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9章雜牌軍也有翻身的一天!

加入書签

“陛下,據前線發回來的情報,此次出現在西線戰場的獸軍共有四類。”

將電報呈遞過來,郭嘉靜靜站後等待。

凌冽仔細研究戰報。

經過初步統計。

目前處在西線戰場的獸軍兵團總共有三十萬。

共分爲三類。

第一種。

雙翅怪鳥。

體型三米,時速1200千米。

靈活機動,覆蓋天空。

第二種。

四角蠻獸。

體型四米,力量極大,皮甲堅硬。

衝鋒陷陣,突擊進攻。

第三種。

獨眼巨人。

體態七米至八米,智商不高,但能粗略使用工具。

數量極多,幾乎佔據獸軍百分之七十的數量。

第四種。

獨角鑽地獸。

體態三米到四米,皮糙肉厚,擅長鑽地。

至於東線戰場的修真者兵團則也有三十萬。

總共有三類。

第一種。

練氣師。

擅長使用真氣發起攻擊,用真氣保護肉身。

射程粗布計算築基五百米,金丹一千米,元嬰兩千米。

第二種。

煉體師。

一身鋼筋鐵骨,堅不可破。

刀槍劍戟無法造成損傷,同時能抵禦部分火槍子彈。

築基能抵禦手槍,衝鋒槍子彈,小口徑迫擊炮,步兵炮彈片衝擊。

金丹能抵禦小口徑步槍,小口徑機槍,五十毫米以下迫擊炮,步兵炮彈片衝擊。

元嬰能抵抗全威力步槍,重機槍,一百毫米迫擊炮,步兵炮彈片衝擊。

第三種。

仙人。

御劍飛行,隔空取物,駕馭真氣……

將真氣的運用拿捏到極致,十分強悍。

可以說,兩份戰報。

基本是將獸軍和修真者大軍的特點發揮的淋漓盡致。

制空權,制地權全面碾壓。

還有在水中暫時情報不明的魚獸人。

如果用一句話來描述前線的情況。

那就是以王國目前的裝備,完全打不了。

“陛下,怎麼辦?”

已經對目前的情況束手無策,郭嘉可以佈置戰略,安排戰術。

但對於國力的比拼,他卻是沒什麼太好的辦法。

反觀凌冽又點起根菸,緩緩地吞雲吐霧道:“裝備的事情不用操心,朕有辦法彌補獸人、修真者和王國軍隊的差距,關鍵是時間!我現在需要時間。

得想辦法,再敵人發現我涼州軍團主力之前,吸引走對方的注意力。

否則等它們的鑽地獸一到,地堡被發現。

防守的地堡瞬間成了對方做飯的大鍋。”

“可是陛下,如果要吸引敵人的注意力,那就得找一支軍隊主動扎進敵人的重重包圍,但是……”

提出應對之策,郭嘉聲音不大。

然整個會議室裏的衆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所有人都知道這支扎進敵人包圍圈的軍隊會是什麼樣的結局。

面對重重包圍,絕望的兵力差距。

還要主動出擊,吸引對方全部的注意力。

再加上電臺通訊不順暢,指揮部根本無法在第一時間給到這支軍隊丁點幫助。

可以說。

他們就是要一命換一命。

用他們的命,換涼州軍團的命!

“傳旨,命駐守薊縣,長城的李獵戶,率領幽州軍團即刻從太原出境,偷襲敵後備輜重,吸引敵注意力,爲涼州軍團減輕壓力。”

終於決定出戰的人選,凌冽前腳說完。

郭嘉便忍不住驚訝道:“陛下,你知道這場戰役是十死無生啊!爲何還要派老李去送死?他可是從桃源村就跟着起事的老人,是王國的兵馬大元帥啊!”

“我會不知道這些嗎?論感情,你們所有人加起來都不如我和老李之間的情誼,但仗打到這份上,別說是他,如果需要我上戰場,我也會毫不猶豫爲了國家去拼命。

更何況老李是除了我以外,王國最強的統帥。

放他去誘敵,既能吸引敵人的注意力,生存的幾率也會大一些。”

將自己選擇李獵戶的原因道出,凌冽如果現在有任何其他的方法。

他也絕不會派李獵戶去冒險。

但問題是他如今已經被逼到懸崖邊上。

時間!

他需要時間!

所以爲了能搶出足夠反敗爲勝的時間。

他必須,也沒辦法要讓李獵戶去身陷險境。

“去傳旨吧,另外讓全國的兵工廠都給我拉起來!發佈全國公告令,動員一切能夠動員的工匠、百姓、,從現在開始朕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只要能早一秒生產出能夠對付獸軍、修真者大軍的武器。

負責誘敵的李獵戶他們,就能多一分生機。”

決定拿王國全部的兵馬做自己人生最後一次豪賭,凌冽終於將菸頭掐滅!

……

翌日,深夜。

輕裝急襲地穿過漫漫的西部戈壁灘,李獵戶在接到襲擊獸軍後背輜重,同時吸引敵注意力後。

當即率領幽州軍團三個軍的五萬人馬,星夜坐車行軍趕到預定的偷襲地點。

且由於時間緊促。

這些被臨時抽調到正面戰場的王兵,手中的武器還是德制98k,mp40衝鋒槍。

甚至因爲要保證隱蔽性。

他們沒有裝甲車,坦克,飛機。

甚至連大口徑的重炮都無法調配。

唯一算上點火力的。

就是馬克沁重機槍以及各種型號口徑的迫擊炮。

除此之外,他們再也沒有一丁點的裝備補給。

而就是這樣一支軍隊。

他們即將面臨的。

則是西線戰場足足三十萬的饕餮獸軍!

對方的體型遠超他們,戰鬥力也遠超他們,數量更是讓他們望塵莫及。

然哪怕是這樣。

奉命趕赴西線戰場的王兵們卻沒有一個害怕的!

有些人更是趁着休整喫飯的功夫,興奮地悄聲議論起來。

“終於能打場硬仗了!瑪德從老子參軍那天起,就天天被別人指着說被分配到雜牌軍,搞得我在我家婆姨面前都抬不起頭誒!現在好了!老子打完這一仗,我看誰還敢說我捧日軍是雜牌軍!”

“沒錯!看看那些曾經不可一世的神衛軍,鐵浮屠軍,天天牛氣哄哄的,現在怎麼樣?他們都害怕的躲到坑洞裏面去了,只有咱們,敢在地面跟那幫畜生拼命!”

“是啊!終於能直起腰板嘍,等打完這仗,我的娃再上學,他也能跟別的娃子炫耀,說他爹是西線戰場上的烈士!那些個王牌軍又怎樣?都是老子端着槍來救他們的!”

“沒錯!哈哈哈哈!”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