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留給後人評說

加入書签

本站公告

荀令君聽見秦鎮的這句話,已經有些無語的用手抵住了自己的額頭連連搖頭。

可能秦鎮的這句話,在荀令君眼中還有後世無數考古學家眼裏,都是一句自大到有些瘋狂的‘妄語’。

但郭隼先是呆了一會,他沒有嘲笑秦鎮,目光如炬的在秦鎮和天下九洲圖之間掃視了兩眼後,像是看見了什麼連忙說。

“若隼能輔於王上,定可助王上入川蜀之地,蜀中道路險阻,爲蠻族久佔之地,蜀中王秦焉秦任兩世多年不可除已,然蠻族之事可撫不可剿,隼通曉南蠻之語其內裏,有十足把握另其各部落分而鬥之,王上再以此入蜀,華中之國定可騰飛,再圖中原,進而征伐九洲也指日可待。”郭隼說。

這個世界的南蠻也屬於威力加強版,秦漢兩任蜀中王都被蜀地的南蠻給揍得頭都抬不起來。

華昭烈王在上一任蜀中王秦焉還在位時期,早就嘗試過入蜀,也確實打下了不少蜀中的土地,但還是被當地人南蠻部族,用毒蟲巫蠱污染水源等各種陰險的戰法給逼退了回去。

以至於華昭烈王在位時期拿下最多的土地是江東交州那塊,當然現在都被秦鎮給敗光了。

郭隼曾經幫河西王拿下了漢中之地,他這番有信心拿下蜀中還是很可信的。

拿下蜀中之後華中之國絕對有能力與遠魏匹敵,再往後…會怎麼樣真是讓人無限遐想啊。

“只是…隼如今忠於天子忠於秦漢,且還有未盡之事,此身也命不久矣…恐怕是無法見到王上騰飛之日了。”

郭隼的話音剛落,在他的宅邸外就傳來了一陣騷亂的聲音,仔細聽的話應該是兵甲列陣的聲音。

“是河西王袁梅的大軍,亦或者是呂威的親軍包圍了這裏。”

荀令君像是早就猜到了這一刻。

“師弟你把我們帶帶入了一個麻煩的境地!呂威現在完全可以用‘我們挾持了天子’爲罪名將我們擒住!”

“不會的,我會帶天子離開此地,如此呂威就無明理擒住你們,畢竟各地諸侯王都看着,而且師兄有一虎將護身,呂威也不敢輕舉妄動。”

郭隼咳嗽着從牀上坐了起來,秦天子在這時才匆匆的跑了過來,給郭隼披上了衣服。

“在隼走之前,最後想問一句王上,您之前在清談會所言的…能徹底扳倒呂威,將外敵滲透中原之事徹底暴露在衆諸侯大臣面前的計謀是?”

秦鎮看着郭隼和秦天子,也只能長嘆了一聲壓低自己聲音,用只有屋內三人能聽見的聲音說出了自己的計謀。

“還是那一招,請…公子獻頭!”

“好…隼定當奉陪。”

屋內所有人都是聰明人,不管是郭隼還是荀令君都明白了下一步該怎麼做。

郭隼準備帶着秦天子離開時,秦鎮再次喊住了他們。

“天子留步,臣有一物相贈。”

秦鎮在將趙憐贈予自己的貼身之物轉交給天子後,就和荀令君一同走出了屋外,目送兩人一前一後的向着宅邸外走去。

荀令君冷靜的表情下壓抑着滔天的怒火,他猛然一錘身邊的門框對秦鎮小聲問。

“秦公…師弟那日清談會,曾與我談起過你,說你認爲他有天資受任臥龍之名?可若他身死又有何資格……”

“正要如此,纔可見臥龍出山之日。”

秦鎮說着轉身看向了已經停下了筆的陳曦,還有其餘九人問。

“剛纔屋內所談之事,你們可都記下了?”

“都記下了。”陳曦和另外九人也一一點頭說。

“那好,也該開始算卦了。”秦鎮說。

………………

荀令君預料的沒錯,在郭隼的宅邸之外果然是呂威手下的另一號大將顏復,領着一支禁衛軍包圍了郭隼的宅邸前。

“曹賊無道!我主好生款待,竟敢挾持郭相國與天子!本將軍受天命來捉拿曹賊!”

顏復的聲音極大,大到了被邀請至現場一觀的衆諸侯王和大臣都能看見。

河西王之所以能被中原各中小諸侯王奉爲盟主,最大的原因還是他手上有天子,大義在河西王這邊。

但這也不代表各地諸侯真的打心底接受河西王這個盟主了,表面上附和河西王,暗地裏私通遠魏王是不少諸侯會用的手段。

這點代入各大中原士族家族也是一樣。

顏復現在雖很想直接帶兵,以挾持天子之名…把宅邸內的荀令君給抓了。

但一位身高同樣一米九幾,全身身負重甲,體型如熊的猛將站於門前,將顏復所帶的禁軍都擋在了門外。

此人正是荀令君的貼身護衛遠魏大將許諸是也!

“許將軍!你身爲秦漢之臣,難道還不明事理嗎?讓路!”

顏復可不怕許諸,但這裏是鹹京城內,兩位將星同級別的大將在城內開戰,會造成不小的混亂。

許諸只是將手裏的巨斧放於地下,重甲之下沉悶的聲音對眼前一衆河西禁衛軍說了一聲。

“滾!”

“那爲救天子我們就只能動手了!”顏復說着剛一拔劍,郭家宅邸的大門就突然打開,郭隼迎着秦天子走出了門外。

許諸看見兩人走出連忙俯身行禮,一派秦漢大忠臣的模樣,這搞得門外的顏復還有一衆禁軍也只能跟着行禮。

“讓顏將軍與呂相受驚了,天子只是來找隼詢問近來國事…”

郭隼迎着天子讓其坐上了顏復一早就準備好的馬車。

“莫不是郭相國受曹賊威脅才如此說的?郭相國莫怕,曹賊在城中勢單力薄!儘可直言。”

但就是這樣顏復也不打算放過屋內的荀令君,他這樣做恐怕是受呂相所託,爲了激化遠魏和河西國之間的矛盾。

郭隼卻沒心情聽顏復的糾纏和詭辯,他不停的咳了幾聲後說…

“我時日已無多,麻煩顏將軍命人將我送去見王上,我要趁着現在還能提筆寫字,爲王上安排國之後事了。”郭隼說。

顏復還想糾纏,但一位前線傳令兵在這時突然快步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報!將軍!虎牢關狼煙四起,怕是曹軍已經兵臨關下!王上命你儘快率領大軍前去見他,以解虎牢關之圍!”

“有李卻大將軍壓陣,曹軍怎會如此之快的逼近虎牢關下?”顏復眉頭緊皺而起。

“李…李將軍…已經被曹軍中一赤面長鬚之人斬了,現在王上傳令您急去虎牢關前壓陣,已穩軍心!”

李卻被斬了?這纔出陣幾天?!

顏復一看站在門口守着的許諸,沒有他的話鹹京城裏還真沒什麼河西將領是這人的對手,但前線戰急他也不得不走!

“好!郭相國與我一同去見王上,我去解虎牢關之圍,郭相國與王上共商國之大師。”顏復也只能先聽河西王的調遣了。

但郭隼知道…曹軍會突然圍住虎牢關大概率是他師兄荀令君生氣了。

荀令君本想給河西國一些喘息的時間,藉此來談和的…但見呂威用如此手段來威脅他們,那荀令君也就不客氣了。

既然斬掉了呂威的左臂也他安分不下來,那就連帶着右臂也一起斬了。

可問題是…那位關雲將軍能斬李卻已經驚爲天人了,還能連戰連捷斬…第二位河西上將顏復嗎?

要是真能斬殺的話,對河西來說也許是亂局,但對整個中原局勢來說卻是大好。

呂相國失去了左膀右臂,真要動手做些什麼,恐怕會動用外部勢力,而這正是郭隼想要抓住的破綻!

就差一步了…就差一步,我就能翻然翱翔,躍過龍門。

郭隼抬頭看着天空掠過的羣鳥,突然間眼前一黑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口中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郭相國!”顏復這一刻也被嚇到了,他立刻向前攙扶起了郭隼。

郭隼是河西國內一衆士族勢力的代表,河西國多內政還有兵力部署都是由郭隼經手的。

“召集羣臣於殿上,恐怕這是我…最後一次爲王上盡忠了。”郭隼說。

………………

秦鎮這邊是暫時被困在了郭隼的宅邸裏離不開。

所以趁這個時間秦鎮也研究起了…後世那個所謂的河西王墓葬發掘地到底在鹹京城的什麼地方,這樣秦鎮也好往裏面加一點料。

但秦鎮發現光靠自己和地圖定位根本沒辦法確認。

一個墓葬坑就那麼大,而且地圖也沒實時更新的標註出來,秦鎮只能靠新聞得到一個大體的位置。

這個大體的位置偏差實在是太大了根本沒什麼用,無奈之下秦鎮只好找外援了。

‘淺淺小姐,請問你現在有時間嗎?’

‘有…是有,我在喫午飯,正好也想找你討論最近和關雲有關的新發現。’

路淺溪這段時間確實是將秦鎮當成半個朋友了,可秦鎮的下句話讓路淺溪手裏的盒飯都掉到了地上。

‘我在河西王墓葬的發掘現場。’

‘???’

秦鎮發來的這條消息,不亞於一個恐怖分子對警方說‘我在XX大廈裏,身上綁着炸彈,快來抓我。’。

‘你…你想幹嘛?’

‘只是參觀,但我發現目前正在負責發掘的團隊並不專業,有部份墓坑內明顯還有文物卻沒有發掘出來,我出於身份原因不好親自動手,淺淺小姐如果你方便的話…’

‘我立刻就申請調過去!你別亂來!你亂來我就報警!’

路淺溪不知道以發掘現場的安保,秦鎮是怎麼混進去的。

但以她現在和季院長的關係,她想回河西王的墓葬‘幫個忙’完全不是問題,就連季院長現在也想去河西王的墓葬裏參觀一下了。

因爲關雲斬李卻誅顏復,過五關斬六將後的更多細節和後續的影響,很有可能就在河西王墓葬所發現的郭隼傳部份裏。

只是那個團隊的發掘修復進度實在是慢,現在路淺溪聽說對方現在的重點在忙着挖掘一個滿是金銀青銅的墓葬坑。

這搞得想要知道關雲誅李卻斬顏復之後,對河西國,遠魏國還有各方影響的季院長有點蠢蠢欲動。

‘麻煩了。’

秦鎮確認了那位淺淺小姐,會在當天買機票飛回河西后,將目光看向了郭隼的書房,依次掃過了郭隼書房裏一大堆異域之物,還有旁邊用於註釋作用的竹簡。

郭相國你的這些中原文人看不上的研究和成就,還有你遙不可及的理想…就留給後人來評說吧。8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其他类型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腦海裏飄來一座廢品收購站
  • [武俠修真]少林八絕
  • [玄幻魔法]女魔頭請自重
  • [其他类型]鬥羅之從抄書開始無敵
  • [武俠修真]詭異修仙:我有一座藏書閣
  • [玄幻魔法]鬥將行
  • [玄幻魔法]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 [玄幻魔法]鼎煉天地
  • [玄幻魔法]丹聖屠神錄
  • [玄幻魔法]從構造技能開始
  • [其他类型]大佬後悔需要叫爸爸
  • [都市言情]萌寶來襲:畫家媽咪很大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