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旗威

加入書签

楚天明猛然鬆開千鈞。

“轟——!”

劇烈的轟鳴聲爆發,強大的妖力波動盪漾而出,幾乎瞬間,就將幾人腳下的土地打得崩碎開來。

楚天明三人安然無恙。

青叱雙眼微眯,在倉促之間,楚天明三人以一枚品相頗爲不俗的陣紋珠,抵抗住了六人的進攻。

但……似乎有些不對?

品相再好的六階陣紋珠,想要抵擋住六位六階強者的攻擊,是不是也太……

青叱下意識的望向楚天明手持的那杆大旗。

“那杆得自萬極山巔的異寶麼……”青叱眼神熾熱,卻又對之極其畏懼。

萬一這玩意是個源階靈器甚至是不屬於靈器範疇的仙器,給自己來上一下,自己豈不是要當場去世?

楚天明微微一笑,道:“你要不要猜猜它的作用是什麼?對了,不要太保守了,這可是一件很了不得的東西哦?”

青叱面無表情。

“升空!”青叱大喝一聲,騰空而起。

青叱一方六位修士,與楚天明一方三人,一*九道流光,升空而去。

對於青叱一方來說,在祭天開始之前,每死一個人,他們的最終收益就會少上一分。

九道流光,立於天穹之上,悍然出手,打得天地色變。

位於左右大臣之首的兩人找上了武玉宇。

身在左右兩隊大臣第二位的兩人對上了許畫。

而青叱與莫姓中年男子則立身於楚天明身前。

“交出手中大旗與那兩個女子,我可以放汝等離去。”青叱看向楚天明,微笑道。

楚天明冷笑道:“你要不要試試看?我手裏這旗子,一下就能打死你,你信不信?”

青叱深吸一口氣,手中妖力激盪,青色光芒包裹全身,同時,無數細小的鱗片從青叱渾身上下冒出,將青叱出去臉龐之外的地方全數覆蓋。

莫姓男子見狀,同樣提拳,與青叱所用法門,竟然一模一樣。

楚天明抓起大旗,將靈力注入其中,而後微微一震。

正在圍攻武玉宇的兩人之中,一人面色大變。

腳下,籠罩祭天台的三座陣法,竟然在瞬間失去了掌控。

“小心!”青面獠牙的老者大吼出聲。

實際上,不用他提醒,師徒二人早已察覺到了周圍的變化。

因爲,在楚天明震動大旗的瞬間,三座陣法的陣壓就轉移到了他們二人身上。

而後,一道濃厚的金色光芒就覆蓋到了楚天明身上,讓楚天明看上去如若沐浴驕陽,周身,密密麻麻的符文毫無規律的緩緩移動,將楚天明牢牢護住。

青叱兩眼一黑,這可是他給自家人準備的防禦陣法啊!有着極爲驚人的六階品級,居然爲別人做了嫁衣。

不過,還不等青叱有所動作,腳下,無數道刺眼光華便沖天而起。

正是腳下的剩餘兩道攻伐陣法發威了。

師徒二人幾乎咬碎了一口鋼牙。

這三座陣法,即便在六階陣法之中都絕非俗物,而且此時,在楚天明大旗掌控之下的三尊陣法,威力似乎比原先要更強。

“系統,拜託了。”楚天明在心中默唸。

“知道的。”

一道溫和的聲音迴應道。

楚天明將大旗留在原地,而後腳踩飛劍,加入戰團之中。

楚天明身後,大旗懸浮空中,旗面獵獵,一道灰色光芒上下流轉。

楚天明舞槍不斷,周身光華萬千,如若萬千飛劍,隨着楚天明的槍勢壓制青叱與莫姓男子。

而青叱師徒二人就要難受多了,不但要抵抗一道威力無限接*於七階陣法的六階陣法,還要面對楚天明的進攻,最氣人的是,這楚天明身上還籠罩着一道防禦力頗爲變態的防禦陣法。

最爲關鍵的是,在三人交手的關鍵之時,楚天明身後的大旗之上總會激射出一道灰色流光,威力之強,足有六階水準!

此消彼長之下,楚天明竟然生生壓制了青叱二人。

武玉宇身處之處,座座劍陣不斷落成,竟然能與二人分庭抗禮。

而許畫的戰團則險象環生,不過好在有大旗操縱一座攻伐陣法相助,讓許畫堪堪抵擋住了兩人的攻勢。

更高的天穹之上。

一道身影吊兒郎當的坐在雲端,不斷的嗑着瓜子,將瓜子肉送進嘴中,而後將殼拋在風裏。

身後,三人恭恭敬敬地站立。

“徒兒啊,你覺得楚天明的那杆旗子,怎麼樣?”吊兒郎當的青年說道。

青年身後,一人開口道:“嗯……據說是得自萬極山之巔,恐怕是人族先賢的寶物,自然是不凡的……”

“放屁!”青年粗暴地打斷了身後之人的言語。

“依我看,就和它表面上一樣!破爛不堪!咱們沒有好東西麼?!人族的玩意,都他孃的是破爛!”

青年身後,徒弟尷尬地笑了笑。

然後,他又認真道:“我有預感,這位楚天明,會和我是同道人。”

“當然,不如我就是了”他又笑着說道。

“唉,”青年搖搖頭,“我的弟子,難道不應該覺得所有人都是廢物麼?我這麼狂,怎麼有你這麼個謙遜的弟子?”

“不過,從某種程度上而言,你們都是一樣的天才,一樣的……可憐人。”青年輕嘆一聲。

徒弟身份的男子皺了皺眉。

“您萬事都對,唯獨這裏,我覺得您是錯了,或許,我們之所以存在,正是爲此!”

青年無聲的笑笑,道:“似乎有些道理?”

“但我依舊覺得你們,做不到!”青年篤定地搖搖頭。

位於青年身後的其餘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無奈。

說來說去,還是說不到一起。

兩人中,佩刀男子皺眉問道:“師兄,你爲何仍由那楚天明帶走匾額?那可是……”

青年笑道:“怎麼說呢,這大概算是……誘餌吧?反正發展到如此地步,有沒有匾額都不重要了。”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