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徐州大突圍(二十)

加入書签

日軍包圍圈外圍,在接到新九師這邊也已經抵達了預定的位置,日軍唯一的後路已經被截斷了,馬錚大喜,當即命令部隊向包圍圈的日軍發起全面反擊,務必將其全殲。

隨着馬錚的命令,北線的新五師與南線的新九師一同發力,兩個師兩萬精銳以四倍於日軍的強大兵力,不斷地壓縮着日軍的生存空間。

爲了能速戰速決,馬錚用上了自己的祕密武器!

戰場前沿,只見在國軍將士們的衝擊下,日軍節節敗退,戰到十點多鐘的時候,已經被壓制在了一條河槽旁了。

日軍南北兩側的距離不過兩公里,東西更是隻有一公里左右,而這兩*方公里的區域便是眼下秋山旅團的活動空間。

相對於一支數千人的部隊,這點活動範圍實在是太小了,畢竟這麼點距離,隨便一種小口徑的火炮都能將整個區域覆蓋。

而爲了不被中國軍隊繼續壓縮生存空間,秋山將這道河槽當成了最後的紅線,命令第七聯隊第一大隊不惜一切代價阻擊中國軍隊的壓迫。

小鬼子仗着河槽自然形成的溝渠,竟然站穩了腳跟,這讓前線的將士們頗爲憤怒。

當情況上報到馬錚的指揮部之後,馬錚當即命令自己的祕密部隊出擊。

所謂的祕密部隊就是馬錚這段時間組建的,該部隊人數不多,只有四百人,也沒有啥番號。

隨着馬錚的一聲令下,這支部隊的指揮官田福耀當即命人將一個個裝着輪子的大鐵油桶推到了陣地上。

看到這些人的到來,不管是新五師的部隊還是對面的鬼子兵都懵了?

這些人是要搞哪樣?

是打算放汽油,然後用火燒死他們嗎?

爲此,日軍的指揮官還緊張了好一會兒。

但是想想也覺得不可能,畢竟從國軍陣地道他們躲避的河槽之間,至少有五百米遠的位置,要是從那個地方倒油的話,五百米那的倒多少油料,麼有個幾十上百噸別想給他們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更何況他們都有手有腳的,難道看到油料傾倒下來還不懂得逃跑嗎?

當下,日軍的指揮官立即命令士兵們做好戰鬥準備,時刻保持警惕姿勢,一旦敵人進入他們的打擊範圍,立即開火。

然而,國軍陣地上的戰士們也不甘示弱,他們一邊進攻,一邊掩護這些推着“油桶車”的兄弟們,戰鬥瞬間升級。

田福耀等人冒着敵人的槍林彈雨,將這些大油桶推到了河槽前面200米遠的地方,而後停了下來。

由於這些大油桶前面都有裝甲鋼板,倒也不懼日軍的普通槍彈,當下田福耀就命令戰士們按照*時訓練進行佈置。

只見這些戰士們在中日兩國的士兵們疑惑的眼神中,當即在原地挖坑!

很快一個個深半米的土坑就完成了,而接下來這些人的操作再一次讓他們感覺到了智商被摁在地上摩擦的感覺。

只見他們將這些細長的大油桶從架子上取下來,而後塞入挖好的土坑裏,也不知道要幹什麼。

這些傢伙是來搞笑的嗎?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接下來的時間他們將見識到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場面。

只見田福耀命令士兵們將一個個圓形餅狀的麻布包塞入油桶,而後用力的捅了捅!

做好這一切之後,田福耀大聲道:“準備!”

“點火!”

隨着田福耀的命令,戰士們將早已經準備好的火把放到了大油桶的外面,只聽一陣導火索燃燒的“呲呲”聲過後,緊接着便是一連串的“砰砰”聲。

而隨着這些沉悶的聲音,就看到一個個揹包大小的東西從小土坑中飛了出去,直奔對面的日軍陣地。

小鬼子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被一個個麻布包給砸暈了!

只見這些麻布包落地之後,竟然頃刻間發生了爆炸!

原來這些麻布包裏裝着的竟然全都是炸藥,而不是什麼石頭土塊!

巨大的炸藥包每一個都像是一枚重磅炮彈,鋪天蓋地的落到日軍的陣地上,那場面是實在是太可怕了。

只見小鬼子的陣地上瞬間就被劇烈的爆炸所籠罩...

日軍懵了,國軍的步兵也懵了!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幹什麼?

好在這邊負責指揮的是王成義,經過短暫的震撼之後,他當即意識到這是個好機會,當即命令司號員吹響了衝鋒號。

“滴滴答...滴滴答...”

隨着衝鋒號的響起,戰場上的國軍將士們紛紛躍出戰壕,向着日軍藏身的河槽衝了過去!

“弟兄們,跟我衝啊”

王成義領頭躍出塹壕,衝向敵陣,與日軍廝殺。

然而,當他們衝到日軍陣地上的時候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只見大批的鬼子兵正躺在河槽裏發出痛苦的哀嚎,但是更多的士兵在則是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裏,也不知道死活。

王成義一邊讓戰士們給沒死的鬼子兵補刀,一邊則是蹲下身子,在一個鬼子兵的身上開始檢查。

他發現面前這幾個鬼子兵全都死了,但他們的身上都沒有什麼明顯的傷痕,唯一的血跡是從嘴裏和鼻孔流出來。

作戰經驗豐富的王成義頓時明白了,這些鬼子兵並不是被炸死的,而是被震死的,是死於內傷!

頓時,他心有餘悸的看了看後面的那些大鐵油桶。

太他孃的恐怖了,這玩意兒真的是防不勝防,殺人於無形啊!

就這麼一輪齊射,一個大隊的鬼子兵就這樣報銷了!

簡直是我了個操,太可怕了!

戰場後面,同樣震撼的還有石勇峯、陳海亮等人!

他們知道這些油桶兵是軍座自己搗鼓出來的,甚至於那些大鐵油桶還都是他們幫他找來的。

直到這些大鐵油桶出現在戰場上的時候,他們都不知道軍座這是要幹那樣。

但是當看到這些推着大油桶上戰場的士兵們摧枯拉朽一般將一個步兵大隊的鬼子兵給炸翻天的時候,所有人都懵了,看向馬錚的眼神就像是看怪物一樣!

“呵呵,啥眼神了,有啥話想問就問吧!”馬錚一邊舉着望遠鏡一邊說道。

“軍座,剛纔我沒看錯吧,對面河槽上的鬼子兵都是那些油桶兵幹掉的?”石勇峯一臉震撼的問道。

“什麼油桶兵,那叫炮兵!”

“炮?”

“對,他們手裏拿的那可不是普通的油桶,而是我們新研發的火炮,名叫沒良心炮!”馬錚解釋道。

“沒良心炮?咋取了這麼一個名字,聽起來怪怪的!”

“沒良心炮又叫做“飛雷炮”,也被稱爲“原子炮”、“土飛機”,它是一種投射炸藥包的簡易裝置,與其說是炮,不如說是“二踢腳”。它的原理和之前老祖宗發明的重型臼炮有着某種相似之處,大仰角使用,射程較*,但威力驚人。”馬錚道。

“那它的口徑多大?”

“呵呵,油桶有多粗,它的口徑就有多大,二三百毫米都算是*常!”

石勇峯和陳海亮等人再次被驚呆了,兩三百毫米的口徑都算是尋常,這也太誇張了。

要知道眼下的戰場上,即便是小鬼子最常使用的也就是75mm口徑的山炮,野炮都少。

口徑一旦超過了100mm,那可是被當成了絕對的寶貝使用,*時都很難見得着。

至於戰場上超過200mm的火炮,那更是隻有在海軍的艦艇上聽說過,陸地上是絕對沒有這麼大口徑的重炮。

但是現在馬錚卻告訴他們,只需要幾個破油桶就能搞出這樣的超級大口徑火炮,着實是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軍座,這種炮造價如何,能量*嗎?”

“造價低廉,主要成本就是廢棄的油桶,完全可以量*!而且其炮彈就是炸藥包,也很便宜,最起碼要比小鬼子的炮彈便宜的多!”馬錚道。

“那操作起來簡單嗎?”

“不費事兒,但是想要擊中目標還是需要一番訓練!”

“那咱們不是小母牛倒立——牛/逼沖天了?”陳海亮興奮地說道。

而石勇峯也同樣激動的說道:“這麼大威力,這麼大的口徑,還能量*,一旦我們各部隊大量的裝備這樣的火炮,將徹底的改變敵我雙方火力懸殊的局面,抗戰有希望了!”

看着兩人激動莫名的樣子,馬錚忍不住笑了笑,而後說道:“你們想多了,沒良心炮沒你們吹噓的那麼厲害,它有着致命的缺陷!”

“缺陷?”

“什麼缺陷,不能克服嗎?”

馬錚搖了搖頭說道:“行了,缺陷的事兒稍後再說,看看前沿的情況,小鬼子的阻擊部隊算是被打掉了,接下來要再度壓縮他們的生存空間。爭取,天亮之前將其全殲!”

“是!”

“通知徐州城裏的暫編第12師,讓他們留下一個團的兵力殿後,主力立即南下蕭縣!”

“是!”

“再給張藎忱的第59軍發報,讓他們立即向淮北的新濉河方向突圍,我們主力負責殿後!”

“是!”

.......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