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裝逼而已

加入書签

“他媽的!很厲害是吧?染紅頭髮是吧?還是大爺了是吧?”林晨一腳踩在這紅髮青年的頭上。雖然沒有用多大的力,卻是碾壓得這青年的腦袋都發出了聲音。

忽然,林晨把腳從他的頭上拿開,一腳踩在了他的胸膛上,蹲下身來,冷笑道:“二狗子是吧?看你很囂張啊?但你這個年紀,應該還連高中都沒畢業吧?你出來這麼混,你家裏人知道嗎?”

這紅髮青年剛纔就想要求饒了,但苦於林晨的腳踩在他的頭上,這讓他連喘氣都成問題,根本就無法求饒。

現在林晨把叫踩在了他的胸膛上,雖然讓他覺得一陣氣悶,卻還能勉強承受。

聞言,他急忙說道:“大哥,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我有眼不識泰山,不應該得罪您,您就把我當做一個屁,放掉吧!”

林晨冷笑,一巴掌便直接抽了下去,牙齒都再次給他打掉了幾個,冷笑道:“是嗎?你錯了是吧?別怪老子心狠,老子只是教教你。想要出來混,憑藉你的那點手段,可還不配!”

前世的林晨,無父無母,本就是市井流氓出生,真要說道這插科打諢,這些傢伙在他的面前,連孫子都算不上。

“大哥,我真的錯了,求求你,饒了我吧!”

林晨並沒有再把他打昏過去,但是,那疼痛,卻是難以忍受。尤其是那憋屈,更是讓這紅髮青年直接淚流滿面,開始大聲的求饒。

“大哥,你有那個資格叫我大哥嗎?”林晨卻是毫不客氣,又是一巴掌抽打了下去,冷笑道:“記住了,老子叫林晨,南藝中學的學生。今天打你的就是老子。你不是混社會的嗎?沒關係,好好記住,打你的是老子。要是不服氣,歡迎隨時帶着人過來找老子,明白了嗎?”

林晨很清楚,一般這種市井流氓打架都喜歡羣毆。十個打不過就叫一百個,一百個打不過就叫兩百個。直到無人可叫,卻又打不過,最終纔會真正的服軟。

別看林晨雖然不把人命當一回事,但是,他現在卻不想殺人。根本就沒有殺死這紅髮青年的心思。因爲這個時候,要真是殺人了,緊隨其後的麻煩一定會很難解決。

因此,他雖然知道放了這個青年,以後可能會有着接二連三的麻煩接踵而來。但他卻根本就不在乎。

紅髮青年一口血,一眼淚的在那裏流淌着,哭道:“大爺,我不敢了,下次真的不敢了,求求你,你就大人有大量,饒我這一次吧?”

林晨冷笑,道:“就你這軟骨頭一樣的東西,我真是很難想象你究竟是怎麼混的!”

說着,林晨看向了他那滿頭的紅髮,又冷笑了起來,說道:“聽說你這頭髮是人的鮮血染紅的是吧?你知不知道,我這個人是很討厭血腥味的?”

這紅髮青年聞言,膽子都差點嚇破了,急忙道:“不不不,大哥,不對,大爺,這絕對不是鮮血染紅的。小弟只是裝逼而已,大爺!”

林晨繼續冷笑,道:“是嗎?可是剛纔我明明聽到你說這是鮮血染紅的啊!算了吧,不管是不是鮮血染紅的。看到這紅色的頭髮就讓我一陣反胃,很不舒服,不如我還是給你把他弄掉吧!”

說着,林晨伸手,直接抓着他的滿頭紅髮,一把,一把的扯了下來!

“啊……”

“嘶……”

“傲……”

青年的慘叫聲,就猶如殺豬一般,不斷的傳來。

林晨雖然不想殺人,但是,這青年的確讓他很不爽,折磨一下,還是很有必要的。只是,他下手太狠了。那一把一把的扯頭髮,硬是吧青年的頭皮都幾乎扯了下來。那鮮血淋漓的樣子,硬是看的周圍的路人都是一陣暗暗咋舌。

在桌旁坐着的林震眼瞳驟然緊縮,看着林晨那殘忍的下手,卻是沒有任何的表情。顯得特別的淡定。

大概五分鐘之後,這紅髮青年腦袋上完全變紅了。這次是真的鮮血染紅的。只是,上面卻已經沒有了半根頭髮。

“記住了,要是想要報仇的話,歡迎你隨時來南藝中學找我!”

林晨蹲下身來,伸手拍了拍這青年的臉,然後把手上的鮮血擦在了青年的衣服上,直接站起身來,看向了林震,道:“爸,我們走!”

林震微微點頭,站起身來,打開錢包,把裏面所有今天跑車得到的錢都放在了桌子上,足足六百多塊錢。

當下,沒有絲毫猶豫,立即就隱入了人羣中。

雖然此時周圍都是人羣在觀望着,但是,卻沒有人能察覺得到,林震這一動身,究竟都走到了哪兒去了。

林晨見勢,不由暗暗咋舌,心道:“好厲害的幻影之術!”

想着,他也打算離去。

然而,就在這時,警笛聲忽然傳來。一道清脆的喫喝聲傳來,喝道:“出什麼事情了,都圍攏在這裏幹什麼?是誰報警的!”

說話間,一衆警察,五六個人已經排開了人羣,衝了進來,恰好就看到了林晨。

林晨剛要離開,一抬頭,卻是沒有想到竟然就碰到了警察。

原來就在之前,已經不知道是誰,竟然都報警了!

看到這帶頭之人,林晨不由微微一愣,嘴角不自覺的就露出了一絲微笑,道:“呵呵,嶽隊,咱們還真是有緣啊,走到哪裏都能相見!”

來人不是別人,真是嶽曉珊。

看到林晨,嶽曉珊也是一愣,隨即,美眸立即就眯了起來,叫道:“林晨,還真是哪裏出事都少不了你的身影啊。你是專門和我作對的吧,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了!”

林晨呵呵一笑,急忙擺了擺手,笑道:“呵呵,嶽隊,我想咱們之間應該是有些誤會沒有解除吧?在這裏,我想要解釋一下啊!早上的事情,具體是這樣的……”

林晨的話尚未說完,直接便被嶽曉珊給打斷了,怒道:“你給我閉嘴,林晨,早上的事情你不用解釋。既然放過了你一次,我就不會再放過你第二次,這次你就準備一下,跟我回警察局吧!”

林晨愕然,心道:“靠,看來這丫頭還真是記恨早上的事情了!”

想到早上自己因爲想要發泄,得罪這個丫頭,林晨也有些無奈。

聞言,林晨呵呵笑道:“那個丫頭,早上的事情是真的無意的。就算你不想聽早上的解釋,你也要聽一下現在這件事情的解釋吧!我可告訴你了,這件事情,可是怨不得我的,分明是這羣傢伙先對我動手的,我也是迫於無奈才還手的啊!”

嶽曉珊冷笑,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那羣人,又看了看林晨,冷笑道:“你覺得你這句話有人會相信嗎?他們對你動手,你迫不得已自保。最後,他們全都受傷倒下了,你身上卻是連一點傷痕都沒有。你是當我傻子嗎?好了,你也別解釋了,要解釋,跟我回警察局去解釋吧?”

林晨臉上冒出一根黑線,緊緊的看着嶽曉珊,心道:“看來這丫頭是真執意想要把我帶回去發泄一番了。今天這件事情,不管最後結果是怎麼樣的,讓她找到這樣的藉口,定然是不可能再放過我的了!”

想着,林晨不由搖了搖頭,在心中感嘆這女人的心胸之狹隘。

無奈之下,他聳了聳肩,也懶得解釋的,看着嶽曉珊笑道:“呵呵,我說岳隊,那按照你的說法,今天是不管我怎麼說,怎麼做,都一定要和你回到警局了?”

嶽曉珊冷笑道:“你以爲呢?”

說着,她一揮手便道:“來人,給我上去銬起來!”

但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嶽曉珊一擺手,卻是阻止了身後警察的動作,道:“算了,還是我親自來吧!”

說着,拿出一個手銬,直接便朝着林晨走了過來。

林晨無奈的看着她,笑道:“既然你不想聽我解釋,那就算了。但我現在有一個疑問,可以問你一下嗎?”

嶽曉珊冷笑道:“問我是不是故意針對你嗎?沒關係,我就是在針對你!至於其他的問題,你就帶到監獄裏面,慢慢找時間和我聊吧!”

說着,直接便快速的走向了林晨。

林晨呵呵一笑,道:“你錯了,我不可能會去監獄,也不是問你爲什麼針對我。我只是想問你,你確定你能抓的住我?”

嶽曉珊微微一愣,心中頓時感覺不妙。腳下毫不猶豫的便再次加速朝着林晨走了過去。

然而林晨又怎麼可能會在原地乖乖的站着等她呢,在身後就是密集的人羣,林晨根本就不會給嶽曉珊半點機會。眼看嶽曉珊已經走到了面前,林晨腳下一動,立即就退入了人羣中,對嶽曉珊揮了揮手,笑道:“呵呵,嶽隊,有緣咱們再見啊!”

嶽曉珊急忙追了上來,立即推開林晨前面當着的人。但是,再次看去,卻哪裏還有林晨?林晨竟然就好像憑空消失一樣,直接就離開了。

嶽曉珊急忙四處看了看,卻見人羣依舊密集,絲毫沒有被人撞過的痕跡。而林晨,竟然敢就這樣當着他的面,神不知,鬼不覺,直接就逃開了。甚至連追蹤的機會都不給她,只是用了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就已經消失在了人羣之中!

這一幕,讓嶽曉珊大喫一驚,急忙叫道:“林晨,你別跑,你跑不掉的,給我站住,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他的聲音落下,大概在二十丈外,一個人的身體忽然冒了出來,抬起雙手,笑道:“哈哈哈,嶽隊,來吧,你試試能不能抓到我!”

嶽曉珊急忙看去,看到了林晨,立即就追了過去。

然而當他到了剛纔林晨冒出頭來的地方時,林晨卻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該死,真是該死。這裏怎麼這麼多人啊!”嶽曉珊心中頓時就不爽了,跺着玉足,幾乎大罵了起來。

而此時的林晨,卻早就已經離開了這條小喫街。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