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蕭言,你這是什麼神仙反轉!

加入書签

本站公告

“都安靜!別吵了!有病看病不就得了?”

女護士被這羣人氣得直顫抖。

“劉主任醫術高明,讓他再給看看不行嗎?吵有什麼用?別吵了!”

她說話的聲音已經儘可能最大了,卻還是壓不住衆人的說話聲。

蕭言跺了跺腳。

“咚咚咚!”低沉有力的聲音在醫院裏迴盪。

作爲土著,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醫院新來了一個叫做蕭言的大帥哥。

這位帥哥很帥,但真瘋起來也夠瘋狂。

上次,有幾個混混找茬,就被這傢伙三下五除二撂倒了。

當時,蕭言吼了一句話,被附近的人們廣爲流傳。

那句話是:“都別跑!你們已經被我包圍了!”

事後,廠裏還爲此事召開過表彰大會。

那羣人眼看着就又要發飆,看到蕭言後,眼裏都閃爍着畏懼的神色,不自覺地住嘴了。

“蕭言,你可不許衝動!別衝動啊!我們沒有醫鬧!我們真有問題要解決!”

“對對對!你可別衝動!咱們之間有話好好說!你可別動手啊!”

“大家都這麼緊張幹什麼?有事說事嘛!先給我來張椅子!”

蕭言走了過去,大大咧咧地道。

蕭言看似無心的舉動,卻讓本來緊張的局勢輕鬆下來。

“你可算回來了!你要再不來,我就要被他們逼死了!”

劉主任看到蕭言,膽量大了很多,不光形象沒那麼猥瑣,連聲音都洪亮了不少。

“都別說了,讓劉主任說!”

蕭言望着面前這羣人,向劉主任問道:“說說吧怎麼回事啊?”

“老爺子有高血壓,在這兒開了降血壓的藥,吃了幾天,血壓也下去了,看情況還蠻好的。”

劉主任臉上帶着困惑的表情。

“我給開的藥對症下藥,一點問題都沒有的!怎麼會上吐下瀉呢?也不是受涼!我真不知道!”

“你可別仗勢欺人!我們一家人本本分分的,怎麼可能鬧事?”

老人家面前一個年長些的中年人哼了一聲:“你的藥要是沒問題,傻子纔來醫院呢!”

“是啊!肯定是你的藥沒有用,前幾天蟄伏期,到今天就發了!”

“咳咳!”

蕭言不爽地咳嗽了兩聲。

頓時,四周安靜了下來。

“既然被我遇到了,我給老爺子看看吧!”

蕭言擼了擼袖子,說道。

他這話一說出來,那羣人立刻臉色大變。

蕭言會打人,並且擅長打人,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你說你會看病,不好意思,我們不信!這不是無稽之談麼?

“一個喜歡用拳頭解決問題的人,居然會看病救人?”

“老爺子病的不清,劉主任都搞不明白到底咋回事,你可倒好,敢說給老爺子看看?你……你可別瞎來!小心我們寫血書告你去!”

“說得對!你別以爲我們好欺負啊!別以爲我們打不過你,你就敢瞎胡鬧!”

“生命是最崇高的東西,怎麼能兒戲呢?”

不光是他們懷疑,女護士也對蕭言這話表示懷疑。

“如果隨隨便便就能看病救人,那誰都能當醫生了。”

蕭言來中醫科後從未展示過醫術,在他們眼裏只是個混進來的關係戶罷了。

“蕭言,你是認真的?

劉主任卻看着蕭言,眼裏閃爍着希冀的目光。

他很清楚,今天這事很麻煩!

如果無法治好這老爺子的病,那他就和對方病情惡化的事情脫不開干係。

大家都知道劉嵐是李副廠長的情婦,一旦讓她以爲老爺子病情變化與他有關,這樣一來,醫院中藥科就不用呆下去了。

老爺子的病,他着實束手無策。

但他聽說蕭言冶好過聾老太的病,說不定真有辦法治好。

劉主任轉了轉眼珠,心裏有了主意。

“大家安靜,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坦白了,蕭言的真實身份其實是我的師弟!”

劉主任一句話,把所有人都嚇到了。

“這是什麼神仙反轉?”

蕭言也懵逼了。”

“我是你師弟?就算是說謊,能不能讓我的地位比你高一點?”

劉主任低着頭繼續補充道:

“我們的師傅是中醫方面的絕頂天才,我因爲天資愚笨,勉強學到一些皮毛!”

“師弟天賦超絕,則是把師傅中醫方面的知識繼承了下來。而且從小在外闖蕩,見多識廣,醫術也水漲船高,一身醫術早已錘鍊的出神入化!老爺子的病只能讓我師弟試試了!”

劉主任當了個很合格的捧哏,他的話大家就都信了七八分,。

既然是劉主任的師弟,聽起來很擅長中醫知識,比劉主任厲害點的樣子,那讓他試試也可以。

“那就麻煩醫生了!”老人家還是有些忐忑,說道。

“先過來躺下吧!”

蕭言起身往病牀區走去。

老爺子在好幾人的攙扶下,慢慢來到牀邊,被幾個人攙扶上去躺好。

蕭言看了眼護士,道:“你幫我去倒一杯溫水過來!”

“這時候要一杯水乾什麼,難道真是用來看病的奇特方子?”

心直口快的她把大家心裏的問題都問出來了。

“嗯,妙用大了去了!可以補充人體的水分流失。”

果然,蕭言二話不說,端過來水一飲而盡,舒服地嘆息了一聲。

“爽!”

護士差點沒笑噴出來。

“那有什麼鬼妙用,只是蕭言渴了而已!”

“老爺子別緊張!來,先把眼睛閉上!渾身放輕鬆!”

蕭言讓他們稍微離遠一點,好給老爺子騰出足夠的空間。

然後,蕭言搭着老爺子的手腕,聽了聽脈搏。

那羣人面面相覷,臉上都是疑惑地神情。

“這麼簡單就行了?”

“看樣子像個老師傅,可是隻聽聽脈搏就可以冶病麼?”

“安靜,不要打擾師弟治病救人!耽誤了師弟,你們老爺子就真的危險了!”劉主任低喝道。

劉主任這話有狐假虎威的成分,但這羣人畢竟孝順,所以他們並沒有出言反駁。

聽診其實不止可以聽心跳,身體的一些毛病也能聽出來。

蕭言鬆開了手,皺了皺眉。

“情況不大好!老人年紀大了,身體多個器官都有問題。”

“情況如何?”

“……”

“幸虧你們來得早!”蕭言一句話把一大家子人嚇得面如土色。

感情要是來晚點兒,老爺子會出大事啊!”

不愧是蕭言,說話真夠“幽默”!

“哈哈!跟大家開個玩笑而已!老爺子這病也沒啥大問題,人老了,五臟六腑脆弱些,就容易出毛病,纔會上吐下瀉!我弄點藥給老爺子調養一下就行了!”

蕭言對劉主任招了招手,道:

“幫我拿紙筆過來!”

“要紙筆幹什麼?”劉主任疑惑地靠過來。

蕭言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

“醫生,這藥……不貴吧?”

要是太貴了,他們帶的錢不夠怎麼辦?

“你們帶了多少錢?”蕭言問。

“到底是什麼藥,這麼貴?”

一羣人立刻摸衣兜,很快開始湊錢。

“要是不夠,我們再回去拿,反正他們家離這裏也不遠。”

爲了拯救老爺子的性命,多少錢也得花。8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