間,林震卻道:“過來,別忘記把這杯水喝了!”

林晨微微一愣,頓時就想起來,似乎以前,每次放假回來的這天晚上,林震都會讓之前的林晨喝下那杯水。然後之前的那個林晨就會舒舒服服的休息一晚。當下,林晨也不遲疑,直接便走了過去。

來到桌前,端起了桌上的水杯,剛湊到了鼻子下面,頓時就聞到了裏面的味道。

“不對,這不是一杯普通的水!”

林晨靈機一動,立即就察覺出了這杯水的不對勁。

“難怪之前的那個林晨每次在喝完這杯水之後都會睡得特別沉,什麼都不記得了,原來這裏面竟然還放了鎮魂散這樣的藥物。喝了這樣的藥物,還能醒來,那纔是怪事了!”

林晨的心中暗暗想道,卻是不由的奇怪了起來:“爲什麼他要給自己的兒子喝這種東西?雖然這東西對人沒什麼害處,但是喝了這東西之後,他都做了一些什麼?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在瞞着自己的兒子?”

一時間,林晨倒是開始奇怪了起來。

但是,現在端着這杯水,他卻是不能不喝下去。

當下也不再猶豫,揚起脖子,直接就把整杯熱水都喝了下去。同時,在他的體內,星神決快速的運轉了起來。

這些水剛進入了他的體內,立即就被他以星神決中的斗轉星移之法直接給排除到了尿道管裏面,甚至連消化都不需要。裏面的藥性,根本就無法在他的身上發作起來。

他放下了水杯,對着林震微微一笑,道:“爸,那我就去休息了啊!”

林震微微點頭,笑道:“去吧,晨兒!”

林晨故作打了一個哈欠的樣子,似乎很累,點了點頭,又去上了一個廁所,然後直接回到臥室裏面去睡覺了。

雖然躺在牀上,關上了燈,但林晨卻是沒有半點睡意。在他的腦海中,無數的疑惑開始閃過,輾轉反側,卻是根本就一點也想不通。

沒辦法,今天遇到林震以來,發生的事情雖然不怎麼多,可是給他的疑問卻太多太多。

例如爲何之前的那個林晨會這麼害怕修煉?林震分明是一個高手,爲何腳下虛浮,顯然雙腿受到過嚴重的內傷,那傷勢又是誰造成的?而之前的那個林晨,他七歲的記憶怎麼會不見了,究竟去了哪裏?是被什麼力量給封印了?還是被什麼力量給消除了?林震又爲什麼會在自己的杯子裏面放下了鎮魂散?

以上的這些都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林晨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前一個林晨的記憶中,竟然沒有半點關於母親的記憶。似乎有聽父親說過是死了。可是這麼多年,他卻連母親的墳墓在哪兒都不知道,從來沒有去祭拜過。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疑問,讓人無法猜測到的疑問。

林晨並沒有睡去,也沒有急着睡去。他打算好好探查一下,林震給自己喝下了鎮魂散之後,究竟要幹什麼。

只是,隨着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林晨卻感覺自己似乎是想多了。

兩三個小時都已經過去了,林震根本就沒有什麼動靜,什麼事情都沒做,似乎就是去洗了一個澡而已。

不過林晨還是沒有睡,依舊在等待着。

大概又過了兩個多小時,都凌晨了,終於,一道輕微的腳步聲從門外緩緩的靠近。

“來了!”林晨心中暗道,急忙翻了一個身,閉上眼睛,開始了睡覺。

而就在他閉上眼睛,調均勻呼吸的這一瞬間,房門忽然被打開,林震則是從外面走了進來。

林震站在房門口,靜靜的就這樣看着林晨,半響之後,這纔再次緩緩走上前來。

他來到了牀前,在牀沿上坐了下來,就這樣癡癡的看着林晨,半響之後,這才低聲說道:“孩子,對不起,有些事情不能讓你知道,爸爸我也只能用這樣的方法來幫助你!”

說完,他緩緩伸手掀開了林晨的被子。看着只穿了一條短褲睡覺的林晨,輕輕一笑,卻是不再多說什麼。而是把雙手緩緩的放在了林晨的背上。

林晨只是在假裝睡覺而已。雖然呼吸很均勻,但卻絕對並沒有真的睡着。感覺背上忽然出現了一隻手,胡靜渾身一震,一層雞皮疙瘩立即就起來了,在心中暗道:“靠,這老傢伙看上去人摸人樣的,不會是搞那東西的吧?現在不會是連自己的兒子都不放過吧?”

想着,他卻是不敢有所動作,害怕被林震發現。

林震感受到他背上的異樣,卻是搖頭輕輕一笑,低聲呢喃道:“還是老毛病不改,依舊是這樣的敏感。每一次碰到你的身體,都會起一層的雞皮疙瘩,這反應可真是的!”

說着,他脫掉鞋子,直接就上了林晨的牀。

“靠,這傢伙不會是要來真的吧?”林晨雖然沒有睜開眼睛,卻能清楚的感受到林震的行動,心中頓時大罵。

然而,林晨心中剛閃過這樣的念頭,卻在這時,一股雄渾的力量,卻忽然間衝到了他的身體裏面,瞬間遍佈他的四肢百骸。

林晨心中一驚:“這老傢伙不會看出我不是他的兒子,打算暗中對我下手吧,好陰險!”

但隨即,林晨就發覺自己錯了。

就在這股雄渾力量衝入他體內的時候,一股不知道隱藏在他體內什麼地方的神祕力量,卻也忽然猛的衝了起來,和那股雄渾的力量對碰在了一起。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都市言情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重生之出人頭地
  • []報告南少,夫人又在虐渣啦
  • [都市言情]我的傾城女總裁
  • [偵探推理]我的搜查一課
  • [玄幻魔法]星空主宰
  • [玄幻魔法]劍來
  • [都市言情]龍神戰婿
  • [武俠修真]長生從金剛寺開始
  • [其他类型]滿級小祖宗下凡後被大佬們寵野了
  • [其他类型]神祕讓我強大
  • [玄幻魔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 [穿越小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