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林晨出手

加入書签

林晨眼瞳驟然緊縮,目光瞬間就看向了大罵之人。

這一看去,只見那裏兩三個桌子拼湊在一起,足足十五個人坐在一起。都是青年,而且頭髮染得各色各樣的。坦胸露腹間,只見他們或胸膛上,或手臂膀子上,竟然有着一條條刺青。

這些刺青,或青龍,活白虎,又有蜈蚣,各色各樣。

他們的年紀看起來都並不大,但那囂張的勁頭,卻彷彿天大老大,我老二一般。不對,應該說,天在他們的面前都只能稱之爲老二。那囂張之勢,當真宛若無敵一般。

看着這羣年輕人,林晨的拳頭不由的就緩緩捏緊了起來。但他卻並沒有動手,而是轉頭看向了一旁坐着的林震。

這一看,他頓時就發現。似乎是因爲剛纔那青年的謾罵聲觸碰到林震心中某一處傷痕的原因,林震的眼中,一道充滿血腥殺戮的凌厲一閃即逝。

這凌厲之色雖然只是一閃即逝,卻被林晨給牢牢的抓住了,讓林晨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暗道:“看來我這老爹也是一個狠人啊!這等血腥,那要屠戮多少人才能有的起?曾經的他,究竟都有着一番什麼樣的經歷呢?”

想着,他心中不由暗暗咋舌,卻是並沒有說話。

但就在林晨認爲林震可能要有所作爲的時候,林震卻是緩緩閉上眼睛,放下了手中的酒瓶,也不去看那幾個青年,就這樣靜靜的坐了下來。

林晨微微一愣,道:“爸……”

林震對他擺了擺手,微微一笑,道:“好了,沒事的。不要和他們計較,他們也只是一些不懂事的孩子而已!”

林晨萬萬沒有想到,林震竟然說放手就放手。如同他這樣的高手,本應該心高氣傲纔對。但如今,竟然被幾個毛孩子如此罵了,卻是連動手都不動手,這讓林晨更加的疑惑了起來。

然而,林震的聲音雖然不算大聲。可這裏的位置也不寬。他的話,完全被那羣年輕人聽了去。

“草泥馬,你說誰是孩子?誰不懂事?”當下,一道道拍桌子的聲音立即傳來。那十五個青年同時站起身來。

其中一個青年,赫然便是剛纔扔酒瓶,並且大罵的那個青年。只見他怒瞪着林震,罵道:“你媽的王八蛋,你再給老子說一聲試試?”

其餘的幾人卻是看向了他,打趣道:“我說二狗子,這傢伙竟然敢這樣說你,你倒是覺得應該怎麼做才能保住你的尊嚴呢?”

“是啊,二狗子,你頭上的紅髮不是血染紅的嗎?來,今天就讓咱們看看你是如何拿別人鮮血染頭髮的!”

聽到周圍人的打趣,這叫二狗子的青年更加怒了,冷哼一聲,冷笑道:“想看是吧?那就擦乾淨你們的眼睛吧,今天我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才叫做真正的男人!”

說話間,他直接走出來,來到了林震和林晨的桌旁。

而其餘的那十幾個人也立即散開,把林震和林晨包圍在了其中。那傢伙,似乎只要林晨和林震敢跑,他們便會一起動手一樣。

燒烤攤的老闆見識,急忙走了上來,鞠躬道歉道:“呵呵,幾位兄弟,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惱怒啊。我這可是小本生意,經不起折騰啊。不如今天喫的喝的都算在我的頭上,算是個我一個薄面,別鬧了行嗎?”

那叫做二狗子的紅毛揚起手,直接一巴掌就打在了這老闆的臉上,罵道:“我去你媽的。老子的尊嚴被侮辱了你知道嗎?你覺得老子的尊嚴就只值得你的一頓飯?現在你竟然還敢出來搗亂,今天這架我還真非打不可了。你不是要請客嗎?今天的酒錢,全算在你頭上了!”

那燒烤攤老闆捱了一巴掌,又受到這樣一番言語,眼睛泛白,直接就昏死了過去。是被打的不行了,也是被氣得不行了。

而此時,周圍街道上的其他人,也全都注意到了這裏,一個個的立即就圍攏了上來,看向了這裏。只是,人雖然多,卻並沒有任何人上前來管閒事。

“哼……”那叫二狗子的傢伙冷哼一聲,看着倒了下去的燒烤攤老闆,隨即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忽然一把提起了林震的衣領,罵道:“老王八蛋,你倒是再說一聲啊?誰是孩子,誰不懂事?尼瑪的,就憑你,竟然也敢如此侮辱老子?現在給老子跪下,磕三百個響頭,叫三百聲爺爺,老子可以考慮考慮,要不要手下留情!”

林震的眉頭頓時一皺,那剛掩藏下去的凌厲殺意,又開始在眼中醞釀了起來。

林晨看着林震,他真的是搞不懂,這林震分明是一個絕世高手。可爲什麼被這樣一羣普通人欺辱到了頭上,竟然還要如此容忍,他究竟害怕着什麼?

可是看了半響,還是不見林震有出手的意思。

見勢,林震雖然還在忍受,但林晨卻就不願意忍受了。

想他林晨那是何等人物?曾經的天下第一,要是如今,自己的父親被人欺負到頭上來了,卻還是連還手都做不到,那還有和麪目存活在這世上?

當下,林晨伸手一拍桌子就要站起身來,卻被林震伸手一把抓住了手腕。

林晨微微一愣,不由轉頭看向了林震。

只見林震此時卻是已經抬頭看向那叫二狗子的紅髮青年,淡淡一笑,道:“年輕人,做事要有分寸。出來混,遲早要還的。你還年輕,最好早點收手,別以爲出來混就那麼簡單。也別以爲染了一頭紅髮,你就天下無敵。天下很多人是你惹不起的!”

那叫二狗子的紅髮青年聞言,伸手一巴掌就朝着林震抽了過來,並且罵道:“去你你這是在教育老子嗎?”

然而,他的手掌剛要打到林震的臉上,卻在這時,一道殘影閃過,林晨的手卻已經抓在了他的手臂上。

雖然另外一隻手被林震抓着,表示着阻止林晨衝動的意思。但是,林晨的另外一隻手卻還是空着的。這一探手,立即就抓住了這二狗子的手腕。

然而,就在林晨出手的這一刻,林震的眼瞳卻是驟然緊縮,不由的就看向了林晨,眼中閃過一絲奇特的神色。

忽然,他放開了林晨的手,就這樣靜靜的坐在那裏,竟然彷彿是不打算管這件事情,而是要交給林晨去管一般。

“你要幹什麼?”二狗子則是隻覺得自己的手臂忽然被人抓住,卻是絲毫沒注意到林晨的出手究竟有多快,當下就要開口大罵。

然而,林晨感覺到林震放開自己的手,他卻是立即就知道自己似乎有些魯莽了。

可能是因爲前世高高在上的原因吧,這讓他根本就沒有壓制心中不滿情緒的習慣。一見到自己的父親被人欺負,他就直接出手了。而這一出手,顯然就讓林震看出了什麼。

“該死的一羣混蛋!”本來林晨還想多探索一下林震的。倒是沒有想到,自己的探查還沒有正式開始,卻就因爲這羣傢伙的出現,反而讓自己先在林震的面前露低了,怒氣頓時就更甚了。

林晨掄起那隻被林震放開的手,直接一巴掌就抽打了上去。

“啪……”清脆的耳光聲音,伴隨着一聲慘叫:“啊……”

那叫二狗子的紅髮青年脖子處甚至發出咔嚓的一道聲音,腦袋一偏,幾顆牙齒混合着鮮血便直接吐了出去。身體一軟,整個人直接就昏死了。

而林晨也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站起身來,掄起剛纔喝酒的酒瓶,直接就砸向了包圍着他和林震的十幾個青年之一。

那個青年染着一頭五顏六色的頭髮,穿着一件背心,露出的手臂上還刺着一條青龍。

面對林晨這忽然拋飛過來的酒瓶,因爲速度太快,甚至就連避開的機會都沒有,腦袋頓時就被砸得開瓢了。

林晨的力道掌握得何等標準?想要在不要他命的情況下,讓其直接昏死過去。那簡直是太簡單了。

而此時,其餘的幾人終於大喫一驚,頓時就慌亂了起來。

林晨再次操起了一個酒瓶,拍了拍手,冷笑道:“一羣學生好的不學,出來學習打家劫舍是吧?也不問問老子是誰?是你們這樣的小角色可以動的?既然你們找死,那就怪不得老子了!”

說着,林晨直接便把瓶子敲碎,衝了上去,瓶子一刺。那破碎的瓶子立即刺入了其中一個青年的大腿。

那青年慘叫一聲:“啊……”

然後,直接應聲倒地。

而後,林晨的身形飛躍騰挪之間,立即在這十幾個人中衝殺了起來。凡是被他對上的人,或者屁股上,或者大腿上。至少有一處地方直接被他的瓶子給刺穿,鮮血淋漓。

這十幾個人只是一個照面,立即被打得心驚膽戰。有幾個轉身就要逃,但卻又如何能逃得出去?直接被林晨帶回來一陣拳打腳踢,直接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林晨一腳踩在了其中一個青年的頭上,冷笑道:“還左青龍,右白虎,中間來個大蜈蚣,你很拽啊,是吧?”

這人此時被林晨打的出氣多,進氣少。聞言,渾身都驚恐得顫抖了起來。

林晨冷哼一聲,一腳揣在了他的嘴上。

頓時,鮮血伴隨着牙齒,立即就從他的嘴裏面吐了出來。整個人因爲忍受不住劇烈的疼痛,直接便昏死了過去。

至始至終,林震就連身體都沒有動彈一下。看到林晨的打鬥,眼中閃過了一道驚駭而興奮的神色,卻是並沒有表現出來。

而這時,林晨忽然走了上來,提着一瓶啤酒,直接來到了那叫二狗子的傢伙身邊,把酒瓶砸在了他的頭上,酒瓶破碎,他的頭上也鮮血淋漓。隨後,林晨直接就拿啤酒從他的腦袋上淋了下去。

被啤酒一澆,這紅髮青年立即就醒來。而林晨沒有絲毫客氣的,腳直接就踩在了他的臉上,冷笑道:“二狗子啊,大爺啊,不錯,的確是夠拽的啊!”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