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氣死人不償命

加入書签

心不甘,情不願的舒微,此刻下只能繞過吳龍,走到林晨的身後,把椅子給林晨擺好。

林晨呵呵一笑,坐了下去。身體往椅子上一靠,頓時翹起二郎腿,笑道:“微微,少爺我腰痠背痛的,給我按摩按摩!”

舒微的小臉,頓時就黑了,咬牙切齒之間,心中暗道:“按你個死人頭,年紀輕輕你就腰痠背痛,你還能活多少年啊?我給你按,我按死你!”

想着,卻無法推辭,只能上去給林晨按摩。

林晨卻在心中暗暗想道:“小樣,就你這兩下子也想弄少爺我。想當年,無數美人,不也一樣被少爺我掌控得跳不出去?今天要是不讓你見識見識少爺我的厲害,你還真以爲少爺就是專門給人對付的!”

對於剛纔舒微利用吳龍來對付自己的事情,林晨可是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但他卻不生氣。畢竟,這舒微只是單純的想要自己難看而已,並沒有什麼壞心思。但即便如此,林晨還是決定要好好懲罰懲罰她。

只是,緊隨其後,林晨就後悔了。

舒微上來給他按摩,沒有絲毫客氣的,那修長的手指,尖銳的指甲,立即就按入了他的皮肉之中。林晨差點就爽的叫了起來,心中立即心驚膽戰啊。

“靠,這丫頭存心報復是吧?”林晨心中暗暗想着,轉頭看向舒微,卻見舒微狠狠的瞪着他,還低聲道:“不好意思,不會按摩,還清您寬量,不要介意,好好享受吧!”

聲音雖小,卻完全傳入了林晨的耳中。

林晨聞言,心肝都發顫了。卻只能微笑點頭,道:“沒事,繼續!”

畢竟這個時候,真正要氣的還是吳龍,林晨可不想這個時候掉鏈子。即便這按摩按得讓人有些無法享受。但他還是要承受下去。

不得不說,這九陰白骨抓,的確是每個女人的天生技能啊。即便是舒微這樣美麗的女孩子,也不例外。越弄越嫺熟。林晨都幾乎被按得慘叫了起來,卻只能強忍着。

林晨心中在心驚膽跳,卻滿臉笑容的看向了吳龍,笑道:“呵呵,我說吳龍,看到了沒有?這丫頭現在是我的人。你想要英雄救美,我看你還是回家洗洗睡吧!”

剛說完,林晨頓時就感覺腰間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整個人都痛的齜牙咧嘴,卻是不得不強忍着。

吳龍整個就愕然了,自己本來是來英雄救美,想要藉此機會討得舒微歡心的。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這舒微分明知道自己是來幫她的,她還要去給林晨服務,從而踐踏自己。

這一刻,吳龍心中的怒火就更加的強烈了。

“微微,你幹嘛,過來,別讓這傢伙嘚瑟!”吳龍急忙開口叫道。

他不相信舒微會真的心甘情願的去做人家的奴婢。這個時候,只要自己再加一把勁,舒微一定會抓住自己這根救命稻草。

但很快,他就發現自己錯了。

聽到他的叫喚,舒微卻是連頭都不抬一下,心中反而暗暗的罵道:“這混蛋,還嫌害的我不夠啊。你要是現在衝上來給這傢伙活動活動筋骨,我倒是感謝你。可你知道嗎,你現在每多說一句話,姑奶奶我就要多受一份折磨啊!”

想着想着就來氣,手上按摩更加用力,林晨那邊幾乎慘叫。

林晨受痛了,自然不會讓吳龍好受,心中暗道:“你妹的,你一出來,老子就受罪,看老子整不整死你!”

想着,林晨便冷笑道:“我說吳龍啊,你就別在這裏叫喚了吧?你這樣大庭廣衆之下,直呼我家微微的名號。你知道嗎,這要是在古時候,那可是對人家姑娘不尊重啊。怎麼,你是不是到了現在還不放棄英雄救美的念頭啊?這樣吧,爲了讓你少受到一點傷害,我決定了,我幫你一把!”

說着,林晨看向舒微,笑眯眯的說道:“我說微微啊,你說,這吳龍長得是不是很像豬啊?”

舒微一愣,沒想到又扯到自己身上了。

但剛纔的賭約說的很明白,林晨說什麼,那就是什麼,雖然她不想得罪人,但這個時候,也只能委屈吳龍的。

當下,舒微微微點頭,道:“很像!是很像!”

林晨很滿意的點頭,笑着嘆息道:“哎,看來還是咱家微微有眼光啊。你說這吳龍的名字,要是直接叫烏龍,會不會更好啊!”

舒微氣得都快笑了,但還是接着道:“是,那樣一定會更好!”

林晨繼續笑道:“微微,腰間這裏,對,就是這裏,再揉一下。你說,這叫吳龍的看上去像不像一個倒黴催的陽痿大傻缺啊!”

舒微狠狠咬牙,又在他的腰間狠狠的掐了一下,然後繼續道:“是的,是很像!”

就這樣,兩人一對一答之間,看的周圍的人都呆了。很多人忍不住的就笑了出來。

甚至就連在一旁的景月,此時也是忍不住。深深的看了林晨一眼。她自然知道,這個時候是舒微乃是身不由己。當下心中暗暗想道:“這傢伙平時看上去很老實的樣子,真沒想到他竟然這麼的會氣人。看吳龍的樣子,氣得肝兒都疼了吧?”

而此時,吳龍的確是心肝都疼了。

終於忍受不住林晨的侮辱,揮手道:“他給我老子上,只要不打死,打傷打殘,算老子的!”

在他身邊的七八個少年聞言,立即動身,朝着林晨衝了過來。

王峯等人見識,也身形一動,就要動手。

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衆人卻只感覺一道人影閃過。剛纔那還坐着享受的林晨,這個時候竟然已經衝了出來。

甚至都不等那七八個少年動手,就見他一圈一個,直接轟擊在這些少年的小腹上。那速度,堪稱是十五前列的快啊。

七八個少年,甚至就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就全部抱着肚子蹲在了地上,不斷的吐着酸水。

其實這個時候,林晨並不是不想坐着享受。實在是舒微的按摩,讓人享受不起啊。再享受下去,林晨相信,自己皮都要掉了一層。因此,一見對方動手,不等王峯等人出手,便已經衝了上來。把自己剛纔受到的所有疼痛,完全發泄在這些傢伙的身上。

看着那倒在地上的七八個少年,林晨總算是舒服了一些,心道:“丫的,痛死我了,總算是發泄了,痛快啊!”

想着,他就看向了吳龍。

吳龍雖然已經聽過傳聞,林晨很能打。但卻萬萬沒有想到,林晨竟然如此的厲害,面色頓時就是一變。

“呵呵,吳龍,就你帶的這些人也想來英雄救美,我說你是白癡好呢,還是說你是傻13好?算了,咱們就簡單一點吧?現在,給老子跪下,趴着滾出去,老子不和你計較,否則……嘿嘿”

林晨並沒有把話全部說完,但那陰冷的笑聲,卻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意思。

這一刻,吳龍心都顫了。

他警惕的看重林晨,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林晨的對手,氣勢就弱了下來,不斷後退,道:“林……林……林晨……我……我可……可警告你……不要……不要得寸進尺……我可是……跟着宋少的!我可是抬……跆拳道社的……你要是敢……敢動手……我一定……一定要你後悔……”

聲音斷斷續續,充滿了害怕,表現出了他此時心中的恐懼。

林晨呵呵一笑,藐視的看了他一眼,道:“哦,跆拳道社的嗎?哦,跟着宋少的嗎?哦,我會後悔的嗎?”

林晨見他不跪,也不強求。上前去,說一句,一巴掌,再說一句,又是一巴掌。

三個耳光下去,吳龍感覺自己的牙齒都開始鬆動了。臉上也腫脹一片。

可是,這一刻,因爲害怕,他卻是連躲避都做不到,只能任由捱打。

最後,林晨一腳踹出,踹在了他的小腹上,踹得他整個人倒飛出去三米有餘,抱着一個肚子,如同蝦米一樣的便躺在了地上,口吐酸水。

那慘狀,真的讓人很難相信他就是往日那威風凜凜的吳龍。

林晨走了上去,忽然一隻腳踩在了他的胸膛上面,伸手拍了拍他的臉,冷笑道:“小子,記住了,下次裝逼之前,先要弄清楚對方的身份,實力。看你剛纔挺囂張的,到最後竟然連還手的勇氣都沒有。我對你很失望啊!另外,你要是對今天的事情不服,記住了,隨時都可以找人來報仇。剛好我最近手癢難耐呢!”

說着,再次一巴掌抽了過去。吳龍整個就昏死了過去。

林晨起身,拍了拍手,看向周圍的人,笑道:“好了,好了,都沒事了,大家走吧!今天這只是一場小鬧劇,大家都不要介意啊!”

這個時代,本就沒有什麼人情味。可謂是,各家自掃門前雪,誰管他人瓦上霜!面對林晨的囂張態度,沒有人上去勸導一下。

就連食堂的工作人員們,在看到了被欺負的是吳龍之後,也都懶得管了。

沒辦法,這吳龍平時就囂張霸道。看誰不爽欺負誰。在這食堂也沒少鬧事。但卻沒人能管得着。今天總算有人教訓他了,食堂的工作人員自然不可能沒事找事的出來勸架。

於是,本來人緣就不是很好的吳龍,在這樣一個人情冷漠的時代,就只能獨自一人承受所有的打擊,根本沒人幫他。

周圍的人全部散去,林晨轉頭看向景月,微微一笑,道:“好了,月月,我就不送你回去了,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呢!”

說着,轉身直接離去。

王峯等人看了一眼,沒有絲毫猶豫,也急忙跟了上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