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犬夜叉

加入書签

本站公告

“這個說來複雜······”哲平沉吟了一陣子,不知道從何說起。

“你知道前段時間邪眼的事情嗎?”哲平詢問熒,但是猜測她應該是知道的。

“知道,珊瑚宮心海特地把我們喊了過去,好好地教育了一番呢。

不過熒怎麼會使用邪眼呢?她神之眼都不能使用,邪眼更加不可能了。”派蒙有些怨言,珊瑚宮心海耽誤了她們好久的時間,說了一大堆,說的派蒙都困得打瞌睡了。

熒點了點頭。

哲平笑了笑,感覺旅行者和派蒙一如既往,沒有任何改變。

有派蒙在的時候,旅行者幾乎不說話的,都是派蒙在說話。

“你笑什麼?派蒙很生氣的。”小小的一隻,生氣的樣子無論怎麼看都可愛的緊,談不上其他的。

“算了,就是那段時間,其他人有人在使用邪眼,但是叫我不要說······”說到這裏的時候哲平頓住了,聲音有些沙啞。

“所以你不會真的沒有說吧?”派蒙憤怒地飛來飛去,試圖過去敲哲平的頭,顯然是熟絡到一定程度纔會做的事情。

但是剛剛靠近哲平,陰冷的氣息侵蝕,派蒙溜溜地回到了熒的身後。

“我的確沒有說。

因爲那個人對我說:哲平,你獲得了神之眼,你狠走運。

但是我們得不到,你捫心自問,若是沒有神之眼,你不會用邪眼嗎?

不要欺騙我,也不要欺騙自己,更不要阻攔,我,只是做了你沒做的選擇。

但這不代表你比我們如何如何······你不過是有更好的選擇而已。”哲平拳頭攥緊,骨節有些發白。

“我親眼看見他頭髮花白地死在我懷中,我沒有任何辦法。

雖然我說是鯡魚一番隊的隊長,但其實當時都是他們在前面頂着,他們都知道用了邪眼,命不久矣,所以榮耀都留給了我。

所以面臨這個力量的時候我怎麼能退縮,我永遠無法忘記,他們眼中求生的意志多麼強烈,他們多想再活一天。”哲平的聲音沉重,顯然是一段慘痛的經歷。

“所以後來鯡魚番隊的隊服都被我埋了,我以後,就以夜叉之名行走。

沒什麼哲平了。

我建了一個衣冠冢,整個鯡魚一番隊都在裏面,哲平沒有缺席。

以後,叫我魑吧。

還好,稻妻只有一個夜叉······”哲平喃喃自語,放棄了哲平這個熟悉的稱呼。

“魑,還真是有些不習慣呢。”派蒙唸了一句,熒也默不作聲。

“你說這份力量擺在你的面前,那究竟是誰賜予你的這份力量?”

“凜風之王,因。不過不是賜予,而是借的。

我是人類之軀,只能活百年,百年之後,這個面具大概還是會收回的吧。”哲平的手指眷戀地摩擦着臉上的白色面具。

“是那個傢伙!”哲平還沒說完,派蒙就氣憤地說了出來。

派蒙的話和哲平的話混合在一起,有些模糊不清。

熒都沒大聽清,不過那個可惡的人的名字,她也聽見了。

“哦,你們是旅行者,那也就是說你們去過蒙德。

聽說因是那裏的王,你們知道嗎?”

“嗯···溫迪將神之眼交出去的話,他不僅僅是王了吧······

而且他之前得到過溫迪的風神眷屬,他手中的權柄,除了不是神,現在恐怕和神差不多。”熒拋開了一切的意見,理智的分析,然後告訴哲平。

“果然嗎···王他真的是神,就算是王有些謙虛,不過那種神明的偉力卻自然而然地令人敬仰。

我還是很幸運的,可以獲得神的垂青。”

林因表示不滿:本門禁止尬吹。

“他是個什麼神!比那個賣唱的還不靠譜,不,他就是個賣唱的。

總之,就是不靠譜。”派蒙想起林因對他的態度,十分不喜。

什麼應急食物,自己明明就是熒最好的朋友,豆都是那個傢伙胡說。

再加上在淨土中結仇,派蒙看林因更加不順眼。

倒是熒,習慣了爭鬥,能夠以一個平和的心去看待這些,其實就是比較客觀。

再說,現在林因賜予了哲平神之眼,如今的林因在哲平眼中恐怕和璃月人眼中的摩拉克斯差不多,熒不想用一個錯誤的言論誤導他。

實話實說就好。

而且林因最後也沒有特別的表達不喜歡她或者一定要與她打的態度,倒是她,在面臨兩個神的時候心態有些急了。

不過心中難免埋怨,林因那時候只顧着自己跑,這樣怎麼說,她對於林因的印象也沒有那麼好了。

甚至可以說是差。

“這種話不要在我面前說,下次我會掏出我的槍來護衛我王的尊嚴。

我要走了,這次是以哲平的身份與你們告別,下次,我大概不會再摘下我的面具。”哲平耍了一個槍花認真地對她們說,手中的面具已經抬了起來,即將覆蓋在臉上。

“你不後悔嗎?他有沒有說,這個力量是一個不詳的力量。”

“我當然知道。”哲平坦然地回答。

“你真的知道嗎?”熒的眼睛緊緊盯着哲平,死死地逼迫。

“我沒有那麼確定,比死還可怕嗎?”哲平有些遲疑,沒經歷過得事情,很難下定論。

“可怕一點。”熒深思熟慮以後方纔說道。

若說比死還可怕,那倒也未必,不過那種感覺,的確孤獨的可以稱作是折磨。

好在後來熒與魈的接觸幫助了他很多,所以熒想着,似乎也沒有那麼可怕。

“那還好······”哲平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

派蒙和熒都愣住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只是看着哲平在一旁點頭,默默地自言自語。

於是三人之間有一種叫做沉默的情緒正在蔓延,甚至具有極強的傳染性,而且不可控,極難治理。

不知道過了多久,熒和派蒙恍然間發現面前的哲平已經悄然無蹤影。

“真是不可思議,甚至感覺有些魔幻,以後見面就要叫魑了嗎?”派蒙似乎是在做夢一樣不敢置信,扒着熒問道。

“大概吧,以後沒有哲平這個人了,只有稻妻的夜叉,魑。”

而林因自然是不知道的,他若是知道恐怕也大爲感興趣。

好傢伙,稻妻,夜叉。

要素齊全,我願稱之爲犬夜叉!8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其他类型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武俠修真]少林八绝
  • [玄幻魔法]女魔头请自重
  • [其他类型]斗罗之从抄书开始无敌
  • [武俠修真]诡异修仙:我有一座藏书阁
  • [玄幻魔法]斗将行
  • [玄幻魔法]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 [玄幻魔法]鼎炼天地
  • [玄幻魔法]丹圣屠神录
  • [其他类型]大佬后悔需要叫爸爸
  • [都市言情]萌宝来袭:画家妈咪很大牌
  • [恐怖靈異]正道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