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激烈的戰鬥

加入書签

本站公告

“啊啊啊啊啊啊!!”

痛痛痛痛痛,皮膚好似被燒焦,如同蛻皮的蛇般化爲焦炭,露出了皮膚下的血柔,從末梢神經傳遞來的痛楚直達腦海,讓清秋院惠那忍不住的發出痛苦的叫聲,以此來宣泄那身體中無法忍受的劇痛。

蔣翎皺了皺眉頭,沒有再理會身後痛苦的哀嚎轉身離開,赤紅色如同鮮血一般的火焰還未來得及波及附近的建築

,便如同活物一般在盡數吸附到他身上流轉,形成美輪美奐的火焰飛袍,沒有一絲要傷害他的意思。

...............

幽世的一處隱祕之地,

這裏有着一座翠綠的青山,泥土和樹木的氣息十分濃厚,而且在山的旁邊還有着潺潺流動的溪流。

一座從外表上看就像在古裝劇中出現的樸素木製庭院坐落在此地,簡略看去,就知道這房子絕對和現代電氣絕緣。

此時小屋的主人,正盤腿坐在舊式的圍爐前,祂的身高至少超過了一百八十公分,身材十分高大。祂身上穿着一件粗糙的和服,擁有一身和年齡毫不相符的強健體魄,身上的肌肉連專門健身的教練都要相形見絀。

壯漢端着酒碗正準備喝一口的時候,突然一頓,碗口裂出一絲破碎的紋路,壯漢抬起頭眼神有些錯愕。

惠那死了?

怎麼會?天叢雲劍呢?喫屎的嗎?不過是離開自己的視線一會兒,怎麼會就死了.......

咚!

酒碗被壯漢狠狠地砸在桌子上發出一道聲響。

到底是誰幹的!!

壯漢眼中閃過一絲陰鷙,不管你是誰,我都要你付出代價.........

..............

七雄神社,本殿。

萬里谷佑理身上套着巫女服,腳上穿着白足袋,紅紐草鞋。白色的檀紙包着及腰的頭髮。

此時的她正一臉平靜地跪坐在供奉的神明面前,希望通過“靈視”找到新王所在的位置。

過了不知多久,萬里谷佑理眼前一陣模糊,一位身上穿着顏色花俏的開衫襯衫,肩上還揹着一個黑色長盒的金髮男子出現在了她的腦海裏。

“鋼,勝利,戰士,勇氣.....王...”還未等她繼續看下去,只見那金髮男子疑惑的看向了萬里谷佑理所在的方向,嚇得萬里谷佑理連忙中斷了靈視。

“爲什麼,爲什麼又有一位魔王來到了島國,這是預兆着什麼嗎?”萬里谷佑理嚇得小臉蒼白,口中不斷念叨。

還未等她從驚恐中回過神來,一道急促的腳步聲從走廊傳來,不一會兒就來到門前。

碰的一聲,門被拉開了。

巨大的響聲將萬里谷佑理的心神拉回到了現實,抬頭朝門口望去,只見來自正史編篡委員會的甘粕冬馬一臉焦急的站在門口,不復上次的輕佻和愜意。

“我們找到了新王的位置了,但是情況不太妙。”

“什麼意思?”萬里谷佑理也有些慌亂,難道兩位王已經碰面並打起了嗎?

甘粕冬馬一臉沉重的說道:“幾個小時前,新王與外出完成任務的清秋院惠那在秋葉原大打出手,雖然周圍的建築沒有受到什麼損害,但那條街道卻被劇烈的焰火嚴重破壞,已經無法正常使用了。”

“惠那呢,惠那沒有什麼事吧?”萬里谷佑理一聽到自己的朋友居然和可怕的魔王對上了,連忙向甘粕冬馬問道,連剛纔用靈視看到的重要消息都忘了說。

甘粕冬馬看着萬里谷佑理那充滿希冀的眼神無奈地說道:“現場並沒有發現她的屍體,也許被王帶走了也說不定。”

當然,也可能被焰火燒得一乾二淨,不過看着鬆了一口氣的萬里谷佑理,甘粕冬馬沒有說出這個殘酷的答案。

“現在當之務急的是找到新王,找回四大家之一的清秋院家的獨生女,你要來嗎?”甘粕冬馬像萬里谷佑理詢問道。

“當然!”萬里谷佑理眼神堅定的說道,她不可能放着生死未卜的朋友不管。

甘粕冬馬點了點頭,一臉欣慰的看着她。

你以爲甘粕冬馬真的是去找清秋院惠那嗎?不,當然不是,那不過是騙萬里谷佑理一起去尋找新王的藉口正罷了。

清秋院惠那再重要也只是四大家之一的清秋院家的人而已,四大家族中其它三家根本不會在意清秋院家這個所謂的當代第一“太刀的媛巫女”。

如果蔣翎喜歡,他們可以把幾百個巫女洗白白送到王的房間裏,眼睛都不會眨一下,還會滿臉笑容的對着新王鞠躬希望他能好好享用。

對於一直在咒術界爭權奪利的四大家族而言,受到正史編纂委員會元老之一的須佐之男偏愛的清秋院惠那如果死了,那意味着清秋院家的勢力將會得到衰減。

而且陰暗一點來說,正史編纂委員會其實對於一直位於他們頭頂,經常插手他們決定的須佐之男早心懷不滿,如果可以的話,他們希望把握住這次機會,來一記驅虎吞狼。

將熱愛弒神的魔王引向失去“孫女”而憤怒的不從之神!

..........................

另一邊,已經閒逛到東京的蔣翎在電車上替一位顏值九十分的女士趕走了“****”,隨後在人家盛情難勸的要求之下一起去喝了一杯咖啡,看了一場電影,吃了一場飯,然後就……滾到了牀上。

“哇哦,你的身材真不錯誒,你是健身教練嗎?”滿臉潮紅的女士蓋着一張單薄的毯子趴在蔣翎的身上問道。

“並不是,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這是天生的,我從來沒有鍛鍊過。”蔣翎右手環着女士豐滿的身體,左手做出了一個側展胸肌的健美姿勢,看得女士美目漣漣。

於是乎,正處於如狼似虎飢渴年紀的女士對着蔣翎的耳朵誘惑地提出了一個要求。

蔣翎邪魅一笑,翻身上馬。

(此處省略一千字,沒辦法,發出來就被審覈)

女士沉沉的昏睡過去,蔣翎洗了個澡穿上衣服之後,便離開了女士的家。

兩人都默契的沒有詢問對方的名字,只是默默地享受着這一切,蔣翎知道她有她的煩惱,蔣翎也沒有問,只是在行動中讓她愉悅起來。

7017k8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其他类型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腦海裏飄來一座廢品收購站
  • [玄幻魔法]女魔頭請自重
  • [其他类型]鬥羅之從抄書開始無敵
  • [武俠修真]詭異修仙:我有一座藏書閣
  • [玄幻魔法]鬥將行
  • [玄幻魔法]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 [玄幻魔法]鼎煉天地
  • [玄幻魔法]丹聖屠神錄
  • [玄幻魔法]從構造技能開始
  • [武俠修真]少林八絕
  • [其他类型]大佬後悔需要叫爸爸
  • [都市言情]萌寶來襲:畫家媽咪很大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