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多

加入書签

本站公告

“對啊,早就等不及了,宋二狗。”

兩人互相相害着。“哎呀,可算找到了,宋嘉宣你可真絕啊,放水壺裏。”孫易傑拿着一隻婚鞋走來。

孫易傑單膝跪地,輕抬起馮萌萌的腳,慢慢給她穿上婚鞋,起身公主抱起馮萌萌在她額頭親了一口,走向門外,“帶老婆回家嘍。”

衆人坐着婚車來到婚禮場地。

一系列複雜的流程下來,宋嘉宣慌忙找位置坐下休息,心想:結婚怎麼那麼累啊,她這個伴娘都累的半死,走到哪笑到哪,笑得她臉都僵了。

“請問,孫先生,你願意承認接納馮萌萌爲你的妻子嗎?”

“我願意!”

“你願意從今以後,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無論富裕或貧窮,疾病還是健康,都彼此相愛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將你們分開嗎?”

“我願意!”

“請問,馮女士,您願意承認接納孫易傑爲你的丈夫嗎。”

“我願意!”

“你願意從今以後,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無論富裕或貧窮,疾病還是健康,都彼此相愛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將你們分開嗎?”

“我願意!”

“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舞臺上馮萌萌穿着婚紗,迎接新郎的吻,臉上寫滿了幸福。他們愛情美好的樣子觸碰到了宋嘉宣心裏那塊久不見天日的禁地。

宋嘉宣拿起旁邊的酒杯,想要澆滅禁地裏漸漸燃燒起來的小火苗,就一杯一杯喝着,可卻始終無法平復內心的悸動。

“萌萌,你爲什麼要結婚啊,不是說好了一輩子不結婚嗎。嗚~”已經喝多的宋嘉宣對着酒杯嘟囔着。

走完流程的夫妻下了臺。

“天哪,宣宣,你怎麼喝那麼多酒啊。”馮萌萌看着桌上的空酒瓶驚歎道。

“萌萌,你來啦,嗚啊,萌萌~”宋嘉宣環着馮萌萌的腰說着。

“哎呀,不行,她喝了這麼多,不能呆在這,人那麼多不安全。”馮萌萌擔心道。“找個人帶她回休息室吧。”

馮萌萌原想叫服務員把宋嘉宣帶回信休息室,看到一旁的李穆瑾,馮萌萌給孫易傑使了個眼色。

“啊,表哥,要不你帶宋嘉宣回休息室吧,正好忙了一上午,你也去休息會兒。”

李穆瑾沉默。

“哎呀,表哥,你也不想讓她耍酒瘋鬧婚禮吧,我人生中就那麼一次婚禮,難道終究要成爲遺憾了嗎!”孫易傑故作委屈,死纏爛打道,誰讓他深知他表哥無法忍受他這個樣子。

“好吧,不過…”

“不過什麼?”孫易傑警惕地看着李穆瑾。

“不過,聽說之前有人送了你一瓶羅曼?尼康帝。”

“……改天拿給你。”孫易傑忍痛割愛,強忍淚水的說着。

李穆瑾走過來扶起喝的爛醉的宋嘉宣,宋嘉宣迷迷糊糊的,只感覺有人攙着她,這個人還涼涼的,軟軟的很舒服,就貼在他身上來回蹭着。

感受到懷裏的人像小貓一樣蹭着他,李穆瑾身體一僵。

馮萌萌八卦的看着,心想這兩人有戲,可得好好撮合撮合。馮萌萌拽着孫易傑就去敬酒了。

宋嘉宣一直蹭着李穆瑾,這姿勢惹來不少人的目光,李穆瑾也連忙拉着宋嘉宣回休息室。8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