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賠償

加入書签

那爆炸頭胖子剛醒轉過來,聽到林晨的話,一口氣上不來,差點就被嚇得暈死了過去。

剛纔林晨出手的威勢,早已經嚇得他心驚膽戰,此時聽到林晨這麼說,如何還能承受得住。

然而林晨看他白眼一翻就要昏死過去,卻是毫不客氣,猛的又是一巴掌拍了下去,喝道:“你今天要是敢昏過去,我保證廢掉你的四肢,再閹掉你,你信不信?”

爆炸頭胖子渾身打了一個哆嗦,整個人立即變得清醒無比,滿臉恐懼的看着林晨,聲音顫抖道:“你……你……你是誰?爲……爲什麼……爲什麼要對我們動手……”

林晨毫不客氣,又是一巴掌抽打了下去,喝道:“去你孃的,老子讓你問話了嗎?敢惹老子還問老子爲何打你,簡直是犯賤。說,五十萬,你賠還是不賠?”

這一刻,凡是在二樓的人,全都震撼住了。

剛纔老闆要的賠償,分明是十萬。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到了林晨了那裏,竟然就直接變成了三十萬。

他出手傷了人,不賠償醫藥費就算了,現在竟然還要人家再加上二十萬的出手打架費用,以及十萬塊錢的救人費用。這簡直是太……太壞了。

“晨哥真是牛逼了,這樣的話也能說得出來,我等服氣了!”王峯等人面面相覷,卻是滿臉的大喜。

之前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一點。

的確如同林晨所說的,這一場打鬥,根本就是對方引起來了,就算是要賠償那又怎麼樣?他們是勝利者,如何賠償,還不是他們說了算?失敗者,永遠都只有被踩的份。既然對手全部都敗了,勝利者說什麼,對方自然就要做什麼。

想到這一點,他們幾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敬佩的神色。

“峯哥,你牛,竟然一眼就看中了晨哥,讓我們跟着他混,當真是厲害啊!”其中一個兄弟對王峯豎起了大拇指,低聲說道。

“峯哥,你的眼光太好了。我對你的崇拜,真是比天高,比海深啊!”另外一個兄弟也滿臉的興奮,對王峯笑道。

“我也是,峯哥,我對你是服了,對晨哥的敬佩,更是如同滔滔江水,絡繹不絕。我決定了,以後就算讀書畢業了,也要跟着晨哥混。簡直是太爽了!”又是另外一個兄弟,滿臉敬佩的說道。

王峯哈哈一笑,這個時候,他也感覺倍有面子。

雖然都是學生,但出來混,卻也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而出來混的人,無非就是有着兩種渴望。一種,自己的天下無敵,舉手投足之間,號令一方。一種便是,自己的老大天下無敵,虎軀一震,足以震懾天下。而現在,他感覺自己的老大,林晨就是這樣的人物。

雖然林晨還沒正式的決定要要做他們的老大,但在他們的眼中,此時的林晨赫然已經成爲了他們心目中獨一無二的老大。

這一刻,王峯等人倒是笑得出來了。但站在他們前面不遠處的疤面胖子卻是臉色難看到了極致。那二十多個流氓,同樣也是滿臉的凝重。

剛纔林晨看他們的那一眼,給他們所帶來的震撼真的太過於強大,讓他們有一種無法抵禦的感覺。即便這個時候,那一眼所帶來的恐懼,依舊讓他們對林晨忌憚有加。再看着地上躺着的十多個兄弟,根本就沒人敢衝上來。

而那疤面胖子,聽到王峯等人的對話,卻是肺都快氣炸了。可是他從剛纔林晨的那一眼中,能清楚的感覺得到,林晨絕對不是普通人。甚至他都開始懷疑,林晨究竟是哪一股大勢力的人。所以,在沒有弄清楚對反身份之前,他根本就不敢貿然動手。

要知道,能露出那種氣勢的,一般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要是說他沒有半點勢力的話,打死這疤面胖子也不相信。因此,這個時候,他的面色雖然難看,心中雖然來氣,卻是隻能強忍着。暗暗的想道:“這傢伙是誰,怎麼會無緣無故的來到這間網吧,而且還和我的人動上手了?似乎在這座城市還沒有這號人物吧?難道是外來者打算入侵,先拿我開刀了?”

越想越有可能,疤面胖子的心中警惕的同時,也開始害怕了起來。

他今天不過就是來這裏視察一下,畢竟這網吧可是他照看着的地方。但卻沒想到,自己剛來,還沒上二樓,這裏就出事了。現在竟然還碰到這麼棘手的人物,他也只能暗暗的感嘆自己倒黴。準備待會兒林晨離開後,一定要好好的調查一番。

就在網吧老闆愕然,王峯等人得意,疤面胖子心中開始算計,他身後的衆流氓恐懼之時,林晨卻是絲毫不浪費時間,開始對着那爆炸頭胖子左右開弓,動手絲毫不留情。能讓那胖子承受最大痛苦,最大羞辱的同時,卻又無法昏死過去,以及受到太重的傷勢。

“怎麼樣,五十萬你賠償不?”

林晨一巴掌抽下去,直接抽的這胖子的牙齒都掉落了下來,但他卻是仍舊笑眯眯的。

這一刻,這爆炸頭胖子連死的心都有了。他對林晨算是徹底的恐懼了,可是,他哪裏能拿得出五十萬啊?要是能有這麼多錢,他也就不做流氓了。

可即便再拿不出,面對此時的林晨,他卻根本無法拒絕,只能服軟道:“這位大哥,不要再打了,我賠,我賠好嗎?可是,五十萬我真的拿不出來啊!”

林晨嘿嘿一笑,道:“是嗎?你這是打算跟我討價還價了是吧?”

說着,林晨又是一巴掌下去,笑呵呵道:“怎麼樣,現在能拿得出來了吧?”

現在的爆炸頭胖子,就連說話,嘴巴都是漏風的。聞言,眼淚鼻涕橫流,同時,嘴裏面還帶着滿口鮮血,哭泣道:“大哥,我是真的拿不出來啊!”

林晨又是一巴掌下去,打得那是毫不客氣,笑道:“是嗎?別給我說拿不出來!那個拿着鐵蛋的傢伙應該就是你的老大吧?你不懂得找他借錢嗎?另外,我只要求你賠償我五十萬,可我也沒有說要你一口氣賠償啊?你現在只要回答我,賠還是不賠。不要給我討價還價,我可以給你分期付款的機會!”

聞言,這爆炸頭胖子急忙抬頭看向了不遠處站着的疤面胖子。剛纔他是真的被林晨給折磨得呆愣了,絲毫沒有注意到已經到來的疤面胖子。此時注意到,頓時就彷彿看到救星一樣。

他的一張臉腫得就好像豬頭,牙齒不知道被林晨打落多少顆。眼淚鼻涕橫流之間,對着那疤面胖子叫道:“疤哥,救我!”

他的嘴巴漏風得太厲害,說話的聲音讓人根本就聽不清楚。

但誰都能看得出來,他是在求救。

可是現在那疤面胖子連躲避林晨都來不及,如何還能出手救人?他現在想的就是趕緊離開林晨,然後把這件事情報告上去,同時派人調查林晨的底細。對於救人,他根本就不敢。

當下,他把頭一扭,就這樣假裝沒有聽見一樣,根本就不搭理那爆炸頭胖子。

林晨呵呵一笑,又是一巴掌抽在那爆炸頭胖子的臉上,再次打落他的兩顆牙齒,冷笑道:“求救嗎?你就別想了,就憑他那熊樣,真要敢在老子的手裏面救人,現在就不會站在那裏了。說吧,錢你賠償還算不賠償?”

爆炸頭胖子根本就不相信林晨的話,一直跟着疤面胖子混的他,很清楚疤面胖子的能量。在這周圍一代,還真沒人敢招惹疤面胖子,當下又是一陣求救。

可是在看到疤面胖子連看都不敢看一眼的時候,他終於絕望了。

他知道,疤面胖子是真的不敢招惹林晨。自己今天是真的得罪了一個惹不起的大人物。

當林晨想要再次一耳光拍下來的時候,他終於叫道:“大哥,我答應了!”

林晨剛要再次一巴掌打下去,聞言,卻停下了手,笑道:“這就對了嘛。剛纔老闆問了要三十萬的賠償,我只給了二十萬,還差十萬,你以後直接交給他就行了。現在,你有多少錢,全部弄給我,算是給我一個補償。畢竟今晚浪費了這麼多力氣,老子也要補一下,你說是這個道理吧?”

這爆炸頭男子,此時是真的有一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覺。只能點頭,哭喪着臉道:“是,我知道了,大哥。可我現在頂多只能拿出三萬塊錢,而且還在卡里面,沒有現金啊!”

林晨微微一愣,心道:“卡?”

想了一下,終於知道什麼卡了。

他轉頭看向了王峯,道:“王峯,有沒有什麼辦法?”

王峯對於這些東西,可是很懂的,嘿嘿一笑,上前道:“晨哥,這樣吧,你有沒有卡?”

林晨搖頭,憑藉他現在的家室,每個星期就兩百塊錢,從哪兒來的卡啊?

王峯想了一下,道:“既然這樣,那就讓他馬上登陸網銀,把錢轉到我的卡上,我們出去再取吧!”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