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三十一章 迷霧繚繞,掩埋企圖

加入書签

巨大的靈船穿雲破霧,旅途之中,偶然晃盪,靈船之上修士對此見怪不怪,皆凝神定氣。

對比於房間外的修士,君茶先前內心的波濤洶湧早已平息,剩下的唯有震驚過後的些許疲憊。

她難捱的出口道:

“前輩知道爲何君臨會多族術法嗎?”

面帶愉悅的塔靈柏聽見君茶如此問,似乎意識到身邊氣氛的凝固,便慢慢冷靜了下來。

“我是君臨所鍛造的,在我生出靈智之前,君臨已然會多族術法,這我倒是不知道。”

便又補充道:

“我所會的九黎巫族巫術也是從君臨那處學來。”

君茶頭疼的按了按腦門,爲何在君臨和塔靈柏身上百族術法會如同大白菜一般,滿大街都是,兩人會的還不止一種。

她不自主地開始搜尋現有記憶之中有關君臨的事情以及百族的事情。

腦中龐大的畫面不斷閃過,忽然,君茶回憶起了被蕩平宗囚禁的元靈。

輕如薄霧的眼紗,巨劍,天平……

思緒急轉直下,在她的記憶中似乎也有一個人帶着眼紗。

那便是和她一同入了混亂央地的簡歸!

君茶閉着的眼忽然睜開,會不會簡歸是那隻元靈。

自己失去意識再次醒來後,並沒有追問當時和自己一同入了混亂央地的人的消息。

君茶猶記得當時簡歸是交給了非嬰照顧,也許這趟混亂央地之行,自己需要去見見非嬰,問問簡歸的下落。

只不過簡歸與君臨又存在着何種關聯,還待商榷。

君茶理了理混亂的思緒。塔靈柏所知道的大概就是這些了。她也不在執着於此,便向塔靈柏請教了一些修煉之上的問題。

這廂君茶與塔靈柏關於之前她所得的碧海藏靈花的最佳用法話題剛結束。

她的房間門被敲響。

塔靈柏看了眼房門,“我就先休息休息了。”

話落,便化作一道青煙,進入君茶右臂的印記之中。

君茶起身將房門打開,入眼便是一手持着筆,一手持着書的阿華。

“師妹在呀!”

阿華抬起頭,眼眸亮晶晶帶着一絲柔意。

“師姐尋我可是有什麼要緊事嗎?”

望着阿華溫柔的臉龐,眼眸帶着溫水一般的柔和,君茶感覺一股暖風拂過身旁,帶來暖洋洋之感。

不夜城一別後,阿華的變化讓人出乎意料之外,總感覺現今的溫柔讓人沉醉。

一點都不似之前的孤僻,自閉。

“我有位朋友想要見你,想問問你現在有空嗎?”

君茶略帶疑惑和停頓,輕輕點了點頭,想把人邀進房內。

而隨即,其身後就出現了一身着紅衣,赤腳而來的女子。

無……藎

望着無藎那蒼白的面孔,血紅的衣裳,**的雙腳以及毫無生氣的眼眸。

君茶瞪大了眼,再次見到記憶中的面孔,也不知作何感想,卻也還是不動聲色將人迎了進來。

內心滿是複雜,她與無藎最多是一面之緣,要說最大的緣分可能就是南離是從他們族中得來的罷了,之後再無瓜葛。

現今看着無藎的樣子,君茶輕輕嘆了口氣。

無藎緊跟在阿華身後,面色蒼白,身姿若扶柳,似乎病入膏肓。撐着桌面,便慢慢的坐下。

光線打在無藎身上,把她的臉照的慘白慘白,君茶這才發覺,她比她剛剛看見的還要形容枯槁,整個人乾瘦的不成樣子,好似一張陳年舊紙,輕輕一碰,便碎化,分崩離析。

君茶忍不住多嘴了一句。

“師姐,這位道友她是怎麼了?”

“她氣血不足。準確來說精血不足。”

阿華滿面愁容地看着無藎,垂下頭,手緊握着其乾枝般的手,又鬆開。

“無藎她先前被血妖傷了,導致精血一直虧空,我一直靠着自己的血養着無藎。”

阿華看着君茶,生怕她不相信,便將左臂衣袖掀開。

白嫩的皮膚之上深深印烙着一道血痕,深度不淺,傷口已然結痂,但依稀可見是不久前才傷的。

而阿華所說的血妖,以吸食人血爲生,是一種稀有的妖獸,在玄瀾之上數量極少。

在吸食人血時,血妖會同時將一種毒素注入修士體內。一旦被血妖吸食過一次,修士就會對血妖產生依賴,從而愛上被吸食血液地快樂,直到完全被吸乾。

“師姐這樣做治標不治本。”

君茶一臉不同意地看着她,那傷口看着出血量不小。

又看向無藎,面目蒼白,確實像是被血妖吸食後的虛弱。

只不過是何種的血妖能將無藎吸食成如此模樣,一直不得修復。

玄瀾之上還是又治癒被血妖吸食的靈藥,只不過價值極高。以阿華的身份,求得一份靈藥,應該也是可以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只不過傷了無藎的血妖爲一隻高階血妖,只不過這隻血妖似乎發生了變異,其毒素之中還帶有破壞血液的作用。所以無藎才一直不得好轉。”

變異血妖?

若是這樣,阿華確實不得不一直餵養無藎,畢竟照理無藎已然無法產生新的血液。

只不過,阿華爲何要一直供養着無藎。而阿華的下一句解了君茶的疑惑。

阿華說當初那血妖原本是衝着她來的,結果陰差陽錯,無藎成了阿華的替死,她與衆人合力將血妖殺了之後,隨後便發現這血妖的不尋常之處。

種下因,便得了果。

於阿華眼中,救命之恩,應當湧泉相報,不論自願與否。

自那以後,她便不得不供養着無藎。

君茶點了點頭,也並未開口。

阿華低下頭。

“這次九黎巫族之行就是爲了解決這個問題。”

她小心翼翼的又再次抬起頭。

“無藎的血不夠了,我,我希望師妹能救一下急。”

話落,阿華將其的頭垂的更低,幾乎要埋在肩膀內,顯得整人嬌小可憐。

君茶訝異了一下,隨後瞧見阿華又再度抬起頭,能秋水一般的眼眸,溢着滿滿的愧疚,難過。

“師姐需要多少?我身上了血可不多。”

彎彎的眼眸瞧着阿華,笑意之中夾帶着一絲不知名的情緒。

之後,阿華便輕易地取走了君茶大概一小碗的血,千謝萬謝帶着無藎離開了。

君茶獨自一人坐在位上,愣愣的盯着剛出現的傷口。

“你剛剛爲什麼要給她們血?”

塔靈柏傳音道。

“因爲控制不住的淪陷。”

她還記得無藎聞見自己血味時,那如狼似虎的眼神,與剛進來暗淡枯寂之眼,形成了絕對的反差。

“你自己小心點,那個無藎爲九黎巫族,巫族人最擅長的就是咒術,巫術,最好檢查一下。”

君茶點點頭,用靈力將新傷口癒合。

她不知道九黎巫族到底有沒有辦法能克服血妖的毒素,相反她可知道他們有血供的祕術。

而無藎不像塔靈柏爲器靈,能依附器物之上,她又是如何登上這一去往混亂央地地靈船。

divclass=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其他类型相關閱讀:
  • [其他类型]鬥羅神榜:我被夢紅塵偷聽心聲!
  • [都市言情]通靈師
  • [歷史軍事]我只想安靜地摸魚
  • [其他类型]柯學世界的啞女占卜師
  • []王妃又美又颯
  • [其他类型]我的學生是白月魁
  • [都市言情]白手當家
  • [都市言情]我的絕美校花老婆
  • [其他类型]嬌養王妃是首富
  • [其他类型]艾澤拉斯壁壘
  • [玄幻魔法]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 [玄幻魔法]開局震驚女帝:身爲魔尊的我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