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交情不淺

加入書签

姜嬰寧和沈清宴乘坐的馬車跟着耶律星辰等人一路進了皇宮。

夏國的國風粗放,豪爽,跟金國不太一樣,四周的建築也十分雄偉,高大。

姜嬰寧將馬車的簾子掀開,四處看着,覺得很新奇。

沈清宴見狀,有些好奇的問道,“嬰寧妹妹,你不害怕嗎?咱們現在是被夏國的人抓到了夏國國都,孤身奮戰,很可能明天就要被砍頭了。”

姜嬰寧放下簾子,看着沈清宴笑了笑,“沈公子,他們若是想殺咱們,在路上早就殺了,何必千里迢迢的拉*皇宮再殺呢?”我

沈清宴自然也相信,夏國人把他們抓到這裏不是爲了殺他們,只不過是故意嚇唬姜嬰寧。

他只是不明白姜嬰寧怎麼能看起來一點都不擔心呢。

姜嬰寧直視着沈清宴的眼睛,無所謂的說到,“擔心又有什麼用呢?擔心救不了人,也救不了自己,倒不如多收集一點對自己有用的信息,將來說不定能用到呢。”

原來,姜嬰寧這一路是在記皇宮裏面的路線。

沈清宴不得不心生佩服,他似乎越接*姜嬰寧,越瞭解這個女人,就覺得自己越是配不上她。

於是他也沒再垂頭喪氣,也重新打起了精神。

又過了一會兒,馬車終於停下了,很快耶律星辰的聲音在外面響起,“安寧郡主,沈太傅,可以下車了,咱們到地方了。”

姜嬰寧跟沈清宴一前一後的下了馬車,便看見自己在一處院子裏。

耶律星辰介紹到,“這是我的住處,在你們金國叫做東宮吧。”

姜嬰寧沒有接話,反而問到,“你把我們抓進宮中到底要幹什麼?”

耶律星辰笑了笑,“嬰寧小姐何必這麼急躁呢?有句話叫做既來之則安之,晚上皇上爲你們準備了晚宴,接風洗塵,有什麼事兒到時候再說好了。”

姜嬰寧又立刻追問道,“那我想見你們的皇后娘娘,你什麼時候安排一下?”

耶律星辰篤定的說道,“我相信今天的晚宴,嬰寧小姐一定能看到你可愛的姐姐。”

他說完,便將不遠處的幾個丫頭叫到了身邊,“你們給嬰寧小姐和沈公子換一身衣服,收拾收拾。”

“是。”幾個丫頭應聲,接着便帶着姜嬰寧跟沈公子進了宮殿。

路上,沈清宴不解的問道,“剛剛耶律星辰說你可愛的姐姐是什麼意思?”

姜嬰寧看過去,莫名其妙的說到,“我稱長公主爲姐姐有什麼問題嗎?她現在就算是夏國的皇后,曾經也是我們侯府的外孫女。”

沈清宴點了點頭,沒有再多問,但是卻顯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進入宮殿之後,姜嬰寧跟沈清宴分開,姜嬰寧被帶去沐浴更衣,還換了髮飾,再次站到銅鏡面前,她儼然變成了一個夏國人。

她不是很喜歡,但是自己之前穿的衣服已經髒了,目前也只能忍一忍。

“我能出去走一走嗎?”姜嬰寧問身後的丫頭。

丫頭搖了搖頭,“還請安寧郡主主耐心等一等,晚宴馬上就開始了。”

姜嬰寧無奈,她看得出兩個丫頭也都有功夫,此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於是塔便趴在梳妝鏡前睡了一會兒。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被人叫醒了。

“安寧郡主真是好興致,好福氣。”沒想到是耶律星辰回來了,“我在爲晚宴的事情,忙前忙後,郡主卻睡得這麼舒服,實在是太讓人生氣了。”

姜嬰寧懶得理他,伸了個懶腰,“不是要參加晚宴嗎?那就帶路吧,我都餓了。”

耶律星辰苦笑着搖了搖頭,接着便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走吧,安寧郡主。”

姜嬰寧跟着耶律星辰,在夏國皇宮裏七拐八拐,終於到了地方。

一進去,便看見了一個熟人。

“嬰寧妹妹,”燕擎宇依舊穿着金國的服飾,一臉熱情地迎了上來,“嬰寧妹妹,你可終於到了,我等得好辛苦啊。”

姜嬰寧皺了皺眉,冷笑道,“看來咱們的太子殿下是夏國的上賓呀。”

燕擎宇沒有被說中的尷尬,笑了笑道,“嬰寧妹妹還是這麼聰慧,其實我也不想過來,畢竟路途遙遠,但是夏國皇帝又太熱情,再說新皇登基,姐姐還是皇后,我不能就這麼回去了呀,我得過來親自祝賀她。”

姜嬰寧目光冷冷的看着燕擎宇,沒有再跟他說一句話,轉身便坐到了沈清宴身邊。

“看來咱們的太子跟夏國的皇上交情不淺呀。”姜嬰寧若有所指的說道。

沈清宴顯然也沒想到會這樣,他看到燕擎宇完好無損地坐在上賓的位置,心中比姜嬰寧震驚一百倍。

燕擎宇作爲金國未來的君主,竟然私下與夏國皇室交情不淺,這顯然不是什麼好事。

這些事等他回到金國,一定要一併稟告給頌德帝。

接下來姜嬰寧一邊喫着水果,一邊看着形形色色的夏國人來參加晚宴。

終於,大殿裏幾乎坐滿了,便聽到有太監傳話,夏國皇上來了。

衆人全都站起身,姜嬰寧跟沈清宴坐得安安穩穩。

耶律星辰幾步過來,小聲提醒到,“安寧郡主和沈太傅最好還是講究一點禮儀,否則我父皇不高興了,可能會把脾氣發到你們的長公主身上。”

“可惡!”姜嬰寧暗罵一聲,還是跟沈清宴一起站了起來,。

很快,便看見一個身材矮小,頭髮花白的皇上走了進來,而燕靜柔就跟在他身後。

姜嬰寧微微驚訝,很難把這個皇上跟耶律星辰這個太子扯到一起。

耶律星辰立刻帶着衆人齊聲高呼,“恭迎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姜嬰寧跟沈清宴抿着脣,目光追隨着燕靜柔。

燕靜柔的眼睛紅紅的,整個人看起來似乎遭受了很不好的事情,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直到落座都沒有發現姜嬰寧。

這時新皇看向耶律星辰,“你帶來的客人在哪裏?”

耶律星辰起身來到大殿中間,指着坐在上位的姜嬰寧和沈清宴,“父皇,正是這二位,安寧郡主和沈清宴沈太傅。”

聽到姜嬰寧的名字,燕靜柔猛地看了過去,一瞬間便激動的站了起來。

耶律星辰扯了扯嘴角,“看來皇后娘娘跟這二位的關係非淺,娘娘放心,晚宴之後,您可與二位故人敘舊,有的是時間。”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相關閱讀:
  • [其他类型]穿越後,我被竹馬拖累成了皇后
  • [都市言情]腦海裏飄來一座廢品收購站
  • [玄幻魔法]女魔頭請自重
  • [其他类型]鬥羅之從抄書開始無敵
  • [武俠修真]詭異修仙:我有一座藏書閣
  • [玄幻魔法]鬥將行
  • [玄幻魔法]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 [玄幻魔法]鼎煉天地
  • [玄幻魔法]丹聖屠神錄
  • [玄幻魔法]從構造技能開始
  • [武俠修真]少林八絕
  • [其他类型]大佬後悔需要叫爸爸