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加入書签

本站公告

李穆瑾也不想看他在結婚當天因喝酒而猝死的鬼樣子,勉強答應了。

接着,兩人拿着酒杯走進人羣中,開始一一敬酒。

給孫易傑擋酒時,別人敬他,李穆瑾就喝一杯,看着就像個無情的喝酒機。來來回回,賓客們喝盡興了,也就放過新郎,乖乖回家了。

幾小時後,宋嘉宣揉着腦袋坐起來,捶着因保持一個姿勢睡覺而痠痛的腰。

“醒了,怎麼樣,頭疼不疼?”馮萌萌看到宋嘉宣醒了,接了杯蜂蜜水遞過來。

宋嘉宣接過蜂蜜水喝兩口,突然意識到什麼,小心的看着馮萌萌說:“我喝多了。”

“嗯。”馮萌萌點頭。

“那我,沒在你婚禮上胡鬧吧。”

馮萌萌眼睛一轉,故作委屈的搖搖頭,“沒事,都結束了。”

宋嘉宣看到馮萌萌委屈的樣子,以爲自己真的耍酒瘋毀了馮萌萌的婚禮,不知所措地的說:“對不起啊,萌萌,我不應該喝那麼多的,都是因爲我,我,我都幹了什麼啊。”

“哈哈哈…”馮萌萌看着宋嘉宣着急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馮萌萌,你騙我。”意識到被騙的宋嘉宣氣急敗壞道。

“哈哈,那個酒度數不高,但你也不能喝一瓶啊,你還不知道自己酒量嗎,幾瓶啤酒就能醉的人。”

“哎呀,你結婚我開心嘛。你老公呢?”

“送賓客呢,我擔心你,就先過來了。”

宋嘉宣心裏一熱,覺得有一個這樣的閨蜜真好。伸手攬着馮萌萌脖子強行抱抱。

“萌萌,從今天開始你就爲人妻了,一定要幸福啊,如果孫易傑敢欺負你,你告訴我,我一定打死他,如果他家人對你不好的話…”

馮萌萌推開宋嘉宣,捏着她的肩膀說:“哎呀,孫易傑對我很好,我的好宣宣,我結婚又不代表我們以後再也見不到了,我們還和以前一樣啊,我們是一輩子的閨蜜,不哭不哭,哎呀,小哭包。”

馮萌萌給宋嘉宣擦着眼淚。

突然想到他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是這樣。

那時候,宋嘉宣父母離異,剛被爺爺奶奶接回家,她蹲在牆後偷偷哭。

突然一雙小花鞋出現在眼前,她抬起頭看到了一個扎着兩個低馬尾的小女孩。

“不哭不哭,給你糖喫。”伸手遞出一根棒棒糖。

宋嘉宣接過糖果,也止住了哭聲。

從那開始她們便再也沒分開。

直到孫易傑送完客,來找馮萌萌時,兩人還如膠似漆的抱在一起。什麼醋都喫的寧城小醋王,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兩人分開,頗有一種棒打鴛鴦的既視感。

臨走前,宋嘉宣堅持不讓他們送。她不想耽誤他們的恩愛時間,再一個,她想一個人看看夜晚美麗的寧城。

來到不老河邊,坐在長椅上,看着夜景,享受着微風,看着被吹起一層層漣漪的河流,感覺整個人都被治癒了。

以前她常來這兒,寫作沒靈感時,傷心難過時,糾結鬱悶時,這裏就像她的祕密基地,所以她偷偷在長椅上做了她獨有的標記‘X’。8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