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可現在,我想聽夫人叫我老公

加入書签

看着戰霆琛忽然靠*,蘇安安的雙手撐在了沙發上,整個身子也不受控制的往後閃躲了少許。

“戰霆琛,你靠的太*了。”

“你應該先以工作爲先,你還是先去忙吧。有什麼事,等回家再說。”

蘇安安主動笑着。

戰霆琛的大手輕輕穿過女人的臉龐,隨後扣住了她的後腦勺。

他的薄脣往前靠去,在貼*她櫻脣的那一刻停下。

“回家你自然逃不掉,可現在,我想聽夫人叫我老公。”

他大有一副你乖乖叫我一聲老公的話,我就去忙工作,就聽你的話。

聽到這話了,所有富商們立即將滿是希冀的目光留在了蘇安安的身上。

他們都渴望能和戰霆琛交談交談,萬一能談成公司的合作的話,那麼可就是一筆大買賣。

回家的話,他們也能和父母長輩證明自己的能力了。

所以,此時的他們無比渴望蘇安安能趕緊叫戰霆琛一聲老公。

要不是條件不允許,他們都想直接叫戰霆琛老公了!

蘇安安一聽這話,當即就羞紅臉。

剛剛爲了嘲諷暗諷衛志和美娟,她故意叫了戰霆琛兩聲老公,沒想到他還就惦記上了。

她本想拒絕,可當看到身後一個個男人露出無比希冀的眼神時,她頓時感覺壓力山大。

“這裏人多,回去再叫行不行?”

戰霆琛掃了眼身側的人羣:“就現在。”

他就希望她能在所有人的面前公然承認他是她的老公。

“你若是不願意叫的話也沒關係,我們就在這坐着休息吧。”

戰霆琛也不着急,淡然的坐在沙發上品茶。

眼看着身側聚集的人越來越多,迫於壓力,蘇安安只得是輕輕張了嘴,嘀咕了一聲。

“老公……”

戰霆琛的冷眸倏然抬起,隨後又緩緩壓下眼眸的簾子,故作沒有聽到的樣子。

“剛剛夫人說什麼了?我沒能聽到。”

蘇安安咬着牙:“我剛剛明明已經叫了!你肯定聽到。”

戰霆琛冷着臉看向四周西裝革履等待的富商們:“你們剛剛聽到了?”

幾人連連搖頭,眼裏滿是認真:“夫人,我們真的都沒聽到。”

看着統一戰線的一夥人,蘇安安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她只好捏緊着手裏的拳頭,再度將聲音提高少許後道:“老公!”

這一次的聲音足夠大,大到讓周圍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夫人真乖。”

戰霆琛溫柔的捧着她的臉摸了摸,隨後一個蜻蜓點水般的親吻落在了她的脣瓣上。

他不捨的站起:“等我一會,很快就回來。”

眼看着戰霆琛和蘇安安終於分開,臉色難看的上官雲海這才立即起身跟了上去。

男人們去談論工作的事了,蘇安安和莉莉絲也難得清閒的坐在了沙發上。

看到被西裝外套裹着的蘇安安,莉莉絲忍不住掩嘴輕笑。

“別笑了,我知道我現在這個樣子很難看。”

蘇安安有些頭疼的揉着腦袋,戰霆琛簡直就是一個醋罈子。

“好笑歸好笑,但是我也羨慕你。”

莉莉絲看了眼遠處沒了西裝外套只剩下一件白襯衣的戰霆琛,這才繼續道:“能夠看的出來,戰霆琛是真的很喜歡你。

如果不是真的很喜歡,他也不會如此在意,在意到不想你被任何男人看到。”

蘇安安長呼出一口氣,這才跳過了這個話題。

“莉莉絲,你聽說過齊家沒?聽說齊家的風頭很大,所以這一次不僅全帝都的豪門都來參加舞會了,就連戰霆琛和上官雲海也來了。”

如此號召力,讓她都震驚不已。

能做到讓帝都整個豪門全部來赴宴的,除了戰家之外,她想不到第二家。

結果沒想到的是,齊家居然也擁有這樣的實力。

莉莉絲也立即將剛剛聽來的八卦分享:“我剛剛從別的女人那聽到了不少的八卦。

聽說這次的宴會舞會主要是爲了慶祝齊家掌權人齊凱旋找回失蹤二十餘年的愛女而舉辦的。

之所以會邀請帝都整個豪門前來,爲的就是要在這些衆多豪門才俊之中爲遺失了二十多年才找回的愛女尋得一個完美女婿。”

說到這,她隱隱有些擔心。

帝都衆多豪門裏,其中就屬戰家和上官家地位權勢最大。

那麼也就是說,戰霆琛和上官雲海被選中的機率也是十分的大。

“選女婿?”

蘇安安喫驚不已,她怎麼都沒想到豪門舞會會變成選女婿大會。

“是啊,所以說,上官和戰霆琛都很危險。”

莉莉絲頭疼不已,“畢竟整個帝都裏,只有他們倆家地位最高,論長相身高身材的話,他們也是最傑出的兩個。”

“蘇安安,你怕不怕戰霆琛被齊凱旋選中做女婿?”

她笑着問。

蘇安安輕輕打了一個哈欠,完全不見半分的害怕。

“不怕,就算齊家選中了戰霆琛也沒用。我相信他。”

戰霆琛是出了名的偏執,病態的控制慾和佔有慾。

他對她都執着了五六年之久,她不相信他會放棄她去做齊家的女婿。

再者說了,就算齊家權勢大,有着幾輩子花不完的錢,但是齊家還脅迫不了戰家。

見蘇安安如此肯定,莉莉絲笑了笑,苦笑中滿是羨慕。

“蘇安安,我真的很羨慕你。羨慕你能得到戰霆琛的愛,也羨慕你能如此信任戰霆琛。”

一個女人能如此信任一個男人,這就足以看的出來這個男人給了她多大的底氣和安全感。

這些,都是她求而不得的。

在場舞會上,唯一擔心的人,只有她。

她擔心上官雲海會被齊凱旋的女兒看中,她更怕上官雲海會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此時的舞會上滿是人羣,所有的人都頻頻看向二樓。

他們所有人似乎是在等待什麼。

此時的二樓房間裏,一個身着華麗羽翼晚禮服的女人坐在化妝鏡面前。

她的脖子上戴着專門定製的寶石項鍊。

項鍊的每一個珠子都是用寶石和鑽石組成的,價值不菲。

她的手腕上更是戴着昂貴的玉鐲,就連身上的晚禮服都鑲嵌着滿滿的鑽石和寶石。

劉婉晴緩緩抬起腦袋,看向了鏡子裏已經大變模樣的自己,有些生疏的抬起手摸向了身上一件又一件昂貴的首飾。

直到現在,她都覺得像是夢一樣不切實際。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相關閱讀:
  • [其他类型]穿越後,我被竹馬拖累成了皇后
  • [都市言情]腦海裏飄來一座廢品收購站
  • [玄幻魔法]女魔頭請自重
  • [其他类型]鬥羅之從抄書開始無敵
  • [武俠修真]詭異修仙:我有一座藏書閣
  • [玄幻魔法]鬥將行
  • [玄幻魔法]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 [玄幻魔法]鼎煉天地
  • [玄幻魔法]丹聖屠神錄
  • [玄幻魔法]從構造技能開始
  • [武俠修真]少林八絕
  • [其他类型]大佬後悔需要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