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不動手

加入書签

“這個混蛋,居然來打擾本聖王的好事,真的是活膩歪了。”林晨的心情非常不好,他上一世大部分的精力都是放在修煉上,難得會看上一個妹子。而如果有看上的妹子,他則會努力的去追求。

在追求妹子的時候,他最討厭的就是被人打擾,這非常影響他的心情。

不過,鍾凱就是高三一班的體育委員,而且第三節課確實是體育課,所以林晨現在沒有理由去教訓對方。

“月月,上了兩節課,咱們也都累了,到操場上去放鬆一下怎麼樣?”林晨沒有去理會鍾凱,而是看向景月說道。

雖然林晨並未表露出不爽的情緒,但景月是個心細的女孩,一眼就看出了林晨心情的不愉悅,爲了不讓後者發火,她很乖巧的點頭道:“嗯,好。”

當下,兩個人都站了起來,並肩的向着教室外面走去,看都沒去看鐘凱一眼。

“該死的,林晨那個廢物有什麼資格,竟然讓景月對他那麼順從。景月這種優秀的女孩子,應該是屬於我的纔對。”看着二人走出教室的背影,鍾凱的臉色十分難看,拳頭捏得很緊。

可他很清楚,自己壓根不是林晨對手,兩人一旦動手,他只有喫虧的份兒。

“哼,林晨,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你一頓。你有蠻力又如何?要教訓你,可不一定非得使用蠻力。”鍾凱眼珠子轉了兩圈,已經有了對付林晨的方法了。

操場上,今天下午第三節課只有高三一班一個班級在上體育課,體育委員鍾凱正在組織班上成員排隊,等待着體育老師的到來。

上課鈴聲剛響沒多久,體育老師聶龍就到了。

聶龍看上去三十歲出頭的樣子,穿着一身白色運動服,雖然是體育老師,但他的身材不僅不高大魁梧,反而是矮小精瘦,個頭只有一米七,體重估計就一百出頭的樣子。

很難想象,這樣的一個人,怎麼會成爲體育老師。

“嗯,這個體育老師……”

在聶龍剛走過來的時候,林晨的瞳孔不由微微縮了一下。

因爲他發現,這個聶龍的目光似乎有意無意的在他身上停留了一會兒。

怎麼回事?

林晨想不明白,也就沒再去多想,因爲在對方身上,他沒有感覺到什麼殺氣,只要不是敵人,他就懶得放在心上。

“同學們,上次的體育課我們打了籃球,那這次的體育課我們就學習踢足球吧。班上有哪些人會踢足球的,站到前面來,不會踢足球的站在原地。”聶龍開口說道。

隨着他話音落下,一些學生紛紛向着前面走了出去,爲首之人正是鍾凱。班上會踢足球的人,足有十五個人,全部都是男生。

踢足球對體力的要求太大了,比籃球更甚,所以基本上沒有女生喜歡這種運動。

而籃球和足球都非常精通的鐘凱,自然是很受女生的欣賞與傾慕,可以說每次上體育課,鍾凱的關注度都是最高的。

聶龍點了點頭說道:“好,那現在會踢籃球的同學,就來教教不會踢足球的學生吧。而踢足球這個運動,最基本的就是射門,現在先請一位同學來示範射門,誰來?”

大家的目光下意識的落到了鍾凱的身上。

“老師,我來吧!”鍾凱不負衆望,站了出來。

“好!”

聶龍沒有反對,點頭答應,從後面拿出了一個足球,踢到了鍾凱的腳邊,“開始吧!”

“老師,我覺得射門的時候,最好有個守門員。”鍾凱笑着說道。

聶龍倒是沒有多想,道:“可以,你自己挑人吧。”

“謝謝老師!”

鍾凱臉上的笑容更甚了,目光在人羣當中搜索了一會,很快就落到了林晨的身上,“林晨,麻煩你當一下我的守門員,可以嗎?”

“呃……鍾凱居然找林晨當守門員?”

“我知道什麼意思了,之前林晨讓鍾凱丟臉,鍾凱這是擺明了要公報私仇啊。”

“這三年來,從來沒看到過林晨打籃球踢足球,他這次估摸着要丟人了。”

“林晨雖然有點蠻力,但踢球可不是靠蠻力的。鍾凱是個足球高手,林晨怎麼可能防得住他的球?”

一時間,衆人看着林晨的目光都充滿了憐憫之色,根本沒人看好他。

“林晨,要不你還是別答應了,鍾凱擺明了是想找你的麻煩。”景月就站在林晨的旁邊,皺着眉頭說道,她怕林晨待會心情一不好,直接對鍾凱動手了。

她可是知道,之前在教室的時候,林晨對鍾凱就已經有些反感了,現在鍾凱居然還來招惹林晨,一旦觸怒了林晨,說不定林晨就會直接動手了。

“月月,你難道看不出來嗎,他是在喫醋。如果我現在退讓了,只會讓他更加得寸進尺,所以這次我肯定得打擊一下他的囂張氣焰,省得他以後還來嗡嗡得叫。”林晨笑了笑說道,然後邁步就要走出去。

“林晨……”景月有些不太放心的叫了一聲。

“怎麼了?”

“你……你稍微忍耐着點,不要跟鍾凱動手。”

“月月美女,我是守門員,不動手動什麼?”

“……”

景月有點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林晨笑了一聲,道:“你就放心吧,只要鍾凱稍微識趣一點,我是不會揍他的。當然了,如果他真跟一隻蒼蠅似的叫個不停,我只能是把他一巴掌拍死掉了。”

“好吧!”景月知道林晨自有分寸,當下也就沒再說什麼。

啪啪啪……

鍾凱將足球當做籃球拍,來到了點球線上,同時衝着林晨這邊喊道:“守門員,還不快點去守門?我藥射了……”

“藥射了?”

林晨聽到這話差點就笑噴了,“我靠,這樣也行?你丫的該不會是超級早謝吧?”

大家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鍾凱的話是什麼意思,可經過林晨這麼一說,就算是個傻子也能明白啊。

一時間,男生無不是捧腹大笑,女生則是急忙的捂臉。

這個林晨也太壞了,自己知道就行了嘛,還非要說出來,不知道這裏有很多女生嗎?

“月月,你這個男朋友實在是太邪惡了,跟他在一起你得小心點纔行啊,可別喫虧了。他這種男人呀,往往都是喫人不吐骨頭的,特別是你這種嬌嬌嫩嫩的小女孩。”舒薇拍了下景月說道。

景月臉蛋羞紅,猝道:“你別亂說,林晨可不是那種人呢。”

“喲喲喲,現在你們兩個人還沒正式交往吧,就開始向着他了。唉,果真是女生外嚮啊。”舒薇搖頭嘆道。

“薇薇,你別再說了,不然我可就生氣了。”景月經不得舒薇的調侃,故作生氣道。

“好吧,那我不說了。不過你得當心着點,我聽說林晨這次讓嚴新丟臉,不僅嚴新會找林晨的麻煩,我估計楊豔也會想辦法找你麻煩。”舒薇提醒道。

景月皺了下眉頭,道:“我不會理她的!”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她心裏還是有些擔心林晨,從今天嚴新的表現她就可以看得出來,嚴新是一個眥睚必報的人,她覺得自己有必要格外的提醒一番林晨纔行。

“林晨,你……你罵人!”鍾凱聽到衆人的笑聲,立馬知道自己被深深的羞辱了,幾乎是下意識的想要衝上去揍林晨一頓,但想到林晨的戰鬥力,他不得不停下腳步。

一旦對林晨動手,最後喫虧的人肯定是他。

林晨掏了掏耳朵,笑道:“老師就在這裏呢,要不你跟老師告狀吧?”

“我……”

鍾凱一時間說不出話來,自己要是真的告狀了,今後肯定會成爲班上的笑柄。

“好了,不要再鬧了,快點開始吧。”

身爲體育老師的聶龍不疾不徐的站了出來,好像對學生之間的衝突並未放在心上似的。

但林晨卻是發現,在他剛剛鍾凱喊出讓他當守門員的時候開始,聶龍就一直在注意着他。

“哼,本以爲你只有一點蠻力,沒想到一張嘴還挺會說的。不過,現在先讓你囂張一會兒,待會看你還怎麼繼續囂張。”鍾凱輕哼一聲,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站在點球線上,面色冰冷的注視着球門。

林晨則是吹着口哨,慢慢的走到了球門處,在球門前面五米處停了下來,然後衝着鍾凱說道:“快點吧,可別射偏了。”

鍾凱的牙齒咬得咯吱作響,但最後還是忍住了,道:“準備好了麼?”

林晨翻了個白眼,“早準備好了,就你一直在磨磨蹭蹭。”

鍾凱的臉頓時就黑了,再也忍不住了,向後退了幾步,然後猛地前衝,一腳就將足球重重的踢飛了出去。

“糟糕,林晨距離球門太遠了,這麼遠他怎麼攔得住球?”終於有個學生髮生了關鍵,發現林晨距離球門居然還有五六米,這樣想將足球攔截下來,難度實在是太大了。

“完了,這個球肯定要進了。”

“林晨這一下要丟臉了!”

一時間,所有學生都不看好林晨。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